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被我渣过的纸片人找上门了 > 第1章 第 1 章
    《被我渣过的纸片人找上门了》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一片幽暗的原始森林中。

  篝火烧得劈啪作响,刚经历一场逃亡的三个人围坐在火堆旁,中间的黑衣男人默不作声地在烤一只野兔。

  “我不会陪你们去送死。”穿绿色长袍的男人打破了沉寂,他眯缝的三角眼里露出一丝狠厉的怒意,朝身旁二人冷声道:“你们如果一定要去,我只能退出队伍。”

  身旁的黑衣男人和蓝衣女孩都跟没听见似的,神色漠然注视烤野兔,专心等开饭。

  这态度显然很伤人自尊,好在绿袍男没有自尊这玩意,见来硬的不行,复又做出一副讨好的模样,对身旁一身黑衣的蒙面男人恳切道:“阿蒙,你听我一句劝,命才是最要紧的,钱排第二,”他朝着黑衣男身后那只两米高的铁笼子扬了扬下巴,继续道:“把这头飞龙抬去黑市,卖个好价钱,足够咱们三个逍遥一辈子。”

  黑衣男仍旧不为所动,举起手里的小树枝,戳了戳架上的烤野兔。

  一旁的蓝衣女孩沉不住气了,对绿袍男人凶道:“这头飞龙是阿蒙偷到手的,就算卖了也没你的份!”

  绿袍男神色一惊,却没急着反驳,而是惊怒的转头看向黑衣男,一副求他做主的委屈神色。

  黑衣男却并没有出面反驳。

  绿袍男慌了,祈求般开口道:“阿蒙,你可得凭良心,这头飞龙是你弄到手的没错,可要是没有我,它挣扎的动静早就让你显露行踪了,单凭你一个人,打得过白堡后花园那些守卫吗?”

  “打不过。”黑衣男闷在黑色皮质面罩下的嗓音略有些含糊,一双狭长的鹰眼盯着烤好的野兔,不紧不慢地翻了个面,继续烤兔肉。

  绿袍男松了口气,欣慰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会过河拆桥的人。”

  “那得看桥对面,站的是自己人,”黑衣男锐利的目光移向绿袍男:“还是叛徒。”

  绿袍男瞳孔骤缩,脸色霎时惨白,目光渐渐涣散……

  突然!绿袍男俯身猛地夺过阿蒙手中的野兔,扬手用力抛向身后!

  刚烤好的野兔瞬间消失在身后茫茫薄雾之中。

  阿蒙和女孩都是一愣,从没见过绿袍男如此失态。

  “你想打架吗!”女孩回过神,警惕地握住腿边的长弓,狠狠盯着绿袍男。

  绿袍男的目光渐渐恢复焦距,像是刚睡醒,转头注视女孩,茫然道:“你说什么?”

  女孩正欲继续挑衅,却被阿蒙的噤声手势制止了。

  “有埋伏。”阿蒙低声道:“是精神操控系异能者。”

  女孩愣了愣,才明白过来,绿袍男刚刚举止异常,不是吃了豹子胆,而是被偷袭者控制了意识。

  绿袍男仍旧晕乎乎的,余光察觉篝火上似乎少了什么,顿时怒道:“兔子呢?你们都吃了?也不给我留一块!”

  女孩瞪他一眼,低声抱怨:“兔子刚被你扔了!”

  话音未落,坐在篝火那头的阿蒙已经不见踪影。

  不消片刻,百米开外,就传来阿蒙的喊话声:“阁下有何指教?”

  闻言,女孩立即捡起长弓,循声跑到阿蒙身边,绿袍男紧随其后。

  三人摆出防御阵型,警惕看向十步开外——

  一个修长的身影孤身伫立在林间薄雾之中,身披及腰的棕色羊皮斗篷,兜帽遮住了上半张脸,只露出精致的下颌弧度和苍白的双唇。

  “不必惊慌,我只是路过。”那人气定神闲地开口。

  是个年少男子的嗓音,悦耳,却带着拒人千里的寒意。

  女孩握紧长弓,警惕地问:“路过?那你刚刚为什么用精神力控制我们的人?”

  那人嗓音冷淡:“你们或许被我的能量波影响了情绪,抱歉,我并非有意为之。”

  女孩转头看向阿蒙,用目光询问他是否继续追究。

  是精神力操控者!绿袍男心里猛一咯噔。

  已知的精神操控系异能者只有五个人,能量等级都在六星级以上,是他们三人加在一起都惹不起的狠角色。

  “原来是误会!”绿袍男赶忙笑着打圆场:“既然如此,就不耽误阁下赶路了,快请便,请便。”

  那带着兜帽的异能者微一颔首,便老实不客气地迎面走来,逼得三人向两旁让开一条道路。

  相隔一步之遥,女孩出于好奇,壮着胆子挑眼偷看那异能者兜帽下的容颜。

  他的双唇几乎与肌肤一样苍白,几缕碎发耷拉在鼻梁之上,藏在兜帽阴影下的眉眼轮廓看不清晰,只隐约感觉他的双瞳似乎散发着微弱的冰蓝色光泽。

  那光泽让女孩晃了下神,下意识轻呼道:“唔……”

  嗓音突兀,惊得那异能者脚步警惕地一顿,正欲回头,就听“咚”的一声,一个皮球大小的东西从他的斗篷里掉落,砸得几层梧桐落叶咯吱作响。

  一旁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看向坠落的物体,顿时满面惊诧——一只烤野兔?

  这个异能者为什么把野兔藏在自己的斗篷里?

  这野兔好像还挺眼熟。

  这不是他们刚刚烤了半天的那只野兔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异能者的斗篷里?

  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

  那异能者仍旧态度高傲又冷漠,优雅而迅速的一弯身,把地上的野兔捡起来,准备继续赶路。

  与三人擦身而过的瞬间,异能者手里的野兔忽然一沉,他警惕的低头看去——就见兔子的一条腿被人抓住了。

  “先生,这只兔子是我们不小心丢掉的。”女孩紧紧攥住兔腿,用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眼神,注视神秘的偷兔子异能者。

  一旁的绿袍男赶忙上前打圆场:“不用理她,这丫头是饿疯了!阁下请慢走,慢走。”

  这对手实在惹不起,兔子被抢了也只能认栽,没顺便宰了他们三人已经谢天谢地了。

  “这确实是我们的兔子。”阿蒙却不合时宜的拆台。

  绿袍男都惊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阿蒙,用无声的口型让他闭嘴!

  不等那神秘异能者回应,阿蒙便继续道:“你控制了我队友的意识,就是为了让他把这只烤熟的兔子丢给你?”

  那异能者转身看向阿蒙,一股杀气蔓延开来:“我若是动用精神力抢你们的兔子,那不如叫你们三人一起跳入火堆,够我多吃上几天。”

  绿袍男闻言倒抽一口凉气,险些当场下跪求饶!

  “为什么不呢?”阿蒙锐利的鹰目紧盯着那异能者,铤而走险挑衅道:“难道阁下遇上了什么麻烦,竟落魄到跟我们抢猎物的地步?”

  那异能者危险地敛起下巴,低哑地开口:“看来,你们是想见识见识我不落魄的样子。”

  “不想不想不想!”绿袍男赶忙求饶:“阁下息怒!他们俩就是话多,您请便,别理他们!”

  异能者冷哼一声,似乎是勉强放他们一马,转身又要离开,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左肩。

  “放肆!”异能者一惊非轻,猛一转头,兜帽从头顶缓缓向后滑落——

  一张年少的精致面容出现在三人眼中。

  那异能者有双极漂亮的睡凤眼,天生带着无精打采的慵懒神态,冰蓝色的双瞳有些疏离感,浅棕色头发似乎有阵子没有修剪了,几缕凌乱的刘海盖在鼻梁,像是家道中落的贵族小少爷。

  “玄冰之瞳!”绿袍男瞬间就把眼前这个男孩跟传言中那个危险通缉犯联系在一起了,震惊地询问:“你是白堡大祭司——林澈?”

  少年冷漠的目光在眼前三人脸上缓慢扫视,像头随时要发起进攻的猎豹,只是面庞稚嫩,倒也没有刚刚带着兜帽时那么唬人了。

  没错,他就是大祭司林澈。

  手里的烤兔已经快凉了,口水分泌量逐渐失控。

  这是林澈穿进游戏的第三天,也是他挨饿的第三天。

  捏着兔腿的手指愈发用力,他志在必得。

  然而,对方三人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事实上,阿蒙的挑衅,并非真的为了那只烤兔。

  他是想试探这名精神力异能者的底细。

  绕这么大弯子抢一只烤野兔,确实有些蹊跷。

  虽然不了解精神力异能者的作战方式,但阿蒙听说过的强大精神力异能者都属于某个团队。

  他们是所有顶尖战斗团队的灵魂,然而,阿蒙从没听说过精神力异能者单独作战的传闻。

  这是不是代表这种天赋强大的异能者,有个致命的弱点——

  需要团队协作,队友掩护,才能顺利控制敌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

  机会就来了。

  可万一猜错了呢?

  如果他们真的像传言中那么强大,一旦动手,或许就真是自寻死路了。

  正犹豫不决,忽然发现眼前的异能者双瞳散发的冰蓝色微光仿佛闪烁了一下,阿蒙瞬间感觉脚下发软,像是突然踩在了棉花上。

  这家伙出手了!

  阿蒙双目暴睁,出于本能回避视线,有些慌乱的抬手反击,想先把那异能者逼退。

  “啪!”

  竟然打中了!

  阿蒙的掌心就这么毫无阻挡地拍在了异能者的脑门上,击打声清脆悦耳。

  一股渗人的寒意瞬间蔓延开来。

  周围连鸟叫声都停止了。

  阿蒙居然对精神力异能者动手了!

  一旁的绿袍男倒吸一口凉气,想要跪地求饶,双腿却吓得不听使唤。

  在一片骇人的死寂声中

  “噗通——”

  精神力异能者直挺挺地向后倒下了。

  阿蒙三人:“????”

  三分钟后。

  被绑成粽子并蒙住眼睛的林澈,同三人一起盘腿坐在火堆旁。

  “你真的是那个被通缉的祭司大人吗?”女孩好奇地打量身旁的“粽子大祭司”:“传言都说你是最厉害的精神力操控者,为什么拍一下脑袋你就昏迷了?”

  林澈一语不发。

  绿袍男还在担心这位异能者另有阴谋,不敢怠慢,于是赶忙替他打圆场:“逃亡之路,艰险异常,祭司大人或许刚经历异常恶战,体能与精神力消耗殆尽,当然需要时间来恢复。”

  女孩紧张地询问:“多久会恢复?恢复后,他会杀了我们吗?那我们要不要先对他下手?”

  “不许对祭司大人不敬!”绿袍男赶忙阻止她祸从口出。

  女孩撇撇嘴,转头看向被捆成粽子的祭司大人,不服地开口:“这还不够对他不敬吗?你现在拍马屁已经晚了哦。”

  “祭司大人。”阿蒙忽然沉声开口:“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我们蒙住您的眼睛只是为了自保,希望您能冷静听我们说几句话。”

  “什么我们?没有我们!”绿袍男赶忙争辩:“祭司大人是你亲手捆的,我可没参与!”

  阿蒙不理他,继续对那大祭司说:“我想请您帮一个小忙,对您而言不费吹灰之力,作为交换,事成之后,我们会为您买一匹好马,挂满野兔,恭送您继续赶路。”

  “说说看,什么忙。”林澈嗓音淡漠,不卑不亢。

  “我们从白堡皇家森林里弄来一头幼年飞龙,尚未与人结契。”阿蒙开门见山:“我想借助您的强大力量驯服它,让它乖乖认我为主。”

  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盯着林澈,充满期待。

  精神力异能者对于驯龙有着天生的优势。

  寻常人想要驯服一头龙,需要让龙认可他的战斗实力,至少折腾个一年半载,而精神力异能者十天半个月就能做到,皇室的飞龙也都是交给皇家祭祀驯服的。

  而白堡大祭司这样的顶尖精神力异能者,对付一头幼龙,或许两三个小时都能完事。

  所以阿蒙认为这不是个过分的要求。

  沉默许久,被绑成粽子的林澈冷哼一声:“你们如此‘关照’我,我能安心跟你们做交易么?”

  阿蒙微微皱眉,眼神复杂的注视这个危险的异能者。

  不多时,他下定了决心,站起身走到林澈身旁单膝跪下,手脚麻利地替他解开了绑绳和眼罩。

  他必须单方面信任这个异能者。

  那头龙,是他活过下场战斗的唯一希望。

  而这个异能者,似乎正处于穷途末路之中,一匹马与充足的口粮,对他来说应该很有诱惑力。

  重见光明的林澈还是那一副没睡醒般的淡定神色,侧眸看向黑衣男人,挑衅道:“你不怕我骑着你的宝贝飞龙远走高飞?据我了解,飞龙在黑市上的价格可比一匹马加几只野味值钱数万倍。”

  闻言,一旁的蓝衣女孩顿时当头棒喝幡然醒悟,瞪着林澈惊呼道:“你想偷我们的飞龙?好阴险!亏你长得这么好看!”

  绿袍男赶忙反驳:“这叫机智多谋,你懂什么!”

  “祭司大人说得没错,为了保住飞龙,我们自然也需要一点保障。”阿蒙朝林澈伸出手,摊开手掌,露出手心里那颗眼珠大小的漆黑原石。

  林澈拳头微微捏紧,警惕地看向这男人。

  “方才替祭司大人松绑,这颗石头不小心从大人斗篷掉下来,落进我手里。”阿蒙勾起嘴角:“听闻白堡紧急戒备全境追缉,是因为什么焚阳之眼被人偷走了,该不会就是这颗石头吧?”

  林澈没回答,也不去看自己的宝贝石头,只冷冷盯着阿蒙。

  “这石头应该比我的飞龙重要,只可惜找不到识货的人,我们这些普通人又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只有祭司大人需要它。”阿蒙有恃无恐地开口:“完事之后,我会把这颗石头和其他报酬,一起安全交到祭司大人手里。”

  林澈依旧不开口表态。

  阿蒙神色严肃起来,诚恳地继续道:“大人,实不相瞒,我们三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入侵者’,我们必须完成某些任务才能回到自己的故土,你们这个世界的财富,或是这些奇怪的魔法石,对我们而言毫无意义,也无法带回自己的世界。我们承诺给您的报酬绝不会少一分一毫,我们只需要驯服这头飞龙,你不必担心我们成事后对您图谋不轨,您身为大祭司,背叛了白堡,必然是已经找到了更强大的势力投靠,我们有什么理由伤害您而惹上天大的麻烦呢?这次交易安全可靠,请您放一万个心。”

  林澈神色丝毫未变。

  他早就看出这三个人是和他一样穿越进这个游戏的玩家,只不过来得比他早,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身体,能熟练操控异能。

  林澈不一样。

  他选的是难度系数最高的精神控制系职业,一个物理伤害几乎为0的纯脑力劳动者,玩好了超神,玩坏了送人头之王。

  这个职业全球只有不到十个大神级玩家,上手难度好比公鸡下蛋。

  而且玩游戏的时候至少还能看到对手的信息简介,林澈可以有充足的战前分析,如今穿进游戏中,非但两眼一抹黑,而且他身体里这股“洪荒之力”根本无法随心所欲地施展。

  他不能让这三个人知道自己也是竞争者,必须继续摆出大祭司的派头。

  但是大祭司不可能不会驯龙。

  怎么办。

  他真的很想要一匹马和很多很多的野兔肉。

  但他没有驯过龙,心里没底。

  “帮帮我们吧祭司大人!”女孩双手合十恳求林澈。

  比起驯服飞龙,绿袍男更想卖了飞龙换来真金白银,他已经不想穿回自己的世界了。

  这片魔法大陆的生活虽然危险,但如果有权有势,活得比在地球上爽多了,还有超能力,他原本就是个孤家寡人,在哪里生活不一样?活命更重要。

  他不想跟队友一起求林澈帮忙,事不关己似的掏出小刀,割下一块烤好的野兔腿。

  正要开吃的瞬间,绿袍男感到一股强烈的寒意,下意识抬头一看,就见那位祭司大人冰蓝的眼瞳杀气腾腾盯着自己手里的兔腿……

  “唔!”绿袍男吓了一跳,回过神赶忙把兔腿递给祭司大人:“您先请!您先请!”

  悔不该当着祭司大人的面吃独食!

  林澈接过兔腿,一口气啃了个精光,把骨头一丢,沉声开口:“成交。”

  女孩一声欢呼,立即起身跑去掀开笼子上的遮布,转身激动道:“祭司大人,就是这头龙!”

  四人一起来到木笼前。

  笼子里的飞龙睡得正香。

  这是一头两米多高的幼龙,淡蓝色龙鳞还有些透明,头顶往后有一排犬牙般向后勾起的黑金色鳞甲,散发着白色的光晕,远看就好像飘忽不定的金色火焰。

  “这头龙估计不到六个月大。”阿蒙告诉祭司大人:“一定还没有主人,不需要解除契约。”

  林澈点了下头,深吸一口气,不断暗自给自己打气。

  以为祭司大人胸有成竹,阿蒙立即朝身旁队友使眼色。

  绿袍男不情不愿地掏出瓷瓶,拔开瓶塞,伸手探进笼子里,把瓶口对准飞龙的鼻孔。

  “嗤!嗤!”熟睡的飞龙立即打了两个喷嚏,猛然睁开眼,挣扎着站起身,警惕地看向四周,视线最终定格在笼子外站着的四个人类身上。

  被那双瞳孔收成竖线的墨蓝色眼睛锁定的瞬间,四人不约而同打了个激灵。

  “它怎么醒了?”林澈还没有心理准备。

  “现在就可以开始了,祭司大人。”阿蒙期待地回答。

  站在林澈身后的女孩迫不及待抬手推着林澈往前走:“快开始吧大人!”

  林澈还没回答,笼子里忽然传来一声愤怒的恶龙咆哮。

  声振寰宇!

  林澈被震得整个人都僵直了。

  女孩却还在身后卖力地推他靠近恶龙。

  林澈抗拒的双足在泥泞的地面上,蹭出两条悲伤的深痕,终究还是被强行推到了笼子前。

  身后的女孩看热闹不嫌事大,积极地上前打开了笼门,让祭司大人与飞龙无障碍相处。

  她其实没有恶意。

  祭司驯龙时要骑在龙背上,这是常识。

  有恶意的可能是那头龙。

  林澈面对着飞龙疑惑的目光,缓缓地,深吸一口气,吞咽一口,温柔地开口:“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飞龙发出“咕噜咕噜”的呼噜声,警惕地迈步走出笼子,靠近林澈,低头在他额头脖颈反复嗅探。

  未被驯服的飞龙似乎不像传说中那么凶恶,毕竟还是头幼龙。

  林澈略微松了口气,尝试着上前一步,站到飞龙身侧,伸手碰触它后颈泛光的金色鳞甲。

  飞龙仿佛本能般俯下了身。

  “哇!好听话!”一旁的女孩禁不住感叹出声:“不愧是祭司大人!好厉害!”

  没想到进展如此顺利,接下来只要按照驯龙法典上的步骤——爬上龙背,双手按在飞龙头顶,念出法咒,尝试精神联结,就能与飞龙沟通了。

  林澈信心倍增,做好准备,抬手扒住龙背。

  他手刚抓稳,还没来得及跳上去,飞龙忽然低吼一声,展开龙翼,瞬间腾空而起——

  林澈没来得及撒手,回过神时,已经以扑街的姿势被飞龙带上了高空!

  该死。

  这头心机龙居然使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