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天魔降临倪昆 > 036,倪教主,你好大的胆子
  苏荔撕下威远伯世子长袍下摆,把两颗人头打包拎起,跟在倪昆身后。

  萧忘书最后一个走进密道,小心警惕身后,提防后方石窟再起异变。

  密道中,苏荔忽然开口:

  “教主,之前那威远伯世子,似乎提到了‘神墓’?”

  “嗯。”倪昆淡淡道:“他说他通过了神墓历练,还自夸是什么天选之人。”

  苏荔若有所思:

  “若他没有吹牛,那惊怖老鬼,是否也是来自神墓?”

  倪昆点头:

  “有可能。虽然不知道神墓有何玄妙,但神墓神墓,顾名思义,可不就是死去神祇的墓地么?那惊怖老鬼,恐怕正是被威远伯世子从神墓里带出来的。”

  顿了顿,倪昆又看向萧忘书:

  “萧兄,关于神墓,你知道多少?”

  苏荔虽然曾在天命教藏经阁中博览群书,知识面极广,知晓许多秘辛,但即使天命教自炼气士时代传承下来的古藉当中,都没有对神墓的记载。

  因此苏荔的神墓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一些世俗传说。

  天剑阁也是炼气士传承。

  虽然人丁稀少,可在炼气士时代,天剑阁好歹也是正道顶梁柱之一,说不定就知道什么天命教并不知晓的隐秘。

  萧忘书想了想,答道:

  “在炼气士时代,神墓似乎并不存在——又或者,没人知道神墓这一隐密存在?

  “所以本派传承下来的典藉之中,也完全没有关于神墓的记载。

  “不过据本派典藉记载,神祇死后,无论尸身被葬在何处,哪怕是被镇压封印,最后都会神秘消失,谁也不知道它们究竟去了哪里……

  “结合炼气士时代之后,最近七百年间,才开始逐渐流传的神墓传说,也许神祇尸身,最终都是去了神墓?”

  倪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有这可能……这样的话,神墓的存在,就非常有趣了。

  “神墓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形?那些误入神墓的人,又究竟遭遇了什么?威远伯世子所谓的历练,又是什么?他又是如何离开神墓,如何被惊怖老鬼附体的?”

  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直听得苏荔一脸茫然:

  “教主,你这些问题,当今世上,恐怕无人能够解答。”

  萧忘书也赞同点头:

  “怕是连大周朝廷,都无法回答倪公子的疑问。”

  倪昆笑了笑,“我也没指望谁能回答,本来是指望惊怖老鬼的,可惜它是个老顽固,根不会好好说话。既如此,只能等以后有能力了,设法前去一探。另外……”

  南疆小庙的苍白鬼手、残魂复苏的惊怖神尊,这二者之间,有没有联系?

  为何短短时间内,苍白鬼手、惊怖神尊这等本不该出现在如今这时代的邪祟,会相继现世?

  惊怖神尊说的那句“时代洪流不可阻挡”,又意味着什么?

  思忖之时,三人已走完那条密道,来到出口。

  密道出口,位于一座水井之中。

  倪昆三人跃出水井,打眼一扫,就见所在之处,是一座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平民小院。

  苏荔跳上屋脊,四下张望一番,下来汇报:

  “教主,这里好像是乐业坊,和威远伯府只隔了一条街。这座院子地下,说不定就有直通威远伯府的地道,要不要找一找?

  “若真有地道存在,挖地道这么大的事,威远伯府不可能不知情。若能借此扳倒威远伯,教主你立刻就能名震京城。”

  倪昆摇摇头:

  “咱们的任务,只是调查失踪案。如今失踪案水落石出,凶手、幕后主使都找到了,连受害者兼人证都找到了一位,没必要再去节外生枝。”

  倪昆固然不在乎威远伯的权势地位,若有必要,也完全可以凭实力莽进威远伯府,摘取对方首级。

  可这对他接近皇帝、寻找冥凰丹方、谋取神凰血的目标并无益处,反而可能引起皇帝的警觉反感。

  威远伯与韩林可不一样。

  韩林虽是右相之子,可他本人却无任何官职,只是在国子监读书的白身士子而已。

  再加上皇帝尚未亲政,右相权势膨胀的微妙形势,倪昆杀了韩林其实也并不打紧。

  就连韩惊涛这位镇魔卫左都统,即使查出了倪昆的真实身份,碍于长乐公主的存在,以及相府与皇家的微妙形势,也无法动用权势,正大光明的对付倪昆。

  可威远伯乃先帝心腹,是军功封爵的新贵。若没有能指证威远伯与失踪案有直接关联的过硬证据,谈何扳倒对方?

  硬莽就更不可取——

  今天敢不经请示,就对先帝信重的军功勋贵本人下手,那以后还敢怎样,真是不敢想。

  所以若是没有长乐公主指示,倪昆就对威远伯下手,那恐怕连长乐公主,都要对他心生警惕。

  苏荔一脸遗憾:

  “可惜了……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倪昆抬头看了看天色:

  “不知不觉,都快天亮了。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去公主府交差。”

  又看向萧忘书,说道:

  “萧兄,你现在还不能走,得跟我们去见长乐公主,作个人证。”

  萧忘书一点头,爽快道:

  “没问题。”

  顿了顿,他双手抱拳,大方脸上一派肃然,对着倪昆、苏荔一揖到地:

  “倪公子,苏姑娘,救命之恩,不敢或忘。萧某虽能力低微,但日后二位若是有事,一声招呼,赴汤蹈火,在下在所不辞。”

  倪昆笑了笑:

  “萧兄言重了。我们也是误打误撞。”

  苏荔则暗自撇嘴:以后你要是知道了我们的真实身份,不对我们喊打喊杀就不错啦!

  接下来,三人离了这小院,在乐业坊寻了个早点摊子,随便吃了点包子豆浆,见天边已现鱼肚白,便向着长乐公主府行去。

  公主府。

  偏厅之中。

  长乐公主云鬓高挽,正装端坐,面不改色地看着摆在面前案上的两颗人头。

  对此,倪昆并不惊奇。

  他听苏荔说过,长乐公主可是曾经跟随先帝去过北疆沙场,还小小立了些战功的。

  见识过北疆尸山血海的长乐公主,显然不是那种养在深闺的娇娇公主,才不会被两颗人头吓到。

  听完倪昆所述破案经过,包括一些对于惊怖神尊、神墓的推测,又听了萧忘书的指证,长乐公主微微颔首,莞尔一笑:

  “倪昆你运气倒是不错,威远伯世子抓谁不好,偏抓到了你头上,当真是自寻死路。”

  又指着剑奴首级问道:

  “威远伯世子本宫倒是认识,这一位却是谁?”

  倪昆上前一步,拱了拱手:

  “回公主殿下,此乃威远伯世子的剑奴,剑术高绝,不在天剑阁当代‘天剑七子’之下。失踪者们,便是被这剑奴捕入血祭之地。

  “但其真实身份,在下三人却是不知。另外,此人血液漆黑,粘如油脂,又无智无识,显然已非常人。”

  长乐公主缓缓颔首,看向侍立下首的家令周延。

  周延上前,仔细观察一阵剑奴首级,面现回忆之色。

  许久,他方才说道:

  “此人有些面熟……咦,他好像是,九年前就已失踪的名剑山庄上代庄主谢铭。”

  又看一阵,周延肯定点头:

  “没错,就是谢铭。九年前,他曾来京师以武会友,臣当时见过他一面。九年过去,他的相貌竟未发生任何变化,仍与我当初见他时一般……”

  “谢铭?”长乐公主秀眉微皱:“其失踪九年,难道是被威远伯擒下,炼成了剑奴?威远伯府竟还有这等手段?”

  周延想了想,说道:

  “倒也未必是威远伯府的手段。

  “适才倪公子说,威远伯世子进过神墓,惊怖神尊便可能是附体世子,随他来到现世。

  “既如此,谢铭这位名剑山庄前代庄主,九年前的失踪,便可能是误入神墓,就此失陷。直至威远伯世子误入,才将他带出。

  “臣猜测,谢铭当是被那惊怖神尊炼成剑奴,送给了威远伯世子护身。”

  长乐公主眉头稍稍舒展,淡淡道:

  “派人封锁搜查血祭之地。周家令,你亲自带着世子首级,执本宫金牌,前往威远伯府,找他谈谈。

  “另,派人问问燕赵,他这个靖夜司大都统是怎么做的?军功勋贵的手,都伸进靖夜司了,他居然还一无所知?问问他,是不是做腻了京官,想去北疆斗蛮子了?”

  威远伯世子能精准抓捕外来武者,不动京师本地武人,昨晚更是抓住了倪昆这个公主特派的办案者,且靖夜司查案时,只将此案当成纯粹的失踪案来查,这要说靖夜司中,没有威远伯世子的眼线,长乐公主怎都不会相信。

  “臣,领命。”

  待周延领命退下,公主又示意苏荔、萧忘书先行退下。

  直对厅中只剩她与倪昆,以及两位始终虎视眈眈盯着倪昆的皇家秘卫,公主方才似笑非似地瞧着倪昆,语带威严地缓缓说道:

  “倪教主,你好大胆,竟敢欺瞒本宫!”

  【求勒个票啊~!】
    李古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