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剑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新帝
    会摔跤的熊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铁穹城上方的炽阳,被一缕红线穿破。

  先有心间凤鸣,再有火凤烈影。

  最后才是地平线天际掠来的滚滚音浪——

  北域的两位叛徒,连一丝哀嚎都来不及发出!

  在火凤手中,直接被燃成灰烬。

  金乌大圣神情万分震惊,他死死盯住眼前的那袭红袍,如今火凤身上的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在云域坠沉之后的五年闭关里,火凤成为了与自己胜算五五之分的涅槃圆满境大圣。

  那么今日。

  火凤的气息,已经不可探查,不可窥视,不可平视。

  “这……不可能。”

  陛下在南域亲自追杀火凤!

  而火凤,竟然活下来了……

  金乌隐约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凰火缭绕,徐徐散开,露出火凤真容,他抖了抖双手,震碎衣袍上覆盖的细碎冰霜颗粒。

  “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

  金乌瞳孔收缩……他注意到,火凤恢复了双手。

  断去的那条臂膀,再次生长出来。

  沐浴烈焰而再生,陷入寂灭而重燃。

  所有的一切线索,都指向了自己脑海中浮现的,那个最无法接受的猜想——

  火凤,踏入了生死道果境!

  在那袭红袍,从炽烈凰火中踏出之时,整座铁穹城,忽然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仰望火凤。

  那只是一件很普通的红袍。

  但在此刻,那件红袍忽然有了非凡意义。

  玄螭大圣,有些目眩地看着那个年轻后辈。

  缭绕在长空之上的鲜红火焰,如血液,如大旗,如长缨。

  一时之间,有些恍然。

  这么多年,让铁穹城众生如此安静,如此仰望的,似乎只有一个人。

  姜麟,黑槿,灞都城一众弟子神海中,响起火凤温和醇厚的声音。

  “不要掉以轻心……他,追过来了。”

  火凤没有解释,自己在南妖域究竟遇到了什么。

  如今不是解释的时候。

  一句“他追过来了”,便足以说明一切。

  凛冽长空,有霜雪飞掠,如流星汇聚成群,滑掠苍穹,冻结天幕。

  在众人视线中,铁穹城上空的流云,忽然开始了崩塌。

  从遥远的天际线,层层破碎。

  火凤所留下的那道红线,不断被人撞碎——

  那是一道裹满风雪的苍白身影,在云层之中几乎与青冥同色,一瞬消失,一瞬现身,一瞬撞破穹窿,一瞬踩碎云霄。

  就这么一瞬又一瞬的挪移,他的身形像是凭空被人搬走,然后再次出现——

  缩地成寸。

  这雪白身影的挪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肉眼遥遥所见,心灵无比震撼。

  这是一种令人心生绝望的极速。

  然而直到此刻,三座道场的妖君才忽然想起,金乌大圣方才所说的那句话。

  白帝在追杀火凤——

  很显然。

  火凤不仅逃走了,而且还甩开了那位东妖域皇帝一大截。

  连“缩地成寸”,都无法追上的极速,该是有多快?

  这些人后知后觉地回想方才火凤出手的画面,仔细回想,远不如白帝缩地成寸,在云层中掠行挪移那么有震撼力……因为根本没有人看清,火凤便直接抵达了,这是超越了肉眼和神念感知的极速。

  玄螭大圣望向远天那快速接近的惨白身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不知为何,那巨大的压迫感,得到了缓和。

  他面色轻松了一些,来到火凤身旁。

  龙皇陛下,没有看错人!

  如今的北域,也是终于有了一线活下去的生机!

  “局势不宜乐观。”

  火凤神情并不松怠,默默传音,坦诚道:“即便破境……我依旧不是白亘对手。”

  南妖域那一战,从寂灭中醒来——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逃!

  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融合炼化了灭字卷,抵达大成境界的白帝,已经算得上“媲美神灵”的存在。

  而自己,太过缺乏攻杀手段。

  与白帝对杀,无异于找死。

  火凤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也清楚师尊的仇,灞都的仇,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得报,唯有活下来,守住北域,才有后续翻盘的机会……所以他苏醒的那一刻,便直接选择了逃跑。

  而抵达铁穹城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只需微微一瞥,就能看出铁穹城的动荡。

  三座道场的道主,一位已经叛变,一位仍未露面……

  “白亘如果在今日攻打铁穹城,必须要启动十二妖神柱大阵,为我助阵,才有一线抵抗之机!”

  火凤深吸一口气,望向玄螭,发现老人一副欲言又止的身躯,皱眉道:“您……想说些什么?”

  玄螭传了一缕神念。

  他将龙骨大殿前因后果,尽数告知。

  “既然您看到了……宁奕在柱域之内,助北域斩杀了浮图的画面。”火凤望向玄螭,他平静问道:“那么如今,您准备怎么处置他呢?”

  火凤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对于门内亲如手足的师弟,他早已在动身离开之前,就留下了自己的嘱咐,以及对宁奕的态度。

  可在如今,他却给了玄螭大圣属于自己的选择权。

  老人沉默了一会。

  玄螭头顶不断响起轰隆隆的震颤巨响。

  他知道。

  大块大块虚空破碎坍塌,缩地成寸的速度,容不得自己有太多时间考虑。

  在一刹那。

  玄螭大圣心中万般念头,如电光火石闪过。

  玄螭知道,宁奕是一个人族修士,与妖族天下有不可化解的种族仇怨。

  更不用说,陛下就死在龙绡宫内。

  其中多半是有宁奕的算计!

  如果抛开一切因素,单从个人立场出发,他恨不得此时此刻,就搁置一切,亲入柱域,将宁奕驱逐,赶出此地。

  那份时之卷感悟,即便砸了,毁了,也不要让这个人类剑修小子得到。

  可如今……白帝兵临城下,北域必须要依靠“十二妖神柱”。

  自己只能开启一半阵纹。

  如果将宁奕驱逐,那么今日之铁穹城,就是昨日之灞都。

  “我……”

  玄螭叹了口气。

  本来已经足够苍老的老人,在短短数息,变得更加衰老,他声音轻地像是一阵风,却异常坚定。

  “我希望铁穹城,能活下来。”

  声音落下的那一刻。

  玄螭大圣抬起双手,坐落于铁穹城山顶之上,被搬至龙骨大殿的十二根通天妖柱,在此刻迸发出浑厚轰鸣,十二道柱影,亮起六道。

  气冲斗牛。

  穹顶之上,一道雪白身影,轻描淡写坠下。

  一如当年踩踏灞都城那般——

  白帝抬起一只脚,向着铁穹城踩下,风雪缭绕着那张冷漠面孔,眼神中一片惨白,阴郁。

  即便白亘望向同为生死道果境的火凤,依旧没有波澜。

  甚至眼神中有一些可惜。

  他更希望今日铁穹城上,站在自己对面的,是鏖战千年的那位老对手。

  “轰”的一声——

  白帝一脚踩下!

  整座铁穹城山顶,似乎都缓慢变形,无数座大阵阵纹,飞天而起,汇聚成一面倒扣屏障,被这一脚踩得支离破碎。

  悬浮在铁穹山顶的飞剑,被狂乱气流掀得纷飞。

  火凤长啸一声。

  他抬起双手,天凰翼碎裂的那一边,千万柄锋锐羽翼刀片,在双掌掌心缭绕,裹挟着纯阳凰火,撑开一片新天——

  只是硬抗一刹。

  白帝落脚姿势不变。

  火凤鼻尖渗出大量鲜血,臻入纯阳金刚的生死道果体魄,竟然绽开了一条条裂纹,磅礴杀力如大海倒灌,这是凡俗根本无法抵抗的无量之力!

  如果他未曾破境。

  那么便就像是先前那一指洞杀的那样。

  一瞬,就被杀死。

  “助我!”

  火凤声音落下的那一刻。

  六枚妖神柱,在玄螭大圣倾尽全力的催动之下,迸发出绚烂光彩,一道接着一道的轰鸣,在铁穹城巨兽脊骨之上迸发。

  两座天下,有这么几个公认的讯息——

  大隋皇帝,在天都城内无敌。

  白亘,在东妖域芥子山无敌。

  龙皇,则是在北域铁穹城无敌。

  本身就站在世俗修行境界最高处的这几位巨擘,在特定的领域之内,依靠着宝器,愿力,术法,阵纹……可以与神灵比肩媲美。

  被誉为撑天宝器的妖神柱,激荡出浑厚的古老力量。

  火凤来到铁穹城,不仅仅是要用自己力量,拯救铁穹城。

  更是要用铁穹城,来拯救自己。

  如果十二根妖神柱能够被全部激活……即便见识过了白帝的杀力,火凤也有信心,接下这场对攻!

  六道重叠柱影,加持到火凤身上。

  两片通天彻地的凤凰炽翼,于铁穹城城头铺开,磅礴罡气冲刷山岭,火凤仿佛化为了一轮真正的炽日。

  只是这轮炽日,并没有融化掉那枚狭小的冰霜雪粒。

  六道妖神柱之力,并不足以让火凤接住白帝。

  白亘踩住铁穹城,踩住凤凰,踩住六道想要冲霄而起的妖神柱影,踩住这天下间的众生。

  拔地而起的铁穹城,一寸一寸,向着地下沦陷,崩塌。

  玄螭大圣眼神中,涌现一抹绝望。

  忽然之间。

  妖神柱与自己的感应,毫无预兆地断开——

  地面上已近枯竭的妖神柱柱影,陡然开始喷薄!

  第七道,第八道,第九道!

  龙骨大殿倾塌的废墟上空,那轮闪逝雷霆的涡旋之中,有一袭黑袍,缓缓踏出。

  宁奕悠悠吐出一口气,离开柱域。

  他掌心握着一团萦绕的雪白光芒,如光如电。

  十二根妖神柱内的精华,龙皇关于时之卷的毕生感悟,都在其中。

  宁奕将这团雪白光华,缓缓按入自己眉心,同时抬起头来。

  熟悉的一幕。

  当初灞都坠沉之时……自己就在这么一个相近的视角,看着白帝俯瞰天下人,也俯瞰自己。

  这一幕,今日又重演了。

  只不过,不再一样。

  “砰砰砰!”

  再是三道光华,自宁奕背后拔地而起,化为三缕扭曲缠绕的极光,瞬间撞入前三道柱影之中,后发先至——

  十二妖神柱齐鸣!

  下一刹。

  宁奕来到火凤背后。

  一枚手掌,按在灞都二师兄背后。

  宁奕低声笑道:“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踩踏铁穹城的白帝,忽然皱起眉头。

  这是第一次,在俯瞰蝼蚁之时,白亘神情有所变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