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被渣后我嫁了他皇叔(重生) > 第 9 章 第 9 章
  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屋子,掩盖了她熟悉的那抹药香,更激起了她心底的恐慌。

  借着透窗而来的月光,她快速环顾四周,寻找她印象中绝世身姿。

  然而下一秒,她却被眼前的情景震得双眸一瞬通红,眼泪不受控制地簌簌往下落。

  凌乱的帷幔铺满一地,一抹红白相间的人影披头散发地裹在那些帷幔之中,四周是各种跌落的铜件摆饰。

  没有一件瓷器。

  帷幔上下起伏颤抖着,像一只受了重伤的凶兽,躲进帷幔,只剩下残乱的呼吸。

  从未想过,她有一天会见到这般的他。

  他是那般丰神秀逸,流风回雪。

  她赶忙一抹眼下的泪,上去要将他扶起。

  岂料,她手才碰到那具异常炙热的身子,男人猛地自帷幔起身,将雁归死死压在身|下。

  “嘶!”

  雁归只觉眼前一黑,接着一个天旋地转,她的肩膀处便传来一阵剧痛。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才明白,是他咬了她的肩。

  交织着双方的气息,鼻间的血气似乎越发浓郁。

  “不,不要。”

  本以为对方只是咬住而已,没想到竟是在撕咬,就像野兽遇到美味的食物,不受控制地撕咬吞咽。

  “撕拉!”

  “啊!”

  似乎有东西被撕裂了,伴随着的还有雁归颤抖的痛呼。

  这声几乎掀破屋顶的痛呼,顿时惹来颈边男人的注意。

  思绪混沌间,他好似认出了来人,轻喊了一声:“雁归?”

  “嗯!”

  这一声嗯充满了哭腔。

  顿时教身上男人退开,发了疯般冲她吼道:“走,快走。”

  “薛荀!”

  一直守在门口见机行事的薛荀,立马闻声冲了进去,他一点也没害怕,甚至心下狂喜,“王爷,属下在。”

  原臻长发几乎拖地,将他整个人包裹在里面,完全看不见他的神情,毛孔渗出的血液,将他整个染得如厉鬼般。

  毛孔开始渗血了,这明显是血毒发作到最顶峰的折磨,如今王爷却能站在那说话,这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事。

  现在就算王爷罚他,甚至让他去|死,他都不后悔将雁归姑娘引来了。

  薛荀跪在地上,等待原臻的宣判,他深知后果严重,从王爷要他将风铃拿下就知道。

  谁知,他半天都没等到原臻下一句话,薛荀不得不抬头向上看去。

  便见雁归正在小心翼翼的靠近主子,忍着痛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下一秒就见王爷痛苦的捂上脸,蹲了下来。

  再没了声音。

  昔日云端明月,如今被病痛折磨成这样,想想都令人唏嘘悲切。

  似乎也感受不到肩上的痛了,雁归轻巧地走至身侧,蹲下环手将他抱住。这一抱时间仿佛禁止了般,将所有痛苦、折磨都静止在这一刻,没有人再为此受到地狱鬼使的磋磨。

  不知过了多久,厚重的门扉被人从外推开,晨曦倾泻,所有人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雁归被薛荀带到宁陌那治疗伤口,临走前她不忘找到自己的食盒将它拎走。

  她说:“王爷之所以取下风铃,便是不想被我看到他如此狼狈的自己。”

  薛荀感恩她的聪慧,赶在日出前,将她送了回去,二人一路无言。

  后来,他才知道那夜,她和王爷说了什么,她说:“王爷,别怕,雁归陪着你。”

  ……

  原臻彻底醒来时,已是后日下午。

  这期间,雁归没有再来,整个御亲王府都没有一点关于雁归的气息。

  原臻心情颇好地来到西园,亲自看着薛荀将风铃再次挂上古松。

  仿佛前日夜里地狱般的折磨只是一场简单的博弈,丝毫没影响到他的心情。

  ——他又回到了冠玉之貌,皎若云间月。

  一阵秋风拂来,耳畔又响起了悦耳的风铃声。

  原臻眉宇一动,道:“薛荀。”

  “爷,何事?”

  “昨夜,那小丫头可有来?”

  闻言,挂好风铃打算转身跳下古松的薛荀,赶忙佯装还在系绳子,头也不回地道:“爷说的是雁姑娘?”

  “嗯。”

  “不曾,不过这风铃挂上,恐怕不过多久,雁姑娘就要来了。”

  薛荀非常讨巧地转移了话题方向,果然原臻没再追问,而是垂首看了看自己,觉得没甚不妥之处,才道:“万幸,是梦。”

  是啊,是梦,是梦该多好!

  爷,若让您知道自己无意识中差点将雁姑娘的肉咬下来,您该有多自责。

  还有,这两天,雁姑娘暂时不会来了,她说她很怕疼,怕一不小心暴露了。
    《被渣后我嫁了他皇叔(重生)》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