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快穿之女配有点拽 > 女配她怀了反派的孩子(1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走了整整一个月,姜南等人才到达边关。

  如同那些跟随她而来的士兵一样,即使是她父亲的好友也只当她是想念父亲借机来看看,根本不相信她行军打仗的决心。

  肚子已经开始显怀,她只能穿着齐胸的襦裙遮挡掩饰,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

  姜南没有犹豫,第二天有小国来犯,她不顾众人阻拦亲自上战场。

  还是穿着红色齐胸襦裙,长发用红色丝带束起固定好。

  敌军见领军的是个容貌艳丽的姑娘,万分瞧不起。

  姜南也不反驳,对方看不起对她来说是好事,趁他们不注意给予致命一击,倒是给她省了很多时间。

  微长的裙摆随风飞扬,划出美丽的弧度,却一点也不影响她挥剑的速度。

  敌方将领前一秒还在笑她是个没断奶的娃子,下一秒就死在她的剑下。

  她的打法狠戾乖张,安若白在城墙之上看的惊心动魄,可她不让自己下去也只能在这里看着。

  直到敌人被逼的节节败退,姜南还安然屹立在前方,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姜南用了比他们之前更快的速度击败敌军,赵将军的旧部无一不被震惊到。

  “好,不亏是赵家的后代,巾帼不让须眉。”陈老将军握着自己腰间的剑柄,眼里掩饰不住的激动。

  姜南知道想让他们臣服,光能上阵杀敌是不够的,还需有谋略。

  于是她只回去休息了一会儿,就前去找陈将军商量,征得他同意后,带着三千精兵出发。

  趁着月色,他们埋伏在离敌军营地三百米远的地方,她和安若白使用轻功潜入敌军营地,杀了一个小士兵让安若白换上他的衣服在刚才的地方站岗。

  她则独自潜入他们的粮仓,一把火烧了对方的军饷。

  一时间火光冲天,趁对方兵荒马乱之际,姜南拉响信号弹。

  埋伏的军队竖起一早准备好的稻草人混淆视听,再从另一边突击,没一会儿就攻下敌方营地。

  安若白混在敌军队伍里,跟着他们一路往后撤,一边给姜南传递情报。

  敌国本就是一个被漠北国当枪使的小国,领土并不大。

  姜南就这样一路追赶,只几个时辰便攻下了对方最近的三座城池。

  于是就在众人以为姜南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他们惊喜的时候,次日天刚微微亮,前方就传来消息。

  镇国公主已经攻下了敌军两座城池,军营众人更是一片哗然。

  陈老将军颤抖着手写下书信,派人遣送回皇城。

  皇城。

  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当朝太子迎娶太子妃。

  终归是命定的男女主,尽管之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没过多久就又是如胶似漆。

  江陵寒身穿大红色婚服,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头,迎娶心上人的喜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坚毅俊朗,不知惹得多少姑娘红了眼睛。

  在他身后是八抬大轿和十里红妆,浩浩荡荡的队伍铺满街道。

  大街上众人在两旁伸长了脖子往前探,想一睹当朝太子爷的风采。

  伴随着火炮和喜庆的乐声,江陵寒终于到相府门前,他紧张得手里捏了把汗。

  “晴儿,我来娶你了。”

  新娘子刚跨过门槛,他就迫不及待翻身下马将其抱起。

  他是堂堂太子爷,没有人敢说于理不合。

  “啊~太子好帅,好想嫁给他。”

  “别做梦了,到谁都不会轮到你。”

  “真不知道这许晴有什么好的。”

  围观群众里,羡慕的有,嫉妒的有,议论纷纷,热闹非凡。

  未到夫家,新娘不许说话,许晴在一众声音中,娇羞的点头。

  江陵寒将她抱入花轿。

  众人纷纷鼓掌喝彩,突然一个姑娘的说话声传到大家耳中。

  “要我说还是镇国公主的身份样貌与太子比较搭一些,这许晴总感觉有点小家子气。”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江陵寒看过去,是尚书之女,他有些诧异。

  他记得之前她是喜欢自己的,而且因为赵司南是未来太子妃的原因与她势同水火,相看两相厌。

  没想到这会儿,她倒是说起赵司南的好来了。

  “嘘!”

  尚书之女还想继续吐槽,被旁边的丫鬟扯扯衣袖,她抬眼望向四周这才发现周围都安静下来了。

  她本骄横惯了,也不觉迫窘,瞪了江陵寒一眼。

  状似不经意间说道:“听说镇国公主又立新功了,本小姐可得去打听打听。”

  说完不顾众人的反应,转身离开。

  而镇国公主又立新功的消息则原地炸开,甚至热度隐隐有超过太子大婚的趋势。

  许晴在盖头下的面容扭曲,一双眼怨恨无比。

  赵司南,你都离开皇城了,为什么还要如此阴魂不散。

  许晴膝盖上的婚服,被她一双素手抓得满是褶皱。

  江陵寒看着尚书之女她离开的背影,喃喃道:“她又立新功了吗。”

  一时间五味杂陈,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那个曾经人人谈起皆是鄙夷不屑的皇城小霸王,摇身一变成了人人敬仰的最年轻将军。

  而他,这几个月来好像除了和江陵煜为晴儿争风吃醋,什么正事也没做。

  突然间新婚的欣喜都被冲散了几分,他摇摇头将脑海里的想法甩出去。

  利落的翻身上马,轻甩缰绳,伴随着喜庆的礼乐响起,婚礼继续。

  所幸花轿里的许晴不能看到这一幕,不然怕是会把自己气死。

  只是,冥冥中还是有什么东西悄悄发生了改变。

  没人注意到,丞相府院墙旁边一棵大树上,赫然有一抹身影斜靠着。

  墨渊看着渐行渐远的花轿,眼中无悲无喜。

  自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他对许晴的执念也已经放下。

  因为大病一场,他错过了她去边疆的消息。

  因为要处理为了许晴和皇上所做的交易,他无法抽身离开皇城去见她。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他一定不会为了许晴和皇上做个什么鬼的交易,他一定会和她解释清楚,他对许晴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他爱的是她,也只有她一人,许晴和江陵寒两人怎样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发生的事无法更改。

  现在他十分迫切的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小小的肩膀扛起那么多,是不是每天很累很辛苦。

  更害怕这段时间有别人陪在她身边,趁虚而入,给她倚靠,给她安慰,占据她心理的位置。

  那样,他会发疯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