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重生后渣攻不肯分手 > 第 20 章 第二十章
  野兽终究是野兽,周子扬一旦尝到了甜头,露出了他欲|望的獠牙,就再也玩不起什么高傲矜持的把戏,只知道迫不及待的索取,心急火燎的撕扯,饥肠辘辘的的吞噬。他甚至等不及从这里到卧室的距离,就把何叶压在了身下。

  何叶被亲的头皮发麻,呼吸困难,随即整个人突然被周子扬翻了个身,按在了地上。本来对这种事,何叶虽然不喜欢,也已经习惯了。但是如今心里和周子扬疏远了,何叶对这事也突然升起了百倍的反感。他死命的去推拒周子扬。“等一下,等等。”

  但是周子扬饿了这么多天,早就饿狠了,此时沉浸在他的盛宴里,根本听不进去。

  尖锐的剧痛让何叶立刻红了眼眶,他不由得再一次怀疑,他当初究竟为什么会答应和周子扬在一起?

  在疼痛和屈辱的反复煎熬之中,何叶忽而就泛起了一阵恶心。他想起来了。

  周子扬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吵着要和他一起出国。何叶没法心安理得的让周子扬负担他的学费,家里又不会答应,所以一直有所迟疑。周子扬自然很生气,但是周子扬生气的时候从不明说,只是在各种不相关的地方找茬,存心不让何叶好过。两人僵持了好久,直到某天,周子扬开始为了何叶不让他做到最后这件事大发脾气。

  “我是你男朋友,你凭什么拒绝我?”

  何叶却直接愣住了,“你是我男朋友吗?”

  周子扬初中开始找他练习接吻,高中又非要和他相互“帮忙”,可周子扬从来没有说过他们是情侣关系。何叶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两个男生也可以当情侣,他的惊讶是发自肺腑的。

  可惜他的惊讶看在周子扬眼里,却又变成了另一个意思。周子扬直接炸了,“不然谁是你男朋友?!”

  何叶的脑子还在迟钝的消化这突如其来的信息。但是周子扬早已气的摔门而去。

  何叶也没法好好思考,只能条件反射的去追周子扬。他下楼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只能一直给周子扬打电话,却根本联系不上他。

  周子扬晾了何叶一天,半夜的时候,耿童反而给他打了电话,给了他一个地址。被吵醒的何叶只能爬起来,打车去了一个酒吧。周子扬被他那群同样不可一世的二世祖朋友包围,看见他也不给好脸色。何叶叹了口气,主动走过去,让周子扬和他回去,周子扬却抓了两罐酒放在何叶面前,让他喝了。

  这酒看着花花绿绿的,入口也是甜的,谁知何叶喝了一罐就觉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胃里火烧火燎的。他撑着喝了第二罐,提着不听使唤的腿,勉强站了起来,才说了一句,“子扬,回家吧。”随后就一头栽倒,直接断片了。

  再恢复意识的时候,首先感到的就是一阵强烈的恶心。何叶急忙把那种呕吐的感觉压下,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的脸正被周子扬按在被子里,整个人被周子扬压着,根本不能动弹。知觉渐渐苏醒,何叶想吐的欲望立刻被更加难以忍受的疼痛所取代。

  何叶又惊又恐,可无论何叶说什么,周子扬都根本不放开他。“你说,谁是你男朋友!”

  周子扬压在他身上肆意妄为,恶心和疼痛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此消彼长,推波助澜,摇的何叶支离破碎,痛的他神志不清。

  等周子扬终于放开了他,何叶挣扎的爬下了床,直接吐了个天昏地暗。随后又发了一周的高烧。

  除了恶心就是疼。除了疼就是恶心。

  18岁的周子扬粗暴,急躁,不知节制。如今28岁的周子扬装进了20岁的壳子里,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何叶又想哭又想笑。在这场让他格外难受的缓慢凌迟之中,何叶终于意识到,周子扬从来没有变过。可笑的是曾经的他,识人不清,天真愚蠢,竟然非要去温暖一条捂不热的毒蛇,还妄想与之交心。结果被咬的遍体鳞伤,又能怪谁呢。

  好不容易挨到了结束,周子扬终于满足,蹭着何叶的脖子,亲昵的喊他,“哥。”

  何叶攥紧了拳头,回身一看,周子扬竟然闭上了眼睛,仿佛就想要抱着他,直接在玄关这的地板上睡过去。

  何叶咬牙切齿的去推他,“你放开我。”

  周子扬这才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抓着何叶的手,和他一起去浴室洗澡。

  热水浇下来,何叶的恶心劲刚有所缓解,周子扬就再次黏在了他身上。

  周子扬连着好几天没睡好,现在终于把何叶弄回来了,他才觉出困来,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周子扬闭着眼睛,靠在何叶身上,一想到一会他们就能像以前一样抱着睡一觉,心里就充满了期待和一种暖呼呼的感觉,比热水还舒服。

  周子扬恨不得挂在何叶身上,何叶却只知道推他,“我就当你答应放过他们了。”

  周子扬闻言就睁开了眼睛,“你那么关心他们干嘛?”

  何叶没有说话,皱着眉想把周子扬搭在他身上的手臂扔下去。

  周子扬自然不肯,反而整个人都贴了上去,“哥,我好困。”

  周子扬想坦白说没有何叶他都睡不着,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了何叶的表情。何叶虽然在他怀里,却极力扭开了脸,眼底的情绪,分明是嫌恶。

  周子扬心里忽地一疼,刚刚温馨的幻觉立刻就被扎破了,碎了一地硌人的渣子,“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

  何叶仍是不愿意看他,不耐烦的问道:“你哪里需要关心了?”

  他哪里都需要关心,就要何叶关心。周子扬咬了咬牙,一下捏住了何叶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你这是什么态度!”

  何叶抿了抿唇,眼里也带上了怒意,声音却是冷的不行,“你觉的我该是个什么态度?”

  反正不是现在这样的!好像迫不及待的想从他身边离开,好像再也不想和他说话了。周子扬下意识的抓紧了何叶,憋了半天,也只能说道:“我要你像以前一样。”

  何叶几乎想笑,却没能成功。“我们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何叶对他的态度太冷漠了,冷到周子扬的怒火再也烧不起来,没了愤怒的遮掩,那些陌生的情绪反而趁虚而入,紧紧的捏住了他的心脏。周子扬第一次清晰的感到了心慌,触到了恐惧的边缘,可与此同时,他还感到困惑,“为什么不行?”

  何叶盯着周子扬看了半响,平静的说道:“我已经不想和你在一起了,也不会再哄着你了,你强迫我是没用的。迁怒别人更是没有用的。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不要像个孩子一样。”

  可周子扬根本不想听这个。“你只能和我在一起!不然你要和谁在一起!”

  何叶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周子扬,没有再说话,直接出了浴室,套上衣服,来到了门口。何叶早该想到的。他根本就不应该妄想和周子扬沟通,周子扬从来都只顾他自己,根本不讲道理。何叶只觉得一刻都呆不下去了,他只想离开。

  但是他握住门把手,却发现这门他根本就打不开。这门锁是特制的,是双向的指纹锁。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走吗?”

  何叶心里咯噔一下,回过头去,周子扬正如同一个恶魔一般站在他身后,脸色阴沉的可以。

  何叶不敢置信的说道:“你要锁我在这?”

  周子扬一步步的逼近了他,“我说要和之前一样,就是要和之前一样,我有的是办法逼你就范。”

  何叶简直想把周子扬的脑袋撬开看看,“你疯了吗。”

  何叶自觉他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周子扬过,周子扬哪怕还能念一点旧情,哪怕稍微懂得考虑他的感受,都不该这样对他。

  何叶气的闭上眼睛深呼吸,极力理论道:“周子扬,我和你在一起还不够久吗?十年!我根本不欠你的。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周子扬站在何叶面前,却再次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心脏的撕裂感。

  何叶这话算是什么意思。十年又怎么样?何叶说好要陪他一辈子的。怎么?在一起十年就觉得腻了,烦了?听何叶的语气,好像他花这十年就是为了还债,是迫不得已?何叶觉得他已经浪费了十年时间在自己身上,自己就不该有脸要更多?

  这些问题在周子扬胸腔里横冲直撞,他只觉得被一口血卡在喉咙里,又酸又涩,半天也只能吐出一句。“够你麻痹!不够!”

  怎么能够呢。周子扬也和何叶在一起十年了,可他一点也没觉得腻呢。他还是每天都想和哥在一起。以前可能还没觉得,可这下分开了几天,周子扬就越发意识到他不能忍受和何叶分开。他和何叶在一起越久,反而越发无法忍受没有何叶的生活。

  周子扬捏着自己的胸口,呼吸都困难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自从何叶说要分手,一切都不太对劲了。

  周子扬本来还能强行安慰自己,他就是需要何叶的身|体。只要把何叶绑在身边就行了,没什么好怕的。可是现在他又隐约意识到,单纯的把何叶困在他身边似乎还不够。不然何叶的冷漠和嫌弃不会让他这么气愤又难受。

  周子扬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漏风一样。好像有什么东西只有何叶能填上,可何叶根本不管他了。

  周子扬从来都不喜欢受控于人。如果别人敢让他这么难受,周子扬早就计划如何弄死对方了。

  但是面对着何叶,周子扬却只剩下抓心挠肺的失落感,和愈演愈烈的不满足。何叶越不给他他想要的,他反而更加渴望何叶的触碰,思念何叶的温柔。他非但不想要把何叶一把丢开,反而一定要回到之前不可。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