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 > 第343章 陛下的药自己喝
  凤瑾醒来时,沈毅正在珍药阁里配制药剂,门口有白芨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慢慢的将脚放在地上,环视着屋中一片大红,微微蹙了蹙眉。

  用余光瞥了下自己的发丝,在大婚之前就已经被沈毅用药水染黑。

  她轻叹着摇了摇头,注意着门口仔细守着的白芨的身影,无声无息的从窗户处离开了。

  窗户发出轻微的咯吱声,靠坐在门口台阶上的白芨,担心凤瑾有什么需求,便压着声音问道:

  “夫人,你是不是醒了?”

  话落之后,侧过耳朵,努力辨析着里边的动静。

  一室静谧。

  白芨摇着头,暗叹自己多虑。

  凤瑾直接去了清风崖,眯着眼,疑惑重重的盯着崖底的方向。

  那日,她就是在此处遇上魏千雪,并险些同她一摔落悬崖。

  据谷中人说,魏千雪乃逍遥派掌门之女,她已坠崖多日,至今却无人反应她失踪的消息,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还有便是,当日魏千雪的声音忽然变得古怪,并对她显露凶狠的杀意,这又是出自什么原因?

  这背后,是不是有凤颖的手笔,亦或是还有另外的人?

  从假白术一事来看,似乎在很早之前,就有人在沈毅身边埋下针对于她的阴谋诡计,还真是煞费苦心!

  想到这一点,凤瑾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她可真厉害,需要敌人费尽心思才能对付,光从世人对她的评价来看,似乎她才是大反派?

  有趣,有趣!

  不过这身体里的真气有些奇怪,小神医说她武功已废,可这真气分明就在体内,只是调用不如之前得心应手罢了。

  沉思间,有矫健有力却隐约带着犹豫的脚步声靠近,凤瑾将视线从悬崖底下收回来,微微转过头去。

  一声沉重又情真意切的“陛下”,搅乱了凤瑾平静的心湖。

  她垂了垂眸子,平淡的唤道:

  “谢玄,你找朕有什么事?”

  她能猜出谢玄的心情以及他心中的疑惑,但她确实没法解释现在的一切。

  她与沈毅亲都成了,该做的都做了,让她解释什么?

  不是她本意?

  她就没打算和沈毅成亲?

  那她成什么了,又将小神医置于何地?

  还不如什么都不解释,她是女帝,做事不需要解释!

  谢玄站在凤瑾三步左右的位置,崖边的冷风带着让人心伤的寒气,不留情面的打在他的身上。

  他心中因凤瑾想起他的惊迅速退去,沉默寡言的站在一旁,犹豫的张了张口,问道:

  “陛下……你的身体,还好吧?”

  “如你所见。”

  凤瑾云淡风轻的点了下头。

  “不算好,不算差,尚且活着。”

  “……那便好。”

  “对了,朕交给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谢玄想起那被自己弄丢的书信,在契约异样时生出的死志,双腿一屈,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仰头望着凤瑾.

  “属下没有完成陛下的嘱托,还请陛下责罚。”

  又来?

  她一听到“责罚”二字就觉得头大。

  如果责罚有用,那倒还行,偏偏谢玄这样子更像是在置气,完全就是他曾经找虐的常规操作!

  凤瑾揉了揉太阳穴,敷衍的摆了下手:

  “你先起来说话,朕看着地面有点儿头晕。”

  一听凤瑾不舒服,谢玄条件反射的就从地上起来,伸出手小心的搀扶着她,满脸担忧的问道:

  “陛下,您还好吧,可要属下扶您回去躺躺?”

  “回去躺躺?你看着那喜床就不觉得难受?”

  “属下……”

  谢玄垂下眸子,抿了下唇,片刻之后,重新抬眸望着凤瑾,一字一句的补充道:

  “难受。属下心很痛,还有些生气。

  “属下,吃醋了。”

  说着说着,他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心里话,口中话语不断,与平日沉默寡言的模样判若两人。

  “属下很气,属下离开的时候,就叮嘱了陛下待在红丰镇,不要到处跑,要注意安全,要等属下回来。

  “可是属下没走多久,夜一就传来了陛下失踪的消息,然而就是在这短短数日的时间里,陛下与别人成亲了。

  “陛下,你曾经说的话是不是变成了戏言?

  “你生来便注定了要当大禹的女帝,你也曾说过,什么阴谋诡计尽管来,属于你的东西,你坚决不会放手。

  “如今你却待在这偏安一隅的地方,与沈毅一起……你是不是认命了,没有斗志了,打算将整个王朝拱手相让了?”

  话语越来越气愤,越来越……恨铁不成钢,凤瑾感觉自己被训成了鹌鹑!

  什么贴身暗卫,简直是胆大包天!

  凤瑾反手就拧住了身侧人的衣襟,咳嗽两声后,轻轻给他抚平。

  “没有,朕小气得很,不属于朕的朕不强求,但该是朕的,一分都不能少。

  “谢玄,你胆子真大,竟然敢训朕了。

  “朕暂时不打算治你以下犯上的罪,不过朕要给自己申辩一句,朕待在药王谷并非是被磨去了斗志,而是,你看……”

  右手一翻,便有碎雪从石缝中飞起,慢悠悠的飘到了她的掌心,运起真气将雪往青丝上一抹,墨色渐渐褪去,露出了当中刺眼的银白。

  “银色的发丝,好看吧?”

  凤瑾眸子半敛,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清风崖上,她的一身嫁衣翻飞不已,衬得她肤盛白雪,艳丽无双。

  真像被迫堕入妖道的仙,让人在感慨她的美貌时,又忍不住心生凄凉。

  谢玄瞳孔放大,双脚有一丝向后的踉跄,对于凤瑾满头银丝的模样心疼了,心痛到无以复加。

  他再说不出一句重话,甚至,连稍稍大声的话都不敢,就怕她会像珍宝一般易碎。

  这正好就是凤瑾想要的,她还是习惯了玩弄人心。

  “先扶朕回去吧,朕出来许久了,小神医恐怕又将药熬好了,啧,真苦!”

  走了几步后,她忽然转过头,朝谢玄挑了下眉。

  “喂,谢玄,你说你对朕千依百顺,那趁着小神医不注意,你帮朕将药解决了好不好?

  “说实话,朕自己能感觉得到,小神医配的那些药越来越苦,但效用微乎其微,既是如此,朕不想再受那份罪了。”

  谢玄脚步微顿,过了许久才沉重又坚决的应道:

  “不行。”

  沈毅是救她的唯一的希望了,效用微乎其微,说明,还是有一丁点儿用的。

  有用,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