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小说网 > 耽美百合 > 太白飞歌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第262章 夜战

推荐阅读: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叶飞唐若雪王婿 相爷的小悍妻 闪婚小甜妻:狼性大叔花式宠 神棍娘子:状元相公不信邪 我靠分手致富[穿书] 君侧红颜(重生) 岳风柳萱小说TXT免费下载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ensotemple.com 八零小说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祁阳关关城内,帅台之上,祁阳关总镇祁衡坐于左侧,身后站着两人。

   左边一位:

   平顶身高五尺九,压耳毫毛倒卷茬。

   赤发朱眉钢铃眼,四方大脸似喷砂。

   狮鼻阔口垂大耳,络腮红须尤乱炸。

   赤盔赤甲大红袍,紫金双鞭背后插。

   此人正是总镇祁衡的姑爷,赤丹子。

   右边一位:

   平顶身高五尺八,浓眉大眼面似漆。

   膀大腰圆如山熊,黑盔黑甲黑画戟。

   此人这是总镇祁衡的爱女,祁彩莲。

   右侧十米外,西夏兵部大司马司马仁正襟危坐,身后二十名西夏武士分成两排,交错而立。

   虽然,祁总镇身后只有两人,但在气势上,却远超这边的二十人。毕竟,那身量相貌,自带瘆人毛,这是质量上的差距,并不是数量能够弥补的。

   至于天柱三圣和苗疆毒宗,他们都是世外高人,对于这种场合并不感兴趣。因此,他们早早地回到房间内,调息养神。而杨振和林蕊则上了房,居高临下,看得更加清楚。当然,林蕊那丫头是死皮赖脸的粘着杨振,让他背上房的。

   帅台之下,三万大军早已集结完毕,严阵以待。他们准备操演军阵,震慑西夏使团,为国争光。因此,一个个兴高采烈,精神饱满。

   祁总镇看向身旁的总旗牌官,微微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总旗牌官一直不错眼珠的盯着祁总镇,见他点头示意,瞬间会意,于是转回身形,将手中令旗一摆。

   兵随将令草随风!

   三万大军令行禁止,演练军阵,气势恢宏!

   一字长蛇阵,如龙摆尾,似蟒翻身,首尾兼顾,攻击凌厉,势不可当。

   二龙出水阵,双龙戏珠,倒海翻江,时而交错,时而并行,防不胜防。

   天地三才阵,天发杀机,移星异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翻覆。

   四门兜底阵,东按青龙甲乙木,青盔青甲青龙刀;南按朱雀丙丁火,赤盔赤甲赤焰枪;西按白虎庚辛金,白盔白甲亮银戟;北按玄武壬癸水,黑盔黑甲黑蛇矛。

   ……

   此外,还有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子连环阵,十年埋伏阵。

   十座军阵,从头至尾演练一遍,依旧军容素整,丝毫不乱。

   “嘶!”

   帅台之上,西夏兵部大司马司马仁倒吸一口凉气。此乃上古十大军阵,他曾有过耳闻。奈何,除了前两座军阵之外,其他的阵图皆已损失,因此无人会摆。

   而今,在大衍天朝却见到了,难免见猎心喜,但更多的却是敬畏。

   身后,二十名武士气血沸腾,仿佛置身两军疆场,金戈铁马,豪气干云。

   不止西夏使团如此,就连那祁阳关总镇祁衡也同样心神激荡。这十座军阵虽然经他一手操练,对于其中的精妙之处也了然于心,但那阵图毕竟来自于杨振。

   这十张阵图,堪称无价瑰宝。尤其那后八张,都是绝世孤本,任意一张都抵得上百万雄师。如今,十张阵图尽在他手,想想都觉得像做梦一般。更何况,身为将军,尤其是统兵大将,最注重的东西,莫过于兵器铠甲,宝马良驹,军阵阵图。

   前两者,在关键时刻能保住身家性命。但后者,却可以在关键时刻能够以少胜多,扭转战局。

   “祁总镇,有此威武之师,足以威震国门了。”

   司马仁话外有音,既称赞了总镇祁衡,又不显山不露水,恰如其分的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总镇祁衡心中微动,瞬间明白了司马仁的意思。他之所以操演军阵,目的就在于威慑西夏使团。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也可以向皇帝陛下交差了。

   “贵使过誉了。国,虽以民为本,但以军为屏。军强则民安,民顺则军雄。酒菜已备好,请!”

   说完,总镇祁衡倏然起身,引领着西夏使团去了会客厅。

   会客厅中,摆下了八宝珍馐,都是大衍才有的特产。

   众人就坐之后,总镇祁衡举杯在手,环顾四周,“诸位,为预祝两国会武顺利召开,请满饮此杯!”

   司马仁闻言站起身来,举杯在手,微笑道:“那是自然,为祝两国会武顺利召开,永世修好,即使本使不胜酒力,也要满饮此杯。同时,借花献佛,多谢祁总镇盛情招待。”

   一时之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这一场盛宴,进行了近一个时辰,直到二更时方才结束。当然,若只是吃饭喝酒,绝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更多的时间,都是在交谈。

   三更二刻,正是交子时分,祁阳关在夜幕笼罩之下,万籁俱寂,唯有檐角上高高挂起的惊鸟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呱!呱!呱!”

   骤然,关城西墙的墙根处传来一阵夜鸦的孤鸣声,在寂静的夜空下,传出去很远。

   刷!刷!刷!

   陡然间,五条人影翻越关墙,轻飘飘落在地上,犹如四两棉花落地,声息皆无。

   阴影中,陡然出现一道黑影,对着这五人招了招手。随即,又向对面的房舍指了指。那里,乃是西夏使团的下榻之处。

   此人,乃是一名马夫,被人收买利用,甘愿充当眼线,为他们传递消息。

   那五条人影见状,顿时向那边窜了过去。这五人乃是天煞门玄武堂的死士,他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刺杀西夏兵部大司马。

   试想,西夏使团的负责人,兵部大司马司马仁若死在大衍天朝境内,而且死在这祁阳关内,将会引起天大的误会。届时,大衍天朝将百口莫辩。两国互生龃龉,甚至刀兵相向,天煞门便可坐山观虎斗。等到两败俱伤之时,他们便可以跳出来收拾残局。

   如此一来,事半功倍。而且,占据大义。毕竟,太平盛世妄起刀兵,势必会千夫所指,万事唾弃。若战乱时间平息叛乱,即使是改旗易帜,也会被万民称颂。

   因为,那些平头百姓只在乎日子过得好不好,至于谁做皇帝,他们好不关心。

   西夏使团长途跋涉来到祁阳关,本已疲乏,再加上酒至微醺,因此睡得十分深沉。司马仁虽然只喝了一杯酒,但终究不是武林高手,因此丝毫没有警觉。

   然而,隔壁那一处房舍中,却有五人相继睁开了眼睛。

   东卧内,天柱三圣原本盘膝打坐,陡然睁开了眼睛,六道精光乍现,转瞬即逝。老哥仨眼神交流,心照不宣。直挺挺躺在炕上的杨振也睁开了眼睛,猛然坐了起来。他抬头看向三位师长,却见他们早已站起身来,已经走到了东卧门口。

   杨振赶紧穿衣束带,又穿上了鞋子,轻轻的走了出去。

   西卧内,林蕊躺在炕上睡得正香,而苗疆毒宗则微微皱眉,双目陡然睁开,漆黑的房间内顿时打了两道利闪。她低头看了一眼绻缩的像猫一般的林蕊,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也走出了西卧。

   她来到堂屋中一看,见天柱三圣和杨振全部站在堂屋门口,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偷偷向外观看。她也走上前去,向外观瞧。

   有五名黑衣人迎面而来,其身手十分敏捷,绝对是武林高手。

   道圣伸出两只手,张开五指,然后双手合在一处。那意思是说,他们有五个,我们也有五个,刚好一对一,速战速决!

   其他四人当然明白道圣的意思,于是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咣当!

   陡然,道圣一脚踢开房门,率先窜了出去,直奔左侧那名黑衣人。他一直信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

   嗖!嗖!嗖!嗖!

   杨振四人也不甘示弱,随之窜出房门,各拉兵刃,每人扑向了一名黑衣人。

   那五名死士本来全速飞奔,冷不丁的瞧见对面房间里冲出五个人,各带兵刃,迎面冲来。他们心中陡然一惊,难道……对方早有准备!莫非……那沿线出了问题!

   事态紧急,容不得他们多想。死士所信奉的教条,便是两军交锋勇者胜!为今之计,只有硬冲。

   “冲过去,不可恋战,我们的目的是杀人。”左面那死士交待了一句,猛然拔出了腰刀,迎向了道圣,展开了交手仗。

   其他四名死士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却连连称是,于是抽出自己的兵刃,迎向了自己对手。

   且说道圣和一号死士战在一处,那一号死士本想玩个花活,从道圣身旁冲过去。但是,他却失望了。道圣何等人物,武功超凡脱俗不说,而且凶悍勇猛,交起手来跟那拼命三郎差不多。

   道圣趁一号死士错身之际,猛然抬起巴掌,一招闷倒驴!

   那一号死士万没想到,自己来的迅速,倒的也十分猛烈。才交手一个回合,自己的就被人家揍趴下了,这不是蚍蜉撼树吗!

   佛圣对上二号死士,他抡起九环锡杖杵向二号死士前心。二号死士手持利剑削向九环锡杖,想要将其磕飞。

   镋!

   利剑的确磕在了九环锡杖上,不过却没有将其磕飞,反而震得二号死士臂膀发麻。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自己手中的利剑黏在了九环锡杖上,根本收回来。

   佛圣见状飞起一脚,正踹在二号死士小腹上。这一下,踹的可是不轻。二号死士当即撒开了利剑,蹬蹬后退几步,“噗”,一口鲜血喷出,随即两眼一翻,也晕死过去。

   晕死之前,心里还在叫嚣:我好冤!

   儒圣截住了三号死士,手中判官笔向前一递,直奔三号死士面门,若被点中,绝对会戳瞎双眼。

   三号死士手中腰刀向上一横,直奔儒圣手腕削去。

   儒圣猛然飞起一脚,踢在了三号死士的膝盖骨上。

   咔嚓!

   这一脚下去,三号死士膝关节完全错位,向后弯曲三十度角。他想要金鸡独立,但也要掌握好重心才行。结果,不仅没有站稳,反而崴了另一只脚的脚腕子。

   噗通!

   三号死士直接摔倒在地,活生生的疼晕过去。两只腿都废了,不晕又能做的了什么。

   苗疆毒宗拦住了四号死士,她的战斗就跟简单了,直接袖子一甩,什么蝎子蜈蚣毒蜘蛛,甩了四号死士一脑袋。四号死士顿时吓得面无血色,尽管他是死士,不会畏惧死亡,但有些东西,远比死亡要可怕。就拿这些都无来说,见到一两只都会头皮发麻,更何况爬满了一脑袋。

   四号死士脸色乌黑,嘴唇发青,显然,身重剧毒,也晕了过去。

   “无量天尊!”

   “阿弥陀佛!”

   道圣和佛圣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脖颈子冒凉气。不由得双双口诵法号,同时看向了儒圣,那目光中,充满了同情与怜悯。

   试想一下,儒圣若是和苗疆毒宗在一起,冷不丁的爬出一堆来……

   那种感觉,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儒圣感觉到道圣和佛圣目光中的一样,心里倍感无奈,但他又能怎样,只能赶鸭子上架。

   五名死士,已经解决了四名,只有五号死士还在和杨振进行厮杀。若是放在杨振全盛的时候,早就结束了战斗。不过,现在杨振公里下滑,只凭借着高超的剑法和五号死士厮杀。

   当然,若杨振和五号死士硬碰硬的话,此时也早已结束战斗。毕竟,杨振手中的分水寒光剑可是万年陨星铁铸造,不仅沉重无比,而且削铁如泥。

   五号死士久攻不下,又见另外四位已经昏迷不醒,难免心中起急。慌中出乱,被杨振瞅中机会,径直削向了五号死士手中的利剑。

   镋啷啷!

   陡然间,两把剑碰在了一起。杨振手中的分水寒光剑丝毫无恙,但五号死士手中的利剑却被削成了两节。

   五号死士吓得一愣神,就在这刹那间,杨振见机一脚踹在了五号死士的小腹处。

   五号死士蹬蹬后退几步,“噗”,吐出一口鲜血,晕倒在地,步了二号死士的后尘。

   “小子,你倒退了,得抓紧时间补上。”道圣见杨振有些吃力,便说了一句。

   杨振点头道:“以前是元阳丹鼓起来的,华而不实,现在刚好重修一边,岂能急躁。”

   提起元阳丹来,道圣就有一肚子的火,那可是……

   嗖嗖嗖……

   陡然间,又有二十几人蹿到了战圈之中。

  

相关小说: 相爷的小悍妻 我靠分手致富[穿书] 君侧红颜(重生) 风云百世[快穿] 老婆是个白切黑 反派每天喜当爹[快穿] 我有十八层地狱 男配迷上了狐狸精[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