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道友请你正经点 > 第七章 人生自古千余愁,唯有青楼解万忧
  看着张小三离去的背影,陆宁思考起一个问题...如果大吴朝有一个类似征信的制度,能不能避免借银子不还的事情?

  答案是...否定的。

  虽然赌坊在大吴朝是被允许存在的,不过仅仅也只是几家而已,而张小三下手的目标都是地下赌坊,他们本身就违背了《大吴律法》,其次...关于借贷问题,那些地下赌坊的借贷利率也违反了《大吴律法》。

  如此一来...他这不属于犯法,属于黑吃黑。

  有一点陆宁比较好奇,这张小三明显是个惯犯,就没有追债的找他吗?

  不过仔细一想...这似乎不太可能,人家都已经把罪恶的爪子伸向了守卫森严的皇宫,就民间那些追债的...怎么可能逮到他,即便逮到了...估计也打不过。

  至此,

  关于这件事情,陆宁也不想去了解的太深入,他怕自己也陷入这个泥潭里。

  早饭是几个来路不明的馒头,就点来路不明的咸菜,就这样对付过去了,用过早饭后...陆宁问了下何青,白天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的,结果被告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听到这番话,

  陆宁也比较干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裤,若是有旁人在场...肯定会被他这速度给吓一跳,其实...陆宁擅长的何止是脱去自己身上的衣裤。

  此时,

  陆宁躺在床上,看着手上三本小册,不由陷入了危机中。

  七本小册已经学完了四本,现在就剩下了最后的三本,今天看完...明天就没有了,又要去进货了,其实进货也没什么...关键没银子。

  尽管青焱司给的报酬很高,但领钱的日子离现在还蛮远的。

  “怎么办?”

  “我就剩下了十两...”陆宁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一个主意,最后...选择了躺平,看完再说吧。

  ...

  临近中午,

  陆宁的内心充满了惆怅,由于废寝忘食的好学精神,他已经把七本小册给全部看完了,一共三十五遍...不过陆宁也蛮开心的,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会憋出什么毛病。

  下床穿上衣裤,走出房间来到了内堂,结果空无一人...

  “咦?”

  “人呢?”陆宁皱着眉头,大声喊道:“青哥?三哥?”

  回应他的却是寂静无声。

  “唉...算了算了...自己做吧。”

  陆宁叹了口气,转头前往了厨房,到了厨房后...开始生火做饭,作为一个曾经农村出来的孩子,做饭属于基本生存手段,不过如何生火...倒是给陆宁带来不小的难题,担心幸好解决了...

  许久的功夫,

  香喷喷的白米饭好了,接着就一个人坐在内堂里,吃着早上的咸菜就着米饭,简单凑合一下。

  这时,

  俞梦竹手持宝剑,从外门走了进来。

  “何青跟张小三呢?”俞梦竹看了眼陆宁,淡然地问道。

  “不知道...”陆宁摇了摇头。

  听到陆宁的话,俞梦竹愣了下,略带一丝好奇地质问道:“你做的?”

  “对啊!”

  “有问题吗?”陆宁瞥了眼这个目不识丁的女人,没好气地道:“别瞧不起人...我做饭还可以!”

  俞梦竹犹豫了下,提起手上的两只兔子,冷言道:“我饿了,给我去盛碗饭。”

  “你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陆宁没好气地说道。

  话音一落,

  苍啷啷...宝剑出鞘了。

  “你看!”

  “早用这样的态度不就行了嘛!”陆宁翻了翻白眼,急忙起身跑进了厨房,帮俞梦竹盛了一碗白米饭。

  当接过这碗白米饭后,俞梦竹尝试着吃了一口,还别说,比那个张小三烧好吃多了,完全没有焦味。

  抬起头,

  看了眼坐在对面,默默扒饭的陆宁,其实...这个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

  “女侠?”

  “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陆宁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咱们南街...人这么少?”

  “死完了。”俞梦竹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死...死完了?

  听到如此瘆人的答复,陆宁感受到后背一阵发凉。

  “怎么死的?”陆宁接着问道。

  “史官记载,因为三十年前一场天行时疫。”

  “至此以后,南街就成了这幅模样。”俞梦竹回答道。

  “哦...”

  “那尸首...”

  陆宁还没有把话讲完,就看到俞梦竹左手已经握住了宝剑,不由尴尬地笑了笑:“你吃你吃...”

  ...

  下午的时光,

  陆宁开始正儿八经练习天武门的绝学...天武咒,其实就是将真气集中到掌心,然后逼出去...非常非常普通的招数,可名字却异常响亮。

  以目前陆宁的修为,仅仅只能虐虐小动物,关键...他的准星奇差。

  经常是...心里想着甲,掌心对准了乙,却不小心击中了丙。

  “是不是最近...使用太多了?”陆宁看着自己的手掌,不由陷入了沉思中。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

  何青跟张小三回来了,同时张小三手里拎着一只大鹅,一看便知...宫里的。

  晚饭很丰盛,铁锅炖大鹅。

  原本陆宁以为俞梦竹是素食主义者,结果...今天她也吃了不少。

  饭饱之后,

  陆宁、何青、张小三坐在椅子上,一脸的满足,至于俞梦竹早就离开了。

  “宫里的鹅...太棒了!”陆宁先前还觉得有点不妥,但抵挡不住这该死的肥美,这一刻...他也沦陷了。

  “差不多了!”

  “咱们该出发了!”何青笑着说道。

  陆宁看向了何青,好奇地问道:“青哥...咱们究竟去哪啊?”

  “三儿没说?”何青愣了下。

  “嘿嘿...给陆宁一些神秘感。”张小三笑道。

  “有道理!”何青点点头,冲陆宁说道:“到了...就知道了,总之包你满意。”

  “对了!”

  “带上腰牌!”

  ...

  不知道从哪里搞了辆马车,三人便出发前往了内城。

  过了许久,

  马车停了,三人下了马车。

  陆宁看着瞧前的建筑物,直接就傻眼了。

  青...青楼啊?!

  这时,

  何青拍了拍陆宁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人生自古千余愁,唯有此地解万忧。”

  ......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