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的属性我做主 > 第217章 线索
  可和附近的店铺一对比,就会发现有一点不一样。

  整条街都毁了,房屋倒塌的七七八八,唯独这里的房子保留的最好。

  当然也可能是巧合。

  但江宁从来不相信巧合。

  他走进里面,看到一丝灵迹,在灵眼术下非常亮,而且很稳定,没有逸散的情况。

  江宁知道这是传送灵迹,说明这里有过传送。

  他在灵迹下方找了起来。

  “一堆低阶阵盘,你在找什么?”莫晴一直跟着江宁,站在他身后问。

  她有点无聊了。

  “找线索。”

  在散乱的阵盘下,江宁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线索。

  他拿出水滴剑,把地上铺着的石板切开,终于有了笑脸。

  下面是空的,静静躺着一张传送阵阵盘。

  这是最低阶的传送阵阵盘,里面有一个极小的安全核心,这种传送阵阵盘是单人传送阵盘,缺点就是不具备拨号能力,只能锁定一个传送坐标。

  就算是这种低阶的传送阵阵盘也不是小宗门能炼制的,都是二三品宗门从两大一品宗进核心炼制的,这也算垄断生意。

  而且这种低阶阵盘的价格非常贵,像这种小店一般不会进货,可能几年十几年都卖不掉一套。

  江宁取出传送阵阵盘的核心,自己拿出一个阵盘,这个阵盘有巴掌大小,注入灵力可以改变大小。

  这是一种检测传送阵核心的阵盘。

  它呈圆形,四周有许多特别的符号,这就是号盘。

  当把核心放上去以后,就会浮现一窜传送地址,这种低阶传送阵阵盘按理说只能记录一个地址,不具备多条记录的能力。

  每次用时,都会到阵法店,用店中的拨号仪锁定一个传送地址,没有自主改变传送地址的可能。

  有些冒险者会用这种传送阵阵盘,为得就是以防万一。

  不是战斗时逃跑用,一般是被困时传送用。

  传送阵阵盘看似简单,但想激活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在将死之即,根本就来不及激活。

  这也是低阶传送阵阵盘不太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如果丢到地上就能立马激活,肯定会卖得很快。

  必须性命只有一条,能马上激活在关键时刻还能逃一命。

  常备这种传送阵阵盘的都是手里有一定灵石的人,万一被困住,或遇到麻烦,有时间逃命时才会用。

  江宁读取了传送核心的数据?最后一个传送地址果然被改动了?不是以前设定的传送地址。

  想来对方被传送走,没办法再改动传送盘?就把传送盘先埋起来?再用一堆没用的阵盘做为掩饰,这样一般人不会注意到。

  江宁也是根据这里有一丝传送灵迹才锁定的位置。

  最后一个传送地址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传送地址?并没有什么特别。

  江宁得到地址后,把传送核心重新放回传送盘中?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

  “我要传送离开?狐师妹,你和莫晴在这里待着,等门派中来人。”

  “好。”狐汐没有意见。

  “你要去哪?我也去。”莫晴爱热闹,她不想待在这个死城里。

  “不行?对面是不是有危险都不知道?而且这是个单人传送阵,你和狐师妹就在这里等同门,至于任务,我看你也别想了,反正你现在身上有钱。”

  江宁断然拒绝莫晴想跟来的想法。

  他激活传送阵?本来不抱什么希望,没想到竟然能激活?江宁踏上传送阵,白光一闪即灭?江宁消失不见。

  “哼,小气鬼?等你回来的。”莫晴跺跺脚?看着江宁消失后?才生气地道。

  狐汐只是笑笑,她已经习惯了莫晴的样子。

  白光消失,江宁从传送光中现出身形。

  他四下瞅瞅,这是一个小山谷。

  小山谷真漂亮,四周都是小山,满山的鲜花,红的、紫的、粉的,开的正艳。

  而且小山谷的温度正适宜,不冷不热。

  一条小溪从山上流下,在谷底汇成一池清水。

  池边有一座水榭,水榭中有桌,有椅,还有钓台。

  不远处有一处小院,小院用花草为墙,院中铺着光洁的青石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净可照人。

  院右边一角有一口井,左边有一棵老树,撑开一片树荫,树下放下一张摇椅,摇椅上身着一个穿着碎花裙的女子,离得远江宁没看清她的样子。

  摇椅在轻轻摆动着。

  一个年轻人坐在边上,他面前是青藤编成的桌子,桌上放着一个小紫沙壶,几个茶杯。

  年轻人一边品茶,一边和女子说着什么。

  江宁看到这里有人,心下了然,他现在明白这事是谁做的了。

  原来不是妖祸,而是人祸。

  他想朝小院飞去,没想到这里有禁空禁制,他双脚刚离地就又落了下来。

  江宁无奈只好走着过去。

  年轻人轻移目光,看到江宁走过来,他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坐着,还和摇椅上的女子说了几句话。

  江宁走进院子,目光落到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长相很俊,脸上的线条柔和,面皮白净,双手修长。

  江宁拱手,“讨扰了。”

  年轻人生涩的回了一礼,伸手请江宁坐过来。

  江宁也没客气,坐到他对面,这才有空观察摇椅上的女人。

  摇椅上的女人只露出脸上的皮肤,她的皮肤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还有点塌。

  双眼是对蓝宝石,并不是真眼,也不会动,只是盯着年轻人在看。

  这是一个死人。

  江宁不动声色,收回目光。

  年轻人看到江宁没有过激的反应,满意地笑笑,给他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请。”

  “谢了。”江宁双手拿起茶杯,用很标准的礼仪喝茶。

  他浅尝了一口,味道很好,“不错,好茶。”

  “凤儿最喜欢这种茶,我就在南山种了许多,可惜我没什么朋友,许多茶都浪费了,你如果喜欢,走的时候可以自己采一些去。”说着年轻人握住女人的手,好像她还活着一样。

  江宁点头谢过,他刚才已经观察过,南山种的是茶,东面好像是水果,西山种的是花,北山什么都没种,长着草。

  “阁下怎么称呼?”年轻人问起江宁的姓名。

  “江宁,极北阁弟子。”江宁也没隐瞒。

  “原来是极北阁的人,我说怎么能找到我这里,我自认为做事还算谨慎,没想到这次会被人发现。”他喝了一口茶,“还有其他人来吗?”

  “没有,只有我自己。”

  “你不怕我杀了你?”年轻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像是在笑。

  “怕,传送来之前,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就怕传送过来被厉害的妖兽灭掉,可看到你,我就放心了,毕竟人比妖兽好勾通。”

  “呵呵,你不觉得有时候人比妖兽可怕?”

  年轻人谈起人和妖兽,好像更亲近于妖兽。

  “是,人心复杂,有时候不如妖兽直来直去的好。”江宁并没有反对。

  年轻人有点意外,没想到江宁会赞同他的观点。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灭了无常镇?”

  江宁没问,他主动挑起话题。

  “是,就算有仇,也是一人,一家之仇,何必全灭?”江宁很有耐心,并不主动去问。

  “很简单,因为他们该死,敢动我的果子,就该死。”年轻人说这话时,满眼的愤恨。

  他的情绪波动很大,江宁没想去刺激他。

  “果子?是不是无常果?”

  “没错,这山里的果子都是我的,谁敢都就要死。”说罢,他握着女人的手更紧了一些。

  “凤儿最喜欢这里的果子,如果没了这些果子,她就会死。”

  江宁心想她早死了,有没有果子还不一样。

  “凤儿姑娘是你的爱人?”江宁开始慢慢试探地深入,想了解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他们住无常山中,竟然能安危无恙,说明这个男人非常厉害,江宁敢肯定自己对付不了面前这个看上去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

  提起凤儿,这个男人的眼神终于柔和下来,他好像在回忆,眼神变得迷离。

  “我和凤儿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是万兽宗宗主之子,他是一位长老之女。”年轻人说到这看了一眼江宁,江宁表情平和,带着一点淡淡的好奇。

  年轻人一笑,“那些年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可惜好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就在我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万兽宗一夜之飞灰湮灭,凤儿也受了重伤。”

  “我把她救出来,可敌人太强大,我们就一路逃进了无常山。”

  “哼,无常镇啊无常镇,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我的凤儿怎么会不能动,他们早该死了,只是我留着他们为了和外界有一个联通的桥梁。”

  说到这年轻人的神情又变得狠厉起来。

  万兽宗江宁还真听过,他在书楼里看书时看过,万兽宗存在于一千多年前,当时是南方的一个三品宗门,擅长培养兽宠,有点像灵犀宗,不过比灵犀宗培养的种类多的多。

  当时万兽宗的生意做的很大,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都和其有交易。

  就连极北阁和南海宗这两大一品宗门都会让其帮助培养兽宠。

  可上面没有写万兽宗为什么被灭门,一夜之间,一个三品宗门被灭,这事怎么看也像是两大一品宗的手笔。

  江宁没有说话,静静听着年轻人讲述。

  “你听过万兽宗吗?”

  “看书时,有看过,不过写的很模糊,只知道万兽宗是一个培养兽宠的宗门。”

  “没错,我们万兽宗是一个培养兽宠的小宗门,在一品二品宗门眼里,有是一只又肥又壮的羔羊,随时可以杀了喝血吃肉。”

  “我父亲四处交好这些上品宗门,可惜那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一个死。”说着年轻人大笑起来。

  年轻人的情绪起伏很快,也很大,他每说到伤心时,就会变得癫狂。

  “你应该知道被无常山妖兽的灭门的几个宗门吧?”

  “听过一些。”

  “就是他们联合起来暗算了我万兽宗,把我万兽宗瓜分了,还有现在灵犀宗,也是一个,可惜他们始终没有和无常镇联通传送阵,否则我早就灭了灵犀宗。”

  年轻人眼睛变得锐利起来,精芒闪动。

  年轻人是万兽宗出手,能驭使妖兽就合理了,也算解开了江宁心中的一个谜题。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年轻人问起江宁来。

  “很多,比如你是如何通过一个单传送阵驭使那么多妖兽过来的?”

  “呵,这个问题简单,万兽宗有一种万兽袋,可以装下成千上万只妖兽。”

  年轻人得意的一笑。

  “难道你把无常山中的妖兽都驯化了?”

  “无常山很大很大,我怎么可能把里面的妖兽全驯化,就算有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功夫,我还要陪我家凤儿呢。”年轻人温柔地瞅向凤儿。

  “那我能问一下前辈的修为吗?”

  既然年轻人是万兽宗宗主之子,就算当时他二十来岁,现在也上千岁了。

  以他现在的年纪,江宁真想不出他得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他猜想最少是远婴期,也可能更高。

  “修为,哈哈,再高的修为又有什么用,我家凤儿成了这个样子。”年轻人又怒起来。

  他这么一会儿转变了多种态度,一会儿一个样,一句一个样。

  江宁不再说话,倒了一杯茶,静静喝起来。

  “既然你好奇,我告诉得了,我现在化神五层。”

  化神!江宁怔了一下,他知道元婴之上还有境界,却从来没见过。

  他连元婴修士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化神了,就算这位不带妖兽,一个人也足以灭掉二品以下的宗门。

  两大一品宗就说不定了,也许里面也藏着几只好怪物。

  一个化神修士,江宁却只是怔了怔,就又变得平静了。

  年轻人看着江宁,很满意他的反应,“你是不是在想我带着妖兽去灭门有点多余?”

  “也许前辈另有想法吧,我暂时猜不透。”江宁实话实说,也不耍花枪,在这位面前,还是有什么说什么比较好,不然今天很难走出这座小山谷了,可能就会被当花肥埋在土里。

  “我只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我曾经答应过凤儿,不会亲自出手去寻仇,所以我就利用妖兽去做,这样就不算背诺。”

  他说的很认真,在江宁听来这种自欺欺人的方法,还不如自己亲自动手来的痛快。

  不过也从侧面反应出他对凤儿的感情之深。

  江宁相信他一定知道凤儿死了,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面对,才会假装凤儿还活着。
    《你的属性我做主》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