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请叫我咒师大人 > 第105章 暗怀灵胎
    《请叫我咒师大人》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接下来的海域之行顾川没再闹什么幺蛾子,邮轮在海域乘风破浪到朝阳升起时候回返浅湾。

  我和顾川以及顾富贵重返到船上后,顾川去船尾做饭,我在甲板上晒着太阳,顾富贵卧在我的旁边。

  温馨画面的内里,皆是冰冷,皆是,暗怀鬼胎。

  “丫头在想什么?”

  “在想,您得了赤丹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丫头觉得会是怎样的场景?”

  “您会很开心。”

  “丫头不开心吗?”

  “开心。不过,想到自己迟早会死迟早有一天无法再陪着您,又有些伤感。”

  “丫头这是对昨晚的测试有了心理阴影了吗?都是爷爷的错。丫头不要再胡思乱想还没发生的事情。真等到了那天,爷爷会有办法为你续命的。”

  “如果我残了您就别为我续命了,续了也不要。”

  “啧,你这丫头怎么还在想昨晚的测试?爷爷这次真的是罪过大喽。”

  “我好像记得某人说过,要怎么赎罪来着?”

  “好好好,等爷爷做好饭就教你如何布置幻境。还某人,你这气性必须是后犯劲了。”

  对话到这里,我一把揪起顾富贵塞到笼子里。

  顾富贵急急想去挠门,又生生忍住,再在猫笼里安分卧下。

  我隔着猫笼缝隙逗弄着她,她发出几声软萌叫声后,将脑袋埋到身体里不再理会我。

  “爷爷,猫肉怎么做才好吃?”我于是问询顾川。

  顾富贵僵硬了下身体,速度爬起来向我示好。

  对于我的问询,顾川瞟一眼我和顾富贵哭笑不得了表情,再开口是提及猫肉是酸的极难下咽。

  我与其去考虑猫肉怎么做才好吃,不如选用别的肉类。

  “爷爷吃过猫肉?”我继续追问,顾富贵有瞬间的竖起耳朵。

  “……嗯。尝过,而且不是主动去吃的。”顾川沉默几秒后,才斟酌着用词给出答案。

  顾富贵顿时黯然了眼神。

  眼见着顾富贵和顾川的反应我差点笑出声,之前因为事态陷入死局而来的沉闷情绪顿消大半。

  我适时住嘴不再多问其他,继续逗弄着顾富贵直到顾川做好午饭。

  用餐期间顾川提及他会在天黑时候离开,我问他赤丹珠除了有脱胎换骨之神效还有别的什么效用。

  他笑我太过贪心,告诉我赤丹没有别的效用。

  用餐结束他开始着手教我如何布置幻境,丝毫没提,和如何布置幻境对应的如何破解幻境。

  他在临近中午时候教完我如何布置幻境,再让我上岸去买些调料回来。

  这是,要支开我和顾富贵单独相处?

  我于是在下船时候顺道抱走了顾富贵。

  顾富贵再次被我活活气到无法控制妖气的外溢,顾川连忙阻拦,让我待在船上他负责去买些调料回来。

  我坚决不同意他去辛苦,他提及我昨晚刚经历测试,坚持要替我去辛苦。

  我于是同意他去辛苦,继续抱着顾富贵不撒手。

  他走上两步又折返回来,提及他还想要给顾富贵买条链子,需要带上顾富贵去现场试用。

  我就此将顾富贵递给他也提议和他一道去市场,他摆手说不用让我在船上歇着就行。

  我就此回返船上歇着。

  他和顾富贵想如何干柴烈火都行,但不能弄脏我的船。

  我回返船上后心意相通单陵,告诉他顾川带着顾富贵或许会去市场,让凌小翁小心一点。

  单陵爆笑顾富贵和顾川果然有一腿。

  强烈困意这个时候再次袭来,我秒睡当场。

  再次入梦我再次重回空阔石墓内。

  我的视线以较快速度,穿透黑红双棺再穿透石墓,一路沿着上次梦境内的路线朝前推进,再次推进到悬魂梯处后,继续推进穿入上层。

  上层另有陵墓,有棺有尸也有各种陪葬品以及机关。

  上层的陵墓是普通陵墓,尸只是普通尸体。

  上层和下层之间的通道,位于上层棺材的棺底。

  当我的视线再推进到离开上层陵墓,我看到,自己跪坐在上层陵墓的入口处,垂着双手犹如石像般一动不动,湿透的深黑劲装裹在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迹从胸口和腰间晕散开来不断染红四周海水。

  我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

  我的胸口和腰间分别插着一支峨眉刺。

  我的鲜血不断染红四周海水,当红色海水蔓延向墓门之际,墓门缓缓开启。

  我做梦到这里猛然惊醒,用时只有一秒,只是眨眼之间。

  什么意思?

  位于海沟之内的海墓会升出海沟,升到‘我’跪坐的地方,且‘我’跪坐的地方正对着墓门?

  还是,‘我’跪坐的地方其实并不在海沟之上,而是在海沟之内的墓门之外?

  还是,海墓并不在海沟,我之前对那片海底的莫名熟悉感觉以及恍惚看到,都只是心理作用?

  想到这里我的太阳穴若针扎般生疼。

  我抬手按压下太阳穴,暂时不再多想任何。

  电话铃声这个时候响起,来电是陌生号码,对方想请我去驱邪。

  我一口回绝直接挂了电话后,再到前舱中板之下修炼内力。

  顾川和顾富贵在下午两点多钟时候回返浅湾,带回了调料和猫链也带回了打包的饭菜。

  顾川带着歉意表情向我解释,他因为在路上接到了一个老主顾的求助电话,需要远程指挥帮忙解决麻烦,所以才回来的较晚。

  对于他的解释,我自然不会拆穿。

  午饭结束我到船舱内开始继续掌握剪纸巫术的新学内容,顾川在甲板上晒着太阳休息,顾富贵主动跳进猫笼待在猫笼里。

  时间再到天黑之后,顾川离开浅湾。

  我送走顾川之后入前舱中板之下休息,任由顾富贵待在笼门大开的猫笼里没去为她蒙上黑布。

  她现在的心理素质已被顾川恢复到鼎盛,会越挫越勇,那就姑且让她自在几天。

  事实上,我折腾她也毫无意义。

  我在中板之下很快睡着。

  不清楚睡着多久,我再次开始做梦。

  梦中我直接到了墓门之外。

  墓门朴素无华,若用整块大石制作而成,丝毫看不出有开合过的痕迹。

  海墓的确在海沟之下,‘我’跪坐在海沟之内的墓门之外。

  ‘我’跪坐位置的垂直上空,是我之前在海底恍惚看到自己跪坐身影的地方。

  随着我的鲜血不断染红四周海水,随着红色海水蔓延向墓门之际,墓门再次缓缓开启,海水却并没有就此涌入墓内。

  墓门处若有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海水的涌入。

  顾川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我极近处闪身进入墓门。

  几息之后另有一群人突然现身,好像有男有女好像有高有矮,我努力想要看清楚他们的模样但如何都看不清,他们也闪身进入墓门。

  墓门之外,徒留继续跪坐地面的‘我’缓缓倒下。

  我满心的悲凉和绝望,急急想要去扶住‘我’倒下的身体,但根本做不到,在梦里我只是旁观者角色。

  我做梦到这里时候猛然惊醒。

  黑漆中板之下,一双散发着蓝绿色幽光的双眼,悬在我正上空,正在距离我双眼的极近处,死死的盯着我。

  猛然睁开双眼就极近距离正对上散发着蓝绿色幽光的双眼,让我瞬间清醒,也让我来不及思考已然出手。

  我瞬间抬掌推出至阴之力。

  我醒的突然,出手的速度过快,那双眼睛还保持着死死盯着我的状态已然遭遇冰冻。

  那双眼睛的主人是顾富贵。

  随着我推出至阴之力,不只是她的双眼,她的全身都遭遇了冰冻,并,瞬间碎裂成渣,从我上空落下,砸了我满头满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