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徒弟他重生后总喜欢替我收徒 > 第 138 章 138 被雷劈后俊俏郎君婚配否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她赶紧装作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样,迷糊的说道,“你回来了,我有些困的慌。”

  然后往软榻里挪了挪身子继续道,“陪我睡一会儿。”

  风容没有言语,他将身上的外衫脱下放到一旁,睡到了衡霜身边,衡霜将下颌放在风容的肩上,贴着风容的耳边睡了过去。

  他轻声道,“师尊,我们成亲吧。”

  衡霜失笑,喃呢道,“说什么傻话。”说罢,转身背对着风容。

  她睁开眼睛,眉眼很低。

  同床异梦,大概便是如此!

  衡霜第二日是被暖阳唤醒的,她起身时风容已不在身边,她看了窗外一眼,天气似乎比往日更加晴朗。

  她推门而出,却正好跟风容撞了个照面。

  “正好师尊起了,我们该启程回魔界了。”

  “现在?”

  “嗯,我刚与尚林萱儿请辞,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师尊只需与我一起回魔界即可。”风容说的淡然,如水到渠成一般,他看着衡霜有些为难,问道,“师尊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

  “不,不是,你当初可是跟尚林萱儿说过,灵宝不出世,你便不离开的。”

  “此一时彼一时,况且我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师尊难道不知道吗?”

  “不是为灵宝而来?”

  “自然不是。”

  衡霜顿时便觉得奇怪了,风容为她而来,可风容为什么会知道她在这个时间会到北妄岛来?

  莫不是因为那魇兽?

  可说到魇兽,凰云仙宫倾力搜捕都未找到它的踪迹,不知它藏到了哪里,更不知风容是何时将魇兽带走的?

  凰云仙宫的防务有这么差吗?

  还是......

  衡霜不敢想,她的行踪,风容了如指掌,若不是在凰云仙宫外监视着,那便是在凰云仙宫里藏着。

  偌大的凰云仙宫,上到她下到各大长老竟无一人察觉。

  “师尊不必想了,我一直都在师尊身边,所以师尊的一举一动,我都一清二楚。”

  “风落?”

  “是。”

  衡霜蓦然笑出了声,她道,“你入凰云仙宫还真是如鱼得水,只是可惜了衡青他们对风落的期望。”

  “师尊也觉得遗憾?”

  “不,你为风落时,我亦未曾收你为亲传弟子。”

  “是师尊忘记了我八//九岁的模样,我化身的风落,尽管没有十分的神韵,却有七八分的相似。”

  衡霜这话可不好答了,她如何知道风容十来岁的模样,除非让那原身回来还差不多,对于这种无法回答的问题,她便只能笑笑算过了。

  “是糯糯长大的模样?”

  “算是吧,他本就是我为了在魔界看顾师尊的化身之一罢了。”

  衡霜该怎么说哪,就觉得眼前这货对化身可能有不一样的执迷,什么蓝溪莫辞,什么糯糯,什么风落,都在兴致之中。

  衡霜想了想,道,“你现在是真身吧?”

  “当然,对于见师尊这种事情,自然得亲自来。”

  “那还真是,受宠若惊。”衡霜笑道。

  “师尊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

  “一会儿。”随即衡霜幻出了万象镜,她对着镜子里的朝巫道,“劳烦剑尊看顾北山石,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要离开北妄岛,若是灵宝有异,请剑尊告知。”

  只见万象镜里的朝巫一脸深思,他问道,“何时回来?”

  衡霜但笑不语,将万象镜收回了万物袋里。

  她转头看向风容道,“听说这几日正是下界的新年,许久没有热闹过了,我们不妨去看看?”

  “好。”

  衡霜和风容在谈话间已离开了北妄岛,他们来到了离北妄岛最近的城镇,衡霜在牌坊下停了下来,她看着高大的牌坊道,“起子镇,这镇名有些怪。”

  跟个撬酒瓶子盖的起子一样。

  绵密的冰雪还没有化开,大致是离北妄岛比较近的缘故,冰雪里还带着些咸湿的味道,牌坊离城镇还有些距离,衡霜和风容步行往镇子里走去。

  虽说天气还有些冷,但各家各户都挂上了火红的颜色,鲜艳的窗花各式各样,将千家万户装点的多姿多彩,大概是因为还有些早的缘故,路上的行人还有些少。

  路过一家炸饼铺,衡霜寻着香就走了进去。

  “这位姑娘想要些什么?”

  “每样一个。”

  “好嘞,姑娘稍等。”

  炸饼铺老板麻利的将刚炸好的各色酥饼用油纸包了起来,衡霜接过,示意风容付钱,随即便走了出去。

  风容放下一块灵石赶紧追了上去。

  酥饼还冒着热气,在冰天雪地里特别显眼。

  “师尊何时喜欢吃......”

  风容话未说完,衡霜就将手中多余的酥饼放到了风容手里,她道,“不用何时喜欢,想吃便吃。”

  衡霜刚咬了一口酥饼,又被一个沾糖摊子吸引了过去。

  “姑娘看看,想要什么模样的?”

  “什么模样都行?”

  “龙凤呈祥,虎虎生威,姑娘想要什么模样的,我都能做的出来。”

  衡霜一听这口气就觉得眼前的沾糖师傅手艺一定不得了,既然是不得了的,那一定得选个难的,她往四处看了看,好像都没什么难度。

  直到看到风容,她似乎得了灵机一动。

  衡霜指着风容道,“便要个他这个模样的,一定要一模一样。”

  “哟,这位公子长的可真是俊俏,不知可否婚配,老朽有一女,正二八年华,待字闺中......”

  那沾糖师傅一看到风容便说个没完,看着风容像看着宝贝似的。

  衡霜在一旁嘴角直抽,原来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看颜值这种事情是一直都存在的,只是颜值一二,连个人品都不知道就想将自家女儿嫁出去的,不得不说她家风容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就是,要是让那沾糖师傅知道,这俊俏的郎君乃魔尊,怕是这摊子都不要了,还不得赶紧躲起来。

  她暗自叹了口气。

  “那个,老师傅......”

  “已婚配,家妻貌美,人间难有。”

  ......

  衡霜尴尬的收回了原本想说的话,那沾糖师傅得了准信便失望的叹了口气,搅合起了炉子里已融化的糖浆,拿起工具就开始比划着风容做起了沾糖来。

  别看沾糖师傅啰嗦,可真上手做事情的时候那敬业精神便出了来。

  古人八卦是八卦,可真要做关于活计的事情,那都是一个个的无比认真,这大概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职业操守,珍惜祖祖辈辈们累积下来的名声。

  衡霜也不好说什么,站在一旁便算事。

  “夫人看看,可是与你家夫君一样?”

  “呵,还真像!”

  之前还姑娘姑娘的叫着,怎得就过了半刻钟,做了个沾糖人,她就变成了夫人,也不知风容是如何与那老师傅洗的脑,难道就因为那句“家妻貌美,人间难有”不成?

  “宿主,你到底是在疑惑,还是在自夸,小系系真是受不了你了。”

  ......

  “呵,当我什么都没想。”

  沾糖师傅将那沾糖人裹了一张糖纸递给了衡霜,衡霜接下,拿着沾糖往前走去。

  风容几步走了上来,他道,“夫人准备如何处理这沾糖人?”

  “沾糖,糖也,自然是吃了,以免浪费。”

  “夫人说的是,若是这一个沾糖人不够,为夫随时为夫人准备了另一种吃法。”

  淦!

  风容是在开车吧,而且开的这么娴熟,可是为什么她能秒懂哪......

  这比风容开车还奇怪好吗?

  衡霜看着风容一脸笑意,直接将沾糖人扔到了风容身上,她道,“这糖太甜,我怕吃坏了牙齿,你自己吃自己最合适,不用客气。”

  “自己吃自己,那还真是个技术活。”

  啊啊啊,衡霜觉得完全没耳听,没眼看,她脑子里为什么会浮现风容刚才说的话,这还没入魔界,她就已经魔怔了吗?

  她使劲敲了下自己的额头,力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娘亲,那姐姐为什么要自己打自己啊?”

  衡霜寻声看去,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正一脸疑惑的拉着她的娘亲看向自己,衡霜赶紧将敲自己额头的手拿了下来,试图让刚才的一切都成为幻觉。

  “是不是因为后面的大哥哥长的太好看了,所以姐姐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瞧瞧嘞,听听嘞,这该是十来岁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吗?

  风容的颜值简直就是罪恶!

  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下的罪恶!

  衡霜只能快速离开,再在这里待上一会儿,还指不定要听到什么更加惊世骇俗的言语。

  她就不给自己添堵了。

  风容走到那小姑娘身边,将那沾糖人递了过去,他道,“小丫头说的不错,这沾糖人便送给你了。”

  “谢谢大哥哥,大哥哥真好。”

  风容将沾糖人送给小姑娘后,便将目光放到了小姑娘娘亲身上,他问道,“大娘,如今正过着新年,可有什么热闹的节目?”

  “有着哪,午时的时候,镇里会舞狮,会绕行我们起子镇两圈。”

  “多谢。”风容话落,人便追着衡霜走了过去。

  “师尊走的这么快,若不是这丝魔线连着,我都要以为师尊在寻机会逃跑哪。”

  “呵。”衡霜送了一脸皮笑肉不笑给风容,“我带着丝魔线逃跑,那我还真是有毛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