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八爪鱼在线喂养指南 > 第 56 章 chapter 56
    耗子爱刷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里谢尔并不能完全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只能请来更加专业的药剂师来诊断。

  他在楼下的起居室中和哈鲁克审判官闲聊,这位严肃的绅士给了他很大的好感,虽然做事难免透露出几分迂腐,却有着博学的知识和让人敬佩的涵养。

  “我听说,你所在的街区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件惨案。”哈鲁克审判官突然这样问道。

  这让里谢尔有些意外,想了想,那位身份尊贵的伯爵,死在了一个外城平民地精的饭馆里,这本来就很有话题性。

  “他的自由之城一行,是由我安排的。”哈鲁克解释道,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多年前我们曾在帝都学院一起求学。”

  里谢尔恍然大悟,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用这个问题来问他,他对此也是一无所知的啊。

  哈鲁克想的很简单,住在外城、离格里街区最近的人,他几乎都不认识,难得遇见一个,便随口问了。

  “大人,我只知道,他在格里街区的时候,已经是个僵尸了,并不是活人。”

  僵尸有僵尸的保护法,并不适用于活人。

  “僵尸?”哈鲁克皱眉重复了这个词,“可是,在自由之城的那几天,他并没有任何异常。”

  “恕我冒昧,如果想了解真相,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那两只地精呢?人是死在他们地盘上,又是主仆隶属关系,应当比旁人知道的更多。”里谢尔感觉自己回想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时,竟然能变得心平气和。

  “如果他们还来得及活着开口的话。”哈鲁克道。

  里谢尔一惊,“死了?”

  哈鲁克点点头,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麦芽酒,“有些蹊跷。”

  里谢尔“哦”了一声,陷入了沉默。

  虽然他那晚有见过那位所谓的伯爵,但他仍然只是个局外人,哪里会知晓那么多。

  “可能是别人之前就杀了他,之后又杀地精灭口吧。”雷诺坐在一旁,轻佻地说。

  哈鲁克顿了一下,道:“你也知道,那几日,我与他形影不离,除非……”

  他没往下说了。

  里谢尔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突然想起圣罗兰修道院修女的话。

  伯爵是住在城主家里的。

  哈鲁克伯爵喃喃道:“那段日子他看起来有些古怪。”

  “何止是有些,父亲,你还记得么,在举办接风宴的那晚,安杜思伯爵曾说我应该去雷斯顿发展。”雷诺道,“后来私下里问我,对现在的生活是否感到厌烦,想不想体会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截然不同的人生?”哈鲁克轻笑一声,“就算是死,你也是自由之城审判官的儿子,何况是去雷斯顿。”

  男人们正聊着天,楼梯口处传出动静,几位夫人小姐过来。

  “热毒十分猛烈,还需放一部分血,把毒素清理出去,夫人才有战胜恶疾的机会。”药剂师擦擦手,刚才他把尿液倒出来做实验,得出了这个结论。

  众人松了口气,里谢尔的脸色却更加凝重,“现在是冬季。”

  “所以更要命,还需抓紧时间放血。”

  “那你说说看,是什么引起的热毒?”

  “自然是恶魔。”

  “伊丽丝夫人不是有主教大人的圣光庇护么?为什么还会受到恶魔的侵扰?”

  “这……”药剂师不知道该如何自圆其说,“肯、肯定有某种力量干扰了主教大人的圣光祝福。”

  “你在质疑主教大人的能力?你觉得他斗不过恶魔?”

  “我没这么说,你不要污蔑我!”药剂师激动起来,圆润的脸涨得通红。

  “那你知不知道,现在那位夫人虚弱至极,如果再放血,也许就是下一次,就会因为失血过多死去!”里谢尔义愤填膺道。

  他难得如此激动,因为他正眼睁睁目睹一个鲜活的生命,竟然要在庸医和修士华丽谎言的包装下死去。

  “里谢尔,你只是一个厨师,做好吃的菜端给伊丽丝姨妈就行了,其余的不用再管。”格莱斯皱眉提醒道,“你不要自找麻烦。”

  “原来你只是一个厨师。”药剂师立刻理直气壮起来,神情变得傲然,“你难道见过恶魔,知道他会以哪种方式害人?快回到你的厨房里去烤面包吧。”

  “看你对恶魔的作乱手法如此清楚,更大的可能是,你与恶魔狼狈为奸,一起骗钱的同伙。”艾德里安冷笑道。

  “你们竟然要这样污蔑一个人,我也没有办法。”药剂师成功被气得拎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哈鲁克府邸。

  里谢尔看了看在场哈鲁克家的人,发现他们都神色不定地看着自己,眼里明显更加倾向药剂师的观点。

  “恕我无法为伊丽丝夫人进行食疗了,甚至连准备可口的菜让她开心都做不到。”里谢尔拒绝了他们家的邀请。

  他知道,伊丽丝夫人已经危在旦夕,却没有人肯相信这种话。

  他的本意是邀请药剂师再来确认一次,用专业的眼光来看伊丽丝夫人到底是失血过多还是因为身患疾病,没想到得到的是这种可笑的回答。

  有没有恶魔在作祟,艾德里安难道不知道吗?

  此刻她已经虚弱疲惫的很,如果他应下来,食疗过程至少要一两个月,她要是在哪天熬不住蹬腿了,哈鲁克家、主教和药剂师不认为是之前的失血太多造成的,完全有理由把责任推到他身上。

  临走前,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多嘴一句:“伊丽丝夫人只是一些小疾病,完全不需要到放血的程度,如果你们相信药剂师的话,那么,在场每一个做出这样决定的人,以及那个药剂师,都是谋杀她的凶手。”

  里谢尔和艾德里安走出府邸,上了马车。

  车厢里气氛比来时凝重许多,里谢尔手撑着脸颊,侧头看着窗外纷扰的风雪。

  对面几条触手大喇喇占领过来,沿着脊椎的凹陷处蜿蜒向上,游移四散到他的肩背处,吸盘粘着里谢尔教过他叫“穴位”的几个地方,用力吸几下。

  在他不轻不重地揉按中,里谢尔紧绷的肩背肌肉松弛下来,舒服地眯了眼睛。

  他逮住一只弄人发痒的腕足,揪出来摸了摸,背部触手冰凉,滑溜溜的,暗含一种蓬勃柔韧的力量。

  他瞅准粗细比较合适下嘴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

  歪靠瘫坐在椅背的上身立刻弹跳起来,艾德里安忍着把人甩开的冲动,无辜道:“亲爱的,你为什么又咬我?”

  “想吃章鱼腿了。”里谢尔往自己的牙印上舔了一口,浅笑地看着他。

  那只腕足抖了抖,蜷起末端须儿。

  那双明媚中透露着淡淡忧伤的棕色眸子,随着马车的抖动颠簸颤着微光,把他的心都瞧融化了。

  艾德里安往窗边的小几上靠,也曲起手,撑着下巴,与他对视。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揉揉那团黑色的碎发,安慰道,“她又不是你害的,你不必为此自责。”

  “话是这样没错,可我知道原因啊。”里谢尔懊恼地抱住那条被咬的章鱼腿,把下巴搁在上面,陷下去一个小窝。

  “之前我担心自己不会医术,把人误诊害死。现在,我担心因自己的不制止,伊丽丝夫人失血过多而死。她已经很虚弱了,还能承受一次放血吗?

  “我因为自己不想担负一条性命,只是口头上劝诫两句,完全没有付出行动,真的能心安理得地放任不管吗?”

  “也许她身上有其他病痛折磨着她呢?你不是药剂师,你判定的病症,一定就是正确的吗?”艾德里安有些不理解他的心情。

  里谢尔哑然。

  “但是放血……太严重了吧……”他从来没听过有什么病需要放血才能好的。

  他甚至怀疑那个药剂师是个掩饰很好的血族。

  “你劝了,他们没采纳意见,你已经根据自己的认知尽了提醒的义务,甚至超出了你应当承担的道义责任,完全没有什么好内疚的。”

  “我……”

  艾德里安的话有时候会理智到让人感觉冷血的地步,这恰恰是他所缺失的。

  他承认自己有时候会陷入无端的纠结当中,受到一些没有必要的情感困扰,艾德里安就像他情绪上的梳子,把没用的负面的多余的情感全部梳掉,让思绪再次清朗起来。

  里谢尔顿了顿,眼里带上几分探究,“我要是哪一天做错事了,为此而愧疚,你是不是也会这样坚定地对我说‘你没错’。”

  “当然。”艾德里安深邃的眉眼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我支持你的一切决定。”

  “你有点危险。”里谢尔拍开他的腕足。

  只要一想到艾德里安会全心全意地在背后支持他,就算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他也没有丝毫胆怯之心。

  这种想法很危险,又充满了诱惑力。

  “亲爱的,我已经在努力学习当好一个平凡的兽人了。”艾德里安有点无措,“不会危险的。”

  “笨章鱼,你不用学习就已经是个兽人脑子了。”里谢尔把身上的腕足一条条撕开,再按摩下去,就不是去疲劳,而是要做点让身体再度疲劳的事情了。

  艾德里安把人卷到身前,只有真实地触摸到温热的身体,他才能确定,里谢尔近在眼前,是活生生属于他的。

  一个拉,一个扯,眼看衣襟越来越开,里谢尔想也不想把口袋里的麦芽糖丢进他的嘴里,讨好地看着他。

  艾德里安被塞了一嘴糖,只是顿了一下,再次欺身靠近。

  柔软与甘甜,在两人的温热中化开。

  带着欲拒还迎的黏。

  “要被你含化了……”

  里谢尔又羞又气,满脸通红哑声道:“你能不能别说这种话!”

  “本来就是,原本还是硬的,你太着急……”

  “别说了!”

  “我以为我们聊的是糖。”艾德里安无辜道,“不是吗?”

  “……是。”

  “你确定?”

  里谢尔把脸埋进他的胸口,整个人被动地窝在艾德里安的怀里。

  “我还危险吗?”章鱼的声音低沉而魅惑,在他的耳畔徘徊,不断挑动他的神经,让人头皮发麻。

  “唔……”

  “亲爱的,里谢尔,你觉得我危险吗?”他一遍一遍慢慢地问出这句话。

  里谢尔低低啜泣着,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无暇回答。

  越是不回答,艾德里安越使坏。

  “你会离开我么?”他换了个问题,吻去怀里人眼角挂着的泪,一路向下,撬开他的牙关。

  这回,里谢尔颤抖的双手,环住了精瘦的腰身,抱紧了他。

  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