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师妹,你听我解释 > 第六十七章 一桃杀三士
  安婉眼神冰冷下来,却没再强迫他,而是打量了身旁的两女道:“你的性癖已经从足控发展到小女孩都不放过了吗?”

  ???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喂!!!

  而且为什么每个人看我旁边有个小女孩就觉得是变态!

  林奇赶紧解释道:“这不是小女孩,及笄了!”

  “呵。”

  安婉发出一声讽刺,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如同看人渣一般,她冷声道:“还有你这个师妹,这种类型原来你也喜欢吗?但我觉得她可能不太符合你的审美,毕竟……”

  “还有这只骚狐狸,未化形可以玩养成也不错……”

  住口啊!不要说了!几句话得罪在场的所有人真有你的的啊,师姐!

  林奇顿时恼羞成怒,他这师姐舌头太毒了,臭妹妹只是单纯话多与之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但苦于打不过对方,他也只有在心里哀嚎,期盼着师姐早点闭嘴。

  而安婉没有再说话,平静的看着对着她呲着牙的小狐狸,暗地里却对小狐狸灵识传音冷声道:“偷吃可是要挨打的。若是你还敢,就扒了你的皮做围脖……”

  苏白桃望着眼前这个冷淡的女人,虽然心中有些害怕,但涉及到师兄的事还是勃然大怒。

  这女人凭什么说她偷吃,师兄本来就是他的!先来的明明是她,你们这些臭女人才是过来破坏她感情的!

  不过她也知现在打不过,于是只得将祈求的目光的看向林奇——师兄看到没,她在欺负我!

  但林奇哪会理会一只狐狸的啾啾乱叫,向着安婉介绍道:“师姐,我的这两位师妹分别叫做牧小可和宁诗晴。”

  又向两女介绍道:“这是我师姐安婉,那个来历说来话长,你们不用深究……”

  说完他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而牧小可顺从的享受着,眯起了眼睛。

  于是,安婉又将目光放在宁诗晴身上审视。

  宁诗晴身体僵硬了一下,一时不知该叫前辈还是同师兄一样叫师姐好,但很快她就再也不想说话了。

  因为安婉又开口了,她鼻翼微动道:“虽然过了几个时辰你身上的味道十不存一,但撇开酒香,你身上还残留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嗯,这个词还是你亲爱的师兄教给我,特指男女在发情的时候所产生的特殊气味。”

  “也就是说昨晚你的师兄对你发情了,而你还与他接触过。”

  语气毫无波澜的话语说完,她又望向了林奇,平静问道:“我说的没错?师弟?”

  没错……你个大头鬼啊!!!

  你都在胡说些什么!!!

  他承认他是教了她这个词,那是因为在之前的世界,师姐照顾他的时候年轻的身体不可避免的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所以用这个词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但那仅限于与师姐的学术交流,不是让她用在这种地方啊喂!

  而宁诗晴听进了这样的话立马羞红了脸,师兄这个莫名来的的师姐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

  没等林奇开口解释,她都顾不得打招呼告辞,急急忙忙的就往房间飞了去。

  以她的脸皮,这里她却是实在待不下去了!

  目送着宁诗晴离去后,安婉又将目光投向牧小可。

  牧小可小兔子害怕似的一缩,虽然这个大姐姐长的很好看,但被她一打量仿佛浑身被看透一般,让自己有些害怕。

  林奇连忙将她护在了身后:“师姐,小可有些怕生,你不要吓着她。”

  安婉收回了目光,沉默半晌问道:“你不觉得她有些问题?”

  问题?

  挂逼当然有问题啦!

  像牧小可这样的女主他也是闻所未闻,天道是她家开的这个说法完全没问题!

  没想到师姐一眼就看了出来,于是林奇解释道:“她气运比较好。”

  安婉淡淡的看了一眼他,冷声骂道:“蠢货。”

  卧槽!能不能不要提这个词,很不礼貌!

  终于,牧小可也不敢再面对安婉这样的大魔王,对师兄软糯的说了一句,向着宁诗晴的方向飞去,临走前还顺便将那只浑身炸了毛的小狐狸带走了。

  而苏白桃在强迫之下被迫与师兄分开,发出一声哀嚎。

  怎么能留下这个女人与师兄独处!

  安婉见状,嘴角似乎闪过一丝笑意而后很快恢复平静。

  这波她一桃杀三士,毫不会吹灰之力!

  只不过在她的眼中世界,师弟的身上依然有着密密麻麻的姻缘线,而迄今为止最为粗壮的那根从他身上激发一直延绵至此方世界的西边尽头。

  这是她的能力,可以窥破历史的一角,在繁杂的各种因果中推算出她想要的结果。而林奇身上的红线就是她对于结果的具化。

  于是,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林奇见她面色不太好,小心的问道:“怎么了师姐?”

  安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要去西边?”

  “…是啊。”林奇犹豫了一下,又道:“有什么问题吗?”

  “那边危险。”

  她平静道,话语冰冷像是警告。

  甲板上骤然下起了小雨。

  林奇也知师姐的话从来不会危言耸听,她说危险那不是危险,而是此去九死一生。

  不过,他望了望西方坚定道:“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若此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安婉平静的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她将整个域界化为一片死气沉沉之地,只为探寻生与死之间的秘密,寻找死去师弟身上的因果。

  当她翻遍鬼域明白那因果已不在那方世界时,她又独自一人默默枯等了上千年,将自己的心猿深锁。

  在曾经那方师弟养伤的院落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千年时间也不过轮回一瞥。只是院内青石板上的苔痕告诉她,他从来没有归来过。

  直到那天师弟的气息再次出现,随后下起一场梨花雨鬼域万物复苏。

  而以上只是她的心甘情愿,却唯独不是师弟的愿。

  于是,她淡漠理性的声音再度响起:“发了情的野兽最是麻烦,就应该割掉。不过自家养的,我会给予他一些宽容。”

  林奇:……

  思忖片刻后,他神情肃穆道:“师姐,那只野兽在哪儿?”

  于是,太阳升起之时,甲板上又响起了熟悉的战斗声以及单方面的求饶。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