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成了大魔王他媳妇儿 > 第 12 章 第十二章
  这几天季安安已经把所有的卷子重新做了一遍,并且让“陈宁”给他估了分数,所有的成绩一加再对比往年a大的录取分数,如果不出意外,季安安觉得自己考上a大的事是没跑了。

  虽然他一直自信满满,不过看到这个结果仿佛希望更大了。

  他想了想,美滋滋给“陈宁”发消息:[哥,这么久真是太麻烦你了,你真好,等成绩出来了我请你吃饭,好好感谢感谢你。]

  xy:[好。]

  季安安见他同意,立刻乐了,有了这个理由,等到时候“陈宁”回谢家了,他就不愁没理由主动去找“陈宁”了。

  诶嘿嘿,他可真是一个会居安思危的大聪明。

  季大聪明乐滋滋的给“陈宁”发了晚安,闭上眼睛刚看到微笑着向他招手的周公,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就响了,季安安胡乱的摸过手机,心说这是那个大混蛋大晚上打扰他睡觉,一看手机,哦,是谢逸啊。

  他侧睡着接通手机,直接把手机放在耳朵上,手缩回被窝,懒声懒气的问,“大晚上的,干嘛啊?”

  那边谢逸阴测测的笑了,“我在这里背书,你还想睡?陪我一起熬夜吧!”

  看他这样子,被《琵琶行》折磨的不轻,季安安心说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打扰我睡觉的事了,他打了个哈欠,无语道,“不是还有明天一天吗?你急什么?”

  “你说的轻巧,我刚刚打完游戏准备看一眼《琵琶行》到底是什么,看完我就不想睡了。”谢逸声音听起来都很崩溃,“这特么是人背的吗?我读了两边都没读通顺。”

  季安安终于憋不住笑的花枝乱颤,手机直接掉到了脸旁边,他对谢逸的学渣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那边的谢逸颤抖着手捏着自己好不容易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崭新的课本,看着上面让人眼花缭乱的《琵琶行》,听到耳边传来季安安幸灾乐祸的笑,立刻咬牙切齿道,“你还好意思笑,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至于搁这背书吗?啊?”

  季安安被他这么一闹,已经清醒了不少,听他指责自己立刻不乐意了,义正言辞道,“诶,你这话说的就不太对了,还不是你先跟你哥告我黑状的?我觉得我已经很心慈手软了。”

  和被大魔王打一顿比起来,他觉得背《琵琶行》已经算是轻的了。

  然而,谢逸显然并不这么认为,还在疯狂抱怨,季安安抱着自己心爱的被子蹭了蹭,敷衍安慰,“你想想,人家白居易都能写出来,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背不过吗?”

  谢逸灵魂三问,“白居易是谁?你好朋友吗?他能写出来关我什么事?”

  季安安,“…………”

  谢逸果然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反正跟他是解释不通了,季安安选择放弃,十指翻飞挂掉了电话,并且开了飞行模式。

  哼,让你再打扰我睡觉!

  被挂电话的谢逸,“…………”

  季安安,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第二天,季安安是被人摇醒的,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谢逸凑近的大脸。

  “啊啊啊——”季安安吓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反应过来后随手朝他扔了一个枕头,气呼呼,“你干什么啊!”

  谢逸坐在他窗边,书往季安安脸旁边一拍,一脸无辜,“找你帮忙啊,我现在还念不下来《琵琶行》,你给我教教。”

  哼!我不睡你也别想睡!

  季安安摸出手机眯着眼看了一下时间,才六点多,他严重怀疑谢逸是来报复他的。

  季安安气的直接用被子蒙住了头,闭上眼睛继续睡。

  谢逸原本还在等他起来,结果一转眼,人又睡着了,他心说我哪能让你睡,立刻趴到他旁边扒拉开季安安脸上的被子,对着他一通吼,“你快起床了!睡什么睡,起来嗨!”

  季安安依旧坚韧不拔的闭着眼睛换了一个方向继续睡,谢逸本着再大的困难也要上的精神,跟着他转头继续喊,饶是季安安睡眠质量再好也经不起他这样折腾。

  季安安烦不胜烦,头顶翘着呆毛,眯着眼睛打开手机递给谢逸,“你跟着这个背。”

  “这啥呀?”谢逸一脸好奇的接过手机,看到上面的东西立刻瞪大眼睛,特没见过世面,“好家伙,这还是一手歌啊?哎呦,那就好办了,我跟你讲,我最喜欢唱歌了,我觉得我不用晚上,中午之前就能学会!”

  “…………”

  “诶,你手机灭了,密码多少啊?”

  “…………”

  “诶,你说话呀?”

  睡觉三番五次被打扰,季懒蛋彻底爆发了,闭着眼睛就喊,“……你自己没手机吗?你不会用自己的手机吗?我跟你讲,你再打扰我睡觉,就去找你哥背!”

  最后一句话的份量太重,谢逸彻底认怂,一脸乖觉的抱着书除了房间。

  寻常人被这样吵这么久早就睡不着了,但是季懒蛋是谁?他这个名号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谢逸刚出去没多久他就再次成功约到周公,再次醒来已经是十点多了。

  季安安闭着眼睛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这才磨磨蹭蹭的打着哈欠趿拉着拖鞋出了房间,没想到谢逸还坐在他家客厅里,正盘着腿对着手机念念有词。

  也就是他房间隔音好,要不然估计还得被这家伙给吵醒。季安安觉得他应该感谢他爷爷,真是特别有先见之明。

  谢逸见他出来,心里特别不平衡,“你可真能睡。”说完手里捧着书屁颠屁颠的走到他面前,又笑了,“嘿嘿,我觉得我会背第一段了,我背给你。”

  季安安已经不指望他能全文背诵了,要不是怕大魔王问起来,他都不想让谢逸背了,他心累的摆了摆手,“背吧背吧。”

  然而他并不知道,还有更可怕的事正等待着他。

  凡是认识谢逸的都知道,说他唱歌五音不全都是抬举他了,听这家伙唱歌和听人杀猪对耳朵造成的伤害不相上下。

  他唱第一句的时候季安安表情就有些不对劲,等唱第二句的时候,季安安脸都绿了,他忍住捂耳朵的冲动,试图和谢逸商量,“那个,你能不能不要唱?”

  谢逸立刻不乐意了,“我不唱我怎么记得下?”

  季安安不是很明白他的逻辑,一脸问号,“你都会唱了还记不下吗?”

  “反正我就是要唱,要不然我没有感觉。”谢逸很坚持,看这是要折磨季安安到底。

  说完,他还一脸警惕,“季安安你不会是故意为难我吧?我跟你讲,你不要太过分啊?我也是有脾气的……”可能是想到了他哥,最后一句话说的特别没底气。

  背书还需要感觉?

  谢逸有没有明白“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季安安不知道,但是季安安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要亡我季安安啊!

  等下午谢逸终于磕磕巴巴的背……啊不,唱完的时候,季安安比谢逸还开心。

  谢逸唱歌太难听了,尤其是这首歌还有戏腔的部分,他捏着嗓子唱简直堪比生化武器,他现在脑子里全是这魔鬼般的歌声。

  谢逸见季安安生无可恋的瘫在沙发上,好奇的问,“我唱歌真有这么难听吗?”

  “不!”季安安呵呵一笑,有气无力道,“是特别难听,非常难听!魔音绕耳别说三日,没用七八日我都没办法缓过来。”

  谢逸被说唱歌不但不觉得受打击,反而一脸得逞的哈哈大笑,“哈哈哈……,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以后要是再惹到我,我就唱歌给你听。”

  季安安,“…………”

  有被威胁到。

  谢逸不但完成了任务,还成功报复了季安安,一扫之前的郁闷,嘴里哼着刚刚学会的《琵琶行》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提醒季安安,“你记得跟我哥说一声,我背完了啊。”

  耳朵不但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还要去找大魔王,季安安觉得自己这一波亏了。

  哎,没想到他季安安一世聪明竟然毁到了谢逸的身上!

  ——

  眼看着高考成绩要出来了,季安安每天照样吃吃喝喝没心没肺,一点都不紧张,非常的胜券在握。

  结果季妈妈他们,三天两头的打过来电话安慰他,让他放松,甚至于一直跟他不对付的他爸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柔和了很多,硬生生把季安安给安慰的紧张了。

  他也不知道他紧张个啥,反正就是瞎紧张,并且迫切的想要寻找共鸣,但是又不能跟他家里人说,要不然他们只会让他更紧张,

  季安安在床上滚了一圈,打开手机给苏言发消息:[言言呀,高考成绩这几天就出来了,我突然有点紧张,急需你的开导。]

  是安安呀:[猪猪叹气.jpg]

  苏誩:[你还有紧张的时候?稀奇啊,不过那啥,我这边有点急事,晚点再开导你哈。]

  是安安呀:[奥,好啊。]

  好兄弟苏言不靠谱,他只能去找谢逸。

  是安安呀:[告诉你一个特别恐怖的消息。]
    文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