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以契为证 > 第①⑤④章,不可言说
  另一个妖兵又往鼎下堆了好多柴火,铜鼎内的水再次沸腾滚开起来,蒸的问橙都快脱水了。

  一计不成问甜又生一计,努力往笼门外挤了挤,看清了有谁是被封在陶罐里的。

  问橙开始逐个骚扰:“言语没人告诉过你,你穿粉色衣服的时候特别恶心吗?”

  “我从不穿粉色衣服啊,那么油腻的颜色也就只有言情喜欢了,我一直只穿蓝色,五年同学你居然还分不清我和言情的区别?”

  言语没听出问甜话语里的暴躁,反而是因为问甜把姐妹两个认错了抬高声音吼问甜。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那就是言情穿粉色非常恶心。”

  问甜本就不是擅长吵架的孩子,下意识的道歉,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目的没达成,赶紧改口说言情恶心。

  “我恶心,我喜欢粉色怎么了?你居然说粉色油腻!我过生日的时候有本事你别买啊!你买了有本事别送给我啊!”

  言情几乎是秒哭,委屈的和言语吵了起来。

  事情顺利的程度超乎了问甜的想像,她赶紧再接再厉继续挑拨下一个。

  “谷诗属你年纪最小,就属你娇气,你是男孩子还要靠别人保护你!”

  “谷诗娇气怎么了?吃你家米饭,碍你家事了!我乐意保护他怎么滴了!”谷雨毫不示弱的跟问甜硬杠保护谷诗。

  “你闭嘴!就因为你们宠我,他们都笑话我了!”谷诗在陶罐里大吼着谷雨。

  “他们笑话他们的,咱们谷家又不是养不起米虫。”

  “你才是米虫呢!我是个男子汉!”

  谷家姐弟两个吵起来后,剩下的苗家和姒家的孩子他们一点就透,意识到了问题,都不用问甜再挑拨了,开始找话题主动吵了起来,刚好落单下左转,问甜心一横冲着左转吼道:

  “左转,我前天晚上看到你发疯了!你有病要治!”

  问甜这话就像把钥匙,开启了左转的暴走模式,别的孩子还在借吵架相互撞击着陶罐,让对方摔倒滚过去撞守着的妖兵;左转在知道自己的病情暴露后,靠自己的力量就把陶罐掀翻了,控制着陶罐撞上墙壁,摔碎陶罐后,从陶罐内的土中挣脱出来,无差别的攻击着所有人。

  不仅把所有陶罐全部推倒,还把屋内的两个妖兵全部撂倒扔进了水池中喂食人鱼。

  “我的天,这简直就是杀手锏啊!能动的快躲开!没有左边跟着他比妖还可怕!”

  问橙挂在半空看着左转发疯直接看傻了,赶紧拿出口袋里的万能钥匙打开笼门,本来想从笼内跳下去,但这高度让问橙腿软,笼下的热鼎一浪又一浪的热气提醒着问橙,跳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一锅肉糜。

  “怎么?害怕了吗?需要我帮你一把吗?”御幼威刚说到一半就冲着问橙的屁股踹了一脚,问橙脚下一空掉出了笼子。

  “啊!御幼威!你个……”问橙还没把骂人的话喊完她已经落地了,掉在柴堆旁边滑了下来,柴堆倾倒打翻了铜鼎下的火堆架,燃烧中的木柴被撞飞的到处都是,孩子们能动的纷纷逃蹿,既要避开火焰又要避开左转,一时间整个厨房内都是孩子们哇哇乱叫的声音,引来了更多妖兵围堵封住了厨房的出口。

  “嗯……哑铃说关问甜和岑玉的地方乱了,屋内有火光冒出,屋外有数百妖兵集合过去堵门把守。海叔叔,咱们要行动吗?”

  南家的南楠趴在离涅槃洞三里以外的地上耳贴地,认真的听着她花钱买来的背后灵从涅槃洞附近侦查后,传回来的消息,并及时将消息汇报给南海。

  南海刚才根本就没去打水,走远了一点后躲在树后面,目送小妖王和稚儿一起抬着穿山甲状态的雉羽离开,他也想过要去追去阻止去劝说,但他还是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他在救命之恩和亲情之间来回权衡,最后选择顺其自然再相信小妖王一次,万一是误会呢,万一她只是带着稚儿去找医生救雉羽呢?

  只要没亲眼看到小妖王把契管局财团金主失踪的儿子吃了,别人说什么自己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稍微和小妖王她们拉开一点距离后,南海就从树后面出来借着密林做掩护跟踪她们,但刚跟了二百米左右,小妖王连带着稚儿雉羽一起凭空消失在路上。

  南海马上紧张起来,立刻从树后面跑了出去,他以为她们会像问甜和岑玉被抓那样,是集体掉进陷阱里了,等跑到了她们消失的地方,陷阱没看到,却在地上看到了三个折的有些粗糙的纸人,其中一个纸人上还写着字。

  南海知道是自己看走了眼,中了小妖王的调虎离山之计,主动跟着纸人分身化成的幻像跑了。

  抱着最后的希望,南海还是捡起了地上的纸人,用紧张到颤抖的手小心的,慢慢的拆开了那个带字的纸人,他实在太害怕了,他怕纸上写的会是小妖王主动向自己坦白她这些年来的罪行,他还怕他会因为紧张手笨,把这以后可以当做念想的东西拆坏了。

  真当纸打开,他鼓足勇气去看上面的字时,这才意识到小妖王比自己印象里的妹妹成熟太多了,原来她心里也一直装着事。

  ‘你会相信不存在于你记忆里的人是亲人吗?’

  南海就算被质疑了,也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纸叠好,放进贴近心口处的内衬口袋里,看着天空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从自己同意来妖界那刻起,这就注定了又会是个悲剧的重复。

  南家还是妹妹,自己该下个决心了。

  整理好心情的南海正要去追御剑心和棠杰,准备正面硬杠命运与自己开的玩笑,刚跑出去还没一千米,就在路边碰上了戴着面具,正在从坑底往上拉人的左右。

  “你个怕人精!从进了妖界起你就一直不联系我!我还以为你惨遭谷长月的毒手丢了呢!”

  南海立马跑过去打招呼,一巴掌拍在左右后脑勺上,面具被拍落到坑里,没了面具的保护,左右马上松开手里的捆妖绳,捂着脸一溜烟的爬上了一旁离他最近的一棵树。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