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道断修罗 > 第五百九十章 你只能相信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按照先生外紧内松的办法,皇城安静了起来,看上去跟往常没有任何分别,只是在四个城门的出口,在城楼里布置了不少的黑衣亲卫。

  这一回是夏云强和夏云渊亲自坐镇,誓要抓住偷盗军马之人。

  平日里大多呆在皇宫的纳兰雨也回到地军营,名义上是监督各营的训练成果。

  国师府里有小姐姐喝了先生的药,显得有了些许的精神,只是整个人看上去还是懒洋洋,跟当年的李夜差不了多少。

  叶知秋心疼她,找了一个躺椅给她放在客堂的屋檐下,让她躺在上面可以看到花园里的风景。

  李红袖找了一块毯子盖在她身上,怕她着凉。

  许静云坐在一旁,看着花园里渐谢的春花,淡淡笑道:“这春天转眼就过去了,你这病来如山倒,可把我们吓坏了。”

  小姐姐看着她露出了歉意的笑容,轻声问道:“师傅,不知道我母亲有没有消息?”

  许静云瞪了她一眼,笑道:“她们如果来了皇城,第一个地方肯定是来这里。你没见小雪那丫头成天打听你弟弟什么时候来么?”

  小姐姐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看着她说:“我只是逛逛街嘛,没想到会这样,让师傅操心了。”

  许静云拍了拍她的小手,笑道:“这事我可没帮上忙,要谢你得谢先生跟你师傅。”

  小姐姐睁了睁眼睛,无力地笑了一下,转眼又闭上了双眼。

  许静地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早知道就不自做聪明了。

  “还是低估了那家伙在无双心里份量啊!”

  摇摇头,许静云替小姐姐将毯子拉得严实了一些。

  叶知秋端着一碗白粥过来,看着又睡着的小姐姐,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要是让月如知道,她肯定会骂我没看好这小家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白粥放在了客堂里的桌子上面。

  许静云看着她笑道:“这事谁都意料不到,不是说国师也曾经这样生过一声大病么?难怪他俩是天生一对,生得病也一个模样。”

  叶知秋心疼地看着小姐姐,轻声说道:“你可不知道,这小丫头在风云城时,可是整天往我家跑,我对她可是心疼得不得了。”

  “但愿,她能尽快地好起来吧?”许静云摇摇头。

  “等月如这回过来,我得跟她好好说说这事,不能一直拖下去了。”

  叶知秋心里有了决定,看着睡着了的小姐姐,想着得把儿子叫回来了。

  李红袖从屋里走出来,看着许静云问道:“今天无双醒来,你有没有问她昨天那件事?”

  许静云看着她回道:“她说是路过一家饭店门口,听着二人路边往里走,边走边嘀咕,你也知道元婴境后听觉跟常人可不一样。”

  李红袖点点头,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事看来不简单,还好被无双无意中听见,又无意思地说了出来......”

  叶知秋看着她问道:“不是说先生已经去过皇宫了吗?这事没有下文么?”

  李红袖摇摇头,回道:“这种事情他愿意说,我就听,他不想听我也不能问。”

  叶知秋一楞,半晌才回道:“看来此事不小,否则先生也不会连你都不说了。”

  “宫里的事,我向来不过问,这还是李夜那家伙跟我说的,不要打听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李红袖一想起李夜当初那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家伙......”

  皇朝的北门,夏云澜坐镇在城楼的上方。

  城门的过守护上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夏云澜一惊,挥挥手跟着往楼下走去。

  只见城楼的门洞里有一溜长长的马队,放眼看去有三十几匹马拉着一些简单的货物,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马队。

  站在队伍里的人不多,只有不过五人,全都戴着斗笠,身着黑衣。

  乍一看过去,不象是客商,倒象是土匪。

  夏云澜将通关的文书拿了过来,仔细地查验起来,看着为首的黑衣人问道:“你们此行目的地是哪,这货物里都装着些什么?”

  戴着斗笠的黑衣人看着他回道:“此去西玄域,货物都是一些茶叶和丝绸。”

  夏云澜想了想,并没有马上回话。

  “我们这些手续齐全,大人可以放行了吧?”黑衣人看着他明显不太耐烦,想尽快离开。

  夏云澜跟身后的四位黑衣亲卫递了一个眼神,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笑道:“手续没有问题......只不过,皇城有人想见一下令狐将军,你得先跟我走一趟才好。”

  黑衣人一惊,立马就想往城外跑去,连货物都不想要了。

  无奈这时他才发现,还有数名黑衣亲卫出现在了城门外,连着夏云澜身后的四人,一共有十来人,他这是插翅难飞。

  剩下的四人眼前不对劲地想往城里跑,无奈被十几位黑衣亲卫一个不落地截了下来。

  夏云澜看着黑衣人笑道:“令狐将军想做生意没有敢拦你,但是你不应该偷盗军马,这个罪行可不小,得皇上亲自给你定罪。”

  不等黑衣人回话,夏云澜一掌击中了黑衣人的嘴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一团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有二个黑衣亲卫冲上来将他扑倒在地上。

  这些套路,自然是纳兰雨吩嘱下来的。

  要活的,不能让他黑衣人自杀,这也是皇上的要求。

  双方实力太悬殊,还没等五个元婴后期的黑衣人动手,十几名黑衣亲卫就结束了眼前的纠缠。

  毕竟夏云澜和另外二人可是分神境的修为,自己人数比对方多了几倍的情况下,自然是全数活捉,带回了皇城。

  ......

  皇宫里的天牢内,一片安静和沉寂。

  数十个黑衣人都看着上方,严无血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呵呵笑着。

  纳兰雨懒懒地靠在另一旁,仿佛这事跟他毫无关系。

  “你说说,你这三十几匹军马是从何而来,毕竟你还算是皇朝的将军,皇上可没有削去你的军职。”

  严无血想着皇上的吩嘱,压下心里的怒火,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动了动嘴,没有说出话来。

  严无血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说道:“我只是问你谁给你的军马,还有这通关的文书是谁开的。”

  黑衣人额头流下了汗水,回道:“这是污蔑,马是我从西玄域带来的,文书自然是正规渠道开出的。”

  严无血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有些阴寒,冷冷地说道:“你告诉我西玄域有草原的军马?你自己相信吗?你是从西玄域过来的,那你告诉我现在西玄域的府主是谁?”

  纳兰雨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他说:“你告诉我,只要你能回答这个问题,我保证立马放了你。”

  黑衣人一听,终于垂下了脑袋。

  就算打死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西域玄府主是谁,这可是连严无血也不知道的事情,毕竟那暂代的家伙没扶正,皇上便不用行文。

  严无血皱紧眉头说道:“你不为自己,也要为你老爹,为你妻子儿女们想想,你知道国师的脾气不好,这事归国师管,不用请求皇上便可以处理。”

  “按照军营里的规距,私自偷盗军马的,可以处以极刑并诛灭......”纳兰雨冷冷地说道。

  黑衣人摇摇头:“我不相信你们两人,这事也当不得证据。”

  严无血看着他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说道:“这事不需要证据,你带走的三十几匹军马就是铁证,不要忘记,纳兰将军可是从南疆回来的,草原的战马,也是他带回来的。”

  无论是李夜还是纳兰雨,自然明白草原战马对皇朝的重要性,这也是李夜亲自交待纳兰雨的事情。

  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出事了。

  纳兰雨双眼平静地看面前的黑衣人,这个曾经在富春江上的对手和逃将,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不交待最好,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更多的理由和借口去你的府上,你知道一旦军人进了你们府上,那后果可不是你和我能预料的。”

  严无血点点头,说道:“军营里掌管军马的也就那几个人,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查到更多的消息,你要不要试试?”

  沉默了许久之后,黑认人依然咬着牙,偶尔皱一下眉头,似乎在思考说来的保果,以及不说出来自己和家人将要承担的责任。

  严无血依然平静地看着他。

  过了许久,黑衣人皱了皱眉,忽然开口说道:“如果我说了以后,会怎样?”

  严无血看着他淡淡地回道:“除了你,你的家人都不用追究。”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能代表皇上吗?”黑衣人知道自己的下场,但是他还是不放心自己的家人。

  严无血看着他,淡淡地说道:“你只能选择相信我,因为你见不到皇上了。”

  说完这番话,面无表情地看了纳兰雨眼。

  纳兰雨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表示同意严无血的说法。

  不是天大的事情,皇上是万不可能进到这天牢里来的,这里是关罪人的地方,不是关天子的地方。

  “谢谢大总管成全。”黑衣人知道,这是他唯一的出路,否则这两人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自己的家人就会被皇上问罪。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事到如今,他总于为当初的选择感到后悔,如果当初不是为了当上大将军,他就不用站在当今皇上的对立面。

  只是,过去的已经成为了过去。

  看着严无血,黑衣人嘴角轻轻地嘀咕了几句,然后用漠然的眼光看着他笑道:“请大总管送我上路吧。”

  严无血点了点头,看着他说:“一路好走,下回别跟错了人!”

  说完一掌拍在黑衣人的胸口......

  “剩下的四人一并解决了,这天牢里可没有多余的粮食。”

  严无血看着身后的夏云澜和几个黑衣亲卫,冷冷说道。

  然后看了纳兰雨一眼,背着双手往外走去,边走边自言自语道:“何若呢?”

  纳兰雨跟夏云澜打过招呼,也提脚往天牢外走去,有些事情还得他去处理。

  等纳兰雨一行人赶到军营,副将姜上云走过来在看耳边低语了一番,然后匆匆离去。

  纳兰雨一呆,看着身后的严无血说道:“管军马的两个副将,刚刚服毒自尽了。”

  严无血抬头看了一眼飘着小雨的天空,淡淡说道:“回皇宫复命吧。”

  当天,皇城有消息传出,负责五域交易审核的两个官员服毒自尽。

  连着军营里的二人,一共四个当事人都在一日里服毒自尽......

  ......

  看着沉默不语的皇帝,严无血轻声问道:“陛下,要不要继续往下查?”

  皇上想了想,摇摇头道:“继续追查已经去了南疆的探子,加紧军马的看管和南疆三关的管理。”

  站在一旁的纳兰雨回道:“皇后写的信已经派人送出了,给杨开义的信函已经发出,请陛下放心。”

  皇上看着两人苦涩地笑道:“朕希望那一天,不要那么快到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