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秦时:七国的天下,我全都要! > 090 焦头烂额!
  无双鬼一击落下,秦使的马车顿时四分五裂。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马车内的景象。

  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只见一道人形的身影伴随着马车的碎裂被震飞了出去。

  那人如同一只破败娃娃被摔在了树干上。

  缓缓地坠落在地。

  一动不动。

  “死了?”

  所有人的心中皆是一惊,秦使死了?

  不仅是旁观者,就连当事人无双鬼也是一脸愕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他的拳头有这么猛吗?

  重点是刚才那一击的目的不是杀人,只是为了破坏车架,逼对方现身。

  就是有一种碰瓷的感觉。

  我还没有打到你,你就躺下了?

  就很奇怪。

  “我们走!”天泽却是管不了那么多,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就等着看韩国倒霉就行了。

  驱尸魔立即操控无数尸兵断后。

  百毒王则是洒出一片毒雾。

  百越五人众相继撤退。

  白亦非并未下令追击,白甲军虽然是精锐,可在这种山林地形中追击五个江湖高手很难。

  尤其是百越五人众中有百毒王这种家伙。

  而且眼下最需要关注的不是天泽一行人,而是秦国使者团。

  白亦非立即催马上前,他发现树下的秦使尸体不对劲。

  “这血迹...”

  正常的活人流出的鲜血是红色的,这是常理。

  而这位秦使身上的血迹已经开始泛黑。

  而且隐隐可见某些地方的血迹已经干了。

  如果他是刚刚被打死,血迹不可能是黑色的,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干了。

  也就是说...

  天泽一行人来之前,秦使就已经死了!

  白亦非的瞳孔一缩,论智谋,夜幕之中白亦非可是最为出众的,他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一场阴谋。

  是一场秦国针对韩国的阴谋。

  秦国要对韩国动手了?

  白亦非的脑海中闪过几个情报,秦军陈兵十万于边境,秦国一前一后派出了两拨使者,秦王嬴政微服离宫。

  此刻白亦非终于能够将这些情报联系到一起了。

  “若真的是那样的话...韩国就危险了。”

  ……

  乱成一锅粥的新郑,突然又接到一则消息。

  秦使遇害!

  凶兽是百越天泽!

  情报是血衣侯白亦非亲自带回来的,绝对不可能有假。

  虽然白亦非查到的事实并不是这样,但其他人看到的事实却是这样。

  最重要的是秦国一定会一口咬定秦使死在了韩地。

  韩王安本就因为太子被杀一事龙体欠安,闻听此事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整个韩王宫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而这一次,面对来势汹汹的强秦,姬无夜出奇的没有想着争权搞事,而是决定先摆平新的秦国使臣再说。

  新的秦国使臣几乎是在前一位使臣遇害的同时踏入了韩地。

  两人的行踪前后相差不到两天!

  秦国一开始就会知道第一任使者会死,而提前准备好了第二任使者!

  哪怕是姬无夜也觉得此事非常棘手。

  ……

  将军府。

  哐当一声,酒樽被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刚好滚落到了一道红衣的脚下。

  接着便是姬无夜的破口大骂声。

  “那条疯狗!”

  “将军的火气不小。”

  姬无夜斜眼看向一旁烛火熄灭的红帐之下,那里站着一道血红的人影。

  血衣侯,白亦非。

  这些日子他都没有安生过,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你似乎管不住那条疯狗了!”姬无夜冷冷地说道。

  白亦非沉默了。

  天泽抓住太子,本以为天泽是为了换取蛊母,可事后他才发现蛊母早就被人盗走了。

  有人闯入过他的密室,且成功退走了。

  联系到最近一段时间只有玄翦这个外人出入过雪衣堡,白亦非顿时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

  他怀疑天泽与赢侈有勾结。

  也只有玄翦有能力和机会盗走蛊母。

  可是这话他不会跟姬无夜说,因为姬无夜这段时间收了赢侈不少礼物,即使说了姬无夜也不会相信,反而会觉得他挑拨离间。

  夜幕中并非一块铁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太子,秦使。”

  姬无夜捏紧了拳头,早知今日,他绝对不会同意白亦非放出天泽制造恐慌的。

  “天泽的行为脱离计划太远。”

  “将军不相信我的蛊术?”白亦非不疾不徐的问道。

  姬无夜不知道天泽已经脱离了白亦非的控制,在这种节骨眼儿上,白亦非选择了隐瞒。

  姬无夜暗暗冷哼,你要是真的有本事,天泽也不会发疯了。

  “侯爷的本事我自然相信,但秦国那边需要一个交代,王上已经处于惊恐与震怒之中。”

  “不能在放任这头恶犬乱来了。”

  “将军的意思我明白了。”

  白亦非转身离去。

  原本有蛊母制约,他相信天泽能够在掌控之中,而今蛊母已经失踪,十有八九落入了天泽的手中。

  而失去了锁链的恶犬是会噬主的。

  既然如此,那就应该在这头恶犬噬主前将其重新抓回来。

  白亦非有这个自信,也有这份实力。

  看着白亦非离去的背影,这一次姬无夜不是那么有信心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白亦非会无功而返。

  “墨鸦,去看看。”

  “是。”

  监视白亦非?

  倒不是姬无夜担心白亦非有异心,至少在这件事上,白亦非比他更上心。

  白亦非是韩国的侯爵,地位尊崇。

  韩国失了面子,白亦非这个血衣侯也不会觉得光彩。

  之所以让墨鸦跟着,不过是以防万一。

  姬无夜希望得到第一时间的情报。

  “将军,府外有人拜访。”

  “拜访?谁?”

  姬无夜本想一口回绝的,可突然想起来,这个月似乎又到了时间。

  不知道赢侈还会不会给他送礼物。

  “来人称他是赢人多。”

  “公子侈?快请,我亲自去!”

  有钱的就是大爷。

  送钱上门的就是大爷中的大爷。

  姬无夜见到赢侈比见到亲爹都高兴,每个月一万金的礼物,只为维系双方的关系。

  这等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吩咐厨房好好准备,有贵客上门。”

  “属下明白。”

  从将军府的大殿到正门这段距离,姬无夜逐渐冷静下来,他想到了秦使遇害一事。

  恐怕这一次赢侈不单单是为了送礼而来。

  ……
    希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