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藏娇记事 > 第四百六十章 询问
  温玹气笑了,“你们压根就没诚心想告诉我,直接告诉我不行吗,要这么拐弯抹角!”

  陈杳看着温玹,嘴角一抽,“爷,您这么质问我们真的好意思吗?”

  同进同出,还几乎一日不落的住在一起都没发现人家是女儿身,还怪别人不直接告诉他,这也就是他听见了,要叫皇上和国公爷听到,还不当场就把他打个半死啊?

  委婉的提醒,虽然不否认存了看热闹的心思,但也是在给爷留着面子啊。

  早知道他就不提醒爷了,让爷挨两顿打。

  陈杳确定季清宁只是动了胎气,没有大碍,便道,“国公爷知道三少奶奶在藏书阁受罚的事,如今藏书阁被烧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我还是去和国公爷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如陈杳猜测的那般,煜国公得知藏书阁烧了后,就担心季清宁会出事。

  毕竟季清宁进京后遭遇刺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四海书院藏书阁修建至今,都没出过事,她被关进去几天就着火了,很难说不是冲着季清宁去的。

  煜国公还稳的住,煜国公夫人则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自打煜国公告诉煜国公夫人,季清宁是女儿身,还怀了温玹的骨肉后,煜国公夫人就让煜国公把他知道的季清宁在书院的消息一五一十的都告诉她知道。

  季清宁在四海书院受罚的事自然也都说了。

  看着煜国公夫人着急的样子,煜国公有些后悔和她说这么多了,但他们夫妻成亲至今,煜国公夫人只为温玹找过他,如今温玹循规蹈矩了,煜国公夫人不来书房了,煜国公还真有些不适应。

  陈杳敲门进书房,“国公爷……。”

  “进来,”煜国公道。

  陈杳进去。

  煜国公还未说话,煜国公夫人先道,“季姑娘没事吧?”

  陈杳回道,“动了胎气,已经服过药了。”

  “谢天谢地,没大碍就好,”煜国公夫人松口气。

  作为母亲,她再清楚不过自己的心思了,早对人家姑娘情根深种了,虽然女扮男装入书院读书她不赞同,但能隐瞒到住在一起的她儿子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说的?

  煜国公夫人后怕不已,对煜国公道,“还是尽快让玹儿把季姑娘迎娶进门吧。”

  煜国公何尝不想。

  但季怀山如今人还在西南查案未归,是他极力举荐皇上把人派去的,他去季家,没准会被撵出来。

  煜国公没说胡啊,陈杳道,“三少奶奶未必肯嫁进来。”

  煜国公眉头一皱,“她不愿意?”

  季清宁医术高超,若不想嫁,不会留下玹儿的骨肉,再者一个姑娘带个孩子在这世上得受多少异样眼光,她总不能一辈子女扮男装。

  陈杳道,“茂国公世子告诉三少奶奶,当初害她失忆,武功全废,甚至险些把她溺死在浴桶里的人是煜国公府派去的……。”

  煜国公脸色一变。

  煜国公夫人道,“怎么会是咱们煜国公府派去的?她是聪明人,不会受茂国公世子挑拨吧?”

  陈杳看着煜国公和煜国公夫人道,“我从三少奶奶的贴身丫鬟口中盘问出,当日她爹检查,确实有两个人进了季家小院,和茂国公世子说的对的上。”

  煜国公夫人看向煜国公,她知道煜国公不会做这样的事,玹儿就更不会了,她道,“难道是……。”

  老夫人三个字,煜国公夫人没有说出口,她知道煜国公明白的。

  煜国公神情凝重。

  他也摸不准老夫人会不会这么做,当初老夫人执意要让温珵和赵王府檀兮郡主定亲,季清宁横空杀出来,当众扑倒了檀兮郡主,老夫人厌恶她,这是府里上下都知道的事,但要说派人去杀季清宁……老夫人不至于这么心狠手辣吧?

  煜国公夫人看着煜国公,“季姑娘要不肯嫁,那玹儿怎么办?”

  扪心自问,要真是煜国公府要杀她,害她失忆,还废了武功,她恨煜国公府都来不及,又怎么肯嫁进来?

  煜国公也头疼的紧,“玹儿已经知道她是女儿身了,你只管准备聘礼,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他不信自己的儿子会连一个姑娘都摆不平。

  但想到这场火才让他儿子知道人家是女扮男装。

  煜国公就没有了自信。

  他儿子看上的不是一般的姑娘,最后谁摆平谁还不一定呢。

  陈杳退下后,又进宫禀告了皇上。

  季家小院。

  一顶软轿在小院前停下。

  守门小厮上前问来人是谁,得知是当朝太傅,赶紧派人去禀告季老夫人和李氏知道。

  老夫人亲自出来迎接,看到章老太傅,就道,“章老怎么来了?可是清宁在书院惹事了?”

  章老太傅道,“书院确实出了点事,不过清宁没有大碍,老夫人不必担心。”

  老夫人笑道,“清宁在书院有您照应,我放心着呢,快进请正堂说话。”

  章老太傅见老夫人的样子不像是知道季清宁是女扮男装的事,那边李氏扶着丫鬟的手过来,章老太傅看到她的容貌,也着实惊了一下。

  章老太傅看着老夫人道,“我有几句话和夫人说。”

  李氏心下吃惊,这还是她第一次见章老太傅,章老太傅有什么话和她说的?

  老夫人也奇怪,既然章老太傅不想她知道,她就不问了,去正堂等候。

  李氏让丫鬟婆子退下,然后看着章老太傅,章老太傅道,“清宁女扮男装是你的主意?”

  李氏心下一骇,道,“您如何知道的?”

  章老太傅道,“今儿藏书阁着火,若非温三少爷冒死闯入,清宁就藏身火海了,她昏迷不醒,大夫一把脉就什么都知道了。”

  “书院暂时还没有声张,我来就是想问问季家可是有什么苦衷要这么做?”

  毕竟季清宁瞒了十七年,为季家好,就做事不能鲁莽。

  李氏惭愧,“当年我怀清宁的时候,老夫人就盼着是个儿子,为此去庙里求佛,下山途中碰到下雨,从软轿内甩了出来,摔断了腿,从此留下刮风下雨就疼痛难忍的毛病,我,我实在……。”
    木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