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神医毒妃,妖孽王爷强势宠! > 第423章 前往江南,拜见母亲
  把国事都交给了小十七以后,萧尘终于可以放手,然后带着苏烟凉到处走一走了。

  首先,萧尘带着她来到了这山清水秀的江南之地,也就是他的母亲埋葬的地方。

  江南不仅极其秀美,而且人烟稠密,十分富庶,更重要的是,江南此时的天气,十分适宜。

  既没有冷得过分,也没有开始热起来,很是适合出来游行,天空中还有微微的太阳,既不会很晒人,也同时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此刻他们已经到了江南,萧尘和苏烟凉都穿着便服,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扎眼。

  跟在他们身旁的丫鬟和太监,也伪装成普通家丁的样子,紧密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这些丫鬟和太监们不仅仅武功高强,而且具有很强的侦查能力,个个都身怀绝技。

  不仅如此,在他们的周围还布置了一些暗哨,这些人或藏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或在买卖东西的小贩中,总之,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防备,实际上则是波涛汹涌。

  “我们奔波了这么久,总算是到了。”苏烟凉下了马车以后就忍不住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嗯,这地方的空气,果然和那皇宫里面的不一样。

  虽然萧尘已经给了苏烟凉很大的权利了,基本上没有人可以不尊重她,甚至她还可以不用受任何规。

  可是苏烟凉仍然觉得那样的生活不自由。

  因为,虽然萧尘给了她一定的权利,可是她并没有去使用这些权利。

  她既然已经成了萧国的皇后,那么,她的一举一动,实际上在某种方面也象征着萧尘。

  她是绝对不可能去拖萧尘的后腿的。

  因为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也就是一体的。

  “怎么样?这一趟出来,感觉身体舒畅吗?”萧尘看着苏烟凉。

  她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和快乐,虽然在皇宫里,苏烟凉并没有受到多少限制,可是那个时候的她,肯定是没有现在这么快乐的。

  “当然,出了皇宫以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哎…真好……又可以感受一下这个地方不同的风土人情了。”

  苏烟凉说着,还顺便伸了伸懒腰。

  “萧尘……以后我想经常到处转转,就这样的地方就很好。”

  虽然这里吃的东西没有宫里的精致,这里衣服的色彩也没有宫里的那么丰富,可是这里的人,都给人一种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感觉。

  不像宫里,死气沉沉,一潭死水,给人以绝望的念头。

  “好,只要你想的话,我们可以经常出来。”萧尘对苏烟凉,那绝对是有求必应。

  “萧尘,你真好!”苏烟凉情不自禁的朝着萧尘眨了眨眼睛。

  “那可不……不对你好,我又能够对谁好呢?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妻子。”

  “……”

  苏烟凉有些莫名的说不出话来了。

  萧尘总是说这些很平淡的话,但是最平淡的东西往往最能打动人的心。

  “走吧,别在这里傻呆呆的站着了,既然来到这个地方了,我们先去客栈里面安顿好,然后在这好好的大吃一顿,修顿一下,毕竟我们长途跋涉奔波了这么久,如果没有休息好的话,也没有精力去各种各样的风景。”

  这一天,萧尘刚刚下朝,回到了御书房,就看到苏烟凉兴高采烈的样子。

  本来他刚刚上朝下来,还有一些疲惫的。

  可是看到了苏烟凉如此的样子,他全身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

  “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吗?”萧尘走向苏烟凉,然后双手搂住她的腰。

  嗯,怀中有人,这种安心的感觉真好。

  “你猜一猜。”苏烟凉的手里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可是她没有直接展示给萧尘看,而是藏在自己的身后。

  萧尘也情不自禁的眯着眼睛笑了笑:“你这是得到了什么好宝贝?都不给我瞧瞧的吗?”

  “你猜中了,我才能给你看,你猜不中我就不给你看。”

  苏烟凉说着,眼睛眨的老快老快了。

  “嗯……看你这么高兴,难道是得到了什么稀罕的糕点?”

  “在你的心里,一块糕点都能够让我高兴成这样吗?”苏烟凉直接就瘪了瘪嘴。

  “难道不是吗?”萧尘反问道。

  苏烟凉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特别能吃,而且还到处搜寻各种美食。

  每次找到一种地方特色食品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像是中了奖一样,容光焕发。

  “哎呀,你再去猜猜别的,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吃的!”苏烟凉嘟了嘟嘴吧。

  “难道是,你又得到了什么宝剑?”萧尘又猜的一样。

  “这世界还有什么宝剑可以不通过玄铁格直接流向市面吗?”苏烟凉直接就朝着萧尘白了白眼。

  “我让你认真猜,你怎么不认真呢?”

  萧尘无奈了,因为他此时此刻确实是想不出来。

  可能是所有的脑筋都用在了上朝之上,和那些老臣们你来我往的,没有足够的智商和情商还真的很难管住这些臣子们。

  “可能是我最近的脑细胞因为朝政问题都死光了。”

  “好吧,我稍微给你一个提示。”

  说着,苏烟凉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明晃晃的给萧尘看。

  “你猜猜这是什么?”

  “一封信吗?”萧尘看着眼前平平无奇的幸福,若有所思。

  “这当然是一封信,可这又不是一封普通的信,你猜一猜这信是谁寄过来的?”

  谁?

  还有谁会让苏烟凉如此开心,如此激动呢?

  应该是很久没有见到的人,才会用写信这种方式联络感情。

  那么这个问题就很简单了。

  “是白藤婆婆他们吗?还有离镜?”萧尘试探着问。

  可是在他的心里,这个答案已经**不离十了。

  “猜对了。”苏烟凉看起来很是激动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离镜,他现在还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竟然就被封为太子了,而且,一年以后,他就会登基。

  可是现在他的权利已经和皇上没有什么两样了,因为所有的朝政,现在全部都交给他处置了。”

  苏烟凉收到这个信的时候简直是不可思议。

  原本以为离镜只是向他汇报一下平安,或者顺便问一下近况。

  谁知道这个孩子开口就问萧尘如何治理国家的方法?

  这可真的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离镜还是那个勇敢中带着点羞涩的小男孩。

  为了自己的母亲敢于深闯危处,知礼仪懂孝顺,曾经还有些稚嫩的孩子,如今,竟然已经被迫长大成人,被迫学着治理朝政。

  想着想着,苏烟凉又不由得一口气。

  “哎……虽然他在信里面都说她过的很好,可是我心里无论如何还是担心他的。

  因为他在我的心里总是那个倔强小男孩的形象,也不知道这样让她快速成长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苏烟凉在欣慰的同时又感到担心。

  离镜毕竟还是个孩子。

  人家孩子在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是父母陪伴在身边,可是他的爹不疼他,她的娘已经死了。

  他只能靠自己坚强努力的活着。

  还好他的身边有蜜朵和白藤婆婆,否则的话,苏烟凉估计是不会让他去齐国的。

  因为权利虽好,可是也同时会要了人的性命。

  人生在世,没有什么是比活着更重要的。

  人活着的话,一切都有可能,人如果死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既然老天爷给了他这样的选择,那么这就是他的命,你再怎么担心也是没有用的,还不如让他自己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走下去。”

  萧尘在一旁宽慰着苏烟凉。

  “没有什么路,是直接一条道走到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在选择回到齐国之前,一定也是设想了这样的可能性。

  如果站在我的角度来说,这样做,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因为受人迫害,最后才成的那个样子。

  我甚至觉得,离镜选择回到齐国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把曾经伤害过他母亲的人绳之于法。

  而且他可能本来也有伟大的理想和报复,在你的眼里,他或许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可是在他的眼里,他自己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嗯……”萧尘说了这一大段话以后,苏烟凉瞬间感觉整个人都想通了很多。

  “嗯……就是觉得好久没有见到这个孩子了,心里还是隐隐的向着他的。还有白藤婆婆和蜜朵,也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了?”

  苏烟凉就这样,手里拿着信呆呆的看着前方。

  出宫一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想要出萧国,那更是难上加难。

  简直就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望。

  “我是想去看看他们吗?”萧尘问道。

  “嗯……我挺想去的,因为确实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了,他们对于我而言,就像是和家人一般,特别是白藤婆婆………”

  萧尘看着苏烟凉这多愁善感的样子,他情不自禁的就笑了出来。

  “我站在这里,心情不好呢,你怎么还突然笑了呢?”苏烟凉看着萧尘的样子,十分不解。

  “你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苏烟凉就这样直直的盯着萧尘。

  她可是一定要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是向你愁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烦恼。”

  “你说什么?”苏烟凉感觉自己内心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什么叫这些不是烦恼?那你说说什么才叫做烦恼?”

  “哦……这些小事情当然不算烦恼了。你想要出去萧国,又有什么难的呢?

  现在我们应该烦恼的事情是,你准备什么时候收拾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先去江南,见过我的母妃以后,我再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包括将军府,包括……齐国。”

  萧尘故意把最后几个字拖的很慢很慢。

  苏烟凉本来还没有回过神来,她还想要出口反驳的时候,却突然止住了声。

  “萧尘?你刚刚说了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吧?”

  萧尘刚刚好像说,他可以带她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包括走出萧国。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她不是可以前往齐国,然后,可以看看离镜和白藤婆婆他们过的怎么样了吗?

  天呐……

  苏烟凉仍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什么时候还骗过你吗?我说的话当然算数。”

  萧尘看着此时此刻如此开怀的苏烟凉,他整个人的情绪也就一下子上去了。

  “怎么样?这算不算也是一个很大的惊喜呢?”

  “当然算了!”苏烟凉十分开心,她甚至主动搂住了萧尘的腰。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我在这皇宫里面呆的太久,每天都感觉闷得慌,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一般,如今,我终于有机会能够出去了。”

  苏烟凉真的觉得在皇宫里面特别憋屈,又见不到几个有意思的人,那些太监和宫女们都怕她,因为这后宫只有她一个娘娘,所以怕得罪她。

  得罪了她的事情就很严重了,那就相当于是得罪了皇上,因为整个后宫都知道,皇上十分宠爱皇后。

  萧尘也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苏烟凉,然后在她的耳朵边轻轻的说。

  “所以你还有哪些想去的地方吗?我们可以一起先规划规划。”

  “哎呀,你说就说嘛,靠我这么近干什么?”苏烟凉有些恼羞成怒。

  萧尘也真是的,动不动就在那里撩拨她,搞得她怪难受的。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萧尘太造孽了……

  嗯,就是这样的……

  萧尘看着苏烟凉脸红心跳的样子,他也有些把持不住。

  不过,现在可是谈论正经事的时候,可不能乱了方阵。

  “我想去,塞外的漠北……”苏烟凉情不自禁的就脱口而出。

  而她这个脱口而出的答案,也是硬生生地把萧尘吓了一大跳。

  “嗯?为什么?”

  按道理来说,虽然苏烟凉的坚毅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女子。

  一个女子,在人们的印象里,就应该是江南水乡的这种感觉。

  怎么可能还会有人主动地想要去大漠呢?

  “因为……因为我一直都生长在一个很好的环境,我爹有权势,把我保护得很好,我也基本不曾尝过战乱的苦痛。

  可是人一旦到了大漠之中,第一件事,会是想着生存,因为沙漠里面缺少水,也缺少其他的物资。

  我想看看人性,人在活着面前都能做出些什么东西。

  我也想看看我自己的生存能力,我想看看人在极端环境下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

  萧尘,无法诉说那种感觉,但是我就是想去,那个地方有一种深深的魔力吸引着我。

  虽然我从来没有去过,但是我就是如此向往。”

  苏烟凉说到最后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而这个时候,萧尘只是默默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用说的,其实我全部都明白,真的………”

  本来是有些疑惑的,可是结合苏烟凉的生活经历,以及她的内心来看的话,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

  苏烟凉只是想尝试一下新的生活。

  她在温水中生活的太久了,偶尔也想尝试一下极端。

  这不仅仅是一种追求刺激的态度,更是一种想要超越自我的体现。

  而他又怎么能够不支持呢?

  “烟儿……我都懂,你的内心其实住着一只不安分的鹰,在笼子里面被关的久了,但是你的心里从来不曾忘记天空。

  如今鹰隼要回到本该属于它的天空,这又有什么让人难理解的呢?”

  萧尘对着苏烟凉笑了笑。

  而就是这一笑,让苏烟凉有了十分不一样的感觉。

  她总一次觉得被人理解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

  都没有说太多话,也没有表达出他心中所想的意思,可是萧尘就完完全全把她心里所想的东西说出来了。

  真好。

  他们的关系好像不仅仅是夫妻,还有朋友,家人,和知己。

  “萧尘……谢谢你理解我。”苏烟凉说着,她的眼睛满是光的看着萧尘。

  “我都已经说过了,我们两个人之间不用说谢谢。理解你是应该的。”

  是的,他们两个人都静静的站着那里,不用说任何话,仿佛就能够读懂对方心里的意思。

  “不过……”苏烟凉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你的朝政怎么办呢?”

  这可是一件大事情了啊。

  一个国家没有皇帝来主持局面,将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国家很快就会造成混乱。

  她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快乐,从而毁掉了整个国家。

  这个国家的人民是无辜的。

  这个国家是她的父亲用了一生的心血保卫下来的。

  她绝对不可能这样胡乱生事。

  “我的烟儿啊……我就愿意去跟你说了,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会陪你去,那就说明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安排好了。

  如果没有安排好的话,我怎么又敢给你夸下这种海口呢?”

  萧尘笑了,然后揉了揉苏烟凉的脸。

  嗯,软软的,糯糯的,手感真好。

  “啊……所以你是打算?”苏烟凉有一个想法,想要脱口而出,可是她又觉得不太成熟。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

  萧尘笑眯眯的看着她。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