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 第273章 父母兄弟都可以用来出卖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早上,杨翠捏着鼻子把宝蓝端来的中药一口干了,苦的她哟,连吃了两大口麦芽糖才把苦味压下去。

  这药大概是有安神助眠的作用,吃了药不久,杨翠就来瞌睡了。

  岑骁一晚上也没有睡,两口子相拥而眠。

  一觉睡到中午,岑骁是被热醒的,怀里像是抱着个火炉。

  “小翠,小翠。”岑骁吓坏了,因为杨翠浑身发烫,比昨晚上似乎还要严重。

  “来人,快去请孙大夫!”

  刀八接到命令立刻骑着快马飞奔而去。

  孩子们不知道杨翠遇刺的事情,只以为杨翠是生病了,一个个原本就担心的很,这会儿得知岑骁的吩咐的时候,急的哇哇大哭,一个个都要冲进去看。

  “你们别哭,别吵到你们娘休息。”岑骁一脸急躁之色。

  二丫三丫闻言,只能压制声音,泪眼汪汪的退到一边。

  很快,孙之昂又被刀八扛来了。

  “孙太医,我夫人早上明明已经退烧了,为何现在情况更严重了?”

  “正常情况之下的确不会这样,待老夫先给尊夫人号号脉。”

  孙之昂用丝巾改在杨翠的手腕上,然后才伸出手给她号脉。

  “这脉象……”孙之昂大惊失色,“夫人今天可是吃了什么?”

  “喝了一碗稀饭,吃了麦芽糖,其他的不曾吃过。”说完后,岑骁转而对几个孩子说:“你们先出去。”

  “我要守着我娘。”三丫说道。

  二丫:“我也要守着我娘。”

  岑骁看了一眼袁球,袁球心领神会,然后把二丫三丫小湖都带出去了。

  几个孩子最听袁球的话。

  这时候,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岑骁问:“孙太医,我夫人到底怎么回事?”

  “尊夫人是中毒。”

  岑骁一怔,随即道:“我和我夫人吃的都是一样的,为何我没事?”说完后,岑骁立即想到杨翠早上喝的药。

  “刀八你去把早上的药渣取来,通知下去,府里任何人不准出去!凡是接触过厨房的人全部控制起来!”

  “是!”

  “孙太医,请你务必治好我夫人。”岑骁双手抱拳,朝孙之昂鞠躬行礼。

  “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岑将军可以放心。”

  这时候,刀八回来了,告诉岑骁药渣不见了。

  *******

  忠义侯府。

  京都名流纷纷聚集于此,场面十分热闹。

  “谢夫人,哪位岑夫人?”

  “我等今日一来是祝贺谢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二来也是想见见岑夫人这位传奇人物。”

  “岑夫人是还没有到吗?”

  ……

  京都的几位贵妇扫视一圈都没有见到生面孔,不免有些好奇。

  “岑夫人身体抱恙,今日并未到场,几位要是想见岑夫人,怕是要失望了。”谢夫人说道。

  “身体抱恙?呵,莫不是自惭形秽,不好意思来见人?”说话的是王梦云。

  呙振宇的夫人王氏和王梦云是同族姐妹,一听到她说这话,假咳了两声,提醒她注意言辞。

  不过王梦云似乎没有明白呙王氏的用心,继续说:“也是,我们这里谁不是出身名门?她自卑不好意思出来见人也是正常的。”

  王梦云心里怨恨杨翠,逮着机会就要踩上两脚。

  “顾夫人这话可就说错了,我见过岑夫人两回,不论是容貌和气度都不输在座的各位,她今日没有来,定然是事出有因。”陈诗琪对杨翠很有好感,一个女人能把一手烂牌打成王炸,便足以令人敬佩。

  王梦云一噎。

  田夫人说道:“陈姑娘说的不错,我听说岑夫人昨天在郊外遇刺……”

  “遇刺?”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

  “说来也巧,我昨儿在胡府上碰到岑将军的人来请我妹夫去给岑夫人的丫鬟治伤,听说那丫鬟为了救岑夫人被砍成了重伤,也不知道岑夫人伤势如何,我已经递了拜帖,准备明日去探望。”

  田夫人的妹妹正是胡太医的的夫人。

  听她这么一说,大家就基本上相信了田夫人的话。

  “好端端的怎么遇刺了?”

  “看样子,我们出门也得小心了,临近年关,盗匪都猖獗起来了。”

  “没听说有盗匪啊。该不会是有人想害她吧。”兮兰公主说完,眼睛瞄向了仇茗萱。她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听到她的话,其他人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仇茗萱,毕竟在大家看来,这整个京都,跟杨翠有怨的也就只有她而已。

  沈家虽然跟杨翠也有些不愉快,但是沈南已经被送去了永州就读于枫林书苑,算起来,前途还没有彻底毁掉,跟杨翠得仇怨也谈不上这么深。

  但是仇茗萱就不一样了,照《恶毒女配》里所写,她早在万安县的时候就买了杀手想弄死杨翠了。

  仇茗萱听到田夫人说杨翠遇刺的时候,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期盼着杨翠最好这次一命呜呼。

  但是高兴不足一分钟,她就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不对了,兮兰公主更是话里有话。

  仇茗萱气的要死:“你们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干的!”

  陈诗琪跟仇茗萱素来不和,已然不是秘密,而且她的第一感觉也是仇茗萱干的!

  陈诗琪说道:“大家不怀疑别人,偏偏怀疑你,说明你其身不正。”

  “陈诗琪,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某人自己心里有数,多行不义必自毙!要我说还是岑将军有眼光,早知道某人不是个好东西,所以慧眼识珠娶了岑夫人。哦,不对,是‘嫁给’了岑夫人。”

  陈诗琪故意刺激仇茗萱。

  仇茗萱愤怒极了。

  眼看着陈诗琪和仇茗萱就要打起来了,谢夫人赶紧做起了和事佬,把这俩人分开。

  最后打是没有打起来,谢家人岔开了话题。

  不过仇茗萱买凶杀杨翠的消息却也因此传开了,而且是越传越烈,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状态。

  “到底是谁在害我?到底是谁?”仇茗萱在家里的大发雷霆。

  “小姐,这会不会是杨氏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丫鬟青儿小心说道。

  话刚说完,仇茗萱一巴掌甩过去:“蠢货!习红枚都伤成那样了,怎么可能是她自导自演的?”

  挨了打,青儿不敢吭声了,低着头安静的站在一旁。

  “小姐,也不是不可能,习红枚到底只是个下人,贱命一条,难保杨氏不会为了陷害您,牺牲一个丫鬟。”唐嬷嬷年轻的时候,什么肮脏事儿都见过,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别说牺牲一个丫鬟,就是父母兄弟都可以用来出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