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智者以力服人 > 第九章 妙语辩
  邵常韵双目忽然闪过沉沉的光芒,道:“孔陆大道尊通颁天下,《入道经》第一章明文道:信为五德,五德亨通,潜通造化。你虽巧舌如簧,也逆不过大道尊亲传真经本文。”

  楚宁心中哂笑。

  最常见的十五个逻辑谬误之——

  诉诸权威。

  但他自然不会傻到用这个理由驳斥。略一思忖,洒然道:“大道尊传法,不过是随时点化。虽曰真经,也是因时而异、因势而异,岂可抱残守缺,泥古不化?若是空琢字句,反而违背了大道尊箴言本义。”

  “再说,大道通玄,本在微妙恍惚间。落于词句,岂能尽达真意。”

  冯紫英双目一亮,道“你是赞同‘言不尽意’之论了?”

  大道之中,清谈一门,自古及今,聚拢了许三百六十道经典辩论题目。

  其中一题,便是“言意之辨。”

  正方主张“言尽意”;反方主张“言不尽意”,争执不下。

  这一争论,直接关联到对于先贤经典的态度。

  不难想见,主言尽意者,自然尊奉经典不可稍违,类似于所谓原教旨主义者。

  主张言不尽意者,讲究心神默运,感通天地。不拘泥于寻章摘句,而重在寻其精神,汇通古今。

  楚宁笑言道:“那是自然。”

  其实“言意之辨”论题,楚宁心中持论不同。但是此时利益相关,也只能屁股决定脑袋了。

  邵常韵肃然道:“若是出语无病,其含义自然明晰,如日月昭彰。如何说不能表意明白,圆满无碍?”

  楚宁淡然一笑,道:“楚某有一论,请诸位静听。”

  楚宁道:“李家庄有一名剃头匠名为张三。张三扬言,本人只给村里那些不给自己剃头的人剃头。这一句话,是否表达清楚?”

  冯紫英口中默念一遍,颔首道:“清楚。”

  “啪”的一声脆响。

  楚宁打了个响指。

  这个动作,通常而言似乎显得有些轻佻。但是楚宁这一响指,却无端让人心中打了个突,仿佛饿虎扑食,机如弦发:“敢问——张三是否应当给自己剃头?”

  冯紫英、邵常韵、任清平,三人同时一愕。

  转念一想,面色如打翻了五味瓶,立刻变得精彩起来。

  仔细咀嚼这句话。

  如果张三给自己剃头,那么他不能给自己剃头。

  如果张三不给自己剃头,那么他应当给自己剃头。

  邵常韵面色僵硬。

  他刚刚放话出去,掷地有声;此时颇感下不来台。

  一句看似通顺清晰的话,却果真给出了自相矛盾、不能两全的含义。

  冯紫英看向楚宁的神色,渐渐变得微妙。

  正在局势混沌之时,邵常韵身后的人,忽然上前一步,高声道:“三位长老。弟子有事要禀。”

  邵常韵嘴角一扬,并未接口。

  冯紫英抬袖一虚托,缓声道:“胡高。有何高见,你且说说看。”

  这位胡高,乃是邵常韵侍从弟子,贯通境修为,在门中担任青云阁主事。

  不提他是邵常韵的弟子这一节,单单历数门中长老以下的中坚人物,这胡高行事明达干练,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冯紫英自然示以礼遇。

  胡高恭敬一礼,高声道:“三位长老容禀。五日之前,弟子忝任入门会五大主持之一。当时参与考核的仙道苗裔,弟子都心中有数。”

  “弟子清清楚楚记得,这位楚宁——分明是个言语木讷、内敛拘束的人。与今日相较,判若两人。”

  “此人方才立说。平心而论,的确奇诡深妙。但是弟子有理由怀疑,这极有可能并非他真才实学,而是背地里得人传授话术,借此投机。其中是否深藏诡计,还需仔细查辨。”

  “若为此人言谈眩惑,只恐是祸非福。”

  楚宁暗暗摇头。

  讲道理辨不过,便转而到对对方动机、人品的攻击上。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前世今朝,并无不同。

  楚宁抬头望天,忽然放声大笑,形容狂放恣肆。

  任清平眉头一皱,道:“楚宁。何故发笑?”

  楚宁张开双臂,仿佛拥抱天地,慨然吟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胡主事认识五日前的楚宁,就一定认识今日的楚宁吗?”

  胡高面色一变,道:“五日前的楚宁,难道不是楚宁了吗?”

  楚宁笑道:“敢问胡主事。人之所以为人,我之所以为我。指的是精神之所主,还是这副肉身皮囊?”

  胡高断然道:“自然是精神之所主。”

  由于楚宁方才的锐利词锋,胡高心中审慎之极。早已笃定,无论楚宁问出什么问题,都思考再三,谨慎回答。

  但是这个问题却很是浅显,没有任何陷阱。

  修道之人,人人皆知,修炼到甚深境界后,肉身便是渡河之筏,神魂才是此身之本。

  楚宁双眉一挑,向前踏出一步,立刻跟进:“如果楚宁一朝顿悟,明白了从前所不明白的微妙道理;同时豁达心胸,将许多过去的忧思一同摒弃。神思譬如川流,新鲜的活水不断涌来,指隙中的旧浪不断逝去。今日的河流,还是昨日的河流吗?”

  “同理可问,今日的楚宁,还是昨日的楚宁吗?”

  胡高一窒,旋即反驳道:“纵有神思变迁,新旧代谢,主体仍旧相同。何至于我非我,面目全非?”

  楚宁哈哈一笑,道:“李家庄有一个木匠名为张三,制作了一只木船,起名为‘李四号’。河上行驶经年,船上的每一块木板坏掉,便被替换成一块新的木板。最终,此船所有的木板都被替换一遍时,这一艘船,是否还是当初的‘李四号’?”

  胡高念头疾转。

  若说最终的“李四号”并非当初的“李四号”,那等若承认了现在的楚宁,不是当初的楚宁。

  于是沉声道:“此船自然还是当初的‘李四号’。”

  楚宁大笑道:“那么将原先的‘李四号’拆下来的坏旧木板,再重新拼接回一艘传,那么这艘船,当以何名?”

  胡高擦拭了额头冷汗,强自镇定道:“自然依旧是‘李四号’。”

  楚宁不给胡高喘息的机会,词锋逼人:“张三将‘李四号’制作完成、木船下水之际,邀请他的好友李四登舟遨游。李四登上这艘船行走过一回,便应征入伍,投军远征。”

  “五年之后,李四回来。再度登上这艘‘李四号’,说道:‘重登吾友张三之舟,一杆一木,宛如昨日。’那么请问,李四所记忆中的‘一杆一木’,是新船‘李四号’上的‘一杆一木’,还是旧船中的一杆一木?”

  胡高面色立刻涨红。

  但这个答案太过明显,难以抵赖。只得艰难的道:“是旧船上的一杆一木。”

  楚宁大声笑道:“这便是了。今日的楚宁,是楚宁;却不是昨日的楚宁。胡主事认识的,是五日前的楚宁,而非今日的楚宁。”

  胡高脖子上青筋隐然若现,汗珠涔涔而下,强辩道:“你这例子,前后经历五年之遥;而你我之间,却只是相隔五日……”

  楚宁大手重重一挥,高声道:“此言谬矣!朝菌不知晦朔,蟪蛄(huìgū)不知春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时序之轮,原本各有不同。”

  “以道法而论。法有渐顿,人有利钝。若是浑浑噩噩,纵然空活百年,其实一无变化;若是一朝顿悟,便是鲤鱼化龙,凤翔九天。胡主事拘泥于时限短长,变化速迟,岂非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涛涛雄辩,一气呵成。

  所谓万钧之洪钟,无铮铮之细响。

  胡高急切间不能对,只觉眼前金星乱冒,忽地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可怜他是个极守规矩的人,百忙之际,看到自己吐出的鲜血要喷洒在身畔一位童子身上,便连忙侧身,扭头一甩。

  于是……

  这一口鲜血,随着他脑袋一晃,在地上划了一个半圆。

  整齐的半圆。

  邵常韵脖子一青,目光中锐芒一闪,显然胸中有火气一转。

  他知晓内情。胡高前日运功疏失,不慎留下暗伤,一直未复,这才是内因。

  可看眼前情形,将来故事流传出去,却似被楚宁言辞所激,词穷喷血。

  机缘巧合,竟使竖子成名!

  楚宁负手而立。

  能够参加特选会者,都是资质不凡。

  更何况少年心性,更是眼高于顶,岂肯轻易服人。

  但是此时此刻,座中诸位少年,包括已然完成测验的湛叶丹、万阳在内,投向楚宁的目光之中,却尽是毫无保留的崇拜。

  一个尚未入道的少年,在“清谈”一道中驳得修为远高与己的妙谛境长老、贯通境主事哑口无言。

  更难得的是这份顾盼自雄、清越自如的神采,使得他的身躯异常高大伟岸……

  邵常韵面色反复变幻,终于转身一拱手,道:“一切交由冯师兄决断。”

  回到楚宁的辩词。的确是精妙绝伦,邵常韵自忖难以辩驳。

  他终究大有身份之人,无法死缠烂打。

  冯紫英缓缓点头。

  思索良久,冯紫英眉头舒展开来,笑道:“以你的精彩论说,无论如何,当给你一个机会。”

  “只是十八道‘隐学’的考核有些特殊,须得长久观察,小心实践,非上境界者不能为之;所以门人数目甚少。所以,纵然你方才所论连冯某也自愧不如,但是却不能凭借一席清谈,援引你入‘六行’中的‘言行’一门。望你周知。”

  楚宁缓缓点头,神情淡定。情知冯紫英必有下文。

  果然,冯紫英笑道:“不如这样。你在一十八种显学大道上,再选一门。当堂核定,若有天赋,便破例收你入门。如何?”

  楚宁瞥了万永一眼,毫不犹豫的道:“楚某也选择棋道。”
    巡山校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