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道友请你正经点 > 第十三章 五年铁布衫三年金钟罩
  此刻,

  陆宁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元宵,站在俞梦竹闺房的门前。

  “我给青哥和三哥做了宵夜,顺便也给你做了一点。”陆宁笑呵呵地说道:“厨房里有红枣...我就做了枣泥元宵,酸酸甜甜的...我想你应该挺喜欢吃这种口味的。”

  一时间,

  俞梦竹哑口无言,看着登徒子端着的这碗元宵,不由抿了抿嘴唇。

  “你有这么好心吗?”俞梦竹淡然地说道:“是不是在里面偷偷放了什么蒙汗药?”

  “女侠!”

  “你可以用剑砍我,但不能用这种罪恶的想法来诬蔑我的人格!”陆宁满脸严肃地道:“我陆宁的确是有点...有点好色,但我的人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哼...

  只是有点好色而已?明明就是色中饿鬼...

  俞梦竹没好气地怒道:“我就诬蔑你...怎么了?”

  “呃...”

  “那我只能默默忍受了,还能怎么样?”陆宁无奈地说道:“我又打不过你。”

  俞梦竹柳眉一挑,略带一丝轻藐地看着他:“你还想反抗?”

  “嘿嘿...”

  “人生要有远大的抱负嘛...万一我以后境界比你高了,那就...”陆宁笑而不语。

  “比我高?”

  “下辈子吧!这辈子就别想了。”俞梦竹在修炼这块还是挺自信的,纵使大吴朝的天才层出不穷,但能在天赋上肩比于她的人,还是寥寥无几,即便有...也是平分秋色。

  话落,

  俞梦竹犹豫了一下,轻声地询问道:“真没下蒙汗药?”

  “唉!”

  “上次我做的饭,你不也吃了吗?”陆宁翻了翻白眼:“你吃不吃?不吃我端走了。”

  “...”

  “给我吧。”

  俞梦竹空闲地那只手伸了过去,准备单手从底下托住这碗热气腾腾的元宵。

  结果...嫩白的小手刚碰到碗底,忽然就弹了回来,眉宇间略显一丝尴尬。

  “烫到了吧?”

  “我给你端进来吧。”陆宁说道。

  “不行!”

  “你不能进我的房间。”虽然俞梦竹性格方面有点暴躁,但终究是个女孩子,深知男人不能进自己的闺房。

  “哎呦...”

  “女侠呀!”

  “你我都是江湖儿女,何必在意这些呢?”陆宁皱着眉头说道:“而且我也烫啊...能不能快点?”

  俞梦竹把手里的宝剑搁在了一边,伸出两只手去端这碗元宵。

  “好了吗?”

  “有没有端稳?”陆宁问道。

  “嗯...”俞梦竹点点头。

  “那我松手了?”陆宁再次问道。

  “嗯...”

  之后,

  陆宁便松开了手。

  看着这个女人端着碗,火急火燎地跑到了桌子前,陆宁忽然觉得...这个目不识丁的女人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轻轻地把碗放在了桌子上,两只嫩白的小手赶忙搓揉了一下,转过身正准备去把自己的宝剑拿过来,这时...俞梦竹发现陆宁还站在门口,并没有离开。

  “你怎么还不走?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俞梦竹绣眉紧锁,漠然地问道。

  “那个...”

  “女侠?”陆宁站在门口,略显一丝难为情地道:“江湖救急...能不能借我一点银子?”

  听到陆宁的请求,俞梦竹默默地端起桌子上的元宵,然后走到了他的面前,面无情把地说道:“还给你。”

  “好好好...不借了不借了。”

  “那我走...”

  陆宁转身前往了内堂。

  看着陆宁离去的背影,俞梦竹撇了撇嘴,重新把这碗元宵又给端了回去。

  ...

  翌日的清晨,

  金鸡不再独立,而是...蔫了。

  从睡梦中醒来的陆宁,第一时间掏出了《正经修炼秘籍》,毕竟一日之计在于晨,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调整,现在正是学习的最好时刻。

  原本陆宁以为又是蓝色的小药丸,结果...这次却大出所料。

  竟然是一本秘籍!

  ——《五年铁布衫三年金钟罩》

  “唉?”

  “我怎么感觉...哪里见过啊?”陆宁拿着这本《五年铁布衫三年金钟罩》,感到了无限的迷茫,这名字...很熟悉啊!

  噢!

  不就是...《5年高考3年模拟》吗?

  陆宁躺在床上,翻阅着《五年铁布衫三年金钟罩》里面的内容。

  大致可分为劲与气两个部分,然后这两个部分又衍生出六个篇章,首先是‘劲’这一部分,也就是金钟罩。

  其理论篇,讲述了金钟罩的一些基本功法,其次是速成篇,讲述了如何快速练习金钟罩,最后是实战篇,讲述了金钟罩在实战的一些例子,要注意哪些情况。

  而‘气’这个部分,就是铁布衫,大致就是将真气扩散到全身每个部分,来弥补金钟罩的一些缺点,以此达到金刚不坏的效果。

  “能不能光练铁布衫?”

  看到这里,陆宁发自灵魂地问了一声。

  然后,

  继续翻了一页。

  【两者合一,虽能金刚不坏,却不及精通一门。】

  “...”

  “这...”

  “太坏了!”陆宁差点没有被气死,这和《葵花宝典》如出一辙,第一页的第一句话...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然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忍痛割爱,结果翻开第二页,赫然写着...不必自宫,也能成功。

  嗯!

  决定了!

  我要练铁布衫!

  ...

  出了房门,

  陆宁就看到院子里,俞梦竹那个娘们在练剑,这一次...陆宁学乖了,此景虽美,但奈何要命,头也不回地往内堂走去。

  就在这时,

  身后传来了俞梦竹的声音。

  “站住!”依旧是那么冰冷,又毫无感情。

  陆宁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满脸迷茫地看着身后这个女人。

  紧接着,

  迎面丢过来一个小布袋。

  陆宁下意识地伸手接到了这个小布袋,摸了摸...里面竟然是银子。

  “三十两!”

  “记得下月还我!”俞梦竹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

  陆宁愣了下,满脸诧异地看着她,这娘们的葫芦里卖什么药?怎么突然又借钱给自己了?不是昨天不借吗?

  “看什么看?”

  “赶紧在我眼前消失!”俞梦竹瞧着陆宁一脸诧异又茫然的样子,抿了抿嘴...怒斥道:“还看!小心我砍你!”

  ......
    太白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