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陛下为我神魂颠倒 > 一百九十九
  苏老夫人伸出手搭在了苏清崇的手臂上。

  苏清崇能感觉到苏老夫人的指尖用力用力的陷进了自己手臂上的肌肉里。

  “她叫什么名字?”苏老夫人又问道。

  苏清崇察觉到了不对,鸿雁也上前一步,看着苏老夫人的脸色,神情也是惊疑不定。

  “她叫什么名字?”

  苏老夫人又问了一遍,声色里透出了几分哀婉。

  这次她的声线微弱至极,像是风中欲熄灭的烛焰。

  苏清崇的鼻尖一酸,他颤抖的声音在苏老夫人的耳边回答道:“苏明月,她叫苏明月。”

  “明月,明月,真是个好名字。”

  苏老夫人的嘴脸流露出了一抹微笑,她声音颤抖地说出了这句话,颤巍巍的抬腿迈步看起来还想往前走,却支撑不住身体的力道,重重的往地上倒去,所幸苏清崇就在他的身边,反应极快的一把拦住了他下坠的身体。

  苏清崇一把抱起了晕厥的苏老夫人,鸿雁则是反应极快地一脚踹开了屋门。

  谁都没有功夫去管地上趴伏着的两个女人了。

  苏清崇抱着苏老夫人慌乱地进了屋,把苏老夫人安置在榻上之后。先前下人去找太医时,府医得了消息已经颤颤巍巍地赶来了,在苏清崇和红艳的双重凝视下,颤抖着伸出手,搭上了了苏老夫人的手腕。

  苏老夫人的身子不好,将军府中是有府医常驻的。

  刚才苏清重见苏老夫人的面色不好,还是有些担心就叫下人去找太医前来诊断,可是太医还没有喊来苏老夫人却就已经昏过去了。

  苏清崇惊慌不定,出事的变成了苏尔夫人,他仿佛就成了一个只有几岁的小男孩儿,好像回到了妹妹丢失的那一天一样。慌乱抹上了他的心头,让他失去了最本来的判断能力。

  鸿雁也为这苏老夫人担惊受怕,可是她看着苏老夫人青白的面色和他额上的冷汗,眉头不自觉地紧紧皱了起来。

  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防了,府医的手,搭上了苏老夫人的腕子。他拧着眉头给苏老夫人把了脉象之后,犹豫地捋着长须开口道。

  “老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脉象,苏老夫人的卖相老夫丝毫看不出来不妥,身体虚弱的症状也察觉不出,老夫人这面色青白,额有冷汗,究竟是什么样的病症,老夫真的是无能无力,看不出来。”

  苏清崇神情冷肃盯这老大夫的,眼睛里是含着冰碴子。

  鸿雁却犹豫地开口道。

  大夫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种药,这种药的人就好像陷入梦魇之中,您觉得现在苏老夫人的状况,像不像是在做噩梦?

  鸿雁一语点醒梦中人。

  老大夫赶紧凑近去看苏老夫人的表情,却见苏老夫人眉头紧皱,面色青白。嘴中还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上去的确像是发了梦魇一样。

  老大夫仔细的想过。自己所曾看到的医书还是如实开口的,老夫不曾听说过有什么药会让人陷入梦魇之中,难道是苏老夫人本身的原因?

  他捋着胡子道:“可是苏老夫人的卖相却看不出来丝毫不对,真是怪哉,怪哉。”

  鸿雁似乎是确定了什么摇了摇头,对着老大夫说。这儿没您什么事儿了,您先回去歇着吧。

  老大夫能在将军府立足这么多年靠的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本事,眼见着主人家好像有什么秘密是自己这个外人不能知道的,他便打了个哈哈,站起来道:“”那老夫就告退了,都怪老夫医术不精,老夫这就回去研读医书。”说罢扭头就走。

  苏清崇在刚才鸿雁与老大夫说话时一直没有开口插话,只沉默地看着他们。等老大夫出门后,苏清崇才看向了鸿雁开口道,:“”鸿雁姨姨,你知道什么?”

  自从苏清崇长大之后,鸿雁就没听到过苏清崇这个称呼了。

  虽然说出的是个问句,但是苏清崇的语气,语气却是十分确定的。

  鸿雁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你还记得我刚才在外面说过的,你娘中的那个药叫什么名字吗?”

  “白梦草。”

  苏清崇沉声道。

  鸿雁点了点头。

  “我曾在一书上看过,如果中了白木草的人。凭借自己的意念要将这药草的功效解除的话,就会出现这种状况。”

  鸿雁弯下腰,用自己的帕子轻轻地擦拭着苏老夫人额间的冷汗,苏老夫人轻轻地摇着头,嘴里还在不清不楚的说着什么,他的双手向上,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宝贵的东西,就一把把那东西揽在了怀里。

  苏清崇耳朵里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苏老00夫人嘴里正在念叨的是什么。

  不要抢,不要抢,把我的女儿还给我,把她还给我。

  苏老夫人的确是陷进了一场梦魇之中,这个噩梦里有歹人正想抢走他还在堡垒中的小女儿,她拼死反抗,想把小女儿死死的揽在怀中,却被歹人掰着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把女儿从自己的怀中抢走后扬长而去。

  苏青虫和红艳就这么看着苏老夫人在睡梦之中。眼角落下两行泪来。

  苏千重。心疼地单膝跪在榻边,伸手拉住苏老夫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看着自己娘亲。虚弱苍白的脸庞,苏青虫开口问道。

  有什么方法能帮娘吗?

  “鸿雁摇了摇头道。那本书上说,如果凭借重要人自己的意志解除这种药性的话,只有靠中药人自己……,看中药的人究竟能不能从噩梦中醒来。”

  鸿雁说着,皱起了眉头。

  明明当时皇宫里的御医给了白梦草的解药,自己也看着苏老夫人喝了下去,苏老夫人喝下去之后,的确像是被解了毒的样子,怎么会身体里还残留着白梦草的药性,甚至猛烈到会被苏老夫人想念自己亲生女儿的念头给激起来呢?

  苏清崇没有想到这一点,他的眼睛里只看着自己似是在睡梦中挣扎的母亲。

  苏心重沉默了许久。声音低哑的开口的。

  府医

  你说要靠娘亲,自己想买,可如果娘亲醒不过来了呢?如果娘亲一直沉浸在这梦魇之中呢?

  鸿雁没有说话,只摇了摇头。

  苏清崇打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泣音,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把脸埋进了自己娘亲的手心里。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