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二十六章 凡人误闯腾蛇山,瘟金蟾蜍吐人言!
  寻仙城外,有群山连绵。

  愈往深处去,愈是难见人烟,多翻几座山头更是几乎见不到人迹。

  前些年有一城镇名为“腾蛇”,依山而建,正好处于寻仙县、文定县、寿城、山黎县之间,来往的旅人、客商都是不少,是以也还算繁荣。

  谁料某日,此镇遭了魔灾,大量妖魔过境,一夜之间将这城镇屠了个干净。

  若只如此还罢了,总有难民、灾民愿意再移居过来。

  可腾蛇镇在那夜后,常有诡事发生,凡人停留其间,不出数日必然暴毙。

  如此这般,镇子自是快速荒废。

  直至被一左道势力【欢喜楼】占据,也不知他们用了何种手段,将腾蛇镇内的魑魅魍魉清除干净。

  数日后,欢喜楼向外宣布腾蛇镇被辟为坊市,迎四方来客。

  放眼整个长生天朝,欢喜楼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但在南粤境内,欢喜楼也算是地方一霸。

  是以没多久,腾蛇镇便做起来了。

  南粤省,及周遭省份皆知“腾蛇镇”这一互通有无之地。

  大多数底层修士,酷爱往此类坊市钻。

  就像凡俗集市之中,大多也是平民百姓一般。

  陶潜回忆着“无名秘册”中的描述,很快便跨越野林溪谷,来到了那黑黢黢山脚下。

  而随着接近目的地,陶潜的超凡感知开始有了剧烈反应。

  “咚咚咚”

  一道道悸动感,接连成一片。

  让陶潜感觉自己脑海中仿佛有洪钟大鼓,正在敲响着。

  费了好一番力气,陶潜将感知压下去。

  再回神之时,他的身形已是走出了密林,显露于那些摇曳的灯火之下。

  同一时刻,陶潜也看到了大量“同行”。

  从四面八方而来,形态不一的存在。

  之所以不说人类修士,是因为陶潜目光所及,拥有人类模样的存在,竟是只占一半。

  而其余生命体,皆非人形。

  有挂着几块布料,袒胸露乳,手持兵刃的妖魔;有拎着块骨头肉大嚼的巨猿;四肢扭曲,嘶吼前行的恶鬼;提红灯笼,穿红嫁衣的异魅;披头散发,顶着一颗美人头前行的蛇女……这些,尚算正常。

  真正让陶潜惊讶的,是一些“怪异”。

  即便是此刻的他,在目光触及那些异物后,同样心惊肉跳,恨不能转身逃离。

  他第一时间想将这些怪异的形态,记入自己脑海。

  可只眨了眨眼,竟都忘了。

  此类怪异并不多,一闪便消失在了山脚。

  陶潜再想细看时,只捕捉到了其中一位的身影。

  那是一位皮肤苍白如雪,裸露着美好躯体,及圣洁雪女般容貌的女子,可场中无任何存在会对那躯起邪念。

  因为那躯体表面,密密麻麻存在着无数孔洞,每个孔洞中,都伸出类似“猪肉绦虫”般的红色寄生虫,每一条都达数米长,在空中摇曳,并发出一种“嘶嘶”声响。

  她每踏出一步,那雪白玲珑的脚下立刻便生出鲜红、明艳且有着浓烈香气的云烟。

  那鲜红云烟托着她前行,若不看其裸躯,简直会以为是某位仙子路过。

  若有人离得近,听多了那异声,闻多那异香。

  即刻便要跪倒在地,双眼暴突呕吐出来,伴随着腹中酸水,大堆虫卵便翻涌而出。

  当她以某种让人很难理解的方式,消失在山脚处。

  场中所有妖魔鬼怪,旁门左道,或是别的修士,都是大大松了口气。

  陶潜,同样如此。

  见了这无法理解的“怪异”,这山脚处汇聚的诸多妖魔,竟显得可爱起来。

  可很快的,妖魔们真正的凶性展现。

  因为有一狼形妖物,突然发觉人群中混入了一群人类。

  非修士,而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总计七人,四男三女,皆穿着如今最流行的学生装。

  身形容貌都是不差,皮肉细嫩,显然都不是穷苦人家出来的。

  这狼妖当即嚎了一声,引来场中妖魔、修士、异类的关注。

  他一颗狰狞狼头,齿缝中还夹杂着新鲜肉丝,直接凑到这群学生面前,腥臭气息喷薄而出,贪婪欲望也毫不犹豫展露出来。

  周遭妖魔,也纷纷围拢上来。

  其中有一些,甚至口吐人言:

  “今夜我心血来潮,出门必有好事,没想到这就应上了,大王我要开荤了。”

  “瞅瞅这几个,嫩刮刮一身肉,细娇娇的一张皮,必是凡俗中的上等货。”

  “哥几个都闻准了味道,腾蛇镇规矩,凡人吃得,修士却吃不得,莫要吃错了东西,被欢喜楼的那些个变态人类找借口捉了去,届时别说一身精血源气保不住,连魂灵都会被抽去给人炼成欲魂奴,折磨百年不罢休。”

  “闻对了,绝无错漏,我那天赋神通还能听了这几个嫩货的心声,是左近那文定县来的人类学生,看了几册神仙话本便动了心,被江湖术士一忽悠,竟来这腾蛇镇寻仙问道。”

  “好,太好了,我这肚腹正空空,须得这几个细皮嫩肉的好孩子来填上一填。”

  能开口说话的,显然都是陈年老妖魔。

  一边说着让几个学生瑟瑟发抖的话,一边很是默契的围拢起来,共同面对人类修士一方。

  尽管被忽略了片刻,但场中的人类修士数量,的确也不少。

  足有数十位,穿着各异,有道袍,亦有常服,甚至还有剃了寸头,穿着夷人衣物的新潮修士。

  这群修士中走出一位穿道袍,背黑色铁伞,持着木剑的修士,眉头皱着,看着那被妖魔围拢,已经有几位被吓尿的学生。

  这道士没有废话,也未即刻出手相救,而是对着一群妖魔不耐的哼了声。

  抬手,指向上山必经之处的岗亭。

  那亭中,竟是蹲伏着一道巨大的黑影。

  陶潜凝眸看去,瞳孔微缩,那黑影赫然是一头大如水牛,浑身长满烂疮,恶臭熏天,额头处嵌着一枚硕大金钱的蟾蜍。

  脑海中,相应记忆浮现。

  “瘟金蟾蜍,腾蛇镇之守山兽。”

  “欲入腾蛇山,须向此兽证明己身非凡俗人类。”

  “验证之法无限制,若验证失败,将被此兽一口吞吃。”

  陶潜刚想起这些,那背伞道士随之开口。

  “若在旁处,我等或许管不了你们这些妖魔异类。”

  “不过此处已是腾蛇镇地界,这几个孩子你们吃得不吃得,我等说了不算,先问过这头瘟金蟾吧。”

  道士话音落下,那群妖魔顿时感觉气闷。

  同时,那岗亭下似正睡着的瘟金蟾蜍,忽然在此时醒了过来。

  一双泛红,好似两颗红柿子般的眼睛,骨碌一下瞪了过来。

  它那诡异目光,快速扫掠了场中所有人,包括陶潜在内。

  陶潜既是修士,也是怪异,还伪装成了一个“半龙人”,自是没有触发这头烂疮金蟾的任何反应。

  最后,果然是那几个年轻男女学生,让金蟾一双红眼亮了起来。

  只见“唰”的一下,一条鲜红长舌弹出。

  越过众修士妖魔异类,直接将七人裹卷入了岗亭。

  啪嗒嗒丢到地面,而后金蟾竟口吐人言道:

  “十息之内,证明自己非是凡俗人类。”

  “若是修行界中人,自请上山。”

  “若不是,则要委屈你们,入我腹中待上片刻。”

  谁能想到?这满身烂疮的金蟾,说话竟然文绉绉,听起来还挺礼貌。

  但很快的,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学生们反应过来了。

  心底都是嘶吼道:“在这怪物腹中待上片刻,岂不是要化作脓水肉酱?”

  这七人本就被吓的不清,如今又被金蟾身上臭气一熏,个个都要哭嚎着昏厥过去。

  好在下一刻,那背伞的道士叹息了一声。

  当先走来,其余修士哗啦跟上,默契挡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妖魔视线。

  道士来到岗亭,对着那烂疮金蟾拱了拱手,而后从怀中取出一类似丹药的物事,放在掌心,嘴唇微动,似与那金蟾进行着某种交易。

  极快的,又听“唰”的一下。

  道士掌心丹药消失不见,而那烂疮金蟾很是愉悦的声音也响起:

  “通过!”

  “上山还是离去,请自便。”

  这声音刚出,那群妖魔哪里还不懂是被耍了。

  纷纷对着修士们龇牙咧嘴,修士们则丝毫不理会,径直上山。

  只背伞道士离去前,对着几个学生道:

  “寻仙问道,非你们所能为,且这修行世界,也非你们所想的那般美好。”

  “快些回家去吧,免得又遭灾丢了性命,贫道也救不得你们第二回。”

  话落,这道士转身也上山了。

  那群妖魔虽极为不满,但碍于规矩,只得嘶吼着发泄。

  其中一头半人半羊的妖魔,嘶哑着声道:

  “不碍事,臭道士要管闲事就让他管,反正有所损失的是他自己。”

  “再过片刻,肉宴就要开了,听闻此次欢喜楼还去西洋地界捉了些新鲜货,必是要比这几个已浸了尿骚的孩子爽口些。”

  说完,这羊妖不再用贪婪目光看那七个学生,蹬蹬几下便化作黑影,往山上腾蛇镇激射去。

  其余妖魔异类听了,纷纷点头,也跟着上山去了。

  不过,仍有少数几头妖魔。

  如最初那头狼妖,呲着牙,眼冒绿光,极是不满。

  它们对视一眼,停留原地。

  盯着那七个学生,心有余悸的搀扶在一起,连滚带爬的往远处的山道逃离。

  待那几个学生将要脱离腾蛇山区域时,各自嘿嘿一笑,同时动了身躯,化作黑影要跟上去。

  可惜,这几头妖魔都没注意到。

  场中某一人,不知何时消失在了原地。

  它们刚化影激射出去,倏然,自那七个学生逃离方向,一道耀眼红光,裹挟着风雨雷霆肆无忌惮的冲撞了过来。

  无比凑巧的,越过七人,与几头妖魔撞在了一起。

  “吼”

  雷霆中,駮龙之音响彻。

  这一刹那,不止是那几头低等妖魔僵直空中,便是那头烂疮瘟金蟾蜍,也猛地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生出惧意来。

  恐怖的冲撞之力,瞬息将几头妖魔撞飞了出去。

  尚在半空时,便都筋断骨折,口吐鲜血,生生丢了性命。

  在临死前,它们恍惚都看到了一道充满原始凶性,睥睨自傲,仿佛不将任何妖魔放在眼中,半人半龙的身影。

  同时,也听到了此妖魔异类那不屑一顾的声音:

  “哪来的小妖小怪,滚一边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