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吸一口你的龙气(重生) > 第 11 章 011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江行舟原本只是为了救她,真要是说起来,也是这场流言中的受害者,她怎么能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逼着他放弃自己的意中人,转过头来娶她?

  反正她都已经是将要死的人,一杯净土,几年之后都未必有人记起,又有什么干系?

  陆云妧给她擦拭眼泪的手收了回来,板正地坐在小姑娘对面的椅子上,眼神中带着几分复杂。她抿了抿唇,将手绢叠成一个方块之后,又将方块拆散,才深吸了一口气。

  “我其实有时候挺羡慕你的。”她见小姑娘抬起头来看她,才语调温柔地说:“若是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绝计不会有人只顾及我们的喜欢,任由我们做主。因为定北侯府要名声,投怀送抱闹到以死相逼,不过就是定北侯府家风不严,养出的女儿不状规矩。日后,但凡是有些门第讲究规矩的,都不会考虑同定北侯府做姻亲。府中出了大房的大哥已经成了亲,受到印象最小,其余哪个人不会受影响?”

  陆云娆愣住,眼泪流得更狠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二伯娘不想让你知道,交代了丫鬟们不准向你透露此事。也是我自私,为了自己考虑,才把这件事情的利弊告诉你。”

  陆云娆抬起头,只见那个一贯清冷的二姐红了眼眶,拉着她的手说:“长姐有大伯娘谋算,日后生活无忧。但是我和三妹不一样,没有一个有权势的爹娘靠着,甚至没有嫡出兄弟帮衬,唯一的希冀便是嫁个好人家,不愁衣食。我也不求你,只希望你认真考虑下。”

  二姐的一番话几乎将她绑到火架上煎烤,一面识是已经有了心上人的江行舟,一面是从小就对她很好的三个姐姐。他们都是被她无辜牵连到的人,不管怎么选都会良心不安。

  她此时生出无穷无尽的痛恨来,痛恨自己那天在船上病发的时候没有直接死掉,这样便谁也连累不到。

  陆云妧见时间差不多,程氏也快要过来之后,便起身离开,对着在沉默中的小姑娘说:“我来的事情的二伯娘不知道,她知道了定是要不高兴,你若是在场的话,便替我说说好话。”

  小姑娘抬起头来看她。

  阳光从后面穿射进来,显得小姑娘的脸越发白净,只是眼睛是通红的,里面是溢出来的难受和痛苦,却仍旧对她露出个勉强的笑,“好。”

  陆云妧顿足片刻之后,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离开。

  她回到自己院子里,看见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陆云妤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她多久。她上前去,神色自如地替两个人都倒上一杯茶,“你怎么想起来来我这?”

  “你去什么地方了?”陆云妤见她没有说话,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不是说好了,不要去告诉阿娆吗?你为什么要过去?”

  “她有权利知道真相,做出选择。”陆云妧淡淡将茶杯放下,用帕子抿了抿嘴。

  整个动作她做得风轻云淡,看不出一丝愧疚或者是后悔的情绪。

  陆云妤一直知道自己的姐姐个性生来冷淡,可她头一次觉得她冷到让人有些看不清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极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你敢说,你没有用言语逼着她做出选择?陆云妧,我太了解你了,你就是一个为了能达到自己目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

  “是,我就是这样的人,怎么了?”陆云妧冷冷看过去,隐匿在窗柩阴影中的面容一时变得可怕起来,身上的气势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陆云妤一时被吓到,跌坐在凳子上。

  她就缓步上前,一只手压在桌面上,俯身看向自己的妹妹,一双凤眼更显幽深,“那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选择?长姐有大伯娘护着,二伯娘将阿娆看成了命根子,娘一颗心都扑在你身上。你告诉我除了听从大伯娘的话,我还能做什么?”

  手指挑着妹妹的下巴,她的语调温吞又淡漠,“你替阿娆想想,为什么不替我想想,做错事情的人是我吗?”

  陆云妤瞧了她很久,最后起身,“我有时候发现,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她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留下陆云妧一个人面对空空荡荡的室内。

  陆云妧半天才回过神,面上又恢复了那种冷淡,将喝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

  她有时候都不认识自己了,又何况是别人,她自嘲地想。

  ——

  陆云娆从二姐这边知道事情经过后,内心左右摇摆,将自己折腾得生了一场病。

  程氏见到她整天沉郁的样子,便猜到是有谁多嘴告诉女儿了。她心里难受,连带着喂药的动作都慢了下来,“你都知道了?”

  “嗯。”小姑娘点了点头,手指忍不住蜷缩在一起,看向程氏的眸子里带着水光,“娘亲,是不是我拖累到大家了?”

  “不是,我原本就不想你同江行舟那孩子在一起。”程氏将药碗放在一边,才继续说:“当天知道这个事情的,不是你的丫鬟就是忠勇侯府的人。我前几天就将你的丫鬟都审了一遍,确定话不是从她们嘴中传出去。那唯一的可能,便是忠勇侯府。他们将这件事情传出去,不就是想逼着我们同意结亲。我们一回来,便受到江家老夫人的来信,提了这桩亲事。”

  这是程氏和陆林则最为愤怒的事。

  倘若两个孩子互相有心意,她就算是在不喜欢江行舟,也未必不会同意。可哪里有人用这种方法逼迫人的?这将她的女儿看成了什么,将他们这一房看成了什么?

  陆云娆听了这话,便觉得中间有什么误会,“应当不是,江行舟告诉过我,他有喜欢的人了,他也不会愿意娶我的,他们没有必要说出来。”

  程氏顿了顿,直接抓住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我记得你同他不算是熟悉的,他为什么要和你说这句话。”

  她眼睛不自然地眨动两下,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中间是一笔说不清的烂账,总不能说她总是往江行舟的身边凑,江行舟为了拒绝她不得不说出这件事?

  她纠结的样子被程氏尽收眼底,程氏猛然深吸了一口气,“你该不会是喜欢江家那孩子吧。”

  “不是,我没有喜欢他。”

  程氏又抓住上一个问题,“那他为什么要和你说这句话?”

  陆云娆的解释不清楚,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断断续续地编造一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故事,“就是……就是有一次在寺庙,我看见他在……在拜佛,说自己有意中人的事情。”

  “你刚刚不是说,是他亲口告诉你的吗?”

  陆云娆低下头,“刚刚应该是我记错了,我就是随便听来的。”

  程氏看着小姑娘低下头,心中多了一分计量,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重新将药碗端了起来,给小姑娘喂药,“先不管这些,后天要去宫里参加赏花宴,你先休息,将身子养好。”

  陆云娆点点头,乖顺地将所有的药都喝了下去。

  她实际上不太想去赏花宴,落水的事情刚传出去,作为中间的主角,她肯定少不了要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可这次宴会是皇后举办的,收到帖子的都是王公贵族或是二品以上官员的女眷,名额都是固定下来的。如果不出席的话,很容易被知道甚至过问。

  就算再怎么不情愿,等到赏花宴那天,陆云娆还是过去了。

  这次一起过去的,还有很久没有碰面的长姐陆云姝。

  陆云姝的长相偏向母亲谢氏,是一种端庄大气的美。她的性子更是娴静温柔,对底下的几个妹妹都很是包容,现在见小姑娘小脸白净没有多少血色,便摸了摸她的头,“怎么还没有好?”

  “应该快好了,就是看着气色差了点。”陆云娆看见长姐,忍住了想上去抱抱她的冲动,忍不住朝着她撒娇,“长姐,我想你了。”

  有段时间爹娘有点忙,她便跟着长姐住了月余。也许就是这个原因,长姐待她要比旁人更加亲厚些。

  陆云姝见小姑娘软软嫩嫩,说:“你要是身体不舒服,等会便跟在我旁边,我带着你一起。”

  作为世家贵女,每个人都有自己交好的朋友,这种宴会上多是寻找自己熟悉的人说话。她想着和长姐交好的几位姑娘,都是性子和善的,便直接答应下来。

  去了宫里之后,她们先跟着大伯娘她们一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请安之后,她便跟在长姐的后面,去见了几个姐姐,当中她最熟悉的应当是显国公府的宁欢姐姐。

  宁欢见她像是受了许多,还有点吃惊,“最近怎么了,怎么瘦了这么多,上次见你的时候,感觉脸上还有点肉,现在像是全还了回去。”

  “最近生病了。”陆云娆不大想说,也害怕别人突然安慰,连带着将落水的事又提一遍,小脸都皱在一起。

  宁欢不是那种没有眼色的,没有继续往下面提。

  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跟着宁欢去角落坐下,顺便说一点府中最近发生的事情,宁欢则是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听着。陆云娆对于情绪方面的感知能力要比普通人强上很多,总觉得宁欢对自己家中的事情格外感兴趣,尤其是在说到两个哥哥的时候,她神情也比之前认真些。

  虽然上辈子宁欢最后嫁给了其他人,但是她总觉得宁欢像是喜欢自己大哥或者是二哥。要是真的喜欢她的哥哥的话,那也应当是大哥,毕竟大哥除了外任的那两年,其余时间都在京城,说不准他们就在哪场宴会上见过面。

  可大哥的情况实在有点特殊。她的大哥在任期时,曾喜欢上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叫晚霞,是寻常商户的女儿,同娘亲心目中儿媳妇的人选差了很多。但是因为大哥的坚持,家里也松了口。可就在两家人要商议婚事的前夕,晚霞出了意外走了。大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走出来,就算在上辈子也未曾成亲。

  因为这关系,她更加不敢说大哥的事情,而是挑了一点二哥的事情去说。二哥游历山水,能说的事情就更多了,她说起来也没什么压力。

  陆云娆原本就想这样,简简单单将这场宴会给混过去,谁知道中途郑清音突然过来了。

  郑清音就是郑国公府的姑娘,当今皇后的亲侄女儿,颇得皇后的喜欢,因此行事也颇为跋扈。不过因为郑国公府和定北侯府的那点恩怨,她向来是不喜欢陆家的人。

  此刻抓到了落井下石的机会,更是不能放过,笑眯眯地看向陆云娆,“□□,怎么样,江家二公子理会你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