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能再抱我一下下吗 > 第 2 章 青椒小炒肉
    《你能再抱我一下下吗》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庄哥,考试考完了,要不要哥儿几个出去聚一聚?”

  今年开学得早,考试也早,六月底就都考完了。不过对于庄承然来说考早考晚都无所谓,反正他都不会去。

  今天下午最后一门考试他在宿舍打游戏,昨天晋级赛卡了他一天,今天倒是顺风顺水还又上了一个段位,所以他心情不错。

  他看了眼桌子上的零食架,已经空了,于是对身后那几个收拾东西的舍友问道:“去哪吃?”

  至于为什么称呼对方为“舍友”,因为一年了,庄承然还是没记住他们三个人的名字。

  倒也不是他们名字难记,是懒地记。

  那名带着黑框眼镜的扶了扶镜框,说:“玉成大道那边新开了家热炒店,还有烧烤,听王涛他们说味道不错,要不咱们也去试试?”

  ***

  热炒店只在下午和晚上营业,他们去的时候赶上饭点,店里挤了不少人。一群光着膀子的男人围成一坨喝着酒,人声鼎沸。

  舍友都知道庄承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于是征求他的意见问道:“庄哥,人这么多要不咱们换个地儿?”

  庄承然却望向店里,摇了摇头,望店里边走边说:“就这家。”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庄哥今天大概吃错药了。

  这家店人气旺,但人手不足,后厨就两人,店主和他媳妇,聘了个服务员,男生,手脚很麻利,点菜、上菜,穿梭在各路人群中。

  四人落座,男生很快走了过来,手架在记菜单上,低头问:“几位要点些什么?”

  今天气温高,庄承然将快及腰的长发扎了个马尾,干练又清爽。他手托着脸颊,嘴角带着笑问:“你们这有什么招牌菜吗?”

  男生报了几道热炒菜的名字,都是油大带辣的。

  舍友正要说什么,庄承然却抢先说:“好,就这几道。”

  三人确认了,庄哥今天确实吃错了药。

  待男生走后,舍友一问:“庄哥,你不是不吃辣吗?”

  庄承然回:“给你们点的。”

  舍友二说:“咱们宿舍四人一起聚餐,你不吃多没劲儿啊。”

  庄承然剜他,语气不悦:“你哪来那么多事。”

  舍友二闭嘴,舍友三发现庄承然视线一直追随着那名服务员,猜测地问:“庄哥,你认识江轶?”

  “江轶?不认识。”庄承然直言道,仔细一琢磨发现了不对劲,“你认识他?”

  舍友三将擦好的眼镜戴上,说:“我也不算认识,只是听说过他。文学院的学霸,每个学期都拿特等奖学金。”

  拿特等奖学金还要出来兼职?他们学校特等奖学金可有八千,虽然对庄承然来说少得可怜,但对于一般大学生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舍友二看庄承然对江轶感兴趣,兴冲冲地说:“庄哥,江轶我知道!”

  庄承然看他,之前没注意过,现在才发现这人贼眉鼠眼,一脸谄媚样,看着就作呕。

  还是江轶看着顺眼,于闹市中独立,他在这么多人中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江轶的五官姣好,但比他更好看的男生庄承然见得多,可是他是最顺眼的一个。

  他穿着很简单,短袖配牛仔裤,头发应该是刚剪的,有些短,额上有一道半指长的疤,看起来有些年头。他生得白净,低头记菜时后颈会凸出一截脊椎骨。不管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润润的样子,像是没脾气。

  庄承然一眼就看上了。

  “你知道什么?”

  舍友二歪嘴一笑,“我认识他舍友,而且江轶可是文学院的有名人物,不仅每学期都拿特等奖学金而且还是每年的特困生。听他舍友说他每顿都吃食堂,大学三年下来没出去吃过一次。”

  舍友二又凑近些,神神秘秘地说:“我还听说啊他这么省吃俭用是因为他爸早就死了,他妈也是个疯子。”

  庄承然眸光流转,沉默了许久,像在思虑些什么,末了淡淡道:“还挺可怜。”

  菜上得很快,江轶一一将菜放至桌子中间,收回手时庄承然注意到他右手无名指上有一粒痣,位置很巧,像一粒碎钻。

  他戴戒指一定很好看。莫名其妙的想法就这么冒了出来。

  庄承然一筷子未动,一直注意着江轶,舍友三人扯谈聊天他一字未听进。但模糊间好像听到他们谈论到了江轶。

  “你说什么?”他问。

  舍友二满眼厌恶地说:“庄哥,你可别和他走得太近。刚刚我去问了王涛,王涛说……他是个gay。”

  是么……那他喜欢谁?

  ***

  “你好,请问要点些什么?”

  江轶今天依旧是短袖与长裤,在这样油烟气重的店里白色短袖居然也干干净净。

  庄承然说:“青椒小炒肉。”

  这是他在那天之后第六次来这家店,每天都点一样的菜,到最后都是一口不吃打包带走,然而直到今天江轶都没注意到他。

  “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在这样的店称呼客人为“先生”也是独特,但庄承然很受用。

  因为他的长相与长发,他不止一次被店主叫过“美女”,导致他听到店主叫他“帅哥”都觉得像是讽刺。

  夏天的黄昏是橘色的,暖洋洋的一大片云团挂在城市线的另一边。

  庄承然拎着打包好的饭菜来到一条巷子,在一所废弃的工厂栅栏外停下,一条黄色的田园犬早就摇着尾巴等好了。

  他把打包盒打开,放到栅栏里,狗立马吃了起来。

  “好好珍惜,这或许是你最后两顿饭了。”

  他说完朝着来的方向又回去了。

  第二天庄承然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昨晚打游戏玩了个通宵,现在还没睡够,一肚子起床气,拿过手机看到备注——“庄远新”,更气了。

  “有事说事。”

  电话那头是一名男人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回来?这都七月七号了,学校该放假了吧?”

  “不回去。”

  他烦躁地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并且关机。

  庄承然睡眠质量很差,被吵醒后就很难睡着,他随便收拾一番出了门。

  许是这几天走习惯了,他不自觉地走向了热炒店,在离店还有一条街的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现在才中午一点半,热炒店要到下午四点才开门。

  今天体感温度直逼四十度,庄承然怕热,再加上睡眠不足,只觉太阳穴突突地跳,头昏脑胀。

  诸事不顺。

  他掉头要回去,但一抬眼脚又停住了。

  不远处江轶正向这边走来,太阳太大,热浪一股一股,他像是要在这□□里化了一般。

  总算有件顺心事了。庄承然嘴角微微上扬,一计从心起。

  他侧靠在旁边的墙,低垂着头,仔细听着江轶的脚步声,待终于近到只有不足一米距离时,他听得江轶开口问他。

  “先生,你怎么了?”

  庄承然抬头,故作虚弱地问:“我有点中暑。哥哥,你能抱我一下下吗?”

  说着庄承然“双腿一软”,直直往前倒去,如预想般,他被江轶抱了个满怀。

  江轶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像是青柠味的苏打,很适合夏天的味道。

  庄承然双手从后环住江轶的背,手攀在他的肩上,只有一个感觉,他太瘦了。

  江轶有些慌乱,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扑在他怀里的男人浑身都是烫的,脖颈被晒得通红。江轶环顾一眼巷子,现在正是中午休息时,这条巷子又比较偏僻,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江轶无奈,又想到了刚刚他对自己求助时的双眼圆溜溜地看着他,语气又委屈巴巴的。虽然很对不起他,但江轶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何灼家的那只萨摩耶,在讨吃的的时候双眼湿漉漉的,很会撒娇。

  这个忙他肯定是要帮的,但这离医院很远,店主和他妻子去进货了,思来想去只能将人先带回学校宿舍了。

  江轶他们宿舍的人早就走光了,但因为他要做兼职所以申请了留宿,现在宿舍就他一人住。

  这位先生虽然看着很瘦,但一身肌肉,外加又高,属实不轻。幸好江轶的宿舍就在一楼,不用扛着他上楼。

  夏川大学的宿舍都是四人寝,上床下桌,江轶没办法把男人背到上铺,只好拿了棉絮和凉席在地上打了个地铺,将男人放躺上。

  他为男人打开空调又去洗手间洗了条毛巾,撩开在路上不小心被蹭下来的一绺头发,将湿毛巾搭在男人光洁的额头上,注意到男人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像是要醒来。

  “先生?”他轻声说了句。

  庄承然一路上被扶着走闻着江轶身上的青柠味居然差点睡着,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江轶满眼担忧的眼睛。

  他对谁都是如此关心么?

  江轶转身取下桌上早准备好的水递给他,高兴地问:“先生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庄承然拿下帕子,乖顺地接过,低头喝了几口,手指勾起将滑落的长发别到耳后,回道:“没有,谢谢你。”

  他看了眼四周,“讶然”地问:“这里……是夏川大学寝室吗?”

  “是的,先生你也是夏大的学生?”

  庄承然笑着点头道:“是的。我是19级经管学院的庄承然。哥哥,你呢?”

  江轶似乎不太习惯被人如此称呼,怔了一瞬才说:“我是17级文学院的江轶。”

  庄承然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哥哥咱们加个微信吧?”

  江轶没有拒绝,也拿出手机,他的手机是很老的款式了,开锁时都卡,打开微信用了好一会儿时间。

  两人加上后,庄承然给江轶发了条消息。

  【庄承然】

  他看向江轶,解释道:“我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哥哥你的名字是哪两个字?”

  江轶将手机凑到两人中间,将他的名字打给他看,然后发送出去。

  “江河的江,佚名的佚。”

  江轶退出两人的聊天界面,回到微信首页时有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何灼:生日快乐江轶,抱歉抱歉我昨天睡得太晚了,现在才醒。】

  ***

  夜里十一点半,江轶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兼职。

  热炒店提供夜宵,一直开到凌晨三点,但他只做到十一点半,之后的三个半小时人不多,店主夫妇二人应付得过来。

  夏川市昼夜温差挺大,白日里热得能被烫掉一层皮,深夜倒是挺凉爽。

  玉成大道是大学街,因为暑假所以现在都没什么人。

  走进早已走习惯都能闭着眼走的巷子,但今日巷子却有所不同。

  不再是空无一人,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一名长发男人,男人不再扎着马尾,长发散落于肩,墨黑色的发更衬得他唇红齿白。

  庄承然看到了他,对他招了招手,另一只手提着一只透明盒子装着的双层蛋糕,样式很可爱,是两只兔子。

  “还好赶上了,哥哥,生日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