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 > 第393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14
  许落一夜都未能成眠。

  乱糟糟做了许多梦,梦里一会儿是江远修,一会儿是顾骁野。

  最后顶着两个黑眼圈坐起来,外头夜色还很黑,才刚凌晨四点多。

  可许落已经彻底睡不着了。

  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远修,更不想再见到顾骁野。

  干脆叫了个车,打算先回家。

  趁着夜色,她背着包,独自出了庄园的门。

  天边一弯残月,空气里带着凉意与馥郁的花香。

  许落站在庄园门外等车时,脑子才稍稍清明了些。

  天知道昨天她坐着江远修的车来庄园时,心情虽然说不上多么开心,但至少还是愉悦的。

  但此刻她简直郁闷得无以复加。

  她压根就不该来的,不来,也就不会遇到顾骁野了。

  这个男人真的有毒。

  三言两语,随随便便的举动,就让她的心境起伏难平。

  她昨天对顾骁野说的那几句话,说她但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但凡江远修愿意,她第一个考虑的人,就是江远修。

  这确实是她的肺腑之言。当时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谁能想到不过短短时间,她自己就打了自己的脸,直接拒绝了江远修。

  虽说她暂时的确只想先把学习搞好,没想过感情的事。

  可她拒绝了江远修,却是真的。

  对江远修,没来由的歉疚,莫名觉得很对不起他。

  满打满算,昨天,才是她见到顾骁野的第三次。

  可她竟然被他的那些鬼话蛊惑了。

  就算他是威胁吧,可按她的性子,该不会听才对。

  许落赌气地想,说来说去,还是这人太无耻了。

  她喜欢谁,关他何事。

  等她明年拿了毕业证书,那时她偏要接受江远修,看谢凛敢如何。

  谢家再有势力,总也大不过法律和人情。

  说什么她喜欢的人不是江远修,说什么她答应了江远修会后悔。

  到时偏要让他看看,他的话,没一个准的。

  哼,他以为他是谁?

  凭什么断言她的人生。

  许落气恼地扯着身前几株木棉花的枝叶,一辆车缓缓停在她身前,明晃晃的车灯刺得许落的眼眸微眯。

  她还以为是自己叫的车,结果车窗降下来,看清驾驶座上的人是谁,许落呼吸都顿了顿。

  真是冤家路窄啊。

  怎么哪儿哪儿都能碰到他。

  许落别过头去,假装看不见他。

  “回城?”男人眉眼深邃,“上车,我送你。”

  许落不想理他,但他只是看着她,耐心等着她的答复。

  他的目光好像也有毒,深邃锐利,在他面前,好像所有心思都无所遁形。

  许落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

  最后不得已,她生硬地说:“我叫车了,马上来。”

  顾骁野却没有走,反而将车熄了火,车辆引擎的轰鸣平息下来,周边恢复了寂静。

  他眉心微皱:“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坐出租车,不安全。”

  许落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反正看到这人,就很气。

  她绷着脸:“坐你的车也不见得比出租车安全。”

  顾骁野推开车门,走到她身前,许落立刻警觉地后退。

  女孩眼中的惊恐一闪而过,顾骁野顿住脚步。

  “前不久有个新闻,看了吗。”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

  许落:“??”

  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她要他别管,他说什么新闻。

  她不吭声,侧过身去,张望她叫的那辆车。

  就听顾骁野缓声道:“你要没看,我念给你听——女子深夜乘坐顺风车失联,后被发现……”

  后面两个字顾骁野说不下去,他顿了顿,换了个词,“遇害。”

  这个新闻,许落当然知道,当时热搜都挂了两三天。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坐车,被司机奸.杀,作案手段残忍。

  这新闻搞得许落一度晚上都不敢坐车,早早就从学校回家,在家里复习。

  后来有关部门出了相应的监督预防措施,许落才稍稍放心。

  本来这事她都快忘了,他要不提,许落什么都不会多想,安安心心就坐车回家了。

  可此刻却不可避免地想到那桩凶杀案,心里都有了阴影,当时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尤其是此刻,黎明前的黑暗,周围万籁俱静,她又马上要坐出租车回城。

  简直汗毛倒竖。

  她强忍着那种不适,真的有些生气了,“我的事跟你没关系,也不用你管。谢先生,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的吗?”

  顾骁野静静地看着她,瞳眸漆黑清冷,有种异样的沉静。

  “我只管过你的事。”他淡淡地说,“安全问题,也不是闲事。”

  若是白天,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可现在天还没亮,回城将近两个小时,中间还有一段山路,她一个人坐车,他不能放心。

  许落心口都滞了滞,又是气恼,又是不自在,干脆不理他。

  “不想坐我的车,”

  男人也没勉强,“我让贺铸替你找江远修。”

  许落直接拒绝:“不需要。”

  这个点,才四点半,江远修和贺铸肯定都在睡觉。

  许落悄悄地走,就是不想让人知道。

  到时跟江远修说,因为学校有急事所以打车先回,也就将这事圆过去了。

  他现在给贺铸打电话,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四点多就偷偷走了吗?

  然而顾骁野已拿出手机开始拨号,许落真的有点崩溃。

  “我上车,我上车还不行吗。你别打了!”

  顾骁野弯了弯唇,这才收了手机。

  才刚上车,她叫的车也来了。

  顾骁野走过去不知跟司机说了什么,貌似还付了车费给司机,司机眉开眼笑地走了。

  车往城里开时。

  顾骁野不经意瞥到后视镜里,女孩垂头在抹眼泪。

  顾骁野握着方向盘的手都紧了紧,“怎么了?”

  许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委屈,还憋屈。

  本来她好好的跟江远修来参加聚会,结果一晚上过去,事情就成了乱糟糟的。

  打车回家,都还要被他恐吓,害得她连车都不敢坐了。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要遇到这个人。

  眼下顾骁野那么一问,她的眼泪更止不住,他还好意思问怎么了,她现在这样,不都是拜他所赐吗?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