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贞观俗人 > 第1235章 满载
  而他们的牲畜和皮毛等出手却方便的多,甚至价格比以前还卖的好。

  许多牧民搞不懂背后的原因,但他们只知道现在确实是很好,甚至有时如果一时没有合适的牛羊出售,或是没有皮毛也没钱,但有想买的商货,人家商人都愿意赊欠给你,利息虽有,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总之牧民们觉得挺划算的。

  比如家家必需的盐茶,以前质量差价格贵的死,现在盐雪白无杂质不苦,盐砖也更好了,价格却更便宜了。

  天天吃奶腻了,可以把奶制成奶酪、奶干、奶豆腐等,然后卖给商人,换成米面盐茶这些,米面从中原运来,价格却还挺实惠。

  许多牧民现在也经常会买些米面在家,既能换换口味,也能防止遇上什么灾情,牲畜冻饿死而导致饥荒。

  甚至许多牧民都开始信仰中原来的佛教、道家,儒家在这边也越来越受欢迎,反正部落首领们都在开始学习汉话,并让自己的子女学习汉文化。

  不少贵族子弟去了中原京师之后,早就乐不思蜀了。

  似乎人人都觉得现在比以前好。

  其实只是因为经过数次战争后,草原上已经再无霸主了,他们的头上少了一层直接的压迫掠夺,而贸易开放,也使的大家的生活都改善了。

  对草原真正的影响,可能只有一个,就是这里已经被阉割了,再难出一个强大的霸主了。

  当贞观二十年秋,天子亲幸灵州,召会诸蕃时,西域、漠北诸蕃首领,纷纷积极前往。

  诸部首领们带上子弟,带上部落特产贡物,还带了许多前去贸易。

  回纥首领闰婆、仆骨首领歌滥拔延、多滥葛首领末、拔野古首领屈利失、同罗首领时健、思结酋长乌碎等有名有姓的全都亲自来了。

  漠北三十六都督府二百余州刺史,没有一个缺席不到的。

  相比之下,倒是西域这边的要差一些。

  天山以南如今尽为大唐所直接控制,改为经制府州,早已派官驻兵,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国王了,各国的王室、豪强贵族等也早基本上被迁往长安、洛阳两京居住,这次几国有身份的也都早被召唤来灵州与会。

  西域天山以北地区,现在主要是以阿贺那贺鲁为代表的羁縻派,他统治着碎叶河以东地区,而乙毗射匮可汗在失去了天山以南诸国后,也老实了许多,再次上表称臣。

  但乙毗射匮如今已经无法再号令西域。

  河中的昭武九国,现在就脱离了西突厥的控制,之前乙毗咄陆去攻打昭武九国,攻破了米国,结果自己却因内讧而死,米国也趁机复国。

  昭武九国的粟特人团结起来,把乙毗咄陆的旧部驱逐离开,关起门来抱团过日子。

  而更遥远的吐火罗地区,曾经也是西突厥征服控制的地区,但如今也已经是二十九国并立的局面,西突厥的吐火罗叶护,也只能勉强控制诸国,却也拒不再服从西突厥大汗的命令,反正西突厥大号这些年走马灯一样的换。

  至于说更西边到达伏尔加河畔的可萨叶护,这些西突厥的旧日部属,现在也跟吐火罗一样,基本上是半独立的。

  大唐天子亲幸灵州,召集漠北西域诸部首领前来,既是要安抚漠北,更是要借机敲打西域。

  西域的局势现在并不明朗,阿史那贺鲁和乙毗射匮可汗对立,使的地区局势不稳,再加上吐火罗、可萨和昭武九国这方势,让西域随时有可能再失控。

  李世民希望西域能够变成第二个漠北。

  但现在的情形来看,并不容易,甚至几无可能。

  西域最大的威胁还不是昭武九国或吐火罗二十九国,又或更遥远的西突厥可萨部,而是在西域已经立足近百年的西突厥诸姓部落。

  他们的实力依然很强。

  吕宋。

  秦琅坐在旧金山港,一支船队缓缓驶入港口。

  “满载而归啊!”

  跟随在秦琅身边的一众家臣们高兴的望着那些吃水很深的宝船。

  降帆下锚。

  随船下来的铸币厂长秦禄激动的向秦琅报告此行的收获,运回了一百五十八万斤铜。

  “这些铜与银伴生,我们运回来先冶炼一遍,还能得到许多零银。”

  秦琅惊讶一次性运回了这么多铜,倭国的铜被称为紫铜,发现的铜矿很多,产量也很高,但一次性能运回这么多,也不简单了,这不仅是商业贸易,必然还涉及到更高层面的许可。

  秦家的大宝船数千料,排水量千吨,一次能载百万斤货物,铜料海运回来,运输却是比较方便的。

  一百五十八万斤铜,也就两条大宝船就装完了。

  不过能买到这么多,却不易。

  “我们秦家这几年在倭国可没少投钱,咱们又出技术又用本钱的,倭国权贵们出矿出人,这合作当然好了。”

  倭国盛产铜,但一直以来他们采矿的技术不行。

  秦家主动找上门去谈合作,提供堪探开采以及冶炼加工技术,还包销,其中利润还是很高的。

  此时的倭国虽说是大和朝当政,可天皇也只是名义上的君主,实际上地方上还是各大豪族掌权当政,连大和朝廷也基本上是苏我氏这样的门阀掌控了。

  这些年苏我氏家族主导下的大和朝,全面效仿大唐改革,各方面都算进步不小,朝廷也算是一点点的从权贵和地方豪强手里收回了不少权。

  班田制等的推行,确实让朝廷有些像样了。

  但改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之前苏我氏家族做为大陆派,一直是跟百济国关系友好,同时主导攻新罗的,这一决策,让他前些年跟大唐关系陷入危机,唐朝授权的许多劫掠船在倭国沿海劫掠,加之海上贸易的封锁,让刚开始改革兴盛的大和朝廷差点就崩溃了。

  甚至还引发了朝中几场政变。

  好在最终苏我氏主动向大唐低头认错,而大唐这边在如秦琅这样海贸派的努力下,也开始减轻了对倭国的打压封锁。

  正是在这种局势下,秦家带技术带资本进入倭国,既打通了倭国朝廷,也跟地方豪强们积极展开合作。

  一边是宝船重返,输入大量倭国需要的工商货物,一边是跟各地豪强合作采银挖铜,豪强们需要大唐的货物,但大唐的货物太好,贸易尽是逆差。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通过输出银铜来填补这个逆差。

  而另一方面,大和朝廷也通过对银铜矿山的开产和出售进行征收重税,来加强财政收入。

  “现在不仅我们秦家,还有好些大唐豪强进入倭国开矿,仅铜矿现在就有十三处之多。倭铜矿储量丰富,仅我们投资的桧木谷铜矿,还仅是熊野铜矿山的矿洞之一,去年一年就采了四十多万斤!”

  “而足尾铜矿去年更高产七十多万斤,而最大的别子铜矿,去年产了一百多万斤。”

  相比之下,大唐铜产地多在偏远的西南之地,而且产量较低,更麻烦的还在于挖出来的铜矿运输出来不易,并且,滇铜质量还差,往往铸不了钱。

  从先秦以来,到隋唐,钱荒一直没断过。

  钱荒导致商业受限,甚至劣币驱除良币,更发生铜比钱贵的现象,这些年大唐多管齐下,但贵重金属金银铜始终都是稀缺之物。

  所以现在中原的海商们,最喜欢在外面交易的货物就是金银铜。

  运一船货物到倭国,本身就能赚上两倍之利,若是再运回一船铜来,转手又两三倍。

  而如秦家这样直接跑过去跟倭人合作开矿的,赚的可就更多了。

  秦家不止在倭国合伙开矿,在那边粗炼然后运回来,而且还跟倭国朝廷达成了协议,秦家还将运回来的铜铸成铜钱,再运回倭国卖给他们流通使用。

  倭国现在比大唐还更缺钱用,随着海上贸易的兴起,倭国钱荒更加严重,缺钱严重的限制了他们的工商贸易等。

  自己铸钱一来没技术,二来成本高,所以倭人喜欢用大唐的铜钱,开元通宝成色好,得倭国商人百姓喜欢。

  日本无货,只有金银。

  倭国在国际贸易中,十分尴尬,唐船带去的各种商货他们都想买,可自己却没有唐人想要的东西。

  于是只好拿金银来抵,但日本之前金银开采量不足。

  “我们这次运过去的货都是糖、茶和丝绸,利润都是三倍。”秦禄高兴的道,这一趟买卖跑的,不仅运回来一百多万斤铜,而且带去的货物也直接赚了三倍。

  “出发到回港,来回一趟加上中间停留的只用了十天时间。”他兴奋着,十天时间,赚到的钱,却超过一个州一年的税赋收入,多么惊人。

  何况这么一百多万斤铜,经过再次加工提炼后,不仅能得到不少的白银,而且通过铸币厂,铸造成开元通宝的话,以秦家的技术,能获得起码一成的纯利。

  这么多铜起码能铸造三十万贯钱,这意味着这趟运回来的铜利润有三万贯。
    木子蓝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