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完美恋人演绎计划 > 第 86 章 第八十六章
  香夜一脸懵逼。

  香夜神情呆滞。

  她默默凝视着身侧的男人大咧咧的坐起身体,随手扯了件衣服披在肩膀上,那蜜色的腹肌被遮盖稍许,终于令香夜遗憾的移开了视线。

  “怎么了,感觉你在发呆?”

  坐在床上随意的屈起右腿,他的手臂自然搭在膝盖上,挑眉看了香夜一眼。

  能够一眼看穿香夜此刻的情绪就已经非常令人惊讶,尔后他竟然还亲昵的伸出手掌,落在香夜的侧脸处,用略显粗糙的指腹摩挲着那柔软的脸颊:“还没醒?”

  这个举动和着慵懒的声线,倒是透露出千年之后那个诅咒之王的影子,香夜立刻像是被激了下似的回过神,摇了摇头。

  于是宿傩只把她的反常认成刚睡醒后的迷茫,再次用大手揉了揉那黑发,他站起身,就前往厨房的方向去准备早餐了。

  熟练的样子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香夜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凝固了许久,才终于起身,没有第一时间披上外衣,反而对着镜子各种检查起来。

  嗯,没有任何痕迹。

  就连传说中的酸疼感也完全没有。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跟宿傩晚上都在做什么?!

  香夜瞬间纠结了。

  满头问号的穿好衣服来到外面,发现三年之间她心爱的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鸟语花香,毛茸茸的乐园。

  香夜朝最近的兔子窝里伸出手,却意识到与记忆中的那几只兔子体型个头都不一样,小小一只,似乎刚刚出生不久。

  这让她再次察觉到了消失的这三年时间里,生活也在继续,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了,只有她仍旧活在过去。

  抱着这种极为复杂的心情,香夜仰望着在她记忆中只存在三个月的房子,一时间心绪万千。

  当宿傩招呼她来吃饭的时候,香夜也惊讶的发现,在这食谱中竟然有着类似于现代的菜品。

  那绝对不是宿傩一个人就能研究出来的,而是真正出于香夜的知识和智慧。

  所以这三年的时间到底是在宿傩脑中植入虚假记忆了呢,还是有个虚假的人在这里替换她,为她度过了这三年的时间?

  香夜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就不去纠结了。

  她拿起筷子朝那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伸出手,放在嘴里咬下后,眼睛顿时一亮。

  由于过于美味,她夹菜的速度以肉眼可见的快了不少。

  而这时,耳边却传来一阵低沉的轻笑。

  “呵。”不知什么时候放下筷子的宿傩正在勾唇看着她,脸上呈现出温柔而又平静的神色。

  他还是向以前那样习惯性的一手托着侧腮,歪着头露出一副懒洋洋的姿态,跟记忆中并无不同。

  但却比以往更加大胆,甚至伸出指腹轻轻擦了下香夜唇角的汤汁,然后收回手,又自然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指尖。

  眯起眼睛慵懒的模样像是一只餍足的雄狮,而舔舐的动作又硬生生为他添上了几分诡异的性感。

  看着眼前这么不拿她当外人的宿傩,香夜沉默了:……

  所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啊啊简直憋死了。

  接下来就是例行的饭后训练,香夜也存在着测试着宿傩身手的想法全力以赴。

  而等到实际的打斗中,宿傩的战斗力也确实比以往强大了不少,一招一式都将力度发挥到了极致,还会利用巧劲出其不意的偷袭。

  如果说以前的香夜用一根手指都能碾压宿傩,也根本不需要提升警惕,但现在却会重视起来,还要时不时的防止对方搞什么小动作。

  这还是将宿傩的力量压制四分之一后的结果,如果解除限制,香夜想要控制他的话就需要费一番苦功夫了。

  当然,这个费一番功夫,是指需要拿出真实实力的一半。

  至于全盛的宿傩想要打败香夜,呵,梦里什么都有,还是做梦去吧。

  两人对练了一段时间,太阳已经完全升起,身体抽长不少的里梅恭敬的站在一旁,为宿傩提供汗巾和茶水。

  宿傩拿起汗巾随意的擦了下额头,并如同小狗甩毛似的胡乱摇了摇头,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这段对练对他的消耗极大。

  但是他的嘴角却在隐隐的勾起,露出几分痛快的意味。

  “今天还出去吗?”他眉眼含笑的看了眼香夜,举手顿足之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少了几分青涩稚嫩。

  香夜还对他的改变有些不适,抱着出门可以不用两个人独处的想法,同意了下来。

  在这一圈的闲逛中,香夜也再次体会到了这个时期的宿傩的改变。

  有孩子在大树旁边悲伤,说是玩具卡在了树枝上拿不下来了,而还没等香夜前去帮忙,一旁的宿傩就有些不耐烦的砸了下舌,带着满脸的不爽率先站了出来,三两步跳到了树干上,将玩具丢到了孩子的手中。

  “拿好,小鬼,再弄丢了可没人帮你。”

  这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不仅没有感动到小孩,反而令孩童恐惧不已,立刻痛哭的逃跑了。

  “啊?连句道谢的话都没有吗……嘁,所以我才讨厌小孩子。”

  只留下宿傩满腹的牢骚,重新回到了香夜身边。

  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本来就让香夜有些吃惊,然而接下来,他又一边抱怨着一边帮人捡东西,一边烦躁着一边给陌生人指路……种种稀奇的行径,都快把香夜给吓傻了。

  这、这真的是那个宿傩??

  呜,有种自家孩子没有长歪越来越棒的自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太欣慰了。

  正在感动着,面前出现了长长的泥土路,香夜还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就看见宿傩非常自然的将她勾在怀中,然后伸手抱起,稳稳的带着她走出了这片土地。

  看着他那成熟中却富含着魅力的侧脸,香夜的脑海中忽然回到了三年前,他们第一次来到泥泞路的时候,宿傩正是这样抱着她走的。

  一切都似乎未曾改变,但是又在好的意义上,成长了许多。

  “你真的变了啊……”

  忍不住的,当宿傩将她放下来的时候,她便如此感慨道。

  “?”不明所以的宿傩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哪里变了?”

  “比如说你会主动帮助别人了。”香夜解释道。

  “哈?你指的这件事?”宿傩顿时懒洋洋的白了她一眼,“你以为我真的想帮助他们?”

  在她眨着眼睛有些迷茫的视线中,男人顺手挽了下她耳边的发丝,嫌弃道:“但如果我不帮助他们,你就要去帮忙,对吧?”

  掌心落在少女的侧脸上,宿傩认真而又有些不满的盯着她。

  “一想到你对他们好,我就会超级不爽。”

  大大方方的说出这句占有欲极强的话,他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嫉妒的怒火:

  “哼,我才不会给你接触他们的机会,死了这条心吧。”

  这个时候,那种成熟的风度倏地退了下去,似乎又变成了以往幼稚的模样,连那咬牙切齿的小表情都带上一些可爱。

  香夜凝视着他的脸,忍不住倏地笑出了声,却得到了宿傩面色古怪的质问:

  “嗯?你在笑什么?”

  “喂,别走,你到底在笑什么,不会是在嘲笑我吧?”

  “等等我!”

  嗯,果然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才对。

  看着宿傩紧紧跟在她身边,跟她搭话的模样,香夜弯起弯眸,终于安了心。

  两人说说笑笑往回走,偶然路过一座村庄的时候,香夜老远就看见几位妇人聚拢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交谈着什么。

  然而等香夜跟宿傩的身影离得近一些时,这些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妇人却顿时变了脸色,就仿佛碰到了什么瘟疫一般,立刻躲得远远的。

  虽然她们用了最小的音量开始窃窃私语,但香夜和宿傩都是五官敏锐的人,完全听清了她们在说些什么。

  “就是她吧……跟男人私奔,住在山里,不检点……”

  “就是,亏还是名门呢,怎么出了个这么不守礼节的,什么千金小姐啊……”

  “你不知道?她是后面才进门的……私生女,说不定就用了不入流的手段。”

  香夜听着听着,眉宇微蹙。

  要说三年前她离开藤原家的时候,她的事情还从未从藤原家传出去,也被藤原家严格的保密,但现在……却被闹得人尽皆知。

  系统说要将她传送到重要事件的前夕,难不成就是指这件事?

  说起来她的事情被流传这么远,藤原家却也没什么动静,看起来很奇怪啊。

  她一心只是在推算自己剧情走到了哪步,然而细心观察到她皱眉的宿傩却猛地双眼一眯,从周身散发出了浓郁的戾气。

  “啧,这群长舌的妇人。”十分不爽的砸了下舌,宿傩用那凶狠的目光睨向后方聚在一起的女人们,说着就要拔腿走过去。

  香夜及时的扯着他的手臂,对他摇了摇头,虽然没有用多少力气,但却令他成功停下了脚步,烦躁的揉了揉脑后的发丝。

  “你这个人到底要心软到什么地步,被天天这么背后嚼舌也不生气。”

  宿傩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语气中带着的却满满是对她的关心。

  这无奈中又掺杂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令香夜忍俊不禁,拉着他的手臂离开了人群聚集的地方。

  “这就是我啊。”

  趁这个时候,她认真的看向宿傩,一字一顿的传达着心中的信念。

  “无论什么时候,杀人也无法真正解决问题,所以不要采取这种手段,你明白吗?”

  闻言,宿傩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嘴角似乎有些讽刺的勾起,却碍于她在场,什么都没有说:“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他超级敷衍的回答着,从那眼神移开的神色就能看出他对这种信念嗤之以鼻。

  香夜有些无奈了。

  她知道没有办法从根本改变宿傩的想法,顶多就是为宿傩添上一把锁,这把锁时时刻刻悬在宿傩的心头,约束着他的行为。

  现在她在宿傩身边的时候,她就是那把锁。

  但一旦她离开的时候,那把锁消失了,宿傩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香夜有些忧心起来。

  “那么。”她抿紧唇瓣,忽然垂下眉眼,用轻喃的语气,开口道:“就算是为了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杀人了,好吗?”

  这时,旁边的小溪拍击着砂石传来潺潺之音色,将这微不可闻的声音掩盖,几乎只能听见零碎的音节。

  但粉发的男人却倏地睁大了眼睛,侧头看向身边的少女。

  少女低着头,一向潇洒的举止如今变得犹豫和纠结,只慢慢伸出一只手掌,悄悄捏住他的袖口。

  手指刹那间蜷缩了下,又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停在了原地。

  她浓密的睫羽轻轻颤抖着,似乎正在无措的闪烁着眼眸,虽然低头的时候让宿傩看不清她的表情,却可以从她的一系列表现中看出她所呈现出的羞涩。

  宛如羽毛略过心灵的源泉,宿傩的心脏仿佛被猛然戳中了一下,这个时候,竟柔软的不可思议。

  这是香夜第一次放低姿态对他请求什么,而且还是以自己为筹码。

  这是宿傩多年以来的期盼,他一直在幻想着当这个女人低下高傲头颅的时候,会是怎么样舒爽的感觉。

  但是,预想到的征服女人的快感却并没有浮现,他不曾兴奋也不曾激动,只是裹着内心坚硬的外壳悄悄打开,露出里面最温暖最柔和的内心,然后微微颤抖了下。

  一股莫名的情愫涌上胸口,他忽然遵从着内心的渴望,伸手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女人。

  她其实不必这么请求的。

  因为只要是她所说的话,宿傩都会认真的倾听。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她这般惹人怜爱,也没有一个人像她那样纯洁美丽。

  同样,也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她那样……能撩动着宿傩的心房。

  “……好。”

  于是,这位高傲的、强大的男人,最终选择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低下了尊贵的头颅,并心甘情愿的让对方为他拷上了枷锁。

  不是我想要这样做,而是因为是你,所以我才会这样做。

  “我答应你。”

  所以你要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看着我,注视着我,否则……会发生什么,我也无法保证。

  紧紧怀抱着那令人眷恋的温度,宿傩如此低喃着。

  直到一只柔软的手掌推了推他的胸口,距离才分开了些许。

  宿傩凝视着下方那张漂亮到让人失神的脸,瞳孔暗下些许,忍不住微微偏过头,俯下身体。

  女人白皙而又光滑的脸蛋距离他仅仅一步之遥,那粉嫩的柔软的双唇,也勾出了他心底最原始的渴望。

  他一点一点,拉近了距离。

  慢慢闭上了眼睛。

  随即——

  “嗷——!!”

  直接被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

  屁股也快被碎成了两半。

  香夜拍了拍手掌,平静的瞥了眼疼的直揉屁股的宿傩,只淡淡吐出三个字:“回去了。”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只剩下暗戳戳咬牙切齿的宿傩瞪着她的背影,气得好半天没喘上来气。

  这个可恶的女人!

  果然一点都不可爱!!
    《完美恋人演绎计划》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