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成绿茶后我弃恶从善 > 第 63 章 Chapter 63
    度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安妮知文森特面临着两难的抉择。他不想让自己情-妇,也不想看着永生之陆继续动乱。

  他很惊慌失措地握住安妮的手,身子俯得很低,像个祈求父母原谅的小孩子:“安妮,别担心……我不会和别人结婚的,永远不会……”

  “我又没怪你。”安妮放下手机,扶着他的手臂。

  刚才是艾米发来的问候消息。

  一看到她,安妮就会想起她说的宿命,顿时没了信心。

  文森特终究是要和薇薇安结为夫妻的。

  她作为一个曾经闻名全国的前女友,安安稳稳地不作妖,继续靠皇家侍女的身份攒下一笔不菲的养老金,就是最理想的结局了。

  “殿下,我……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到之前的关系比较好。”安妮不敢看他,她怕一看见他满眼的失望、痛心,就会不忍了。

  但长痛不如短痛。

  “殿下,如果永生之陆人继续饱受灾难,如果你无法解除永生之咒,如果我只能以不道德的身份陪伴在你身边,这些比要我死还难受。我……我非常非常爱你,但我不想看到上面任何一件事情发生。我觉得我应该放手,就像当时你愿意让我出宫一样。”

  “你说什么呐!”文森特掰过她的肩膀,“你被什么东西洗脑了?人是会变的!我当时看你那么不喜欢皇室,我才觉得什么放手才是爱,我想让你快乐。但后来我们在异世界在死亡边缘打擦边球,还出了其他的事,难道这些还不足够让我们珍惜彼此,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怯弱地放开你了。你为了我,你也不要放弃好吗?”

  他抱住安妮,抚摸着她的后背:“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永生之陆人会得到医治的,薇薇安自己也不会愿意嫁给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

  那种无力感环绕着安妮,让她深深地为自己的无能、乏力而愧疚。

  她没有像文森特一样的勇气。

  而文森特抱了她很久,能感受到她的呼吸紊乱。

  等安妮平静些,他才说道:“告诉我,你只是一时冲动,好吗?”

  文森特失去了妈妈,失去了陪伴过他十四年的安妮·金斯利,不想再失去眼前的人了。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过一辈子,是无比痛苦的。何况,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很宿命论的人。

  即使那是真的,那当那时,他可以说没有遗憾,而不是悔意满满。

  安慢慢伸出手,也抱住了他。

  她意识到,其实文森特也在害怕,也在彷徨,他抱着自己的手都是软绵绵的。

  这让她果然不忍心再抛下他一个人面对皇帝和大祭司,虽然她依然没有改变命运的信心。但文森特是能给她安慰和鼓励的。

  “我们再试试,再一起努力一下。对不起,文森特。”

  这下,安妮觉得自己更像小孩子,动辄换个说法。

  确实够打脸的。

  但可能有万分之一的概率,可以做到?

  第二天是周六,安妮收到了两个人的邀约,上午9:00在德里菲公园,皇后的侄女索菲亚小姐要求与她见面,10:30,薇薇安想和她在爱依咖啡馆共进午餐。

  还好两个地方隔得不是很远。

  索菲亚急了,这安妮可以理解。只是她前段时间忙着她父亲的事情,没空来叨扰。

  进了公园大门,安妮被索菲亚的侍从费利佩引着,在马场的休息室等候。

  安妮趴在窗边看到了那个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女孩,她将男同学们遥遥甩在了身后,风吹乱了她的头发,但她还是笑得那么恣意。

  在一片欢呼声中,索菲亚走向休息室和安妮会面。

  “你应该很难受吧?”索菲亚看着安妮红肿的眼睛,知道她没少在被窝里哭。

  “还好。”安妮不知道怎么回答。索菲亚气场强大,让她竟然有些心慌。

  “虽然在我眼里你和薇薇安都不配做她的妻子,但我对瑞秋·霍克森的女儿更没有好感。我觉得我们需要联手。”

  她倒是很直白,安妮问道:“联手做什么?这是陛下、大祭司和文森特殿下的事情,我们也阻止不了。”

  “一个杀害养父母的人,配活着吗?”

  索菲亚语出惊人,和刚才被鲜花、掌声围绕的纯情小姑娘完全不同。

  “小姐,她杀害收养家人是因为她一直受到他们的虐待和剥削,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陛下当时尚且没有处死她,就表明她罪不至死。您怎么能随口说出要取一个人性命的话呢?”

  索菲亚示意她打住:“你们的一面之词,我又凭什么要相信?我只相信我愿意相信的。就算不要她的性命,也要把她送回永生之陆那个鬼地方!”

  “现在的永生之陆和地狱有什么两样?传染病和饥荒在蔓延。您和她就有如此大的仇恨吗?”

  安妮一阵胆战。按这个趋势,下一个被她解决的人很可能是自己。

  “很简单啊,皇子妃的身份,我也需要。而且薇薇安本身就是个作恶多端的人,我有什么理由同情她吗?”索菲亚渐渐不耐烦,“你到底愿不愿意?如果你不愿意,你说不定连当个情-妇的时候都没有,瑞秋可是会用歹毒的巫术弄死你的,我无论如何也比她宽容些。”

  安妮用胳膊撑在桌子上,无语极了:“我不是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的。”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索菲亚为什么要执着到做违法的事情?半点都不值得。

  她拿起包,无视掉对她怒气冲冲的侍从,毅然离开。

  根据索菲亚的脾性,肯定会找人跟踪她。

  安妮挤上地铁,往回皇宫的方向走,在前一站下,再叫出租车去爱依咖啡馆。

  薇薇安一脸歉意地迎了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不起,安妮,你一定很难过。请代问殿下好。我母亲一厢情愿的事情,给你们带来不少烦恼。”

  安妮不可能迁怒于她:“你不用和我道歉的,和你没有关系。”

  薇薇安点了很多菜,只是她们都没有心思享用,不过是胡乱扒了几口面填饱肚子而已。

  “我……其实作为一个女儿,我不知道该怎么谴责我母亲。她只是把她认为好的东西塞给我。实际上我需要的,只是我们母女过平淡的生活,远离什么祭司、圣女。她用治疗永生之陆人来为我交换皇子妃的身份,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昨天一直和她申辩,她只说,给我时间,仔细考虑。”薇薇安紧握着安妮的手,不想让她误会。

  “你……你真的不想和文森特殿下,结婚吗?”薇薇安的话里全是无奈,安妮甚至不敢相信。

  “当然不,按照你所说,原著中我与他两年都没有子女,想必感情也不是很好。现在好不容易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当然没必要在一起互相折磨。”

  薇薇安是个很通透的人,这点让优柔寡断的安妮很羡慕。

  她感慨着,人和人的区别真是太大了。十几岁的女孩,有人却可以因为自己可笑的占有欲喊打喊杀。

  “对了,你看我,真没记性。这瓶是幻水,这瓶是复原水,是我拜托汉娜调配的。我之前抄给你的那本书,如果你还不想丢掉,就涂上这个白的,但是因为你没有衔尾蛇能量,所以你会和其他人一样无法看到,等你想看的时候,再涂上红的复原水。但是这水只能对具有能量的纸质物品起作用。例如那本书内容的特殊性,即使是抄录本,也是具有微弱衔尾蛇之力的。”薇薇安递过来一个小盒子,解释着用途,“一样的道理,巫术有时候也只会对信它的人有作用。普通人,只要心里坚定,就会过得比我们自在很多。”

  “谢谢你。”安妮收下,放进包里。

  但愿这次皇室的安检不要忽然变得严谨。

  可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如让文森特到宫门口来接她吧?

  安妮刚打算联系他,就见门被推开,几个服务员拉不住瑞秋·霍克森,只好抱歉地看着她与薇薇安。

  见孩子安然无恙,瑞秋长舒一口气,拉起薇薇安想离开:“小姐,纵使我有损害你利益的地方,但我警告你,别想伤害我的女儿!”

  “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安妮冲上前去拉住薇薇安,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要小心索菲亚·戴维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