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八爪鱼在线喂养指南 > 第 57 章 chapter 57
  从马车到饭馆房间的路,里谢尔是被艾德里安抱着走过的。

  正当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房间外的走廊传来一阵孩子的嬉笑吵闹声。

  刚出房间,他才发现自己睡了大半天,从白天睡到了晚上。

  此刻刚入夜,走廊两侧都是紧闭的房门,十分昏暗,没有一点人气,只有十米一盏的壁灯还散发着幽光,惨淡又阴冷,让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肯定又是雷思尼把其他灯烛熄了。里谢尔想道,揉着眼睛沿长廊走过去。

  小孩的打闹声越来越大,人影在无尽的黑暗中一闪而过。

  209……230……251……

  “雷思尼,不要随便把幽灵放出来。”他打了个呵欠,“很吵。”

  下一秒,他的困意被260的房门惊飞了。

  切尔西把房门踹翻在地,露出满脸阴怖。

  里谢尔都快忘记了,切尔西最讨厌在要入睡前还有人打扰。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

  他哆哆嗦嗦地摇头。

  “我没问你!”切尔西把他推开,随着她的脚步走过,两侧的壁灯接连亮起。

  经过楼梯口,里谢尔跟着她往对面的包间走。

  金属的剐蹭声越来越大,切尔西一脚踹开门,里面几个小孩吓了一跳。

  里谢尔一看,火气蹭蹭往上涌,直冒天灵盖。

  大点的小孩歪歪斜斜穿着他挂在墙上当装饰的铠甲,手里握着长剑和盾牌,把屋里的窗帘和花草全砍烂了,桌椅全是斑驳的砍痕。

  一个小孩从隔壁蹿出来,撞在里谢尔后背,留下一个灰印子。

  把人拉开,这人刚才没去趴壁炉他都不相信。

  里谢尔忙打开隔壁几间的房门,靠近楼梯口的七八间包间,无一不是一团乱,壁炉的灰扬得到处都是,稍微感受到一点脚风,轻盈的黑灰到处乱飞,难打扫的很。

  还好今天没有开张,要是开张,那些定了包间的人一打开房间,会怎么想这家饭馆。

  里谢尔深吸一口气,跑到纳尔睡的房间,砰砰砰敲开了房门。

  “你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知不知道什么是家教!”

  “他们惹事了?”纳尔一个激灵,立刻回屋去穿衣服。

  “你说呢!”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一共还不到两天,到底做了多少事情!

  胡拂也跟着出来,两人跟着里谢尔过去。快到楼梯口,一阵接连一阵的惊呼声响过,他们看到,切尔西正把那几个小孩一个接一个踹出栏杆,摔下楼。

  “啊!孩子们,你们没事吧!”胡拂惊慌失措地往下跑,“就算是做错了什么,也不该直接把人丢下楼,要是摔伤了怎么办,那可是一大笔医药费啊。”

  “矮人个个皮糙肉厚,我不懂你委屈的地方在哪里。”切尔西想睡不能睡的时候,脾气无比大,“想省医药费,那就让他们安静待在自己房间里。白天已经受够你们了,晚上还不让别人睡觉,要不是看在你们是里谢尔朋友的面子上,我一定把你们赶出去。”

  “你跟我们一样,都是里谢尔老爷雇来的员工,凭什么能这样欺负我们。”胡拂尖锐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大堂里,雅各布和黑斯廷斯跟着走出来。

  “你还知道自己只是个员工,你们的孩子,白天整个饭馆四处乱跑乱叫,你们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完全没有想管教的想法。”切尔西抓狂道。

  “我的丈夫,和里谢尔是好兄弟,你们是吗?”胡拂理直气壮道,感觉就是在说,这里就是他的家。

  “切尔西,还有他们,不是雇员,都是我最好的朋友。”里谢尔解释道,“住在这里从来没有给我添一丝一毫的麻烦,反而帮了我很多。”

  “里谢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们是朋友,对真正的朋友,却只是把我们当做雇员?”胡拂满脸不可置信,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一个背信弃义的奸诈商人。

  “难道我们曾经在一起互相扶持的几年,你都打算撇弃吗?”

  “我没打算撇弃。”里谢尔脸色一顿,有些心力交瘁,“我也是真心想接纳你们一起与我工作,赚钱。”

  “那就平等地看待我们。加比几个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从前他们在城外满地跑,随便进到你的屋子里,你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拿出老爷架子,让他们躲在自己房间里不要见人?真相就是,自打你赚了钱之后,觉得比我们高出一等。”

  胡拂的口气越发咄咄逼人,里谢尔心中纠结,脸色不是很好看。

  切尔西层叠繁复的裙摆拖过地面,对上胡拂愤恨的眼神。

  “老太婆,到底是谁感觉自己高人一等?你们仗着曾经和里谢尔的交情,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方,完全不管这里还有其他人生活,还有顾客要吃饭,里谢尔需要做生意,你们什么时候有为他想过?嘴里说着是好兄弟,实际上,你们夫妇自私自利,从来不管他人的想法,怪不得到现在还是个低贱的乞丐,永远摆脱不了贫穷的命运。”

  胡拂脸都气红了,胸口一起一伏地喘着粗气,“你说谁是乞丐!谁穷!我们已经走出那里了!”

  “那再滚得远一点,你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贫穷腐烂气息已经恶心到我了。最好和你们带来的一文不值的破烂赶紧滚出饭馆。但凡有点羞耻心的种族,都会因和你们走得太近感到蒙羞。难怪你们除了好欺负的里谢尔,再没有任何其他朋友,谁能受得了你们的刻薄和自私,抱着你们的破烂过一辈子去吧!”

  胡拂头阵阵发晕,几乎要在切尔西鄙夷不屑的目光中岔过气去,偏偏想不到有什么话还嘴。

  她转而向对面不语的人心酸哭诉道:“里谢尔,你就这样看着她欺负我们,忍心在最寒冷的冬季把我们赶出去冻死?”

  “纳尔,胡拂,”里谢尔叹了一口气,他喜欢纳尔这个朋友,却在与他家人接触不多的次数中,以为她们也是同样的人,“通过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们真的不适合住在一起,孩子整天待在饭馆也不合适,你们还是出去找一个房子……”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身旁闪过一个人影,纳尔冲了过去。

  “你们这些不省心的东西!”他粗硬起茧的巴掌朝自己孩子的头呼去,直接把一个人的头重重拍到了墙上。

  里谢尔额角青筋一跳。

  几个小孩吓得叫起来,抱着头到处躲,嘴里哀叫个不停,有一个脚下被大堂的板凳绊了一下,摔倒在地,纳尔两个拳头挥到他的脸上,脚用力踢向肚子,凳子划破空气,朝地上孩子的背摔下去。

  那孩子痛得蜷缩起来,青肿的脸扭成一团。

  混乱之中,连最小的孩子都不能幸免,拳头打在肉上的清脆声让人牙根发酸,头皮发麻。

  场面混乱无比。

  “天呐,你这是在干什么!”胡拂慌得不知道该做什么,无措地看着这一幕。

  “快给里谢尔老爷认错!”纳尔气喘吁吁地拿着凳子腿指着他们。

  “里谢尔老爷,我错了,我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最大的孩子叫加比,此刻龇牙咧嘴地抱头缩在一边,明显能看到脸不正常地肿了一大块。

  几个孩子害怕地发抖,依偎在一起,怯怯地看着纳尔和他们。

  “大点声!”纳尔粗声粗气道。

  “我们错了。”两个比较小的孩子哭了出来,一噎一噎的,明显吓坏了。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乖一点。”里谢尔又对纳尔道,“别动不动就动粗。”

  “他们不听话,就该好好教训一下。”纳尔收了拳头,搓搓鼻子,脸上还有几分蛮横之气。

  “到底只是一些孩子,批评教育一下就行了。”乍然之下,里谢尔被眼前这个陌生的纳尔唬了一大跳。

  最小的不过才四五岁的样子,脸上又黑又青,睁着大大的眼睛,眼泪一直在眶里打转,吓得连哭都不敢,茫然地看着他们,似乎在问为什么要打他,模样好不可怜。

  “好,我都听里谢尔老爷的。”纳尔往身边的孩子狠狠地踹了一脚膝弯,“还不快上楼睡觉。”

  加比嘴角歪了歪,手招招身边的几个兄弟和妹妹,垂头缩肩,一晃一晃地上楼。

  路过里谢尔身边时,他故意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咧开嘴,露出一抹笑。

  里谢尔眉头一皱,心里又起了疙瘩,让人不舒服的很。

  那笑容,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们得逞了。

  “这群蠢货,每天只会给我惹事。”纳尔骂骂咧咧道,殷勤地把刚才揍人时撞歪的桌椅摆整齐,卷起袖子擦了擦桌上的灰,缩着手道:“我们也上楼睡觉了。”

  “不早了,大家都睡吧。”里谢尔点点头。

  纳尔拉着胡拂的手就要上楼,又听到背后传来一句话。

  “你们明天记得把弄乱的包间整回原来的模样,要是明天晚上之前没办法做到,只能把无法待客而损失的钱也算在你的头上。”

  一听这个,纳尔的脸色顿时变了,委屈道:“里谢尔,我的好兄弟,我真的拿不出一点钱来修复那些东西。”

  单单是桌椅,至少要花他几百个铜币,这简直不能想象。

  “现在你的确比较困难,一下子付出这么多钱太为难你了。”里谢尔拍拍他的手臂,脸上神色放软,无计可施的样子。

  纳尔眼前一亮。

  “从你之后的工钱里扣,咱们先来打个欠条。”

  纳尔脸色顿时尴尬地僵住。

  “有、有必要算得这么清楚吗?”

  里谢尔点点头,“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

  纳尔两眼发蒙,很想表示自己没听过。

  里谢尔打了个呵欠,去柜台抽屉里翻找纸和笔。

  纳尔哭丧着一张脸跟在他背后不停地说着自己的尴尬处境,眼睛瞥了一下,刚好看见了抽屉里零散的铜币和一两枚藏在杂碎物品缝里的银币。

  “如果明晚不能弄好,需要赔多少钱给你?”他咽了口唾沫。

  “包间一向更贵,根据他们提前预定好的菜,以及装修花的钱……”里谢尔算了算,“一共三十银币。”

  “三十!”

  “银币!”

  夫妇俩傻眼了,1个银币可以兑换1000铜币,那就是……三万铜币。

  他们赚到的钱就算从出生开始算起,这辈子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这还只是一个晚上的价钱,如果再拖到明天……”

  “我们一定会在明晚之前恢复原样。”纳尔夫妇保证道。

  “好。”里谢尔把欠条写好,递给他们俩,“这也是为你好,否则大家都会觉得,你们仗着我朋友的身份,在饭馆里大肆搞破坏,人家都以为这里是你的地盘了,可以目中无人,为所欲为。”说到后面,他的话音变重起来。

  纳尔心中一凛,在欠条上印了个拇指印。胡拂眼神闪烁不安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扭捏地跟着印下一个手印。

  纳尔夫妇脸色不是很好地上楼,里谢尔把欠条收好,灭了烛火,回了房间。

  打开房门,原本该躺在床上睡觉的人却不见了。

  里谢尔四处望望,艾德里安从外面走进来。

  “为什么不进去?”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耳边还有隔壁几间胡拂的哀嚎声,似乎纳尔又把孩子打了一遍。

  “你们怎么不去死啊,那么多的钱,怎么拿的出来!”她的嗓子已经哭到嘶哑。

  “你上哪儿去了,这么冷的天。”里谢尔挽住他的手,随他进屋,关上门,窝进暖和的被窝里。

  “太吵,闲逛了一圈。”

  里谢尔没在意,思绪沉在另一件事上。

  “我头一回见到家长这么残暴地打自己的孩子。”他的睡意早不见了,盯着屋顶的壁画瞧,回想起刚才楼下的那一幕,“奇怪的是,加比几个人,似乎习以为常,甚至还对我露出一个笑。”

  本来他还沉浸在同情和不忍中,那个笑容让他不是滋味,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可能他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呢。”艾德里安的下巴刮刮他的额头,“有些人,把生活当成了戏台。”

  里谢尔仔细回味着这句话,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把他的脸拍在枕头上,抬起头看他,庆幸道:“我让纳尔签了一张大额欠条,如果他们真的想好好在这里过日子,以后一定会对他们的孩子严加管教,要是再让他们搞破坏,他们好不容易赚来的钱,都将在指缝间流走。”

  其实不管是二楼包间的维修钱,还是纳尔的工资,都是算在他自己的头上,不过是借纳尔的手转了一遍去修包间。

  他觉得这是必要的过程,必须得让纳尔认识到,这几个孩子再不管教,他赚来的钱只能等着给他们到处赔。

  “你还真是好心。”艾德里安也想到了这一点。

  “都是兄弟。”里谢尔笑道。

  他虽然从来没有开口说,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那个面包,几个铜板,还有借煤炉厨具的恩情。

  当初他身无分文,举目无亲,总有一种还活在梦中的背离感,每天只想赶紧摆脱糟糕透顶的处境,完全不想考虑其他。

  但纳尔始终在温暖着他,回到那个破家时一句随口的问候,让他有种恍惚的真实,以及一丝温情。

  “有那么多孩子,总有疏于管教的时候,哪个男孩子小时候不会调皮。”里谢尔眉眼弯弯地笑看他,“他们知道错了就行。”

  眼前这人正在为自己能想到这么棒的主意感到一点小得意。

  艾德里安捏捏他白嫩的脸颊,道:“但亲爱的,你有没有想过,纳尔会有耍赖的可能。”

  “我可是他的老板。”里谢尔道,一点都没担心。

  章鱼温柔地揉着他的后脑勺,抬起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恶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