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满级绿茶事业 > 第 73 章 第 73 章
  行李匆匆卸下,不过半个时辰就能归置妥当,许棠顺着院子的抄手游廊来到后院,也是两处圆形的月亮拱门连接了最后一进的三处小院。

  马匹和空置的车架都摆在放置在后院宽阔的空地上,元宝被拴在东后院熟悉环境,见到许棠来激动地扑起前半身,还是甩着舌头乐呵呵的傻狗样,一点都没被舟车劳顿消磨了精神。

  后门敞开着,拉运茶苗的车架停在外头,元丰这会子正在换马鞍。

  “小棠姐姐,这种植茶苗的地界在云川近郊了,城里骑马不能疾行,要半个时辰才能到,你看咱们是用过饭再去还是,我好让春桃和四萍准备。”

  两姐妹在大厨房里头忙活,听到自己的名字从支起的窗户冒一个头出来:“哎!元丰哥哥你叫我们么?”

  近十日的路程下来,这几框茶苗就靠薄薄一层瘠土养着,掐尖儿的叶子都开始打蔫儿泛黄了,还是尽快种到地里为妙。

  “没事。”她对两姐妹笑笑,把人打发会厨房,回头牵了红云来,“离午时饭点还差一会儿时辰呢,我晚点吃饭不要紧,先紧着茶苗来。”

  周询这般矜贵的身子骨,现下早都躺到软塌上梦周公去了,许棠也不会不识好歹去劳烦他,人周老板出了钱,她多出些力是应该的。

  “地都收拾出来了么,锄头水桶这些那边都有么?”

  元丰知道许棠这是要想先去地里了,他换完马厩里的马鞍,出了后门轻轻一跃上了车架,把套马的缰绳准备好。

  “嗯,主家买了一处庄子,原先的主人是杨伯,一把年纪种不动地了就卖了,主家就雇他做些清理田地打杂的活,工具他屋里都有。”

  “行,我去叫上阿温,这些茶苗咱们三个人一个时辰应该能种完,加上来回的时间,两个时辰怎么说都回来了。”

  元丰算算时辰也差不多,便道:“那成,我把车架到胡同口去,在那儿等你和阿温,要是怕饿,就带些干粮。”

  许棠从抄手游廊复又回去,顺路摸了一把狗头,在东边厢房里找到了搬完东西正在发呆的阿温。

  少年的身量已经微微超过她了,她从后头拍了拍阿温的肩膀:“想什么呢?”

  阿温转身见到她,楞过之后下意识就漏出了八颗牙的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饿不饿,累不累,咱们得先去城郊把茶苗都种好才回来吃饭,你要是饿了我就多带些干粮。”

  “好。”阿温说好,意思就是只回答了多带干粮这一句,旁的什么都不重要。

  她戳戳这个专会听重点的脑袋,拉着人往正屋去了,半路上买了没吃完的干粮,方才都被何云锦收到桌子上了。

  两人方才跨进正屋,就碰到了收整完物件,从右侧屋子出来的何云锦。

  她问:“小棠,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子糊味?”

  许棠和阿温同时停住,使劲耸了耸鼻子:“好像是有点。”她一拍脑门想起来,“那两姐妹在后头灶房里做饭呢!”

  何云锦一听就抬脚往后院去了:“两个姑娘还这么小,哪会弄这么多人的饭,这弄糊了事小,烫着伤着了可是要留疤的,我得去瞧瞧。”

  何云锦天生操心的慈母心,许棠拉着阿温,阿温抱着干粮,三个人排成一串挨个进了正后院的大灶房,只见春桃一个人拎着锅盖,一手把四萍护在身后,正盯着黑漆漆冒烟的大锅手足无措。

  锅里头不晓得糊了什么东西还有炭火似的红,何云锦一把把两个姑娘薅到身后,一手水瓢一手锅盖,利落一瓢水下去迅速盖上盖子,一阵水汽的滋啦声后厨房内总算暂归平静。

  春桃自觉闯了天大的祸,还是要把妹妹挡在身后,自己硬着头皮老实认错:“姑娘别生气,都是我不好,要打要罚我都认的……”

  她们也不是不会做饭,只是从前家里老父一人加她们姐妹两个,顿顿粗茶淡饭并不讲究,如今这大锅大灶的,还有一堆她们从前少见的食材,控制不好火候,一个没注意就成了这般局面。

  这才见不到一个时辰,可怜的小姑娘就连着认了两回错,何云锦从未把她们当做仆从,瞧着是有趣又心疼,又怎么会打罚。

  她面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语调,小心宽慰:“你们还小,厨房里的手艺不急于这一时,这算不得什么错处。往后做饭的事就先交给我,若你们真是有心要学,往后的日子还长,咱们慢慢来可好?”

  春桃想过挨骂受罚,可从未想到是这样一种结局,一时楞在原地,这时候在胡同口等了半天不见人影的元丰回来刚巧赶上这一幕,赶紧给两个傻丫头开窍。

  “还不快应下,云锦姐姐的手艺那可是主家都要称赞的,学会了有你们好的,还愣着做什么!”

  两个小姑娘回过神来,点头如捣蒜。

  何云锦拴上围裙,转身在厨房里头瞧了一圈:“来吧,看看今日午饭我们做些什么。”

  许棠元丰阿温一齐从厨房里退出来,临走前说了不用等他们用中饭,何云锦来没来得及问上两句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三个人牵着红云一溜烟就消失在了胡同口。

  元丰喝阿温共乘拉运茶苗的马车,许棠仗着自己恢复了几日的体力,生怕歇久了技艺生疏,骑着红云小心翼翼跟在车架后头。

  车马从讲究的宅子胡同穿过低矮的茅草民房,出了东边城门,便只有三两聚集的村落了。眼下正是午时歇家用饭的时候,宽阔的出城道上也没什么人,许棠大着胆子夹了下马腹,小小体验了一番策马奔腾的恣意快感。

  一刻钟后元丰扯住缰绳,驾马拉扯入了小道,许棠紧跟其后,不过几处转圜,就停在一处利落的茅草房外头。夯土打造的泥砖墙脚下,整整齐齐码着劈开的木柴,一看主人家就是个勤快过日子的。

  院门虚掩着,里头一间还冒着袅袅的炊烟,许棠甚至闻到了一点米面的香味。

  “杨伯!杨伯!”

  元丰扯着破锣嗓子嘶喊了几声后,院子里头传来了缓缓的脚步声,两鬓有些斑白的杨伯打开门,手里头还捏着半块窝头。

  “你小子!招魂呐!吓得我还以为庄子上出了什么事!”

  杨伯中气十足声音洪亮,见着不像年纪大种不了地的模样。

  许棠拉着阿温同杨伯见了礼,老人家把门敞开往里请:“知道知道,周老板的侄女,快快快,我这窝头刚出锅的,赶上了尝两个!”

  许棠跟在元丰身后进了院子,这才瞧见杨伯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样,算是明白他为何要出让自己的土地了。

  院内同院外一脉相承的整洁,许棠打眼一望,就看见了西晒墙上挂着的整齐工具。

  “不用了杨伯,我们拉着一车苗,紧要着先种到地里,您先吃着。”

  庄稼人的热情许棠从前在李桂红处就见识过了,如今仍旧招架不住,几番推辞败下阵来,三个人一人拿了拳头大的一个热窝头,愣是吃完了才下的地。

  茶树成株之后可根据修剪变成易于采摘的灌木状,所以初时栽种就要留出足够的空余。

  许棠估摸了一下场地大小和幼苗数量,决定两株一并,每一并纵向留出一尺宽的间距排成一列,每列间还要留出以后供人采摘行走的宽度。

  三人窝窝头下肚,倒真莫名多出些干劲来,一人拖着一筐薄土栽植的幼苗,从见长的地界一头开始,并排着往后栽种。

  手持的短锄头挖出一拳深的土坑,把微微失水的脆弱幼苗从薄土中抜出,仔细着细弱的根系,用锄头敲碎的细土将其填满,再用缓注的水流浇头,便可往后继续进行下一并的栽种。

  农事本就枯燥无味,这茶苗栽种不比菜籽,随手撒一把都能活,颠颠骑了马来的许棠,还要进行蹲姿的高强度劳作,等到一车的幼苗全数栽到土里浇完水,许棠想支起身子,一个腿软跪到了田埂上摔了个狗啃泥。

  三人来的时候是一人骑马两人驾车,这会子回去了,换成阿温驾车元丰骑马,还有一个支不起腰的许棠,坐在车板上被拖了回去,连何云锦留的饭都是眯着眼囫囵灌进嘴里,又强撑着打热水里泡过一圈,缩到被子里稳稳当当当瞌睡虫了。

  当夜的接风洗尘宴,何云锦来叫了她三遍,说是周老板亲自去酒楼买的菜,还专挑了几样她爱吃的,可许棠还是同橡皮糖一般粘在床上口都扣不下来。

  饭桌上的周询明显有些不悦,一桌子人吃得战战兢兢,忙着摆碗筷的四萍手都在抖,心下已经估摸着要悄悄同小棠姑娘通通气让她明早避着点了。

  第二日许棠一早醒来,就瞧见了忧心忡忡的四萍在她屋外头转悠,她也不避讳,顶着鸡窝头就把人招进来。

  “四萍,你找我可是有什么事么?”

  小姑娘生怕有人听到似的,还贼头贼脑往外头瞧了几眼,道:“姑娘你今日先避避主家吧,昨日晚宴你没去,主家一直冷着脸把我都吓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气才能消。从前我不吃饭惹爹爹生气,第二天被逮住了可是要挨打的!”

  小姑娘诚心实意替她担心,许棠心里也直呼要完。

  这风头是一时半会儿避不了了,毕竟她早就同周询约好了今日要去看铺子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