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汉末豪杰传 > 第三十四章 输不是最尴尬的
  刘盘在登上城楼的的这几步路上,面上虽然一直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笑眯眯模样,但是心里却在一直犯难。

  他一直在想着怎么说才能让蹇硕在灵帝面前不要那么难堪,这一战他们赢得可是有些太过于干净利落了。

  不过直到灵帝面前他也没什么好办法,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早就说过灵帝其实非常聪明,很多时候他身边的这些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其实他都非常清楚。

  有的人惫懒就像他刘盘,有的人贪财就像赵忠、张让,还有的人野心勃勃比如他的那位何皇后。但是只要这些人能够为他所用,很多时候对于这些人的缺点他都会选择性的无视,这一切在他心里都是有一本账的。

  刘盘作为灵帝放在长水营校尉位置上的心腹,在军演这种事上跟他打马虎眼可不是什么好事。

  见了灵帝,刘盘和蹇硕各自行礼完毕。

  蹇硕直接光棍的就承认是自己孟浪了,长水营不愧是大汉骑兵之冠云云。

  刘盘自然还是笑眯眯的谦虚几句,不过任谁也听得出来那就是一些客套话而已,根本不走心的。

  灵帝依然笑得开心,蹇硕却郁闷的要命,刘盘继续的心中苦笑。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样的一次儿戏似得挑战大概就算是盖棺定论了。但是意外偏偏就是这个时候出现了。

  灵帝脸上的开心不是假装的,表扬了一番刘盘和长水营,自然也会鼓励几句蹇硕这个心腹。之后自然是就把目光转向了二人身后跟着的,虽然汉人打扮但是却明显胡人相貌的沮渠珀宝成。

  二人闪开身子分列两侧,让出中间给沮渠珀宝成直接跟灵帝回话。

  长水营里有异族人这点灵帝丝毫不意外。

  在得知沮渠珀宝成更是举族都投靠到大汉的庇护下的南匈奴人时,灵帝更是开心的大声笑了起来,直接就问沮渠珀宝成想要什么封赏。

  这一刻的沮渠珀宝成简直乐的都要蹦起来,对刘盘曾经把剿灭黄巾的建功立业的机会给了别人的怨念,也瞬间的就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一刻他恨不得直接就将胖胖的刘盘直接抱起来,原地转个几圈来表示一下他的兴奋之情。

  但是沮渠珀宝成心里也很清楚,灵帝虽然开口问自己想要什么封赏,可是自己如果真的有些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话那也是自讨没趣,还会给这位目前全天下最有权势的人留下一个极坏的印象。

  所以他虽然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但是却也在心里极力的压制自己的各种欲望,他要借这样的机会在这个全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心里留下一个极佳的印象!

  “臣原乃化外野人,蒙陛下仁慈才有机会托庇于大汉的羽翼下存活,能够得到陛下一句夸赞已经是臣的荣宠,臣只想着今后能够为大汉肝脑涂地,哪敢奢求什么封赏。只是~~~”

  听了这沮渠珀宝成的一番话,灵帝心里大感有面子,对于这个南匈奴人好感越盛,就连一边的刘盘都一边意外却也一边暗自点头。

  “只是什么?大胆的说出来,朕今日心情甚佳,对你的要求无有不允!”

  灵帝这句话一出来,如果是让当朝的那几位肱骨大臣听到了,肯定是会有一番义正辞严的劝诫。

  但是现在灵帝的身边却只有赵忠、蹇硕之流,自然他们二人是不会这时候去触灵帝的霉头的。

  一旁的刘盘当然也心里觉得不妥,但是也知道这是灵帝的邀买异族人心之举,如果沮渠珀宝成真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灵帝虽然金口玉言,但是以他的聪明必然是已经有了拒绝的托词。

  灵帝当然不会真的无有不允,他之所以敢这么大方的许愿给沮渠珀宝成,无非是打了如果到时候自己实现不了,还有身边一堆常侍、小黄门之流的狗腿子替他背黑锅。

  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搅黄谁的好事、贪墨了谁的封赏,那不是他们的拿手手段?大不了自己之后杀了一个给沮渠珀宝成解愤,自己里子面子到时候啥也不缺。

  要不然,养着这么一群贪财恋权的黄门、中常侍是干嘛的?不就是给自己背黑锅的么?

  更何况,灵帝觉得这个沮渠珀宝成也就是会趁机想多要点财物罢了,他如果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以他的水平长水营胡骑司马就是他的仕途顶峰了,想要像昭帝朝的金日磾那样的位极人臣那简直是白日做梦。不如趁这会儿灵帝高兴多多的索要点财物,让自己好在这洛阳京师之地逍遥快活一辈子来得实在。

  “臣斗胆,想向陛下讨要今日对阵的小黄门坐骑所装备之物作为赏赐,有了此物臣愿为陛下扫荡四方叛乱,黄巾叛匪剿灭指日可待。”

  沮渠珀宝成的要求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所有的人都大感意外。

  灵帝没有直接答应沮渠珀宝成的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却又忠心可鉴的请求。而是故作疑惑的问道:“汝可知这样的机会朕这里可是不多,为何不多求些财货反而重那坐骑所装备之物?”

  “往常我等草原各部与中原骑兵对决,其实主要胜在两点。其一便是我等出身草原各部,从小便与马匹为伍,骑术精湛。然而今日我麾下众军士却在骑术上并未占得什么太大上风,臣观察似乎与宫中众侍卫坐骑之装备有关。一开场我指挥部下数次与他们正面对冲,想要凭借更加优势的骑术直接冲散对方均未能得逞。众黄门、侍卫骑于马上甚是稳妥,如同常年生活在马背上之人一般。后来还是我改变了战术,利用了我们更加精通骑战战术配合这另外一个优势,不断地通过战术变化,才将蹇硕大人麾下击败。”

  沮渠珀宝成这话说得那可真是,灵帝喜、刘盘忧、蹇硕怒。

  灵帝当然高兴。按这沮渠珀宝成这话里的意思,这蹇硕献上来的骑兵之宝果真有用,而且是真的能大幅提高骑兵战力,一下子就能抹平不少汉骑和草原上各部骑兵之间的差距。

  而刘盘忧的就是蹇硕怒了。合着这沮渠珀宝成的意思,就是今天这一仗打的,你沮渠珀宝成赢了不假,但是宫中的这群小黄门和侍卫组成的临时联军也没输?输的就只有我蹇硕临机战术上比不上你沮渠珀宝成?

  献宝之功也掩盖不了蹇硕此时的郁闷与羞愤。

  毕竟他蹇硕能在灵帝面前有一席之地,依仗的便是自己的“知兵”之名,这一下子不是把自己最大的依仗给拆穿了么?以后自己还怎么能让灵帝继续的对自己青眼有加?

  原来自己安排的这一场秀,竟然是来打自己的脸的?还是二段连击!正所谓输不是最尴尬的,因为自己输才是最尴尬的啊!

  校场的城楼上,气氛一时间又是尴尬又是诡异了起来。

  不过除过灵帝之外,还有一个人一样也是非常的开心的旁观着这一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