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吸一口你的龙气(重生) > 第 16 章 016
    林中有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陆云娆总觉得这场面说不出来的诡异。

  可不管怎么诡异,这都是在郑国公府,她只好压住心里的不适,拉了拉二姐的手,“我们还是先走吧,我想去看荷花。”

  陆云妧看了丫鬟一眼,将她长相记下来之后,便一同离去。

  “现在养鱼的法子还真是奇怪,幸亏我们府上没有养,不然这腥气谁受得了。”陆云娆还在感慨,之前怎么就一点没听说郑国公府养鱼的方法奇怪。

  “什么奇怪?”江以萱突然从后面窜了出来。

  猛然冒出一个人来,陆云娆被吓了一跳,按着自己跳个不停的心口,“你怎么突然出现,也不支个声。”

  “我在前面没看见你,出来转悠。这还不是没来得及和你打声招呼。”江以萱注意到她今日的装扮,用手拨了两下她发髻旁边垂的小铃铛,“你今日这打扮真好看,我都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人。之前都没有看见你这么上心,果然定过亲的人,就是不一样。”

  她和江行舟假定亲的事,知道的人并没有多少。

  虽然江以萱说起来无心,可是小姑娘听起来有点别扭,“没有这回事,就是……就是刚好做了身衣裳,穿出来。再者说,最近怎么都看不见你人影?”

  江以萱的面部表情一时丰富多彩起来,两条眉毛都快要拧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喜感,“我和人打架,直接把对方干趴下了。对面那孙子真怂,打不过我便叫了人过来。但是也不想想姑娘我是谁。”

  “结果你把一群人给打趴下了?”

  “唔,那倒也没有,我也找了人,将一群人给直接撂倒了。”江以萱支支吾吾。

  陆云娆:“……”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小伙伴,她也只能昧着良心夸奖,“这也很厉害。”

  “那是,毕竟我也练过这么多年,若是连个花拳绣腿都打不过,岂不是丢脸。”江以萱将头仰得很高,突然想到什么之后,有些咬牙切齿,“那人真是无赖,打不过居然将这件事告诉我娘亲。我娘亲知道了,把我关在院子里几天,也就是今天能出来透透风。”

  陆云娆想周氏能够忍着没有动手,就已经是相当宽宏大量。

  江以萱没有注意到这点,反而是兴奋地开始和两个人描述自己的光荣战绩,“那男的瞧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当街调戏良家女。得亏是我遇见了,我上前去便直接踹了他一脚,左右打了一拳。”

  她说得绘声绘色,扶着一旁的桃花树往起一提,整棵树就直接被提了起来。

  陆云娆当场就震惊了,饶是一向淡定的陆云妧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

  “对,就像是现在这样,丝毫不用废什么力气就将他抓起来扔出去。”江以萱这才觉得手感有点不对劲,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她就算是力气比较大,但是也没真的强悍到真的将一棵树给直接拔起来。

  陆云娆先反应过来,生怕被路过的人看见又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连忙说,“赶紧把树重新栽回去吧,听说郑家二公子对后院中的桃树最是看重。若是被发现了,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情来。”

  郑家人可不好惹,尤其是她们还理亏。

  “我放回去便是。”江以萱也有点心虚,低头将树放回去时,看见土坑里有东西,纳罕道:“这是什么东西?”

  陆云娆顺着她的话朝着坑里看过去,只看见坑底有几根细细长长的棍状物,那东西的外面混着泥土,从泥土的缝隙中隐约能看见些鲜红色的东西。

  江以萱见这种东西见得多了,还拿着树根戳了两下,开着玩笑说:“这怎么有点像人的骨头?”

  这句话真的就是想说笑,缓解一下严肃的氛围。

  谁知道陆云娆顺着她的指点看过去,觉得还真有点像是那么回事。突然,她的脸色瞬间一白,想到刚刚丫鬟倒进湖里的那些肉糜,浑身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差点直接吐出来。

  陆云妧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同样白了脸色。

  见两个人的反应都这么大,江以萱的嘴角也慢慢沉了下去,“不是吧,我就是随便说说。”

  气氛一时变得紧张,陆云妧先反应过来,“这就是我们胡乱猜测,丝毫做不了真。快点将树放回去,我们走!”

  这是在郑国公府的地盘上,不管是真还是假,被牵扯进来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江以萱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忙将桃花树又重新放了回去。几个人没带工具,最后不得已只好提起裙摆,将上面的土给踩实,尽量恢复原状。

  今日跟着来的,还有几个丫鬟。陆云妧从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了一遍,慢声说:“今日这件事情,你们都给我烂进肚子里。倘若叫我在外面听见了一点风声,你们连带着你们的老子娘,一个都不留。”

  陆家几个丫鬟都是家生子,口风比较紧,当即就发了毒誓。

  陆云妧又将目光看向了江以萱,江以萱并不是痴傻,“她自小就侍候我,不可能说出去。”

  “江姑娘也请谅解些。”她朝着江以萱福了福身子,“等会出去,还请江姑娘举止自然些,免得叫人看出什么端倪。”

  “好。”

  三个人再也没了玩闹的心思,分头离开这边。江以萱虽然答应要举止自然,但她不是什么能够装模作样的人,自己一个人跑着不见了人影。而陆云妧心理素质又算是好的,平日就是清清冷冷的一个人,只要不开口说话,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如此一来,最容易露馅的反而是陆云娆。

  她一再告诉自己,要自然些,要自然些,不能被看出一丝一毫。可那些肥硕健壮的鱼儿、妖艳芬芳的桃花和那些不知名的肉糜以及桃花树下不明的骨头,所有的一切都在挑动着她的神经。她皮肤本就有一点白,此刻才是真的没有一点血色,心脏还在不停跳动着。

  在去正厅之前,陆云妧揉了揉她的脸,等她脸上活泛一些,才说:“你该往好处想一下,假如那些只是寻常牲畜的骨骼,莫要自己先吓自己。”

  “我就是……我就是觉得可怕。”

  江以萱只是一时兴起,随意拔了一棵树就发现了这些东西,那其他树下呢?

  陆云娆忍不住头皮发麻,心中沉闷异样,杏眼里蒙着一层水光,看上去像是只柔软的小生物,无助地说:“二姐,要是真的怎么办,那……?”

  后面的话她没继续说下去,其中的意思两个人都明白。

  陆云妧清冷的脸上也闪现过犹豫,最后揉了揉她的脸,“我私下找人问问看吧。”

  像是陆云姝和陆云妧这种真正将规矩学进去的人,可远远没有那么死板,手上总有那么几个能用的人,打听个消息也不会有太大难度。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在回去的路上遇到郑国公府的二少夫人杨氏。

  今日是郑老夫人的生辰,杨氏穿得没有过于鲜艳,只穿了件绛紫色的缎面襦裙,中间环着淡色腰封,衬托身段越发妖娆。杨氏生得美丽,就是这么老成的颜色,都能衬得她肤白如雪。

  “两位姑娘怎么到这里来躲清闲了,正厅几家姑娘在闹着玩要比试,你们也过去看看。人多在一起,总是要热闹一点。”她笑着说,脸颊旁边落下一缕发。发尾一跳一跳的,更加风情万种。

  “我们正准备过去呢。”陆云娆回话。

  她刚刚被二姐揉红了脸,连带着一双眼睛都水光盈盈的。

  杨氏笑着问:“这是怎么了,脸这样红。”她的视线往下,见小姑娘的裙摆上沾了一点泥之后,笑容有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僵硬,“刚刚是去游湖那边玩了吗?那边荷叶倒是挺新奇的,不过要是我说,旁边桃花园的桃花也不错。”

  陆云娆现在就听不得桃花两个字,差点失态之际,就觉得脸上被重重掐了一下,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的一边脸更红了,杏眼里覆着一层水光,看上去有点可怜,“二姐?”

  “就让你什么都想要的。”陆云妧睨了她一眼,和杨氏解释一声,“她见着荷叶好看,也闹着想养,可我们府上可没有这么大地方。”

  杨氏捂着嘴笑,“这有什么难的,若是□□姑娘喜欢,我让人弄些给你,就在缸里养着,权当是顺了眼缘吧。”

  “不得依着。”陆云妧拒绝,冷着脸的样子倒也唬人,“我先带她过去,免得一会她们找不到人。”

  “也是。”杨氏笑着同她们别过,只是自己仍旧留在原地,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