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被渣后我嫁了他皇叔(重生) > 第 6 章 第 6 章
  雁归一双杏眸都看亮了,没想到昔日沙场战神竟是个喜爱捯饬花草,心思细腻的绝美青年。

  “咳!”

  忽而一声轻咳传来,令雁归赶忙收回心思,跑上前关切道:“王爷身体未好,莫要做这累人事!”

  说着,她放下手中食盒,凑近一把拿过小铲子。

  女孩陡然跑来,运动间那抹熟悉的少女体香再次飘向男人鼻尖。

  如葱段修长的手并未应时松开,就这般,女孩娇嫩嫩的手心紧紧握住了男人弯曲的五指。

  体温交融。

  空气一时静默,谁也未动。

  雁归不解抬头,想要再出声提醒,竟意外撞进凝视而来的深眸,彼此近得只剩流淌的暖风。

  雁归愣愣地看向眼前人,深眉高目,鼻梁挺拔,细腻到看不见毛孔的肌肤因病异常白皙,尤显那线条分明的薄唇艳如朱色。

  “咕咚”不知是谁的吞咽声,令雁归顿觉浑身发燥,脸颊氤氲。

  纤手宛若触电般就要弹开,被男人率先一步抽开。

  接着,就听他意味不明道:“小丫头,可莫要小瞧。”

  而后瞥向一旁,略移半步,拿起地上食盒,问道:“何物?”

  雁归手拿小铲,冲那盆海棠正在暗暗松气,忽闻询问声,一时反应不及,结巴起来,“我,我我我带给你的晨起糕点。”

  霎时,惹来男人轻笑。

  须臾,才听他语焉不详道:“见到本王,竟如此紧张?也是,外头都传本王阴鸷狠辣,杀人不眨眼。”

  这话出来,可算是瞬间治好了雁归的急性结巴。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花猫,张牙舞爪开来,“王爷可莫要信了民间那些鬼话,都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传出来的,王爷什么人,我清楚得很。刚刚也不是紧张,就是捉急了,才一时结巴。”

  原臻轻抬眉角,拎着做工精致的食盒来到院中石桌旁,掀开顶盖,薄唇缓缓吐出他的疑问,“鬼话?”

  雁归随之转身,再道:“当然,王爷不顾重病的身子下水救人,就足以证明那些是鬼话。”

  望着食盒内全是自己爱吃的,男人眸色复杂地看了眼还僵硬地握着小铲的女孩,遂掀袍坐下,拈起一块轻嗅了嗅,一语双关道:“你又如何清楚?”

  鼻息间是淡淡湿土味,雁归将小铲扎入土内,快步朝原臻走来。

  见原臻浅咬了口梅花糕,满目希冀地答非所问道:“好吃吗?”

  原臻轻咀几口,想要得到答案的眼神不容置喙地望着女孩,不为所动。

  雁归抿了下唇,略微羞赧的只好先回答他的问题。

  “王爷什么样的人,我自是非常清楚,为何清楚暂时还不能说。至于这糕点,我是在秋宴上瞧得的,只有王爷面前的糕点和我们不一样。”

  话毕,一双大眼噙满笑意凝视着男人的绝世容颜,泛满温柔与渴盼,仿佛在询问——怎样,我还算聪明吧?

  这教男人一时忆回初见那日,也是这双眼睛,这般期盼的望着他,和现在不同的是,那里头布满了盈盈湖水,一时不慎就要教它决堤。

  而现在,他敢笃定,只要自己夸她一句,这仿佛会说话的眸子登时星芒璀璨,漫天潋滟。

  原臻放下梅花糕,启唇正打算说些什么,就听院拱门处有人报:

  “爷,大皇子求见。”

  霎时,男人脸色肉眼可见地冷漠下来,仿佛来人是个不速之客。

  这可令雁归不解起来,此二人关系应是和睦才对。救她时,如若没在一起,可不能第一时间将她交出去。

  望着门外少年缓缓走来,雁归看着看着不自觉尴尬起来。她恍然意识到一件事,对方可在数日前向皇上求娶过她,若一会儿他问她想法,该作何答?

  ……

  将军府。

  竹林深处,一道丹青倩影身沐残叶,挽剑舞动。

  每次挥出都带着凌厉剑意,精准刺中竹叶中心。

  裂叶铺满一地,又被秋风卷起,飘飘零零。

  这时,远处快速走来一青年,停在候于一旁的丫鬟身旁。

  二人耳语片刻后,那青年璇身踏叶离开。

  林芷婉侧眸扫了眼,收剑,问道:“庭烨哥哥动了?”

  乐韵点头,神色不渝道:“是,今早果真带礼去了雁府,好在那狐狸精外出,大皇子未见着面。小姐,咱不能再坐等了,若那女人应下,可就晚了。”

  “锃!”

  猛地,林芷婉将手中剑扔出,刺进对面一颗竹子,眉眼冷硬道:“庭烨哥哥可在雁府候着?”

  “未曾,转而去了御亲王府。”

  林芷婉略一思索,便朝外走去,眉眼间布满阴谋,“你立刻去问鬼婆,为何她教的巫术不起作用。我这就去趟御亲王府。”

  最后一句话可把乐韵吓得差点跪了下去,忙不迭劝道:“小姐万万不可啊!您又不是不知这御亲王府未经许可不得入内,违背者死,不论身份贵贱。而且这御亲王残暴阴损,若欺负了你可咋办?”

  闻言,林芷婉忽然傲然一笑,上下看了下自己绝美身姿,轻快道:“总归是个男人,还是个从未有过女人的男人,又怎会忍心对我下手。”

  乐韵捂嘴,乐呵呵开来,似乎对自家小姐的魅力无比自信。

  ……

  车水马龙,商贩吆喝声不绝于耳。

  雁归微低头,走在原庭烨身侧,一时无言,脑门甚至还冒起了虚汗。

  看她脸色,透着淡淡郁色,和刚刚原臻得知大皇子来时一般无二。

  她轻叹一声,瞥眼埋怨般又看了眼原庭烨的鞋头,满腹牢骚。

  如果不是他来,王爷也不会下逐客令,她还没好好看着王爷吃她亲手做的糕点呢。

  那可是她跟着厨娘一手一手学的,虽说她对厨艺有着极高天赋,学成到完工没花多长时间,也得到母亲肯定,可到底是为他所做,自然不能少了他的评价。

  这大皇子突然登门造访到底为了什么?

  王爷叫他们先回了,他啥也没说便一口应下,还热情地要先送她回家。

  她本就愁该如何应付大皇子,这若让他们一道,不得正中下怀。

  雁归不要,坚决不要。

  她忙向原臻投去请把我留下的眼神。

  岂料对方像完全没发现似的,凉声道:“便麻烦大皇子照顾好这小丫头了。”

  “……”

  雁归如今可躲这俩兄弟的紧,刚避开一个,又来一个,那是百般不愿,可既然是来自救命恩人的关心,雁归也只好遂了他心意。

  行,送就送吧,可为什么要步行?

  堂堂大皇子都不用马车出街的吗?

  雁归挠了挠头,脚下步伐不自觉快了起来。

  本是并肩状态,忽然错开,原庭烨忙上前几步,找到了话题。

  “雁妹妹,可是有急事回家?”

  雁归仍低着脑袋,一副不愿交谈的样子干笑两声,“呵呵,是啊!”

  原庭烨高出雁归一个头,她这般垂首看地,闹得原庭烨不自觉弯腰问话。

  远远看着,仿似一对情侣结伴,一个在言语调笑,另个垂首含羞,画面充满绮色。

  原庭烨自动忽略女孩的疏离,异常随和地问道:“雁妹妹怎会在我皇叔这?”

  在得知雁归一早便去了御亲王府时,饶是城府再深,原庭烨也没能控制住内心的震惊,面露异色。

  他第一想到的莫不是女孩知道救她的是谁了。

  连招呼也没打,就坐上马车朝御亲王府疾驰而去。

  直到皇叔一见他来便下逐客令,他才瞬间松了口气,自知是皇叔在给他创造机会,便听话地带着女孩离开。

  不过,从不见外人的原臻见了雁归,还是让原庭烨有些不安,遂打算问个明白。

  令其万万没想到的是,身侧的女孩会这般直白,毫不避讳的回道:“我知救我者是谁,去您皇叔那,当然是为报恩。”

  她竟知道,稚气未退的脸上渐渐失血,唇角轻颤着不确定,“那,那日吾——”

  终于还是问到这个问题了。

  皇族她招惹不起,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雁归咬了咬牙,终于抬起头来,侧首而视,道:“雁归多谢大皇子偏爱,不过……”

  “咻!”

  忽然,一把匕首不知何时出现,杀气腾腾地朝雁归射来。

  身为皇子的原庭烨武力值却不高,只能在匕首即将刺来时才发现。

  他刚要大喊一声“小心”,将雁归推开。

  整个人就被另一声“小心”的主人给拉至一旁。

  他来不及看拉他的是谁,扭头就去找雁归,发现站着的女孩正抱头蹲在地上。

  原庭烨这才松了口气,便听耳边响起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庭烨哥哥,你没事吧?”

  “芷婉!你怎么……”

  问话还未出口,余光便扫到有数位蒙面刺客朝这边杀来。

  惊得原庭烨就要转身去护雁归。

  岂料,林芷婉却朝另一个方向使劲拉他,“快走,庭烨哥哥,这里危险。”

  他身手不如林芷婉,一时挣脱不得,眼看心上人就要遇刺,他再顾不得情意,毫不客气地一把打开林芷婉的手,朝雁归冲去。

  看着落空发红的手背,林芷婉气得浑身发抖,双眸通红,望向雁归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她利落飞身上前,拔剑抵挡,可不论她如何反击,刺客不仅无事,原庭烨还无法顺利到达雁归身侧。

  面对来势汹汹的刺客,雁归压根无力招架,她费力地躲着、滚着,却是下一秒又落入敌手,一剑下去,血溅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