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不要藏在纸条里 > 第 14 章 Time
  乐意试图组织语言。

  冷冰冰的机械音在近乎死机的脑海中响起:

  “脑内五千年汉字搜索启动中……搜索失败。

  文字乱码信息组织中……组织失败。

  ……意识表达能力已清零,请尝试关机重启。”

  乐意经受了史无前例的社会性死亡。

  他好像看见了名为“尴尬”、“羞耻”的两恶霸正对着一个贴着“乐意”字样标签的小人疯狂输出。

  他猛地扶住烧到与太阳等温的额头,心中泪流满面。

  谢谢作者啊,这么忙还来亲自伤害我。

  他羞愤欲死,恨不得找块豆腐自尽,另一位当事人却若无其事地单手支颐,打量着他。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少年的眼眸是水淋淋、湿漉漉的,他脸上的热度已经烧到了耳尖,色泽鲜艳欲滴,他略微偏着头,目光闪躲,回避着时有妄的视线,像一只被人欺负狠了的小松鼠,身子钻进树洞里却忘了毛绒绒的尾巴还在猎人的视野中。

  时有妄唇边勾起一抹浅淡又戏谑的笑意,声音沉沉地唤:“乐意。”

  少年下意识缩起肩膀,瓮声瓮气地回答:“你好,我有事不在,等会也不和你联系……”

  “转头,看着我。”

  他的声音如同美酒,带着蛊惑的意味,乐意抿了抿唇,目光闪烁着对上他的视线。

  时有妄背着光,神色晦暗让人辨不出喜怒,唯有腻在人脸上的眼神,仿佛是蛇吐出信子打量可爱的老鼠,思考着如何绞紧它,吞食它。

  “刚才分神,没太看清。”

  乐意已经无暇分析他的话是真是假了,几乎是下意识松了口气,还没等吐匀,就被他下一句话再次吊了起来。

  时有妄略微抬起眼,用平时给他讲题的语气说:

  “所以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吗?”

  乐意:“……”

  要融化了,要死掉了,真的要死了!

  他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其实我也没太看清。”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乐意试图挣扎:“我没……”

  “为什么脸红?”

  乐意弱弱地试图挣扎:“没有……”

  “为什么……这么热?”

  乐意:“……”

  他放弃挣扎了。

  时有妄顿了一下,往前倾了倾身子,挡住窗外的落日,他的脸近乎完全浸没在阴影中,一字一句都好像在审判与蛊惑的天平间摇摆不定。

  “我很好奇,你是看到了什么样的内容才会这样……要用谎言掩盖真相。”

  他像是病毒,彻底席卷了乐意所有的感官,逼得他不得不缴械投降,试图再次关机重启。

  乐意大猫踩奶似的来回搓着自己的衣角,他大脑一片空白,理智基本断层。

  他小声说:“一些……不太好的东西,我也没仔细看。”

  “所以你给我要给我看的是一些不太好的东西吗?”

  乐意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思维似乎被带跑偏了,但他实在不好意思大声嚷嚷说:“对!没错!我带你看以咱俩为主角的小yellow文!”

  他瓮声瓮气地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之前没看过……”

  眼看着他要缩成一团小狐球,时有妄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威压顷刻间如潮水般淡去,被他收拢得干干净净。

  他伸出一只手,如愿以偿揉了揉乐意细软的发丝,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原谅你。”

  乐意嗅到来自他身上浅淡的香水味,像是一个安抚的吻,他躁动的心跳在胸腔内咚咚地作祟。

  像是气势汹汹的罐装汽水。

  ……

  夜幕降临,月明星稀,明天大概会是个好天气。

  乐意放学回家又草草对付了一口晚饭,到了晚上刷题时闹得有些胃疼。

  他放下手中的笔,长出一口气,一边按揉着腹部,一边摸过手机给许展玉发了条消息。

  IDO:【展堂,你有没有罗清的手机号?】

  许展玉:【没有的亲。】

  许展玉:【大神你要他手机号干嘛?】

  乐意接了半杯热水,慢吞吞地咽下去。

  IDO:【老任让我整理班级信息,我下午给罗清发微信他没回我,我想着要不给他发个短信。】

  IDO:【你知道其他人谁有罗清的联系电话吗?】

  许展玉:【。】

  他犹豫半晌,以蜗牛爬的速度打出一行字:【他啊……我之前跟他一个班都没有联系方式,咱班的肯定也没有……这人性子挺怪的,有一点点不合群。】

  乐意喝水的动作一顿。

  上次分班从平行班考进A班的人不止许展玉,还有一个罗清。

  他们两个本来是一个班的,按理来说考进来之后难免有些“惺惺相惜”,但是乐意还真没见过罗清主动找过许展玉,也没见过他平时和谁走得近。

  许展玉:【宣布一个捷报,我听说施越被打了!偷笑.JPG.】

  乐意在脑海中搜索了整整十秒钟,才把“施越”这个名字从茫茫人海中拎出来。

  IDO:【你消息可真灵通啊……】

  许展玉:【过奖过奖~】

  许展玉:【话说我之前就想问了,大神你的ID为什么叫IDO。】

  他把最后一口热水咽下,不紧不慢地回复:

  【“我愿意”的英语翻译不是“Ido”嘛,四舍五入“我乐意”也是“Ido”,正好大写凑在一起拼个IDO】

  许展玉:【。】

  许展玉:【大神你的英语真是……】

  他憋了半天,终于憋出内伤之前发出四个字:【栩栩如生。】

  乐意:“……”

  我怀疑你在骂我,并且我有证据。

  【鬼斧神工。】

  【自由自在。】

  【别有洞天。】

  IDO:【停。】

  IDO:【你看我面容平和根本没有在生气啊.JPG.】

  乐意退出聊天页面,目光落在列表中某条未读信息上呆了呆。

  他忍着胃痛与恶心,拇指轻轻点了一下屏幕。

  皓:【乐哥,十月一放假我们打算找初中班主任老胡吃饭,我先来问问你,你去吗?你要是去我就不找阮哥了,你懂的。】

  乐意下意识锁了屏幕。

  当与外界的联系切断,一瞬间内他好像置身于不属于任何维度的地点,万籁俱寂,只有摆在客厅的钟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像是强壮有力的心跳。

  ——“阮哥说他很想你,你呢?”

  唐吟带着笑意与恶意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毫无预兆撕开了陈年旧疤,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从中流出污黑的脓血。

  乐意本有些天真地以为那件事之后,“阮哥”这个人便会彻彻底底地淡出他的视野,随着时间推移而成为一道留在过去的伤痕。

  在此之前,生活确实也按照他所设想的轨迹所走。

  但是唐吟的出现不无清晰又恶毒地告诉他:

  “还没完。”

  这件事,还没完。

  还有人记得。

  乐意伸长了手臂,从床头柜摆放着的爷孙三人合照后摸出一物。

  那是一枚被擦拭得闪闪发亮的军徽。

  他面无表情,白日里湿漉漉、水淋淋的眼眸此时冷得像冰,他极轻极慢地用拇指摩挲着军徽上每一条突出的纹路。

  乐意单手打字,回复说:【我不懂,以及,我不去。】

  军徽折射出的光斑落在他的右眼上,使得那只瞳孔略微发棕。

  他的视线越过手中的荣誉,落到桌上一摞翻得泛起毛边儿的英语作文范文上。

  每一页纸张的右上角都写着同一个名字:时有妄。

  没来由的,乐意好像嗅到一丝浅淡的香水味,类似于檀香,却更寡淡。

  他紧紧握住那枚军徽,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

  抚华七中校园论坛。

  毕竟是学校官方论坛,所以#及时行乐,恣意妄为#里某些楼层还是被层主自行删掉了。

  1723L:友友们,我是504L小作文的作者(狗头保命)认真思索了一下,我们还是不要公然搞hs比较好,毕竟我们磕的cp不仅肉香,感情也香,颜更香!!

  1724L:我附议!

  1725L:虽然有(fei)些(chang)遗憾,但支持层主!

  1735L:其实我也觉得在楼里公开搞hs不太好……但没想到和层主想到一起去了!

  1741L:我已截图(狗头)及时行乐szd

  ……

  1763L:所以我搞了及时行乐,恣意妄为的ABO小短文,你们谁想……我私发给你们!!!

  1764L:卧槽,层主是菩萨吗!我蹲!!

  1773L:菩萨下凡了呜呜呜,我也蹲!!!

  1779L:我tm直接吹爆菩萨层主!!!打包在这住下了!!

  1801L:蹲一个!

  1835:蹲+10086!

  ……

  1941L:蹲。

  最新回复中的这位用户ID名为TIME。
    不言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