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一剑定诸天 > 第二百零二章 闻言秘辛
    《一剑定诸天》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第二百零二章闻言秘辛

  虽然杨灵犀还是心有不甘,但她很清楚月芙并不是她所能应付的。

  感应中,杨灵犀非常肯定元凌进了这里,但只看了一眼元芙,她就断定对方不会交情。

  硬抢?

  这念头刚出来,就被杨灵犀扼杀了。

  这一次匆忙出来,身边修为最高的是她自己,根本就不是月芙的对手,强行动手那是自取其辱。

  可想到元凌,杨灵犀的心里充满了焦虑,自己的春酒都喝完了。

  此时若不把这小鬼弄回去,先不说有欲.火烧身而亡之险,只是到了嘴上的肥肉飞了,就够她郁闷很久了。

  “月芙,你别骗我了,要是今天不把人交出来,这事老娘跟你没完!”

  月芙冷笑道:“月游,为本宫送客!”

  月游立时向前一步,恭声道:“杨楼主,请。”

  杨灵犀窝火极了,长到这么大,还没人让她这么吃瘪,狠狠地瞪了月芙一眼,她咬牙切齿地道:“这个仇老娘记下来,你给我等着!”

  愤怒的杨灵犀在月游跟段嫣灵的护送下,迅速离开了这座幽静的宅院。

  此时她怒火中烧,一双美眸几乎喷出火来。

  "小姐,这就算了吗?"

  杨灵犀身后的侍女忽然开口问道。

  “怎么可能,老娘忙了半天,想虎口抢肉吃,没那么容易。”

  杨灵犀冷笑道:“给我去叫人,老娘不信了,还不能斗的过她月芙。”

  …

  哗啦……

  元凌从水里钻出来,心里暗道一声好险。

  老实说,他是真的被杨灵犀这个女人吓到了,这简直是猛虎啊,哪一个男人惹得起。

  "感谢姐姐今日相助。"

  "这句话说得还为时过早,杨灵犀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会罢手的女人,她一定是搬救兵去了。"

  月芙颈下全在温泉里,朦胧的水雾让她看起来如梦似幻。

  “那我还是先走了,以免连累姐姐。”

  元凌的脸色也变了,他觉得杨灵犀还真有这本事。

  "什么连累都不连累,我本就该帮你。"

  月芙笑笑道,她突然从温泉里站起来,热泉从她那凝脂如玉般的身上滑轮。

  元凌忽然感到鼻子发热,氤氲的水雾让一切都变得朦胧,可视力惊人的他还是一目了然。

  尽管元凌迅速将目光收回,但惊鸿一瞥,脑中刚刚那一幕却不断回放。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轻易的窥见女子的身体,哪里不躁的道理。

  月芙好象没发现元凌窥视自己身体似地,随着她走出温泉,浴池房里突然出现了两位美人给她擦身子。

  元凌有些惊讶,这两个女人一直都在外面,他刚才竟然没有被拦下,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为元公子换件衣服。"

  月芙话音刚落,浴房里又出现两位美人,她们手捧衣服来到温泉边,其中一人含笑望着温泉中的元凌道:“元公子请了。”

  元凌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到结过美人手里拿着的衣服,却惊讶地发现,另一个空着手的美人走过来,打算动手给他换。

  "让我自己来吧!"

  元凌哪里敢让两个美女为自己换衣服,可是这两个沉默寡言的美人,显然根本没打算听他的话。

  动手给他脱衣服的美人,动作迅捷而麻利,几乎让他反应不过来,这让他异常吃惊。

  现在元凌可是融天境,哪里可能让一个女人当面脱掉自己衣服却反应不过来。

  可事情却真的发生了,直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剥光了,他也没能阻止美女的举动。

  这个女人是个非常可怕的高手。

  元凌非常惊讶,如果对方有敌意,他肯定毫无还手之力。

  元凌心里暗暗吃惊,现在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仪月楼绝对不简单。

  根本就不是一家普通的青楼那样简单,他现在也不知道和仪月楼扯上关系是福还是祸。

  ……

  烛光发亮,香味四溢。

  元凌很快就离开了浴池,经过暗道,在段嫣灵的陪同下,来到了一间女性的房间。

  这时元凌换上了一身新的衣服,不过衣服有点大,显得异常宽松。

  跟着段嫣灵,一直走在了后面,元凌的目光停留在了她那妖娆的背影上。

  从浴池里出来,他的心就在蠢蠢欲动,只要一见到女人就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段嫣灵非常漂亮,虽然比月芙差了不少,但她们俩之间却有一种神似。

  春酒发作,元凌十分难受,整个人的脑子都有些烧糊涂了,让他无法完全控制自己。

  要不是残存的理智把他约束住了,怕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元凌跟随段嫣灵进了一所独立的宅院,这里异常安静,四下无人,屋子里虽然有灯,但怕是还真没人住。

  "公子怎么了?"

  段嫣灵有些惊讶地看着元凌,因为此时元凌的眼睛非常红,一看就不正常。

  元凌苦笑道:“杨灵犀那女人给我喝了一杯春酒,现在全身燥热难受,再怎么也抑制不住。

  “春酒?那就有点麻烦了。”

  段嫣灵微微皱了皱眉,她迟疑道:“元凌公子先等一会,殿主马上就来,肯定有办法。”

  元凌苦笑了一声,虽然从来没有人下过春药,但他怎么不知道,这样的东西需要女人去解,月芙即使来了,也不可能真跟她发生什么。

  突然,段嫣灵握起元凌的手,一股清凉的真气透掌而入,只让自己原本燥热的身心都变得平静了下来。

  "谢谢。"

  元凌松了一口气,那种燥热的感觉真的让人难受。

  如果不是他的意志力坚定,可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段嫣灵刚想开口说话,脸色却突然一变,立刻有了几分红晕,更让她吃惊的是,身体里的经脉竟然在颤动,所有的真气都不受控制地涌向元凌。

  “这是?!”

  元凌吃了一惊,他自然觉察出了段嫣灵的不对劲,异常惊讶。

  转眼望向段嫣灵,元凌很快惊讶地发现,她然两颊通红,两人眼神同时闪过,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

  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两人的目光仿佛磁石,根本无法分开,同时两人越挨越近,嘴唇不多时便已近在眼前。

  “嫣灵!”

  月芙的声音突然传来,让段嫣灵全身一震,瞬间挣开元凌的手,人如触电一般弹开,红着脸不敢去看元凌。

  元凌愣了一下,刚刚的一幕只让他不由苦笑。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这九窍的缘故。

  经过三年的修炼,元凌已经知道,九个欲窍分别代表九种欲望,九窍躁动的时候,一定会诱发他人的欲望,所以刚才段嫣灵会情不自禁的想和他接吻。

  "殿主!"

  段嫣灵红着脸不敢去看月芙,感觉就像是被人逮了个正着似地。

  火红宫装的月芙出现在屋内,此时的她嘴角绽出一抹淡淡微笑,不施粉黛,却能让人神魂颠倒,看着她,元凌脑中的一切念头都消失了。

  玉步轻摇,笑意盈盈,烛光闪耀中,月芙飘向元凌。

  她的双眸闪耀着光彩,绝美的容颜在绽放,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在元凌心中绽放。

  "殿主,元公子被杨灵犀下了春药……."

  段嫣灵不好意思解释。

  月芙嗔道:“所以刚才你就主动给他解药了?”

  段嫣灵面红耳赤道:“殿主误会了,嫣灵只是想用真气来压制元公子体内的药性,没想到突然间人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月芙笑道:“他练了欲剑经,你这么做简直是自己火上浇油,要不是本宫赶来,你也许还真会献身。”

  段嫣灵惊讶地说:“元公子修习了欲剑经,那就是他吗?

  月芙点头道:“他是剑门之主的一位传人,也只有这样才能学到欲剑经。”

  元凌有些疑惑,从两人的谈话中他隐约明白,她们似乎与剑门有某种关系,月芙对他的欲剑经特性一清二楚,便可看出她们之间的关系。

  "姐姐好像和剑门有什么关系?"

  月芙点头道:“仪月楼确实和剑门有关,不过这种关系很少人知道,一般只有剑门历代掌门才知道这个秘密。

  元凌好奇地问:“姐姐这是哪里?”

  月芙柔声道:“这里就是仪月楼,元公子在元城已有三年,想必早就听说过。

  元凌点头道:“自然听过,只是刚才我们好像不在这里,为什么…”

  "杨灵犀那个女人是不会罢手的,我们现在就把你藏起来更好。"

  元凌苦笑道:“她找不到人迟早会到这里来的,这里怕是躲不了多久。”

  "别担心,她即使带人来了也进不来,这里有大阵守卫,如果不懂的人,根本看不见这宅院。"

  坐了下来,月芙这时道:“无论是剑门还是仪月楼都是同时建造的,它们的创造者都是剑尊。”

  "剑尊?"

  元凌大吃一惊。

  月芙点头道:“剑门的第一任掌门人就是剑尊,后来建立了剑阁,名声大振,但很少有人知道,剑门是剑阁的前身。”

  这则密辛绝对让人惊讶,元凌没有想到,剑门竟然是由剑尊所创。

  那他修炼的这个这个镇派绝学必定非同一般,不由让他急切地想要将九套筑基剑诀修炼成。

  元凌道:“姐姐这次来元城,是不是受我师父的邀请?”

  月芙点头道:“历代剑门之主收徒或传位,都会通知我们仪月楼,听说剑门之主这次竟要收一个有剑体的人做弟子,师父便要我亲自来一趟元城。

  元凌疑惑道:“这个剑体很特别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