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讲古仙 > 第一章 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大炎十四州之一,神州玄都城。

  作为一州首府,神都城的中午总是十分热闹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叫卖声,呼喊声,交谈声,赶路声,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构筑了整个玄都城的红尘气象,而在这之中,又以仙客来为首。

  名为仙客来,

  实为玄都城内最大的酒楼,整个神州的达官贵人都喜欢在楼中宴客,此时就正好有一位富商在此开宴。

  宴请的都是神州商会的各路商人。

  随着宴席的开始,一道道热气腾腾的佳肴不断被送来,同时还有身着宫装的女子在楼中各处奏乐,不过最显眼的,还是在宴会厅的最前列,放着一方形桌案,一杉木凳椅,还有一面刺绣屏风。

  见小厮们布置场景,楼内不少人都有些蠢蠢欲动。

  “来了来了!”

  “传说中仙客来的保留节目,也不知道今天陈先生会说个什么故事。”

  “我老陆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一个说书先生能有这么大排场,我倒要看看究竟有几分本事。”

  “什么说书先生,我们神州可不兴这种叫法。”

  “啊?那叫什么?”

  “叫讲古仙!”

  众人议论间,屏风背后,说书先生,亦或是讲古仙已然落座,随后就听一声沉闷重响在宴会厅内传开。

  “啪!”

  醒木声响,霎时间万籁俱寂。

  少顷,屏风后才终于响起了声音,听上去却是颇为年轻:“今日还是我陈某人来给大家评书,而今次宴席,乃是黄老爷为其儿子进京赶考送行。既然如此,我就给大家说一段进京赶考的故事。”

  “有道是: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骧凤翥势难收。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鼓角揭天嘉气冷,风涛动地海山秋。

  东南永作金天柱,谁羡当时万户侯。”

  “啪!”

  又是一声醒木拍击声响起,紧接着,就见屏风后那位讲古仙继续道:“话说二十年前,有一位书生.....”

  说书是一门学问。

  如何让一个人发出孩童,少年,中年,老人,花鸟鱼虫,飞禽走兽的声音,如何将他们和故事结合在一起,如何以此调动看客们的情绪,其中奥妙高深莫测,寻常人练个十七八年都难以练成。

  在诸多评书中,最受欢迎的乃是神怪志异,世人大抵如此,越是怕什么,听什么就越觉得来劲刺激。

  而此次讲古仙准备的故事《意气剑》便是如此。

  故事讲得是二十年前,一位书生习得六艺,遍读五经,不远万里进京赶考,在路上行侠仗义,交好友,救百姓,识红颜,斥贪官的经历,不过其中最让人紧张的,还是一段雪夜遇山君的故事。

  山君者,虎也。

  故事中,那书生历经一年游历,距离京城只有一步之遥,却遇上大雪,被迫寄宿在了山中土地庙内。

  “殊不知此山久无人过。”

  “盖因山中有一百年大虫,修得日月精,悟得乾坤妙,已是化凡为妖,麾下伥鬼足足有九十八之众,皆是多年来路过此山,被那大虫吞食之人。而书生刚好是第九十九位,也应了那九九之数。”

  “只要吃了书生,大虫便能得道化形。”

  “而书生当时唯一的武器,便是一柄出发前父母买来为其防身,跟着他进京赶考,寸步不离的青钢剑。”

  说到这里,屏风内还传出了呼呼风声,凄厉虎吼,让所有看客都是身临其境,入迷间仿佛看到了那场雪夜,看到了一只山君大虎迈着矫健的步伐,向着土地庙而来,书生俨然已是陷入了绝境。

  但很快,讲古仙却又话锋一转。

  场景变化,却是回到了此前讲过的诸多场景,赫然是故事中的书生面对生死危机,回顾过往经历。

  一年辛苦。

  满腹经纶。

  如今距离京城不过一步之遥,却要死在这山中雪夜,如何跟父母交代?如何跟红颜交代,如何跟友人交代?

  讲古仙语气急促,接连三问,场内气氛顿时高涨了起来,仿佛感受到了书生心中的憋屈,不甘,悲戚,还有不平。尤其是即将送儿子去赶考的宴席主人,以及他的儿子,此刻已是大手紧紧相握。

  “意难平,意难平,书生胸中有大不平!”

  “霎时间!”

  “山君咆哮扑来!”

  说到这里,屏风后更是传出了一声雄浑有力的巨吼,引得茶杯碗筷微微震动,不少人甚至仓皇起身。

  但下一秒,

  虎咆声止,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声清朗的怒喝:“杀!”

  声音响起,恰如银瓶炸裂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振剑出鞘声,剑入皮肉声,还有山君大虎凄厉的叫声先后响起,甚至还有雪花翻飞,血液滴溅的声音夹杂,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复归平静。

  而场中众人此刻已是汗流浃背心有余悸了。

  此前还在怀疑其本事的商人,此刻更是对其敬畏有加,甚至有人偷看屏风背后,是否真有一头大虫。

  少顷,讲古仙的声音再度响起:“千百里书生意气,尽付一剑之上,山君妖邪当即殒命,而伥鬼失了驭主,皆对书生作稽行礼,口中言谢不断。随后便在天明时分,于初阳之中如冰雪般消融了。”

  “啪!”

  又是一声醒木拍桌,沉重的闷响将意犹未尽的诸多客人从那场雪夜中唤回了现实,一时间惊呼声不断。

  屏风撤去。

  讲古仙颔首微笑。

  然而让不少新客意外的是,这位讲古仙的年纪并不大,却是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年纪甚至不到而立。

  不过旧客们却是十分熟络地上前招呼道:

  “陈先生,又是一个好故事啊。”

  “谬赞谬赞。”

  “陈先生大才,要我说,当年要是去参加科举,也是个状元料!”

  “过奖过奖。”

  “陈先生.....”

  过了好一会儿,陈知报才算应付完热情的客人们,不过还没等他休息呢,台下突然传来了一声高呼,声音极具穿透力,一时间竟是压盖下了其他声音:“先生请留步,请问这世上真有妖鬼么?”

  “妖鬼?”

  陈知报想也不想,回头的同时斩钉截铁地应声道:“这位看官想多了,这世上当然是没有什么妖鬼的!”

  说完陈知报便看向了台下说话之人。

  却见台下,满堂的红光人气之中,一尊头顶升腾着乌黑浊气的身影显得无比突兀,及腰长发无风自动,宛若一根根黑色触手,惨白的肌肤仿佛连阳光都能穿透,充血的双眸更是紧盯着陈知报。

  而在得到陈知报回答后,那怪物便缓缓咧开嘴角,鲜红的嘴唇和白皙的牙齿混杂在一起,声音中透着寒气:

  “真的没有么?”

  “先生?”

  言罢,怪物便兴致勃勃地看着陈知报,等这位说书先生就这样被自己吓得魂飞魄散,然后仓皇跌倒。然而让怪物倍感意外的是,在和它本相对视的情况下,陈知报表情竟是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非但如此,他甚至还主动伸出手拍了拍怪物的肩膀,满脸语重心长地说道:“相信先生,真没有鬼的。”

  “这位看官,我看您年纪尚轻。”

  “比起追寻什么神怪志异,还是好好读书,以后考个功名才是正道。”

  “不要舍本逐末啊。”

  “当然,如果您真的感兴趣......”

  说完陈知报便在怀里掏了掏,而后取出一张纸片递到了怪物手上:“这是我的住处,看官有空可以来听书。每月上旬讲凄美绝恋,中旬讲英雄好汉,下旬讲神怪志异,陈某保证故事绝不重样。”

  “门票一场只需四个铜板,第二场半价,包天十个铜板,还有免费小食和茶水赠送。有空来赏脸啊。”

  “告辞!”

  怪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