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 第540章 激战与屠杀
    灰白橘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不要慌张,他毕竟也是一个人,纵然是有不俗的实力,也不一定能够是我们众人的对手……”

  为首的黑衣人此刻虽说慌的一匹,但还是镇定了下来,安抚人心,企图做最后的拼死一搏。

  这些话虽然成功影响到了其他的黑衣人,让他们冷静了下去,态度变得坚决了不少,不过在枭的眼中,这些人的身份依旧没有改变,只是一些待宰的羔羊罢了。

  握紧了手中的野太刀,冷眼看着众人,随机瞄向了其中的一名倒霉蛋,“这就是你们的临终遗言了吧,真是可惜……那就从你开始,上路吧!”

  话音刚落,脚下一踏地面,犹如离弦之箭般激射而出,手中野太刀紧跟着也挥舞出去,势大力沉,掀起了一阵狂风。

  黑衣人面色剧变,感受着这股扑面而来而疾劲,连忙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俯下身去,妄图躲避过这一刀的锋芒,同时也拔出了腰间有些弯曲的月牙刀。

  锋芒毕露,只听闻噌的一声,拔刀出鞘,面如恶鬼,向前方斩了过去。

  枭的余光撇到了那一抹寒芒,知晓对方藏器在身,也没那么容易解决,心思流转,手中的野太刀速度,更是快了几分,也很快便做出了化解的举动。

  黑衣人望着更加迅速的刀影,一颗心几乎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上,咬紧牙关,怒喝一声,打算奋力一搏!

  然而那一刀挥出去,本应该相互撞击在一起的刀刃,却随着魁梧忍者灵巧的身形扭动,落空了。

  一击斩在了空气中,呼吸一滞。

  黑衣人满眼的不可置信,看着正前方的空地,还有些恍惚,因为只是一瞬间,他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那个忍者便消失不见了。

  ‘真是好快的速度,这是什么身法……’

  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念头,然而还未等他缓过神来,身后便传来了压迫感,也有声音灌入耳中,“你的刀,太慢了。”

  黑衣人心中一惊,刚想要转身做出举动,然而对方的刀速度更快。

  他还未完全转过身去,便只觉得后心处传来了冰冷的触感,紧接着,犹如攻破堡垒的攻城箭矢,一击破开了皮肉防御,伴随着刀锋入肉之声,嗤的一声,他整个身体便被修长的野太刀贯穿。

  “呃啊……”

  痛苦的哀嚎响起,声音带着颤抖。

  魁梧忍者莫名出现在敌人身后,给予了致命的一击,眼神冷漠的服侍着弱小的黑衣人,长刀贯穿了他薄弱的防御。

  周遭的黑衣人看着眼前这一幕画面,手脚冰凉,也有些不可置信。

  一手摁住对方的肩头,感受着颤抖的身躯,枭面不改色,只是自顾自的握紧了手中的刀,兀一用力,便将其拔出。

  热腾腾的鲜红色喷溅而出,伴随着闷哼声,黑衣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发挥,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便倒在了地上。

  枭握着染血的刀锋,冷漠的转过身来,看着其余的黑衣人,讥讽一笑,“只有这种实力,竟然还敢闯入主城来么,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他感觉自己对付黑衣人,就犹如屠杀一只只小鸡崽子似的。

  虽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从战事结束后,他就没日没夜的在磨练自己的意志与实力,从中得到了可观的增长,比之以前在平田宅邸时的自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哪怕不是一心与雅昭等二人的对手,但是他想此时的自己,应该也算是苇名的第三号战力了。

  鬼庭刑部雅孝,是早在当初先他一步,学习了无心流后,才与他不分敌手。之后他也紧跟着学习了无心流,实力应该已经超越了对方,而后更是快人一步,领悟了雅昭与道玄创造的炁体源流。

  现如今的他,经过日以夜继的埋头苦练,早已是改头换面了,仙峰寺的那些秃驴若是还活着,恐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已经足以表明,他也跻身到了战国真正的顶尖强者行列之一。

  从各方面综合来看,他丝毫不逊色巅峰时期的一心,自然,也是远远不敌加强后的对方,虽然已经站在了凡人的巅峰,但距离出神入化的鬼神之境,仍有一段差距,但这段差距却并不能成为阻挡他的鸿沟,因为他依旧走在持续变强的路上。

  枭冷眼看着在场的众人,如果对方之后依旧只是这种表现力度的话,那么很不好意思,一刻钟之内,他就能提着他们的头颅,去面见雅昭了。

  以雅昭杀死敌人的手段来看,似乎根本就没有出手,也没有斩击的痕迹,由内而外杀死了对方,这种手段,真的是让他望尘莫及的,他距离对方所处的境界,真的太远了……

  恐怕就连现如今的一心,也已经远远不是对方的敌手了。

  黑衣人听了他的话,纷纷陷入沉默。

  不过他们并非是因为胆颤心惊,被吓破了胆子,这才沉默的,而是因为枭的这番话,突然间点醒了他们,甚至是让他们不再去惧怕死亡了。

  “已经退无可退了啊……”

  一名黑衣人颓废的凄凉一笑,满满的都是绝望之后的失落。

  “是啊,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苇名众骁勇善战的名号早已打响了,主城又存在着那么多强大的武士众与精锐,还有最高战力,我们根本没有一线生机。”

  “事到如今,似乎只有拼命了。”

  “哪怕不能够杀死多少人,但联合起来,应该也能够给对方带来一些麻烦吧?”

  黑衣人纷纷坚定了自身信念,望向了前方的枭,做好了孤独一掷的打算。

  而他们的这股气势,也让原本漫不经心的枭,为之侧目。

  “哦,是打算拼死反抗了么……但是,没有用的。”

  枭古井不波,眼神犹如一潭死水般,洞察着在场的众人,微俯下身子,手中野太刀扬起,犹如大雁的翅膀,做出了冲刺的姿态,“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又是何等可怕的对手……”

  “薄井右近……自吹自擂,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枭的一番话,彻底的惹怒了为首的黑衣人,让他们燃烧起了怒火,打架就打架呗,为什么还要抬高自己,死命的去脚踏他们?是因为他们不配做你的对手是么?

  “战国最顶尖的剑术,你们想必也没有见识过吧,区区的井底之蛙。”

  出关之后的枭,似乎染上了话多的毛病,已经初具反派角色的气场与口吻了,毕竟是反派死于话多,在双方实力差距如此之大的前提下,他一点都不带慌的。

  为什么要慌乱?为什么要害怕?那只是因为你的实力不足……

  “来吧,忍者啊,就让我看看,从上两个个时代所遗留下来的野忍残党,又能在苇名燃烧出怎样的余晖吧。”

  枭大放厥词,同时也没有任何征兆的动身了,迅如疾风,残影一闪而过,手中的刀也是如此之快,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一名黑衣人,上一秒还因为枭的言语而愤怒,发愣,下一秒,便突兀看到了冲在脸前的敌人,高举着手中的凶残利刃,一双眼睛冰冷刺骨,嗜血无情。

  没有任何的反应机会与时间,他仅仅只是看到了一道刺目的寒芒闪过,脖颈上微微一疼,紧接着就好似漏了气一样,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子,口鼻之中不断的溢出了鲜血,倒在地上。

  出手速度如此之快,斩杀敌人如此轻松,在场的众人也都没能反应过来,便看到了这名自己人已然倒在了地上。

  不可避免,又引发了哗然与动荡,然而很快他们便又重新的稳定了下来,怒火从队友尸骸上收回,红着一双眼睛盯着忍者,“可恶的家伙,不要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啊,上!!”

  黑衣人们开始冲刺了起来,联合起来进行最后的攻击。

  然而枭却根本不在意那些,目光只是看向了最后方的黑衣人头目,眼神深邃犹如深渊,“你能与我过招么?”

  膨胀,现在的枭一经出关,寒芒初试,正是无比膨胀的时候,他相信对面的敌人只要不是一心与雅昭两个,谁来,他都能宰杀对方!

  “先过了他们这关再说吧,薄井的忍者。”

  然而黑衣人头目虽然受到了挑衅,却也没那么容易就中了激将法,只是沉着一张脸,不为所动,并用手下的性命作为挡箭牌,推搪了过去。

  “还真是个冷漠心狠的家伙啊。”

  枭眯了眯眼睛,也有些许的意外,这种感觉,就像是找到了同类一样。

  对方是跟他这个类型的忍者,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不论死去多少条性命,都无所谓,仿佛与他无关。

  “但是,这样的人,这个世上只需要存在一个就好了。”

  枭的话一处,仿佛给周遭的黑衣人宣判了死刑,手中出刀的速度更快了,身法也变得愈发的鬼魅。

  一刀贯穿了黑衣人的胸膛,冷眼直视着躲藏在最后方安全区,麻木不仁的黑衣人头目,“马上,就会轮到你了!”

  抽出了染血的刀刃,冷然一笑,看也不看对方恼火的神色,转身再度杀入了人群之中。所过之处,敌人仿佛是轻飘飘的麦秆,根本就是无一合之敌,他化作了死亡飓风的镰刀,将其尽数收割!

  愤怒的咆哮声,惊惧的尖叫呐喊,拼死不顾一切的嘶吼声,在这一方小小的居室内,传扬了出去,也不可避免的引发了周遭邻居们的关注。

  大晚上的,他们听到了这股好似是在战斗的声音,出门一看,隔壁燃着灯火的屋内,影子乱翻飞腾,刀光剑影,血液飞溅,不少人原本还有梗起的邦硬,立马软蔫了下去,胆颤心惊。

  身为战国居民,没有居安思危的念头以及一颗警惕的心,可是活不下去的。

  附近的不少人都察觉到了异象,或躲藏在屋内不出来,或是连夜穿好衣服,带着家人孩子跑到其他地方去躲避灾祸,也有人赶忙去通知并求援苇名众。

  整个现场在没有人主持秩序的情况下,也是变得乱了起来,吵吵闹闹。

  屋内的交战仍在继续,黑衣人们随着同伴的死去,也被激发了怒火,爆了种,疯一样的嘶吼着杀了过去。

  一时之下,枭也被他们这种自爆式的打法给乱了节奏,两三招下去,让他攻破不了敌人的防御,奈何不得。

  “还真是有意思啊,这就是上个时代的残党余晖么,我终于看到了,你们野忍的意志力……”

  枭依旧在轻松的大放厥词,甚至是一点压力都感受不到,犹如成年人欺负小孩子似的,这些人与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直到突如其来的一击攻击,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危机感,言语一顿,也扭头看了过去。

  一发来自暗中袭击的手里剑飞射而来,犹如毒蛇吐信一般,阴险毒辣。

  速度并不算快,凭借枭的眼力能够轻松洞察到它的轨迹,然而它明明是那么的平平无奇,却又能够让人感受到那股奇特的危机感觉!

  正在枭疑惑间,眼前的手里剑突然间红光大放,速度突兀增加了十倍不止,宛如一道电光般,激射而出!

  飒!!!

  枭瞳孔微弱,汗毛倒束,下意识的持刀挡在身前,只听闻噹的一声,犹如千钧巨力撞在身上,闷哼一声,纵然是他,也忍不住噔噔噔的倒退了几步,踩在木板上,一步一个脚印。

  放眼放去,手中的刀刃在颤抖,撞击处出现了白色小点,再扭头一看旁边,一个扭曲了的手里的斜插在地上,表面上已然出现了裂开的痕迹,弯弯曲曲。

  它甚至因为与空气摩擦而生热通红!

  “果然,野忍的手段不止如此。”

  枭深吸一口气,对此大为震惊,扭头看着角落中一个面露震惊的忍者,对方看着失手的暗器,也有些恍惚和绝望了。

  险些在大意之下受伤,对方也是真的阴险,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放在现在才用出来这一招,真是有点东西的。

  “不过很可惜,我更胜一筹!”

  说罢,身形一闪,直接挪移到了对方脸前,在他惊惧的注视之下,狠辣的一刀斩出,“野忍,留你不得!!”

  刀光一闪,只是听闻嗤的一声。

  恍惚间,尸首分离,鲜红色喷洒在屏风上,敌人也紧跟着软软倒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