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八爪鱼在线喂养指南 > 第 55 章 chapter 55
    《八爪鱼在线喂养指南》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通向后院的门打开,艾德里安随一卷风雪而来,身上还带着湿寒水汽,刚进被热气填满的厨房,有些不适应,皮肤灼烫得刺人。

  吸吸鼻子,他闻到了面团的味道,随着雾气翻滚,带着丝丝食物的甜味。

  里谢尔打开锅盖,招他过来,从锅里夹起一个四喜蒸饺吹了吹气,举到艾德里安嘴边。

  “尝尝看,熟了没。”

  白色的面皮蒸得近乎透明,捏成了四个小兜的形状,里面装着红的甘蓝,金灿的蛋末,棕白的菇丁,紫的萝卜碎,艾德里安一口吃进嘴里,没想到中间还包裹着鲜虾泥,愉悦地眯起了眼。

  里谢尔把筷子放下,给他拍去身上的雪花。艾德里安把他的手拿过来,塞给他一个白色的海螺。

  “你听听。”他示意道。

  附在耳边,海浪的拍打声隐约传出来,甚至还有空灵动人的歌声。

  “这是……”

  “鲛人送给我的,能把声音保存在里面。”艾德里安见他喜欢,塞到他手里,在额角印下油乎乎的一个吻。

  “早安,亲爱的。”

  “洗脸去!”里谢尔嫌弃死了,嬉闹着把人推到浴室。

  打开门,里面一片狼藉。池子里的水满满当当,带着灰黑色的沉浊,溅得墙壁地板到处都是。

  “那个乞丐刚才在这洗过?”艾德里安不满。

  “现在他不是乞丐,是我们店里的帮手,还是我们的朋友。”里谢尔有些头疼地看着这一切,挽起袖子开始清洁。

  艾德里安笨手笨脚地帮忙冲水,刷地,废了好半天力气,两人这才洗干净。等他回到厨房时,蒸饺都已经全部蒸好,雅各布坐在柜台中央开始卖了。

  “老板。”雅各布朝两人问了声好,让出位子给他们。

  “里谢尔老爷,只准备这些会不会太少了?”纳尔站在角落出主意,“刚才我尝了一个,简直美味,只卖这一点完全不够,才赚多少钱。”

  这才几个笼屉,他明明看到角落里还有三四个没用上。要他说,至少也要再添二三十个新笼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么长的排队。

  里谢尔耐心地给他解释道:“不会少了,这里的人类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这些多是平民和其他种族,每一个买的量不会太多,这些卖完,也刚好到早上。那时候与其再坐这供火等着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来买,不如去加工一些鸡鸭。”

  冬天平民吃鸡鸭的订单少了许多,但不缺食物的骑士和贵族们又刚好弥补了上来。

  纳尔还是有些费解,把四喜饺子和解腻的酸菜汤乘一碗递给龙族,主动道:“我可以在这里帮你卖。”

  “你待会儿还需要帮我呢。”里谢尔道。

  “我能做什么?”纳尔好奇道,他自认为一无所长。

  很快他就知道了。

  里谢尔的一天很忙,就算有雅各布和艾德里安他们的帮忙,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一些琐碎的小事,总找不到足够的人手来做。于是,他雇一些附近穷人家的孩子来帮忙。

  “洗菜?”纳尔手足无措地看着这一盆水。

  “对,”里谢尔把锅里烧好的热水舀到大盆里,掺入适量冷水,“青菜外面枯萎的菜叶记得剥下不要,里面一片片摘下来,先在水里泡足水分,这样颜色会更漂亮新鲜,之后冲洗两到三次,一定要洗干净,这是卫生问题,非常重要。”

  纳尔点点头表示记下,开始学着雅各布的样子做起来。不远处,他的妻子胡拂,正茫然地站在一堆碗碟中间,不知从何下手。

  “里谢尔老爷,我不会洗碗。”她以前自己家里盛东西的碗都是干硬的黑面包,用软了之后要么吃了,要么直接丢了,几乎都没洗过碗。

  “学一学就会了。”里谢尔摸摸身旁小孩头顶柔软的金发,这几个孩子以前都爱在附近闲逛打架,后来更加热衷于来这里,时间机动灵活,想哪天来就哪天来,还能赚点零花钱,这对小孩们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不用担心,洗碗不是什么很有难度的事情,这里最小的麦琪才八岁,已经能洗得又干净又快了。”

  里谢尔交给她一块布,指着一个大缸道:“那是昨晚从炉灶里扒出来的草木灰,已经浸水沉淀了一晚,用上面的清水洗一遍,再用干净的水冲两遍就可以了。如果是沾油太多太厚的锅,直接抓一把干灰来回搓,没两下就能去油污。”

  “这么麻烦。”胡拂绞着身前系着的围裙,面色犹疑,她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好这件事。

  “做半天就能熟练上手了。”里谢尔朝她安慰地笑笑,转身又开始忙活其他事事情。

  他今天需要去哈鲁克家看看审判官妹妹的病情,这话听在艾德里安的耳朵里,像个笑话。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成为一个药剂师了?”他的伴侣总是能给他带来惊喜。

  “不是药剂师,只是去走个过场罢了。”里谢尔无奈道,“他们亲自来邀请,盛情难却。但我不是专业的,最多溜达一圈做做样子,之后还得推辞掉。”连主教大人都束手无策,那位夫人又生命垂危,他怀疑这人是找他当背锅侠的。

  “那个鼻孔朝天的小女孩有形容一些症状么?”艾德里安翻箱倒柜,拿出几个大小不一的棕红色木盘,四周边缘卷起一些,整个盘子被木匠打磨得异常光滑,摸起来温润的很,木头的深棕色纹路如俯瞰的山峦,又如生起涟漪的水波纹,百变纵横。

  “听他们的描述,只是发发晕而已,问题应该不大,但谁知道那是不是为了骗我而撒的谎呢。”他现在可多长一个心眼了。

  艾德里安笑了,把酒倒进几边的小炉子里温热,顺便吃几口小点。

  窗外雪花飞扬,灰色的石屋斜顶积满了厚厚的白雪,垂下根根冰棱。

  道路两旁的半兽人铲雪工裹着厚厚的毛皮袄子,正奋力把道路清理出来。

  一口热酒入肚,浓烈的刺激让他的脸变得红润,马车四周的门窗都换上了透明的玻璃,阻隔了外界,蒙着一层朦胧的浓雾。四周空气被炉子烧得暖热,垫子柔软舒适,身旁人的触手枕着头,让人舍不得动一下。

  内城中审判官巍峨的府邸渐渐显露它的身躯,虽不及城主的雄浑,却也比周围府邸更加精致亮眼。

  门口已经有两排仆人等着他们了,居中的应该是个管家。

  等马车停在门口,佣人为他们打开马车门,里谢尔身上刚攒起来的暖气瞬间被冲散殆尽。

  实在是太冷了。

  随着他走下的步伐,两侧佣人整齐划一地低头鞠躬。

  由管家引路快步进屋,里谢尔把厚绒外套和毡帽围巾脱下,哈鲁克审判官和卡蒂夫人那一干人正

  在起居室等他。

  里谢尔两人上前问候,卡蒂夫人还算热情,主动提出带他去看伊丽丝,其他人也不好再坐着,跟着一起上楼。

  里谢尔头一回到一个可以称作上流名人的府宅楼上,名贵的壁纸地毯和油画比比皆是,颜色却也多是红黄蓝绿棕黑这些颜色,显现出一种神秘的厚重感。

  “就在这里了。”卡蒂夫人打开房门,里谢尔并未闻见有何药味,反而有一股血腥味,以及淡淡的尿骚味。

  里面装饰还算华丽,他的头大概转悠了一圈,并未露出惊叹的表情,这让一直关注他的格莱斯和雷诺有些失望。

  伊丽丝躺在中央的大床上,面色虚弱,听见动静,眼皮子挣扎着睁开,露出一个笑容。

  “感觉好些了吗,亲爱的?”卡蒂夫人亲切地吻吻她的手背。

  她动了动脑袋,“头晕,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里谢尔仔细地盯着那张病容,发现她面色虚黄,看起来像营养不良,唇无血色,中气不足,倒像是贫血的样子。

  至于其他,真看不出来了。

  “主教大人的圣光已经庇佑她几个月了。”卡蒂夫人上前握住她的手,“可惜她的罪孽太过深重,连他也无法一下子将她的灵魂拯救回来。”

  “她犯下什么罪孽?”里谢尔有些好奇,眼尖地发现手腕上一条条割破后凝结在伤口的血丝。

  这是干啥,想不开了轻生?

  众人摇头。

  “十个教士都正在帮她忏悔,主教大人说,还需一年就能洗清她的罪恶。”

  “这样熬一年?”里谢尔有些不忍。

  “是,但我的心里,总是有一种惊慌感,感觉她就要马上离我而去。”卡蒂夫人忧心道。

  正常人都看出来,这位夫人气若游丝,即将撒手人寰,他们虽质疑,却还是在修士们的话语中,自欺欺人地相信着只需一年她就能痊愈。

  “我们想让她在这一年的时光里开心一些。”

  “不是堕入欢愉。”哈鲁克严谨地解释道,生怕他误会,“只是让她与我们一样享受正常的生活。”

  至于身上背负的罪孽,不是有修士帮忙忏悔了么,她们哪里需要承受这些。

  里谢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圣光的功效他是见过的,只是一眨眼,他曾经破皮发肿的嘴角就完全痊愈,神奇的很。

  连这样不可思议的治疗都没办法,难道还企图他用这些凡人的食材把人救活不成。

  “会不会是哪里出了差错?”他唯一想到的只有这个可能。

  “我们采用了最正确最及时的办法,”哈鲁克审判官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像是对待一个企图挑衅他的罪犯,厉声对他道,“放血。”

  里谢尔表情一凝,“为什么?”这是杀猪现场么?这可是个人!

  “最开始,她的咽喉肿了一块,药剂师给她灌了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放了一肿块的血。”

  “显而易见地好了。”哈鲁克夫人补充道。

  “后来她感染了风寒,又放了一次血,之后……”

  里谢尔打断了她,“你就说她放了多少次的血,一共有多少。”

  格莱斯不耐烦道:“五六次,每次放血的剂量根据当时症状和季节气候决定,我们怎么能准确地知道。”

  如果里谢尔想得没有错,这位夫人完全不是因为罪孽深重染上不治之症,而是失血太多导致的。

  要不是有主教的圣光吊着一口气,估计早就去见阎王爷,不对,圣母了。

  还罪孽深重,真能胡扯,想必这几个月那些修士已经钻进哈鲁克家的金库里,肆意挥霍了。

  “再请药剂师过来看看吧。”里谢尔改变了只是走过场的主意,“如果治疗头晕的法子还是放血,我想提供一个方法,用食物来救治她的灵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