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小古板的纨绔替嫁妻 > 第 46 章 信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修养大半月,林鹤与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气色,只是他的皮肤却没有往常那么白净了。

  这京中,林家设置粥棚救济乞丐的事情,许多人听到后不禁对林鹤与刮目相看。

  这日子一天天过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寒冬时节。

  太傅府内,一场宴会正在进行着。

  房间内,陆知烟瞧着温梓桐那伤感的表情,忍不住宽慰她:“梓桐,我出身虽然不高,可我也知道,那贵妃娘娘的亲侄儿,不得不给面子,听阿与说,如今贵妃颇受宠爱,不宜得罪。”

  温梓桐撑着下巴,靠在一旁说着,“我自然是知道,可是……知烟,你是没看见那个……”说到一半,她竟然笑了,“那就是个二呆子,走,我领你去见见,你就清楚了。”

  温梓桐一直没有定亲,这许多达官贵族的子弟都想攀附上这门亲事,如今贵妃授意自家的亲侄儿来参加温府的宴会,这情形不言而喻。

  一处亭台楼阁内,屋内火炉正旺,坐着四位青年,他们表情神态各异。

  正僵持着,温梓桐跟陆知烟走了进来。

  “见过太子殿下。”

  众人一一行了礼,那其中一个青年人看见温梓桐过来,眼睛瞬间都睁不开了似的,笑眯眯凑了过去。

  “温姑娘……”

  太子冷冷咳嗽了一声,重重说着,“今天格外冷啊!”

  陈昭恶暼了一眼,语气沉重:“是啊,出门没看黄历。”

  温梓桐坐了下来,就听见那青年立刻说着,“温姑娘,刚才差人去请你,你没来,这会儿有空,我再跟你说一遍要求吧。”

  温梓桐偷偷扯了扯陆知烟的衣袖,陆知烟很自觉的端了一杯热茶递给她,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别担心。

  那人说着,“我母亲说了,只要温姑娘愿意进门,我这明年肯定就能袭爵了,那姑娘你也是正经的侯府夫人了。”

  温梓桐强颜欢笑,就听见那人继续讲着:“只不过,我家中尚有二老需要照顾,希望温姑娘以后能够好好孝顺我双亲,多扶持一把我家,免得日后生活遭罪。”

  陆知烟瞅了瞅那人,反问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那人洋洋自得道:“在下永安侯府三公子,郭启。”

  陆知烟微微点头,“原来是郭公子,不知道郭公子对我家梓桐,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没有?”

  郭启看了一眼自己对面的女子,面若桃花,唇似珠玉,多看一眼都让人热血沸腾,便说:“没有,甚是满意。”

  陆知烟点点头,“的确,我家梓桐一向是笑脸如桃花,肤白胜芙蓉,人间难得的仙子,说一句世间罕见也不为过。”

  陆知烟刚说完,温梓桐有些心虚,这夸的有点太过了。

  她说完,还转身看向了旁边的林鹤与,微微笑着:“我说的对吗,夫君?”

  林鹤与微微一笑:“娘子你说什么都对。”

  随后,陆知烟却直接将温梓桐的手搭在了自己的手上,“那不知道郭公子可知,温姑娘一直都有心仪之人?”

  郭启瞬间变了脸色,“什么?你说她有心仪之人?”

  旁边的温梓桐也是一脸惊愕,她什么时候有心仪之人,她怎么不清楚?

  陆知烟趴在温梓桐的肩膀上,笑的明媚:“对啊,你连这个都不清楚,怎么好意思来这里求亲呢?”

  郭启有些激动,“是谁?你心仪之人是谁?”

  温梓桐刚想要说话,就听见陆知烟摆摆手,依偎在她的怀里,略带娇羞:“就是我啊,温姑娘与我关系亲密无间,此事全京皆知,郭公子难道不知道吗?”

  “……我……”郭启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啊,那不是心仪之人,不过一直未请教您贵姓,想必是林夫人吧?”

  陆知烟点头:“正是。”

  “这种心仪不算。”郭启又兴奋追问,“温姑娘,明日可有空同去松山湖赏雪景啊?”

  陆知烟挡在温梓桐前面,柔柔弱弱开口:“明日梓桐要同我一起宴饮。”

  “那后日也可。”

  “她后日也要同我一块宴饮。”

  “那有空就行。”

  “她有空都要跟我一块宴饮。”

  “怎么每日都要宴饮?”

  “因为梓桐喜欢跟我一块。”陆知烟幽幽说着,“所以她离不开我。”

  郭启再好的忍耐力也忍不住了,可是太子在旁边坐着,他又不敢发火,只能忍着,“那……”

  太子终于坐不住了,开口将人赶了出去。

  “如今温府也算鼎盛之家,这郭启着实配不上温姑娘。”

  陈昭也十分赞同:“是啊,看样子就不是个好东西!”

  陆知烟趁机追问:“那太子殿下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配的上梓桐呢?”

  太子怔了一下,继而轻笑:“能配温姑娘的,自然得是品行端正,上进有才之人才行。”

  陈昭摇摇头,“太子殿下,臣以为还要能够理解温姑娘,是一位懂她之人才可。”

  温梓桐坐在一旁默默挽着陆知烟的手臂,亲昵说着,“干嘛要这些人,我只想跟知烟谈谈风花雪月,赏赏这窗外景色。”

  陆知烟甜甜笑了起来,果然温姑娘最爱她。

  宴会结束以后,陆知烟悄悄拉着林鹤与有些委屈。

  “夫君,今日我那么得罪郭家公子,会不会给你惹麻烦啊?”

  林鹤与用披风盖住了她的头,挡住了一部分风寒,轻声细语:“不会,你夫君不怕这些东西。”

  陆知烟赶紧抱紧了他的腰,笑的开心,“那就好,阿与,我好困啊,咱们快回家吧。”

  “嗯,好。”

  地上雪茫茫一片,为加快步子,林鹤与直接一把将陆知烟给横抱了起来,“乖,咱们这就回家。”

  他们的背影越走越远,其他人站在温府门口看着远去的背影,其中一人冷眼瞧着,忍不住开了口:“果然啊,你们看,听说这林大人自从娶了妻以后啊,整个人都收敛了不少呢,看来以后娶妻也是比较重要的一门学问啊。”

  旁边人凑近了询问,“你们知道这林夫人,什么来头吗?”

  其他人添言:“听说是个嚣张跋扈的女阎王,曾经打的那杨家少爷磕头求饶,肯定不好惹吧。”

  “不就是个只会蛮力的妇人,有什么可怕的。”那人说完,直接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其他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随后散开。

  林府。

  陆知烟今日困的厉害,一回来就病倒了,林鹤与守在她身边守了整整一夜,这才好不容易看着她的病情稳住了一点。

  陆知烟醒来的时候,林鹤与正在一旁选样布。

  “阿……阿与……”

  她艰难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的难受。

  “我……我嗓子疼……”

  林鹤与赶紧放下了手中的布,走过来端了一杯热水给她:“最近天冷,大夫说你受了冻,你千万别再乱动了,等着这冬日过去了再出门。”

  陆知烟皱了皱眉头,“可是……我还想出门赏雪……”

  林鹤与微微一笑,开口说着,“你先乖乖吃饭,待会儿我就让你赏雪。”

  不一会儿,丫鬟就将那做好的菜肴一一端了上来,放在了桌子上,林鹤与仔细端了米饭,亲自给陆知烟一点一点喂了下去。

  陆知烟有些羞涩,“我……我自己来。”

  林鹤与错开她的手,皱眉说道,“快把手放进去,不许拿出来,不然不给你吃饭了。”

  听见这话,陆知烟只能笑着乖乖把手伸了回去,继续把被子捂好,只露出自己的一个脑袋。

  林鹤与开口说道,“你想看雪景啊,得先了解一下雪的故事。”

  陆知烟有些疑惑,“什么是雪的故事啊?”

  林鹤与目光深沉,娓娓道来:“从前为了建设国家,有一股军队必须爬过耸入云端的雪山,才能够躲避敌人的追堵,这时候,有一位年轻的士兵啊,就把自己的棉衣给弄丢了,那负责冬装的首领啊,就把自己的棉衣脱了下来,递给了那个小士兵。”

  陆知烟顿时愣住了,“那后来呢?”

  “后来啊,他就与这天地间的风雪融合在了一块,后世的人们看见这雪,总会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奉献了一生给这世间。”

  陆知烟神情有些伤感,“阿与,你也是这样的吗?”

  林鹤与坐在一旁,默默点头,“嗯,在其位某其事,既然做了言官,我自然也是要为国为民的。”

  他说完,立刻放下了碗筷,匆匆跑了出去。

  没一会儿,他又手捧了一堆新鲜的雪放在自己的掌心,捧到了陆知烟的面前。

  “娘子,快看,新鲜的雪,刚下的,我给你拿来了。”

  陆知烟看着他手指脸蛋出去一趟都冻的通红,急忙劝阻:“快丢了,拿着不冰吗?快点丢了!”

  林鹤与就那么捧着雪,让它一点点融化在自己的手心里,笑的灿烂:“娘子,你看,雪虽然是冰的,可是我的手是热的,慢慢温暖它总会融化的。”

  陆知烟点点头,望着眼前这个如画一般的男子,不由得心疼又怜爱,“是啊,终究寒冷是一时的,迟早会有春暖花开的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