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公主每天都在逼婚 > 第 112 章 第 112 章
  李昕在狱中自裁的消息传来,大司马李安唐痛失爱子,当即在京师府衙悲痛得昏厥了过去。

  沈弗辞听到这消息蹙起眉来。

  这可不太好。

  说他畏罪自杀也可,要说别的也可。

  听闻李安唐醒了之后什么都没说,只自己在府衙面前站了半天,看着那府衙的牌匾,然后就走了,吓得陈暨恨不得当场致仕回家。

  李安唐什么都没说,没说李昕有罪,也没说他没罪,而是一声不吭就走了。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坏了。”

  小蝶刚刚端着茶水进来,就听见公主靠在窗边,悠悠地叹了口气,眉头蹙着,像遇到了什么难事一样。

  她吓了一跳,连忙问,“公主怎么了?什么坏了?”

  沈弗辞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道,“李昕死了,他给我准备的人还没送来呢。”

  小蝶一噎,这才想起来这档子事,“公主说得是谢公子吗?”

  “是啊,”沈弗辞支着下巴,“长鄢来不了了,这可怎么办。”

  小蝶想了想说,“公主要不直接上门去抢?”反正之前也做过了,再做一次也没什么。

  “那怎么成,”沈弗辞摇头,“我可不能做那等强人所难的事情。”

  “……”小蝶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看了眼公主,又将话咽下去了。

  其实,之前做的已经不少了,现在想起来觉得不行委实有点晚了些吧。

  只见下一刻,沈弗辞坐直了。

  “不行,我得出去一趟,”她说着话就站了起来,“长鄢抢不得,那就让他们给我送过来。”

  小蝶疑惑,“可李昕不是死了吗?”谁来送啊?

  沈弗辞一笑,说道,“儿子死了,还有爹呢。”

  儿子没做完的事情,自然就应该由爹继续做下去。

  都是一家人嘛。

  李昕的生意平日里都是他自己在照看,当一叠叠的账本摆到李安唐面前的时候,他皱了下眉头。

  若是早几年,他或许会亲自照看,但到现在定然是不会了,一来他年纪大了,分不出心来做这些事,二来因着这次李昕的事情,李家已经被不少人盯上了。

  平日里那些想要对他们下手却无处可施的人现下钻了空子,不过几日的功夫,不少生意都被同行抢走了。

  李安唐心中恼怒,将账本啪地一声扔到了桌上,“成纪呢?让他来见我!”

  成纪是跟在李昕身边做事的掌柜,平日里不少李昕不会出面的事情,都会由他来做。

  没过一会儿,中年黑瘦的男人从外面走进来,“李大人。”

  李安唐指着那些账本,“这几日的亏损已经快要赶上前三年的总数了,你自己心里没有盘算吗?”

  成纪低头,“李大人,这已经是在尽量控制亏损了,李二公子一倒,背靠着公子的几个店铺的干股就被其他人给高价收走了。”

  李安唐看着他,“你是觉得我出不起这个钱吗?”

  “小人不敢,”成纪声音平静,“只是大人现在没有出手的必要,生意都是记在李二公子名下的,大人若是出手了,就成了李家名下的了。”

  这一点不用成纪说,李安唐也知道。

  朝中大员不得参与商业,所以一直以来李昕的产业虽说供应的是李家,但明面上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的。

  外面的人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趁火打劫。

  李安唐有些头疼地闭了眼睛。

  他现在不可能在养出第二个李昕来了。

  想起自己的儿子,他心里突觉怅惘,这个孩子啊,他原本不怎么在意他,可是他连死都在替他筹谋。

  心里的那点愧疚升起,李安唐又睁开眼睛道,“我需要一个擅长经商之人,无官身,无靠山,最好也没有名气。”

  这样的要求堪称是苛刻。

  但成纪一时没有出声,过了会儿说,“小人确实知道一个人。冯似臣冯老先生的儿子冯濡。”

  冯濡?

  李安唐想了想,“他早年好像是入过仕的。”

  成纪点头,“不过政绩不佳,任上又恰好出了事,倒卖了官府名下的地产,被撸了官职,然后便一直赋闲在家,没事替冯老先生教教学生。时间久了,这些事情又不大,渐渐就没人记得了。”

  “那他既然有经商天赋,为何一直没有去经商?”

  成纪笑了声,“士农工商,士在上,商在下,冯老先生哪里都好,就是一点,冥顽不灵,若是他想要经商,怕是会被逐出家门。”

  老迂腐。

  李安唐敲了敲桌子,“那你去见见他,探探口风,若他想,我定然会尽力替他遮掩周旋。”

  成纪应了声,便下去了。

  成纪出了李家的大门,沿着大街,一路走到同闲茶馆,早已经等候在此的小二见了他便领着往楼上走去。

  在一间房前停了下来,小二低头下去了。

  成纪推开门,正坐在窗前的就是他刚刚提到的冯濡。

  “冯先生。”成纪对他打招呼。

  冯濡含笑点头,“成掌柜。”

  两人相对而坐。

  冯濡将一个盒子推到了成纪面前,“这是那松宣楼的契书,从今以后,这松宣楼就是成掌柜的了,不,应该说,松宣楼又回到了成掌柜手中。”

  成纪看着眼前的男人,淡淡“嗯”了声,将东西收了起来。

  松宣楼本就是他家的产业,只不过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李家夺财杀人,却没想到遗漏了一个他,更没想到的是,成纪又回到了李家,做了李昕手下的掌柜。

  而最近,李昕却渐渐发现了他的身份。

  至于宋氏的事,经过他手的事情,怎么能不起点波折?

  成纪不觉得自己恶毒,要怪只怪李家霸道惯了,无法无天。

  成纪问道,“为先生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先生是否可以告诉我宣儿的下落了?”

  宣儿是他唯一的儿子,不久前走失了,然而他有儿子的事情李家人不知,他也不能宣扬,正当他焦头烂额的时候,冯濡自己找上了门。

  他承诺一定找到成宣,唯一的要求便是向李安唐引荐他,至于成与不成,冯濡都会信守承诺。

  冯濡笑了下,给了他一张信笺。

  “人已经找到了,就在这里,活得好好的,将他带走的人姓何,是李昕母亲的娘家人,想来他发现你有儿子的事情,想借着你儿子威胁你一通。”

  成纪脸色一变,“这个李昕……”

  但他又随即缓和了脸色。反正李昕人已经死了,只要宣儿没事就好。

  成纪眼神复杂地看了眼冯濡,“李安唐虽然不插足商业之事,但他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他也未必会信我。”

  “他当然不信,”冯濡笑了笑,“跟着你的人已经到了茶馆楼下了,一共两人,现在少了一个,应当是已经回去报信了。”

  冯濡看着成纪骤变的脸色道,“放心,他只会当你我这是交易,能用钱解决的人,他反而不会太过怀疑。”

  说着,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长袍,“现下我该亲自去会一会我们这位大司马了。你去找你儿子吧,回去之后,说不准李大人对你会比李昕更好。”

  成纪狐疑地看他,到底好还是没说什么,拿着东西告辞了。

  冯濡出了包间却没停,而是脚步一转去了隔壁,轻轻敲了敲门,道,“人一会儿来。”

  里面的人随即开口问,“你确定他会来?”

  冯濡一笑,“确定。”

  “好。”
    《公主每天都在逼婚》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