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太上老祖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 第9章 头顶三个旋儿,打架不要命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杨恒离开了大殿,悄悄地来到了广场上。

  此时。

  朝阳已跃出云海,洒下万道金光,驱散了晨雾,照亮了整座青羊山。

  洗髓宗的面貌,清晰可见。

  广场上。

  有宫殿数座依山而建,琉璃金瓦在朝阳的照耀下显得金碧辉煌,再远处,有房舍数排,青瓦屋脊上,几只灵鸽在上面休憩,时而交颈缠绵。

  这是一幅温馨的画面。

  可是。

  在广场前面,那个歪脖子枣树下,二徒弟魏春桂却挽起袖子,在埋头磨刀。

  沙沙有声。

  广场并不平整,杨恒走的时候还绊了一跤,二徒弟魏春桂闻声豁然回眸。

  “这老魔头该不会是听到我磨刀,吓得腿软了吧?!”

  魏春桂眸光幽幽。

  杨恒心头一跳,自己不能暴露被吓到了。

  得硬起来。

  他急忙微笑道:“乖徒儿,你的偏分发型不错,很配你的气质啊!”

  “师尊若喜欢,徒儿也可以为师尊做一个这样的发型。”

  二徒弟魏春桂起身行礼说道,表面上非常恭敬。

  “嗯,好,难得乖徒儿有这番孝心,那就来吧!”

  杨恒笑着点头道,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

  二徒弟魏春桂很快搬来了椅子,还有一面一人高的大铜镜,靠着歪脖子枣树而立。

  “请师尊坐在这里,让弟子为您理发!”

  魏春桂说道,咧嘴一笑,扬了扬手里的刀。

  “对了师尊,弟子理发用的不是剪刀,而是黑龙刀哦!”

  “唰唰唰”

  刷了几个刀花,黑龙刀虽然断裂剩下半截,但刀背光滑明亮,太阳一照,反射的光让杨恒一阵刺眼。

  杨恒不由眯眼。

  二徒弟魏春桂嘴角微扬,心中暗乐。

  “这老魔头如果气血枯竭,修为尽失,真的敢让我给他理发吗?!该不会直接吓尿吧。”

  同时。

  在远处的大殿房顶上。

  大弟子李大秋和小弟子苏小鹿探头探头的偷窥。

  他们凝望着广场上的一幕。

  大弟子李大秋抽了一口旱烟锅,眼中闪着精光道:“看,小师妹,你的二师兄开始行动了。”

  “他的磨刀声果然让老魔头露出了破绽,吓得他走出了大殿。”

  “按照计划,你二师兄会用黑龙刀为老魔头理发。”

  “如同老魔头敢露出一丝畏惧或破绽,你二师兄的黑龙刀就会又快又狠的斩下!”

  小师妹苏小鹿担心道:“万一把老魔头一刀砍死了,洗髓真术咋办?谁给咱们洗髓伐脉呢?”

  李大秋自信一笑,“放心吧,老魔头毕竟是准帝,砍掉了脑袋只会重伤,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到时候,我们慢慢捯饬他,修理他,调教他,嘿嘿嘿......”

  苏小鹿听到了,不由美眸满是崇拜的道:“大师兄,你好棒!”

  广场上。

  魏春桂按照计划行事。

  他询问了杨恒是否要理发,同时观察着杨恒的表情,却见杨恒面带微笑,没有丝毫异常,大大方方坐在了椅子上。

  而对面的铜镜里,映出了杨恒的模样。

  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耄耋老人。

  满脸岁月皱纹,牙齿也快掉光了,卷起袖子的胳膊上的血管如皮肤下钻了一条条蚯蚓一样,浑身枯瘦如柴,行将就木。

  这般看来,似乎是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

  没有任何危险。

  然而。

  他深陷的眼窝里那沧桑的眼眸,却泛着冷酷光芒,如鹰眼一般锐利,如毒蛇一样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而笑的时候,笑容三分和蔼,六分狠辣,还有一分诡异。

  尤其是两条眉毛,笑起来就会抖动,如两条蜈蚣在跳舞,邪气凛然。

  “这就是我吗?”

  “一看就是狠茬子啊!”

  杨恒心中满意,微微颔首。

  身侧。

  二徒弟魏春桂瞥了眼杨恒,发现他竟然在对着镜子自恋,不由心中冷笑。

  “老魔头还装得挺像,但睿智的大师兄已经告诉他应对之策。”

  沉吟了下,魏春桂恭敬的问道:“师尊,弟子擅长四种发型,大背头,小背头,偏分,还有毛寸。”

  “请问师尊,您要哪种发型?”

  杨恒惊讶。

  这个孽徒竟然还是个高级理发师啊!

  他沉吟了下反问道:“乖徒儿,你看为师适合什么发型?”

  魏春桂走上前来,端详杨恒片刻,认真的道:“师尊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五官立体硬朗,有一种很强烈的硬汉的感觉,眼神犀利如鹰眼,眉毛如蜈蚣,所以.....”

  他顿了一下,道:“所以,弟子斗胆认为,大背头发型最配师尊您的气质!”

  “好,那就大背头!”

  杨恒思索了下,欣然点头。

  “是!师尊。”

  魏春桂应了一声,提着半截黑龙刀开始为杨恒理发。

  杨恒从镜子里观察自己这个二徒弟。

  他高大魁梧,一身黑袍披风,梳着偏分发现,油光锃亮,眼神明亮锐利,挽起袖子的手臂上肌肉虬结,裤管卷起半截,气质高冷。

  如果说大弟子李大秋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那二弟子魏春桂就是个扛大刀的肌肉大汉。

  二人性格和体型特征迥然不同。

  此刻。

  二弟子魏春桂为杨恒理发,神情专注而认真。

  黑龙刀在他的手里灵活转圈,刀刃唰唰唰的擦着杨恒的头皮而过,带起缕缕白发随风落地。

  “咦?!师尊,您竟然有六个旋儿?”

  魏春桂忽然说道,眼睛盯着杨恒的头顶,一幅吃惊的样子。

  杨恒微微一笑道:“在为师的家乡,有一种古老的说法,说头顶的旋数,代表了人的命理,不同的旋数,有不同的性格。”

  魏春桂不由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是什么命理?求师尊解惑。”

  杨恒朗声道:“一旋刁,二旋滕,三旋打架不要命,四旋敢跟金刚碰,五旋当个总司令,六旋敢从天上蹦!”

  魏春桂:“......”

  他的眼皮一阵乱颤。

  杨恒说的金刚和总司令他听不懂,但最后那句“六旋敢从天上蹦”,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老魔头就是六个旋,他莫非在暗示自己是个狠茬子,让我不要自误?......”

  魏春桂心中沉吟,手里动作不停,嘴里回道:“师尊,弟子头顶的旋没您的多。”

  “你几个旋?”

  “弟子只有三个,打架不要命的三个旋儿!”

  魏春桂加重语气说道,同时向着杨恒的脖颈大动脉处倒吸了一口冷气,手里刷了个刀花。

  杨恒脖子一凉。

  通过镜子瞥了一眼,发现魏春雷手提着黑龙刀,眼睛泛着冷光盯着自己的脖颈大动脉。

  杨恒心头一跳。

  “这孽徒莫非等不急了,现在就要砍我?”

  “他刚才还说自己头顶三个璇儿,打架不要命!”

  于是。

  杨恒轻咳了一声,故意道:“乖徒儿啊,为师的大背头发型理好了吗?理好了的话,把你的黑龙刀给为师用用。”

  “师尊要徒儿的黑龙刀作甚?”魏春桂心中一紧。

  杨恒扬了扬手,道:“为师想修剪手指甲,手指甲有些长了。”

  魏春桂愕然,心中却是一动。

  “不久前,老魔头一手指头崩断了我的黑龙刀,大师兄后面分析老魔头可能当时用了折损寿元的秘法,实际上他的手指头脆的很。”

  “现在,却是个机会可以试试老魔头的手指是不是真的那么硬。”

  于是。

  魏春桂恭敬的道:“师尊,修剪指甲哪需要您老亲自动手呢,让徒儿来就行了!您的大背头发型马上好了。”

  说着,手里动作加快,在杨恒的头发上摸了一层种绿油油的东西,似是发泥,开始为杨恒的头发定型。

  可镜子里看去,满头是绿。

  太阳一照,更是绿的刺眼。

  杨恒不由问道:“乖徒儿,你这里只有绿色?”

  “还有其他颜色。”

  “唔,那下次就换个颜色吧!为师不喜欢绿色。”杨恒说道。

  “是,师尊,徒儿记住了。”

  魏春桂恭敬的回道,心中却在冷哼。

  绿色不好吗?

  绿色咋啦,绿色惹你啦?!

  我姓魏的就喜欢绿色!

  这老魔头人越老,臭毛病还越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