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爷叫李飞壶 > 第五章 墙头草没有好下场
  李飞壶和小姑娘被绑在一起,狗道士牵着他俩在路上走,说:“说,你师父现在在不在山上?”

  李飞壶说:“我早看出来她是个妖女,就跑下山了。狗前辈不如放了我,我们一起主持正义。”

  狗道士说:“你再骂。”

  小姑娘在李飞壶身边扭来扭去,一边捂着头一边扭一边走一边说:“我刚才藏得好好的,就是你把我踢晕了。等我逃出去,先杀你。”

  李飞壶说:“仙子误会了,我以为你偷看我洗澡。”

  又对她挤了挤眼睛说:“仙子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害羞地低下头说:“我叫黄飘飘。”

  李飞壶说:“黄飘飘,你为什么这么躁动,一直扭来扭去。”

  狗道士说:“那是因为她道行不够,习性难改。她是个经幡成精。”

  李飞壶说:“什么是经幡?”

  狗道士说:“就是写了经文的旗子。你既然是赵静静妖女门下弟子,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李飞壶说:“狗前辈,我是被她抓去的,她还逼我吃屎。”

  又说:“我怀里还有十四粒老鼠屎,就是她逼我吃的。”

  狗道士就伸手在李飞壶怀里摸。李飞壶说:“光天化日,你不要动手动脚。”

  狗道士把灵鼠药摸出来闻了闻,很吃惊。说:“她给你吃这个?”

  李飞壶说:“是。每天都叫我吃。”

  狗道士想了想,问:“我记得她还有个徒弟。”

  李飞壶说:“我们都要吃,过得非常痛苦。”

  狗道士说:“那你是偷偷跑出来的?你师父没找你吗?”

  李飞壶说:“狗前辈,你去前面白河县问问就知道我和她不是同流合污了。她不但找我,还叫当地官府找我。”

  狗道士说:“太好了。我这就把你送给她,也许她也会收我做弟子,也给我灵鼠药吃。”

  李飞壶连忙说:“我师傅——赵静静的采阳补阴会你把你采成女人的!”

  黄飘飘不高兴地说:“女人怎么啦?你对女性有什么偏见?”

  李飞壶说:“我怎么会有偏见呢?我疼爱还来不及呢。”

  黄飘飘脸红起来,扭来扭去地说:“你说话真好听。”

  狗道士使劲扯了一下绳子:“你们两个闭嘴。”

  他们来到四姑娘山下,开始上山。走到半山腰,太阳要下山,天边一片红彤彤。

  狗道士说:“先在这里歇一歇。”

  李飞壶和黄飘飘坐在石头上,黄飘飘在他身边扭来扭去。李飞壶说:“黄飘飘,你能不能静一静,你蹭得我难受死了。”

  黄飘飘委屈地撅起嘴。李飞壶又说:“你要是实在想蹭,就到我身子前面来蹭。”

  这时候沿路又走过来一个人,是王武。

  李飞壶对狗道士说:“你看,那就是张静静的另一个徒弟,叫王武。你听我说,我杀了他爹,他要找我报仇,可是师傅不许,他恨死我了。你对他说要替他杀了我,他保准儿高高兴兴把你引荐给师傅——然后你走到半路就放了我,咱俩谁也不欠谁的,好不好?”

  狗道士拿拂尘挠了挠头,笑起来说:“你真是个蠢货。这话你都说出来了,我干嘛还放你?”

  李飞壶说:“欧,真见鬼,我没想到你这么聪明。”

  狗道士就站起身对王武叫起来:“王道友,你好啊。”

  王武走过来,看见李飞壶说:“好哇!你敢跑!”

  狗道士说:“你爹是不是被他杀啦?”

  王武说:“是啊。你爹也被他杀啦?”

  狗道士更高兴,说:“这倒没有。王道友,既然他是你的杀父仇人——我现在就替你杀了他。”

  他拿起剑,去戳李飞壶的肚子。李飞壶赶紧躲到黄飘飘身后。

  黄飘飘:“哎呀!”

  王武瞪起眼睛:“你他妈敢杀他,他的命是我的!”

  他也拿剑去戳狗道士的肚子。狗道士赶紧躲开,说:“你疯啦!”

  李飞壶说:“他还骂人!他还要跟你抢灵鼠药!我的药也被他抢了!”

  王武听见这话,立即大叫一声,手里的剑开始冒光。不是红光,不是白光,而是七彩的光。七彩的光映在他的头发上,他的头发也变成了七彩。

  “纯阳老祖,赐予我力量吧!”七彩的王武叫道,“纯阳剑诀第一重!七——彩——剑!”

  王五的剑发出耀眼的光芒,所有人都被这光映得看不见东西了。狗道士吓了一跳,连忙拿剑在身边乱挥,就听见叮当一声响,光芒消散了。

  王武的剑飞了出去,他说:“……”

  狗道士说:“……”

  王武大叫一声:“我去叫人来!”

  撒腿就往山上跑。

  狗道士大叫:“王道友,误会、误会!”

  王武飞快地跑上山路:“你他妈等着,有种别走!”

  狗道士叹了口气,对李飞壶说:“要是我入不了赵仙子的门下,就把你带回三眼观。你知道三眼观吗?专门拿你们这种妖人种药,每眼种一朵。最妙的是你还是活着的。”

  李飞壶说:“听起来不错,但是你看看你身后。”

  狗道士说:“这种伎俩也想骗我?哼哼嗯嗯嗯嗯……”

  老虎从山崖上跳下来,咬住了狗道士的脑袋,含含糊糊地说:“肿么办?”

  李飞壶赶紧说:“咬碎他的狗头!”

  狗道士的脑袋嘎嘣一声碎了。

  但他的黑道袍飘落在地上,又变成一条黑狗,一下子跳出好几步远,说:“山君!大家都是畜类得道本属一体,你何苦为难我?”

  老虎呸了一声说:“你他妈是犬科!谁跟你一个属!”

  黑狗愤愤地说:“好!你们今天看不起我,不许我去拜山门,可别忘了有一句话,叫莫欺少年穷!还有一句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日后我——”

  它刚说到这里,老虎吓了一跳,说:“坏了!掌门吩咐过,说要是有年轻人说出这种话,就一定要斩草除根!它一下子说了两句!狗道士,你今年多大?”

  黑狗说:“我已经十岁了。但作为一条狗我不算是年轻——”

  可它话没说完,老虎就说:“拿命来!”

  黑狗赶紧往山上跑,可王武又从山路上面冲了下来,说:“看剑!”

  黑狗只好一扭头,从山崖上跳了下去。

  老虎和王武一起瞪圆了眼睛。

  老虎说:“完蛋了!”

  王武说:“他不但说了那两句话,还跳了崖!”

  李飞壶说:“?”

  王武说:“你真是个傻子,那他就会找到什么秘籍!快去搜!”

  李飞壶说:“那你先给我解开。”

  王武说:“这个漂亮小妹妹是谁?”

  李飞壶说:“她是经幡成精。”

  王武说:“吓!是妖怪!”

  老虎不高兴地说:“妖怪怎么啦?你对妖怪有什么偏见?”

  王武说:“?”

  李飞壶说:“你们不要吵了啦。我就是被这个狗道士从县城里捉走的,我们快一起找到他,要是叫它练成了神功就麻烦了。”

  他们在山崖底下找到了黑狗的尸体。老虎说:“它怎么死了?”

  王武说:“神功和秘籍呢?”

  李飞壶说:“一定是因为它跳下来的时候不是人。”
    《爷叫李飞壶》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