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阴倌当道 > 第九十一章高冷美女同学
  董泽兵很快的就联系上了跟小胖李晨在一起的两名警察,告诉他们人已经找到了。我们两组人很快就在枫木岭上汇了合,董泽兵安排一名警察送祭八跟邓集武回了学校,然后连夜带着我跟胡乃、小胖李晨去了县城。

  胡乃那个小神棍被送到医院住了下来,由小胖李晨留在医院负责陪护,我跟董泽兵他们去了警局。

  去到警局的时候,朱队跟郭俊他们正在对胡一雄那个王八蛋进行突击审讯。

  胡一雄那头乌黑的寸发已经被剃干净,成了一个光头,额头上还贴着郭俊的那道纸符,被朱队两个硬腿踢断的那只脚软绵绵的耷拉在那里。

  审讯的过程很不顺利,不管朱队怎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胡一雄就是闭口不说。估计胡一雄也知道,他当年在农场掐死了柳眉有命案在身不说,而且还躲在枫木岭上绑架男童修炼邪术,说不说都得吃枪子,索性把嘴一闭,问也好,熬也好,就是一个字也不说。

  当他看到董泽兵带着我走进审讯室,告诉朱队人已经找到,大家都安全无事之后,胡一雄那王八蛋瞪大了一双眼睛吃惊的看向我跟董泽兵,那眼神就像恨不得把我撕碎吞进肚里一样,然后彻底的崩溃了,招待了他犯下的所有罪行。

  胡一雄被收了监,等待他的将是正义的判决,我被董泽兵用巡逻车送回了学校。

  回到学校刚好天亮了,推开宿舍门一看,我看到邓集武那货正坐在我的床铺上跟祭八聊天,两人估计也是一夜没睡。

  “咋啦,你们咋也不休息啊……”我看着他们张开了张嘴,“邓集武,你咋不回自己宿舍啊,是不是又想到阳哥我这里蹭床铺啊,对不起,若想来蹭床铺请去胡公子那,他床铺空着的。”。

  “说啥啊阳阳。”邓集武看着我一脸的认真,“我这不是云里雾里的,等着你回来就是想想问问咱咋的就被人无缘无故的绑了这事啊……”。

  “无缘无故?”我一声冷笑,“你咋不再想想你总是无缘无故的大半夜去厕所飞机这事?”。

  听我这么一说,邓集武的脸立刻红了,看着我忽的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阳阳,原来这事你也知道啊……我决定了,这事我马上改,再也不去了……”。

  “啥,邓集武,你大半夜跑去厕所飞机的啊,你咋这么龌龊啊……”祭八一脸鄙夷的看着邓集武说。

  “再也不去?哼,就算你想再去你也没机会了好吧……”我看着邓集武说,“你跟祭八被绑架这事还真的跟你大半夜躲厕所飞机这事有一定的关系……”。

  我说着把整个事件的始末都说了出来,听得祭八一惊一乍的,而邓集武就好像听了个鬼故事似的脸色惨白,脚都站不稳了,一双腿跟晒米糠似的抖个不停。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还是回宿舍歇息会,等会就要出早操了……”我说完把整个身子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才听到邓集武那货走出宿舍的脚步声跟祭八上床睡觉的声音。

  早上出早操的时候,我特意嘱咐了邓集武跟祭八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免得在学校造成恐慌。他们两个立刻鸡啄米似的点头,表示不管怎样都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的,我才放了心。

  一整个上午我都在想着趟医院里的胡乃那个小神棍,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心神不宁的拿着个碗,居然跟一个人撞上了。

  我重重的撞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就听到“哎……”的一声尖叫,那人手中的碗“啪……”的一声飞了出去,然后摔到地上,碎成了碎片。

  我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美女站在我的旁边,怒目圆睁的瞪着我,“你走路不长眼是吧?”。

  我看清楚了,这美女就是那天在食堂里胡乃那个小神棍说分分钟要把她拿下然后被她骂,让胡乃有多远走多远的那个。

  咋好死不死撞上的是她啊,我赶紧张了张嘴,“对不起啊,同学,我不是故意的。”说完我拿着个碗就想开溜。

  那美女眼神一撇,看到她被摔成碎片的碗盏,立刻柳眉倒竖,一把扯住了我的衣服,“对不起就行了啊,你就算不是故意的,你也得陪我的碗吧。”。

  看到她扯住了我的衣服不放,好多同学都围拢过来看热闹。

  我一张脸羞得通红,看着那美女张了张嘴,“别人的碗都是不锈钢的,你的咋是磁的啊……”。

  听我这么一说,那美女一双好看的凤眼立刻冲周围围观的同学看了看,把声音提高了八拍,“哎哎……你们都听听啊,他说的是啥话啊,撞碎了我的碗不想赔,还说我的碗是磁的,到底要不要讲理啊,亏他还长得人模狗样的……”。

  我撞了她本来就理亏,刚想说陪她一个碗的,但她最后那句骂我人模狗样的话彻底激怒了我。

  我看着她说,“哎哎,你咋说话的啊,你骂谁人模狗样啊,撞了你的碗是我不对,而且我也跟你道歉了啊,你这人咋这么说话啊,不就一个破碗吗,我赔还不行啊。你是不是觉得你阳哥我特帅,拉着我的衣服想非礼我啊……”。

  后面这句话我也是说得特不要脸的,说出来我就后悔了。

  果然,那美女一脸高冷的看着我,一声冷笑,“就知道本小姐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你帅?你有没有照过镜子啊?你告诉我姐,你帅在哪里了?衣服?脸蛋、鼻子,还是大长腿?说我的碗是破碗,看你一副穷酸相,你就是想赔也赔不起。”她说着松开了抓住我衣服的手,居然还用那只宛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捏了一下在她嘴里我长得不帅的脸,然后说,“姐告诉你,那只被你撞碎的瓷碗是古董,古董,你懂吗,你赔得起吗?”。

  她说完不再理我,径直走向了那只被摔破的碗盏,小心的把碎片捡了起来,然后甩了甩她及腰的长发,蹬蹬的走出了食堂。

  围观的同学见没有热闹可看,才一哄而散了。

  我呆若木鸡似的站在原地,脸红得跟个关公似的,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了进去。
    《阴倌当道》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