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被渣后我嫁了他皇叔(重生) > 第 7 章 第 7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就在雁归命悬一线之际,倏忽,一把泛着寒芒的名剑从远处急速飞来。

  “叮!”的一声,将即将刺入雁归心口的凶器打飞数里。

  变故来得太快,雁归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整个人就落入另一个略温的怀抱。

  接着就听到怀抱的主人道:“一个不留。”

  声音冷的可怕,如若不是在他怀中,雁归都要打起寒战。

  耳畔,霎时响起惨烈的厮杀声。

  雁归就这般发怔看着薛荀带领手下如割韭菜一般收割者生命,血色飞洒……

  直到身侧男人再次说话,她才像是灵魂归窍般,有了反应。

  “大皇子可是令本王失望了。”

  随着他的话,雁归无自主般抬眸看向对面的原庭烨以及林芷婉。

  就见原庭烨自这句否定后,再次用力推开护在他身侧的林芷婉,朝他们这快速走来,边道:“皇叔,侄儿有在努力。如果不是芷婉妹妹……”

  原庭烨未将话挑明,但在场都知道他要说的意思。

  ——如果不是林芷婉在,他早就救下了雁归。

  林芷婉被原庭烨毫不客气的一推,差点崴到脚,再听对方如此嫌恶的话,更是气得心都发疼。她厌恨地扫了眼被原臻护在怀里雁归,强行平静道:“庭烨哥哥,当时情况紧急,芷婉只想护好你,未想其它。”

  她不说还好,一说更是令原庭烨气闷,头也不回地责问道:“吾听闻雁妹妹母亲乃你姑母,如此说来你们亦是姊妹,你怎可置姐妹情谊不顾?”

  话毕,他没再给林芷婉解释的机会,快步靠近雁归,想替自己解释。

  雁归看着朝自己而来的少年,以及对面那满含恨意的眼神,决定将自己先前未说完的话,和盘托出。

  “大皇子,您不用解释什么的,说来还是雁归欠了您。不过您不用为了那天的事心生负担,雁归并不需要您负责,所以大皇子,雁归不同意您的求娶。”

  她的话侵染着漫天的血气,却是说的异常平静,毫无犹豫。街道上行人商贩早在刺客出现时,便逃了个干净,她如此坦白,也避免了堂堂皇子颜面扫地。

  至于另外一些人,都是家臣,雁归并没打算回避,她选在这时把话挑明,一是不想和他们再有瓜葛,二是因为林芷婉。

  经历一世,她深知现在的林芷婉对原庭烨有多爱慕,尽管这一切不是她能控制,但若能兵不血刃消除潜在危险,她便不得不试。不是她怕,而是林雁两家说到底也是亲戚关系,如果她的当面回绝能让她对她少些恨,也许弟弟以后会平安。

  雁归如此想着,却没感受到揽着她腰的手掌收紧了些,甚至炙热了许多。

  “雁,妹妹。”

  贵为皇室子弟,应是头一次遭遇情感挫折。原庭烨一时愣住,不懂如何反应,只知喊着他习惯喊的称呼,想挽回些什么。

  本就已经很伤痛,作为长辈的原臻,却没想安抚,不但不想安慰还心情颇妙地扫了眼原庭烨,补刀道:“今你护不住她,何谈未来?你已不小,该学会尊重了。”

  一向敬重的长辈都如此说了,原庭烨终是被打击得后退数步,眼睁睁看着皇叔护送心上人离开,哑口无言。

  要他尊重她的意愿吗?

  皇叔,侄儿头一次这么喜爱一个姑娘,我怕自己做不到啊!

  林芷婉就在原庭烨身侧,他身上弥散的悲情直接影响到了她,心都仿佛被狠狠挖走了一块。

  明明她才是有目共赏,一致称赞的京中第一名媛、美人,为何一个两个都看不到她。

  林芷婉着实咽不下这口气,丢下独自伤怀的原庭烨,飞快靠近雁归,一把将她拉开。

  遂美眸略柔的仰望原臻,轻声细语道:“御亲王,雁归乃我妹妹,理应由我送她回去,就不劳王爷您费神了。”

  话毕,她整个人将雁归挡住,将自己暴露在男人眼前,似要用她一贯自信的美貌强行将他们的目光拉向自己,继而征服。

  原臻瞟了眼被拉得险些栽倒的雁归飞速抽出自己的胳膊,移向林芷婉,声色冷的彷如冰箭,“滚开!”

  短短二字充满无情与不屑,教林芷婉猛地想起御亲王那些负面流言,她浑身一颤,忍不住害怕起来,原来都是真的吗?

  可为什么他对这贱丫头如此不一般?

  她到底差在哪了?

  ……

  街上的这场刺杀,似长了翅膀很快传扬开来,像是有人有意为之,要将事情闹大。

  未出半盏茶功夫,就传到了皇帝耳朵里。

  皇家子弟遇害,这还了得。

  当即传旨下去,宣几位当事人进宫。

  原臻以身体不适回绝了。

  倒也不是他托大,而是体内血毒又因这次动武,开始不安分了。

  “得亏还没回谷收药,不然你这才压下的血毒,又转头杀来,可比之前凶猛数倍。”宁陌恨铁不成钢的拔掉最后一根银针,从床榻边直起身道。

  原臻不甚在意的起身,将退在腰间的长衫拉上,气息略显虚弱的道:“还有多久,能彻底治了它?”

  在雁归还没出现在他生活时,原臻压根没考虑过体内的毒需多久才能祛除,好与不好,也是个闲散王爷,还不如如今这般,无人打扰,落个清闲。

  然而今日女孩遇险,险些丧命令他第一次冒出了要快些痊愈的念头,好在是离御王府不远,若是再远些,甚至出了他势力管辖之内,他便真赶不及护她了。

  尤其女孩之前亲口拒绝原庭烨,教原臻不得不直视起自己的内心。

  ——他要她,要她一生一世。

  正在收针的宁陌闻言回身,脸色骤然一变,赶忙扔下工具,冲回床边将原臻按回床榻,严肃中带着三分祈求道:“我的爷呦,想要彻底恢复,您便听话好好躺着休息,现在可千万不能再乱动了,你这又是下水,又是运功动武,虽然帮你安抚了血毒,可还不敢保证,今夜会不会毒症发作。”

  闻言,重新躺回的硬朗身躯顿时一僵,接着他默默侧身,脸朝里边,再也不动了。

  宁陌看着那孤寂又显落寞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道:“这些日子我也没闲着,倒是被我研究出了新方子,这就去熬。”

  安静的屋内,无人回应,宁陌嗫嚅几番,最后还是选择沉默,退了出去。

  他前脚刚离开,后脚薛荀走了进来。

  原臻听到声音,未动,只是淡声道:“嗯?”

  看着自家主子消瘦的身躯,薛荀心里五味杂陈,“雁姑娘进宫了。”

  “盯着。”

  “是。”

  “去将那小铃铛取了。”

  “……是。”

  薛荀垂在身侧的手掌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风铃卸下,看来今晚王爷有罪受了。

  ……

  闹得人尽皆知的刺杀,自然也没逃过原正屿的耳目。

  明明他想娶的女孩差点被害,却是一点没有后怕和担忧,反而像即将要娶到雁归一般兴奋无比。

  他冲前来报信的扈从喜形于色道:“当真当面回绝了大哥?”

  “错不了,虽然当时街上没剩几人,但还是有几个胆大的没走远。”

  原正屿立马一丢正在作画的笔,拿起外衫就朝外走去。

  他决定进宫陪在雁归身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还没缓过神就被召进宫,得多不安啊!

  行走间,少年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嘴角勾得老高,看来是老天都在帮他,只要成功娶了雁归,他就有把握将林将军拿下。

  储君之位虽立长不立幼,但那也只是储君,能坐上九五之位,还得看真本事,笑到最后的才能称之为王者。

  ……

  皇宫,御书房内。

  原庭烨中间,雁归、林芷婉一左一右立于书案前,惶惑不安地垂首候询。

  殿内空气低迷得吓人,不知之前是进行了怎样的问话,就连一向胆大包天的林芷婉都险些没站稳,跌坐在地。

  良久,才见朝和帝一把将手上的折子砸向大皇子,怒不可遏道:“你带出去的侍卫呢?怎不出来援救?堂堂皇子竟是面对贼人无可奈何,传出去,岂不丢尽我大祁的脸面?”

  原庭烨有意和雁归拉近距离,又考虑到在皇叔地盘,所以到了御亲王府便将马车、侍卫都遣了回去。

  他一心想护雁归,面对皇帝的责难,只得哑口相对。

  皇帝看他这般闷不作声,就气不打一处来,只得下狠手,“来人,带大皇子下去。即日起,禁足三月,谁也不准探望,给朕好好反省!”

  此话一出,林芷婉立马急了。禁足三月,她便三个月见不到心上人,那得多煎熬。如此,她也顾不得害怕了,忙上前一步,替原庭烨解释道:“皇上,奴婢知道为什么大皇子没带侍卫,请您别罚他。”

  朝和帝为何会让他们三人前来,自有他的用意。

  他太了解自己这大儿子了,就是个爱给自己揽责的憨憨,求娶是,这次亦是。

  那日之所以没有当场应下,就是怕这儿子责任心太重,苦了自己。一个从四品大臣的女儿罢了,何故纡尊降贵,取来做妻?

  如若不是看在林季伏的面,他当场便要驳回。

  以为一声不吭便能蒙混过去?真当你这爹坐在宫里便被这厚重的城墙挡住了双眼?

  朝和帝历眸一扫,威严赫赫道:“说。”

  林芷婉娇躯一抖,不敢再有半点隐瞒,“大皇子其实是为了方便与雁姑娘约会,所以遣走了所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