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爷叫李飞壶 > 第六章 师兄我怕你会后悔
  三个人回到山上,女道士问:“怎么回来这么晚?这个女孩子是谁?”

  王武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女道士皱眉说:“这事情麻烦了。那条黑狗是三眼观的妖修,更麻烦的是它还有一个师兄,它的师兄有个师傅。还有个长老,还有个掌门。黑狗死了,它的师兄会来报仇。它的师兄死了,长老就会来报仇。长老死了,掌门就会来报仇——而且黑狗的师兄之前还被退过婚。”

  又说:“还好李飞壶是孤儿。你们还是抓紧练功吧。”

  黄飘飘说:“我可以留下来吗?”

  女道士问:“黑狗为什么抓你?”

  黄飘飘说:“因为我是个经幡。三眼观的老掌门死掉之前把神功秘籍写在了我身上,我就成精了。但他们总是要看我身上的经,很不尊重我,我就跑了。”

  女道士说:“那你可以留下来——院子外面有个旗杆子,你就住在那里吧。”

  黄飘飘高兴地答应了。

  到了晚上,王武去和赵静静睡觉。李飞壶找到黄飘飘说:“黄飘飘,可以给我看看你身上的神功秘籍吗?”

  黄飘飘说:“不可以。神功秘籍写在我身上,给你看我就要脱衣服,那像什么话。”

  李飞壶说:“我还以为你是个独立自主的女性,没想到你满脑子封建思想。我只是好奇看一眼,又不会做什么。”

  黄飘飘失望地说:“这样啊。”

  又说:“那好吧,只能看一眼。”

  她就开始解扣子,脱掉了衣服。她的脖子下面原来没有身体,而是一面黄色的旗子,飘来飘去。上面写着:神功秘籍。

  黄飘飘说:“李飞壶,你干嘛解裤带?”

  李飞壶不好意思地把裤子系上说:“我刚才想放屁,现在又不想了。你身上就只有这四个字吗?”

  黄飘飘就转过身说:“这面还有。”

  李飞壶看到另一面上写了许多小字,他看了看,果然是秘籍,还是好几部。

  其中一部是《如何发光以及发出更炫目的光》,另一部是《提高音量的几种方法》,还有一部是《快速变装概论》。

  李飞壶挠了挠头,心想这些东西就是神功秘籍吗?但还是都记了下来。

  到了第二天,赵静静取出一麻袋灵鼠药,说:“很快就会有人上门寻仇,你们要加紧练功。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都要吃灵鼠药。”

  又对李飞壶说:“你跟我来。”

  两人走到赵静静的房间里,李飞壶说:“师傅,我还只是个孩子。”

  赵静静说:“我听说你阉掉了白县令的一个儿子。”

  李飞壶说:“那是我一时冲动。”

  赵静静说:“才不是。你那么干是为了叫白县令觉得你有我撑腰,有恃无恐。这样你反而得到他的信任,就可以趁机跑路了。你很聪明。”

  李飞壶说:“师傅你更聪明,竟然把我看穿了。”

  赵静静叹了口气,说:“你往后用不着跑了。我原来只想拿你当药人,没想到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被采补死了就很可惜——我会教你好好修仙,往后也可以将我派发扬光大。”

  李飞壶说:“师傅,我派是什么派?”

  赵静静说:“这座山是四姑娘山,从前是一座大墓,里面埋的是一位修仙前辈。那位前辈的本命法宝是个鼓,墓就修成了鼓的形状。后来我派的祖师从墓里得到了修行秘籍,就在地此开宗立派。”

  李飞壶说:“我知道了,我派就是鼓墓派。”

  赵静静说:“大墓有许多毒针的机关以防外人进入,所以我派是全针派。”

  又说:“你看了黄飘飘身上的秘籍?”

  李飞壶想了想,还是把三部秘籍都说了。赵静静皱起眉思考一会儿,说:“有点儿意思,可是我暂时还参不透。正好我快要修到龙虎境了,那么我这几天就闭关好好参详参详——你不要想着跑。你看,你上山之前说想杀人,昨天下山却没杀白县令的儿子,可见你的杀心已经慢慢淡了。这样蛮好。继续修下去,对你有好处。”

  李飞壶说:“可是王武要我和他公平决斗。”

  赵静静笑了笑:“等到你十八岁吧。你比王武聪明,到那时候杀了他不就可以了。”

  又说:“好了。要是狗道士的师兄来了,就叫王武去对付他。王武已经修成了七——彩——剑——,应该没问题。”

  王武的丹壶术练得比较慢。过了十天,李飞壶知道怎么引气入体了,可王武还没把丹壶术的秘籍读明白。

  他就对李飞壶说:“傻人有傻福,没想到你虽然是个傻子,学得却很快,一定是因为你没什么事情分心。可我就不一样啦。”

  又过了十天,李飞壶开始练丹壶术里的第一个法术,叫玄黄风,但王武还是没把秘籍读明白。

  吃饭的时候,他叫李飞壶给自己试试玄黄风看一看。

  李飞壶说:“试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不能在屋子里试。”

  王武说:“更不能到外面,黄飘飘就挂在旗杆上呢。万一她是三眼观的奸细,不就被她看到了吗?”

  李飞壶说:“玄黄风的威力太大,我怕你会后悔。”

  王武说:“我毕竟是你的师兄和仇人,怎么会怕。来吧。”

  李飞壶只好放下筷子,运起灵力,又叹了口气。

  王武等了一会儿说:“你在磨蹭什么?”

  李飞壶说:“我已经试完了。你没发现哪里不对劲吗?”

  “哪里不对劲?”王武皱起眉说,“是你不对劲。你怎么忽然口臭起来了?熏得我头晕脑胀,还想吐。不行,我受不了了,下次再试吧。”

  他站起身赶紧往外面跑,但走到门口就倒在地上了。

  李飞壶把王武踢醒。王武说:“怎么回事?”

  李飞壶说:“这就是玄黄风。你记得你之前口臭吗?练成了就可以收发自如。”

  王武在之后的三天里都吃不下饭,整个人瘦了一圈。到第四天的时候,他试着吃了一口饼,没有吐出来。就对李飞壶说:“你去盛一点腌松子,我要吃饭,我要饿死了。”

  但李飞壶刚要站起身,就听到旗杆上的黄飘飘喊:“来人啦,三眼观的人来啦!”
    沁纸花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