八零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四十九号客栈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故人来访

推荐阅读: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叶飞唐若雪王婿 相爷的小悍妻 岳风柳萱小说TXT免费下载 闪婚小甜妻:狼性大叔花式宠 君侧红颜(重生) 我靠分手致富[穿书] 神棍娘子:状元相公不信邪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ensotemple.com 八零小说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何止是她不见了,这石室之中还少了两个人。”红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两个徒弟也不见了,可是若是他们也不见了,那这一桌子的饭菜又是谁准备的?

   左云今似乎没有听见他们的话一般,自顾自吃的很香,他吃上几口菜,便拿起酒壶为自己镇上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正在他饮完了第三杯酒时,整个人渐渐化作了透明的影子,但他自己还是没有意识到什么,继续又喝了第四杯酒,喝完之后,整个人顺利消失在了他们面前,而他们面前的菜,不断地减少,接着传出一个声音,“你们俩别光站着,也一起吃呀。”

   这诡异的一幕,看得人发毛,梁卓不禁抚摸着自己的双臂,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正色的红月,“红月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是被这样隐身了?”

   红月蹙了蹙眉头,“荒唐,真是荒唐!青儿,别胡闹了,快出来!”

   然而半晌之后依然没有人回他一句话!

   梁卓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由苏曼青引导出来的闹剧,顿时有些着了慌,他急切道,“红月哥,这不是曼青小姐弄出来的吧,她应该没有这个本事吧?”

   红月点了点头,正色道,“确实,她没有隐身术这个本事,我之所以唤一声,是确定一下,毕竟我曾睡去一百年,他们二人又不断地练功,也学了不少本事,而我们帮派就有一本书是专门讲述隐身这一环节的,开始我怀疑是她捣的鬼,现在我才知道,就算她一百年前开始学这本事,到现在仍旧不能熟练地运用。”

   “那会是谁?您还有其他的仇人吗?”梁卓叹道,“如果不是他们俩的话,那肯定就是您的敌人了,但是又会是谁呢?”

   红月皱了皱眉,“也许是她。”

   “谁?”梁卓好奇地追问道。

   红月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见一阵笑声在周围响起来,接着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红月老贼,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这老小子居然还是这么愚笨,竟然不能够一下子将我猜出来,太不够意思了!”

   话音落一个人影逐渐凝聚在他的眼前,那个身影高大神武,只是那张脸似乎长得并不是很耐看。

   梁卓但见此人的脸有些眼熟,却又分明没有见过,只听红月笑了笑说道,“你这老货多年未曾现过身,我哪里猜得出来,快说你将我的两个徒儿,以及两位客人弄到哪里去了?”

   那人身影逐渐清晰起来,慢慢化作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人身落在了他们面前。他呵呵一笑,“你本事很大,一定会猜得出来,所以现在我暂时不告诉你,还有你觉得我现在的厨艺如何?”

   红月看了一眼桌上的左云今吃剩下的残羹冷饭,摇头笑道,“想必不错,否则我的客人也不一定愿意

   吃。”

   那人笑得眉眼都挤到了一起,抬手也捡起盘子里一只鸡腿啃起来,“其跟你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练习厨艺,就是因为余师兄当年的一句话,现在总算是能够做出美食了,你却依旧没有给个好的评价。”

   红月正色道,“你这次出现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有我的徒儿们都去哪了?”

   那人三两口便吃掉了手上的鸡腿,随意在身上蹭了蹭一双油手,“你着什么急,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的,你的死对头,现在已经得到了那座百年老屋,而且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在去抢夺他人的躯壳了,他从乾仓那里得到了流离师兄的那面镜子,并且又套出了咱们梓墓派的一本秘籍,现在正在每天都在那间老宅里修炼呢,相信过不了多久,他的功力就会恢复,到时候只怕我们所有人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红月听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依旧询问道,“所以你抓我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哎,我跟你说的这件事,这么重大,你怎么就没一点惊讶呢?”粗犷的大汉再次捏了一口菜塞进了口中,一边咀嚼一边说道,“你这人怎么就没一点变化呢。”

   红月上前一步,伸手揪在了他的衣领上,怒道,“我没空管那些,我只想知道,你为何突然出现,又为何抓了我的人?!”

   “哎呀,你别这么激动,听我说听我说,”那人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我没把他们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配合我演出一场戏而已,我实话跟你说,我这次出来也是受了你死对头的命,他抓了我重孙子,并且利用了他,我也没办法呀,他说要不是不出来弄你,他就把我孙子弄死,你知道我向志恒就这么一个重孙子了,要是出点事,那我老向家不就绝后了吗!”

   红月这才松开了手,“说罢什么条件?”

   “你死一回。”向志恒摊了摊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我是说你不是会很多的分身术吗,你让你的分身死一个,然后我拿回去交差就可以了。”

   红月的唇角扯了扯,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意,“你说的这么简单,你怎么不死一回?你要知道一个分身死去,对我而言便相当于失去一百年的功力,那老贼是知道你我的交情的,故而才会要挟你,他也知道你会出这个主意,他的目的不是要我的命,而是要我损耗百年功力,这样我就失去攻击他的力量了,他就可以放心的韬光养晦。”

   “这个……”男人嘿嘿一笑,“我倒没想到,不过,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红月摇头道,“办法不是没有,但是你舍不得。”

   向志恒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顿时苦笑道,“我肯定舍不得呀,毕竟那是我们家的后人,但

   就算不是我家后人,毕竟也是无辜的性命吧,我总不能看着他们去死。”

   “你说的也是,可是他们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你太过懦弱了,所以才会被人抓住把柄,这要怪就怪你自己。”红月冷哼了一声,“你先把我的人放了,我自然不会让他伤害你的后人。”

   向志恒长叹了一声,想了半晌有些为难道,“你可得说话算数,我向家是不能绝后的,本来我们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嘛。”

   梁卓听着他的话都觉得有些好笑,但他强忍着没有笑出来,看他们二人斗嘴,也是一件趣事。

   红月笑道,“那是自然了,你放心吧,我有信心斗得过那个老贼。”凑到大汉身边小声道,“他也有一项把柄捏在我手上呢,迟早我会让他挫骨扬灰!”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大汉说着坚定地站了起来,只见他大手一挥,在虚空之中幻化出一个门来,然后站在一旁,双手合十,一阵念念有词之后,那门内便走出来几个人,他们皆是紧闭着双目,如同木偶一般机械地走了出来。

   他们便是被幻术迷了心智的顾倾心、冥夜、苏曼青和左云今,四人。

   大汉见他们走出那扇虚无的门之后,又是抬手一挥,那扇门便凭空消失了。他走到几人面前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那四人顿时清醒过来,同时都睁开了眼睛。

   他见他们几人睁开了眼睛,便对红月说道,“红月兄弟,你的人我都还给你了,而且他们也都没什么事儿,你要记得我的事情,派人暗中保护我重孙子。”

   大汉说罢整个人便又消失在虚空之中。

   冥夜第一个完全清醒过来,他揉了揉太阳穴,“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明明是睡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怎么一睁开眼居然站在这里?师父刚刚是谁在说话?”

   苏曼青也清醒过来,他们从来都是为别人织梦,把别人置身于亦真亦幻之中,现在却没想到也有被人装进梦幻之中的事,自然又是好奇,又是恐慌的。她清了清嗓子问道,“师父刚刚好像是向大哥,不知道他跟您说了些什么?”

   红月叹道,“他还能说什么,只是告诉我明日有事,我会出去一趟,你和师兄俩人看好家门,若是有人问起,咱们家的事情来,你们两人一定要口供一致,千万不可胡说什么。”说着他揉捏了一下发痛的肩膀。

   苏曼青立刻乖巧的走到他身后,开始为他揉捏肩膀,一边说道,“我们知道了,还有师父,倾心姑娘和他们二人什么时候离开?最近咱们这里也不太平,还是早点送他们出去吧。”

   这时候顾倾心和左云今也清醒了过来,他们看着石室内的几人感觉有些做梦一样。

   顾倾心走到梁卓身边,十分粘人

   的贴着他的胳膊,“小卓,咱们什么时候离开,我的店已经很久没有营业了,我还有一些衣服没有做完呢,那些客户应该着急了。”

   梁卓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别担心,红月大哥说了,咱们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冥夜抬头看了看洞顶,又环视一圈,“师父,现在外面应该是白天,如若不然我现在就送他们出去吧?免得夜长梦多。”

   红月抬头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掐了掐手指,“不错,现在果然正是白天,而且还是正中午,你若是送他们续得知道该注意些什么,你们俩先下去帮他们收拾一下包裹,我有几句话要交代给心儿。”

   红月说罢走到顾倾心面前,温柔地看着她,“心儿,借一步说话。请——”

   顾倾心回头看了一眼梁卓,又转回身跟着红月大步往,通道的尽头走去。

   红月走到一间石室门口停了下来,他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倾心,“我知道你的任何底牌,你虽然现在不在查案之列,但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掌握的知识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千万要小心行事,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跟别人太交心了,还有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顾倾心不解地看向他。

   红月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纸包,纸包里是一点白色的粉末,顾倾心见状急忙后退了几步,“你,你怎么能让我……”

   红月一把酸著了他的手,“你放心这不是毒药,而是一点安神药,你一定要在他练功的时候,将此药放在他的茶杯内,让喝下去。”

   “让谁喝下去?”顾倾心不明白地看着他,也不敢上前去接他递过来的药。

   红月讨好地看着她,“陈峰,就是你表叔呀。”

   顾倾心这才犹豫着将那包药接了过来,“可我早就搬离了他们家,现在我虽然知道他在A市定居了,但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更没什么机会去接近他。”

   红月依旧看着她,“他现在已经让顾良东把那一家百年老宅子买了下来,为了早日恢复功力,他一定是住了进去,所以你这次回去之后,想办法要接近他,把这药给他吃下去,这样以来,他虽然不会死,但至少功力不会这么快增长起来,到时候,你若是遇到了任何困难,青儿和冥儿都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顾倾心将那包药放进衣服口袋里,坚定地点了点头,“你放心吧红月哥哥,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做,不会让那个老贼得逞的,我要给我娘和我自己报仇。”

   “嗯,”红月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力一推便将身边一扇石门打开了,一股奇异的花香扑鼻而来。

   顾倾心不仅叹道,“这是荷花的清香,红月哥哥,你这里还种植了荷花吗?”

   红月带

   着她走近石门之内,只见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水池,水池中植满了红莲,红莲盛开,无风而动,看上去十分美丽。它们就像是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安静地站在水池之内。

   “你喜欢吗?”红月回头看了她一眼,温柔一笑,“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红莲了,那时候顾府上就有一方小池,池中种植了几株莲花,其中你最喜欢那一株红莲,但那红莲到最后却陪着义母一同病逝了……”说到这儿他神色黯然下来,随后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不过,我留了一些睡莲的种子,经过多年的精心培育,它们又再次长了出来,我睡去之前,吩咐冥儿和青儿替我照顾好它们,他二人倒也听话,这些莲花照顾的很好。”

   看着小池中盛放的莲花,顾倾心的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我记得它们,我母亲最喜欢它们,故而我也很喜欢它们。”她慢慢走到小池边缘,伸着手却也够不着。

   红月抬手一挥便用水袖勾住了一朵开得正艳丽的红色莲花,然后轻轻一带,便将那朵花连带花径一起折断了,再轻轻一挥手,那花便落在了顾倾心的眼前,“临走之前,送你一支,回去之后养在水中,花香久久不散。”

   顾倾心接过红莲,轻轻地点了点头,“多谢你,红月哥哥,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红月轻轻地点了点头,“会的,就像当初的那场离别,我依旧找到了你。”

   “嗯。”顾倾心深吸了一口花香,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跌落下来,落进了花瓣之中。

   回忆有时候是幸福的,有时候却是伤身的。

   梁辰自杀之后,顾倾心一度接受不了,几次想跟着他一同去了,但是都被红月拦了下来,她绝望地看着坐在身边的红月,“我只是想要解脱,哥哥为何一直拦着我?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行尸走肉一般,还不如早日去另一个世界里陪着他。”

   红月拥她入怀,“傻丫头,你们不会再相遇的,他的魂魄已经被噬魂吸收了,再也不能入轮回,还有你一定要活下去,因为你有喜了。”

   他说的两件事,一悲一喜令顾倾心难以相信,又不知该如何,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又抬起头看向红月,“哥哥是什么意思?辰哥他……他是不是就算是被噬魂吞噬了灵魂?”

   红月轻轻点了点头,长叹道,“这也只能怪他自己不认得噬魂剑,若是知道应该也不会用这把剑自杀的,还有你现在已经是两个人了,知道吗,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顾倾心内心的悲伤依旧蔓延着,化作泪水落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是不是就没有办法了?他是不是就此灰飞烟灭了?”

   红月摇头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顾倾心便立刻说道,“无论是什么办法,只要能够救辰哥的灵魂,我愿意付出所有,红月哥哥求你了,什么办法都要帮我好不好?”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红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我帮你问问流离,那把剑是他的,我相信他应该会有办法的。”

   第二日,红月找到余流离,想让他帮忙取出梁辰的魂魄,但是被余流离拒绝了,红月不得已只得威胁他,说若是此忙不帮以后没有兄弟可做。

   余流离这才迟疑着说出了那个以魂换魂的法子来。

   红月怔住了,半晌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些如果告诉了顾倾心,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魂魄去交换梁辰的魂魄。

   (本章完)

  

相关小说: 蛇祸 尸婆神 我是个葬尸人 陋俗之婚闹 星泉传说 劫天运 异常生物协会 全球代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