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一章 菜市口重生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长生天朝,寻仙县。

  淅淅沥沥的阴雨,笼罩了薄暮时分的菜市街。

  原本赶集的人潮渐要散去,忽然间传来一阵鼓噪。

  却见数十兵勇从另一端奔来,戎装持刀,煞气翻腾,中间是十几个镣铐加身,穿着脏污囚衣,浑身恶臭,伤疤疮口数不清的青年囚犯。

  最前方是一个厚唇黑须,满脸横肉,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年官僚。

  最后方,是数辆用来装殓尸首的马车。

  这一行人鸣锣开道,热闹非凡。

  要散的民众们立刻又聚拢了,甚至更远处的人也都赶了过来。

  这阵势,谁都知晓要发生什么。

  菜市街一大景!

  当街砍头。

  不多时,那区域便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有平民,有孩童,有乞丐,有闲汉,有富人,甚至还有拿着唤作“照相机”物事,金发碧眼的西方夷人。

  虽说不少民众本身也是面黄肌瘦,宛若难民,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凑热闹的心。

  时辰一到,报时官扯着嗓子大声报时。

  监斩官手握朱笔,嘴边噙着冷笑,一一勾画。

  刽子手各就各位,从东到西,便要依次砍下。

  “要砍了要砍了,菜市街果然名不虚传,真的可以看砍头。”

  “也是可怜啊,看着好惨。”

  “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唉,真是可怜呐。”

  “都是顶好的青年人,跑去闹革新,结果被叛徒出卖,被狗官给一锅端了。”

  “孩儿他娘,馒头带了么?”

  “要是谁有余钱,可以在事后帮忙敛了他们的尸首。”

  “敛什么啊,罪名是谋逆,这些孩子的头颅都是要被挂到招魂杆上的,直系亲属也只能七日后来赎,若无亲人出钱,恐怕都会被丢到乱葬岗去,被那些鬣狗野狼啃个干净。”

  ……

  这些聒噪动静,惊醒了陶潜。

  他一睁眼,先看到围观的民众,继而是身上的束缚感。

  下意识环顾周遭,一种强烈的惊悚袭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如狂潮般的纷乱记忆。

  很快,陶潜明悟了。

  他穿越了,而且是穿越成一个即将被砍头的罪犯。

  如今是长生天朝,天命九年。

  这躯体原主乃南粤一县城人士,家境不俗,谁料某年家里不小心得罪了当地豪绅,被仇家折腾的家破人亡。

  少年侥幸逃离,后遇上了一些志士,便也怀着一腔热血跑去参加革新活动。

  数年来转战小半个天朝,数日前试图在寻仙县鼓动驻军发起武装行动。

  可惜被叛徒出卖,据点被拔除,所有人被一网成擒。

  现在更是齐齐被拉到这菜市街,将要行刑。

  “这什么开局啊,别人就算地狱开端,也会给些家人,给点反应求生的时间。”

  “怎么到了我这里,数秒后就要挨一刀,落个尸首分离的下场?”

  陶潜正悲愤着。

  那数个一身粗麻赤红行头,裹红头巾,怀抱鬼头刀的刽子手们却不管其他,径直便要将这十几个囚犯摁跪下,继而挥刀砍去头。

  可谁想到,这些被酷刑折磨的只余半条命的青年乱党们,此刻竟是齐齐挣扎起来。

  无一人,愿意跪下。

  他们眼眸中,无任何对死亡的恐惧。

  他们不顾嗓子里喷涌的鲜血,瞪着双眼,大张着嘴,试图向民众们发出声音。

  人群中,倒吸凉气之音不绝于耳。

  所有人此刻都看见了,这些年轻人的舌头竟然都被拔去。

  血淋淋的豁口,触目惊心。

  人们只能听见一些意义不明的声音,看见血沫喷溅。

  即便如此,这十几个将死的青年仍不放弃发出嘶吼,似乎是想要唤醒围观民众。

  陶潜本想冷静思索,看能否在最后几秒找到求生之法。

  可躯体中残存的意志,仍主宰着身躯。

  他死死直着膝盖,双目圆睁看着惊慌、好奇、懵懂的民众们。

  他的舌头残存较多,是以他咳着血,却也勉强发出了一些声音。

  “吾等……是人……绝不跪狗官……”

  “朝廷昏庸……民不聊生……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家仇国恨……长醒吾民……”

  “轰”

  最后一句嘶吼发出,陶潜直接被拖入了原身志士的记忆海。

  繁复而短暂的二十多年人生经历,汹涌淹没过来。

  而外界,那厚唇黑须的监斩官已是陷入惊慌,接连丢下红签,怒吼道:

  “斩!”

  “快给我斩,你们这群废物,再让谋逆乱党开口,本官将你们一起砍了。”

  “斩啊!”

  主官发怒,原本略敷衍的刽子手们再不敢耽搁。

  纷纷下了狠手,甚至将志士们膝盖打碎,只是挥刀前都是低声道:“诸位,我等伺候你们走,绝不让你们受苦,上路吧。”

  话音落下时,却见铮亮刀光开始一道道亮起。

  头颅落地,血洒黄土。

  一腔腔热血喷涌时,刽子手们还要清口、喷酒、歇劲、换刀。

  数秒后,终于轮到陶潜。

  而在这一刻,陶潜已好似“阅览”完了原身的一生,只余最后的童年时期。

  而让陶潜惊讶的变故,也在这时出现。

  从记忆中陶潜知晓,这世界虽与前世某朝代末年类似,但也有太多不同。

  比如,这里竟存在着大量妖魔鬼怪、无解的神秘现象,不可名状的诡物之类。

  人类,似是与妖魔神仙鬼混居?

  又或者,是这诸多怪异是由人类生发出来的?

  原身幼年时,就有灵异经历:

  他误入荒野坟区,在某个老坟睡着,并梦见自己和一只狐狸共读书。

  那“狐书”中大半内容,都消逝在原身记忆中。

  唯独其中一段口诀,竟就在此时此刻,从初始的微弱,到后面渐渐大声,甚至是直接诵读了出来。

  福至心灵,又或者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

  陶潜看着眼角出现刀光,心底即刻跟着默念起那口诀来:

  “蜣螂转丸,丸成而精思之,而有蠕白者存丸中,俄去壳而蝉。彼蜣不思,彼蠕奚白?”

  “庖人羹蟹,遗一足几上,蟹已羹,而遗足尚动。”

  “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不生不死,而人横计曰生死……。”

  一遍,仅仅只是一遍。

  诡异的事,发生了。

  陶潜只觉自己瞬息进入了一种极古怪的状态,他的脑海一团信息流猛地炸开。

  不等他去感知,另一种阴冷、恐怖的气息生出。

  那气息,立时便让陶潜联想到了“尸体”、“傀儡”、“腐烂”等等。

  眼看着要滑向深渊,忽然他的灵魂深处,竟是又涌出一股无法言喻、无法想象的力量。

  摧枯拉朽般,将那恐怖阴气撞散。

  那一瞬,陶潜整个人狠狠打了一个冷颤。

  而后,陶潜看见了。

  自身人头滚落,血液喷洒,却一丝一毫的痛觉也无。

  只是灵魂缓缓抽离残尸,先看向其他志士,只见到十几道黯淡白光闪过,袅袅无踪。

  而他自身,却莫名感知到周遭各处,传来大大小小不一的吸引力。

  很快,陶潜便知晓了“吸引力之源”是什么。

  那赫然是一具具刚死不久的尸体。

  街边被饿死的老乞丐、沟渠中的死老鼠或蟑螂、饭店中醉死杯中的蚊虫、不远处水产摊中刚死的鱼虾蟹……这些,竟都对陶潜的魂灵产生了吸扯力量。

  陶潜有所明悟,他似乎是有了附体重生的机会。

  但这些蚊虫鱼虾,陶潜本能拒绝。

  他的灵魂浑噩飘荡出来,已听不见民众、刽子手、监斩官的聒噪。

  只是竭力抵抗着那些蚊虫动物尸体散发出的吸扯,想要选中一具合适躯壳。

  但很快,他感受到了灭顶之灾。

  虽说阴雨天,无烈阳照落。

  可随时刮起的冷风,竟也能伤到他的灵魂。

  就在此刻,一阵真正冰冷刺骨的阴风吹拂过来,差点便让他彻底魂飞魄散。

  为了活命!

  陶潜不得不做出选择,屈从于大量吸扯力中最大的一股。

  于是下一秒,陶潜魂灵猛地突进,被一股巨力拉扯着化作白光。

  瞬息激射至菜市街尾,一门户紧闭的铺子中。

  这竟是个昏暗、狭窄的书店。

  用以照明的油灯早已熄灭,地面乱糟糟的铺满了一堆书。

  柜台边,赫然躺着一具高高瘦瘦,穿着棉布长袍,套着小马褂的男性尸体。

  “就是你了。”

  陶潜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任凭那吸扯力卷了他的魂灵,往那不知死因、不知年龄的男尸中一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